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2024年05月18日18:05:12 歷史 1935

對於何祚庥,我不大了解,只知道他是一位很老的中科院院士,還知道很多人都在批評他,甚至是批判他。

這不,又看到有人批判何祚庥了,批判的原因是,何祚庥說抗美援朝是「慘勝」。下面留言更是吃人的節奏。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這個視頻發布時間是2024年5月16日,但其實何祚庥說「慘勝」這番話,還是去年的,都過去五六個月了: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而且這個事兒,還可以再往前捋,一直能捋到胡錫進說的與美開戰中國無勝算。

2023年6月18日,胡錫進發文稱,中國對美博弈把握的原則應當是不與美國全面抗戰,但是在核心利益上必須寸步不讓。

接著,胡錫進就說,如果發生中美戰略利益對等、對雙方都是生死攸關之戰,美國與中國生死一博,中國不會有勝算。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胡錫進這番話,當時還被很多理解能力差的人看成是中國必敗論,大加批判。其實胡錫進意思沒毛病,就是說中國不可能打贏美國,會兩敗俱傷甚至俱亡,因為生死一博必然是核戰爭,核戰爭沒有贏家。

何祚庥支持了胡錫進的觀點,但是他說的中國科技比美國差遠了,也受到很多人批判,很多人網上截圖,證明中國很多方面超過美國,罵他骨頭軟。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科技方面超過美國的肯定有了,但是肯定也不是全面超越,而且有些關鍵技術還被封鎖,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過,這其實與戰爭關係不大,因為那些差距不影響解放軍的戰鬥力,不影響互相毀滅。但是,互相毀滅不是雙方想要的,美國不想,中國也不想。

所以,為了避免互相毀滅,就要努力避免戰爭,要避免戰爭,就不要輕言開戰。戰端一開,後果難測。雖然都不想打核戰爭,但是兩個核大國打起來是很可能會失控的,這和美國打伊拉克俄羅斯烏克蘭完全不同。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正是在這種語境下,何祚庥才說了那番話,其中就說到了抗美援朝慘勝的問題。其實說慘勝也不算大毛病,志願軍武器不如美軍,人員損失上肯定代價巨大。

對於雙方人員損失上的統計,我看到網上有不同說法。這種差異,是因統計主體、統計方法不同造成的。但總歸不能說大獲全勝慘勝也是勝,是代價大的勝,並沒有否定勝,更不是否定勝利的意義。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作為立國之戰,打出解放軍的威風,打出新中國的威望,抗美援朝之戰的偉大意義,何祚庥不可能不明白。他的話里絲毫沒有否定的意思,真不知道批判他這番話的人,是如何看出他在否定抗美援朝的。

含沙射影也得看到個影子,何祚庥話中哪有否定抗美援朝之戰的影子?是「而已」讓郭松民感受到「鄙薄、不屑」與「反感」?有多少人會有與郭松民同樣的感受與理解?我認為,「而已」是對「慘勝」的限止,意在強調勝得不多。

關鍵是,何祚庥後面的話被無視了。郭松民以及後來的批判者,都盯著前面的話,沒人去考慮何祚庥這番話的重點與主旨。何祚庥這番話,本意就是反戰,反對輕言戰爭。這個有錯嗎?

何祚庥說「慘勝」,從去年被批到現在,但沒人探究其本意 - 天天要聞

網上很多人批判何祚庥,我目前還沒有搞懂什麼原因。但是很清楚的一點,那就是所有嘲笑、批判何祚庥的人,沒有一個比得上何祚庥。實際上,很多人的嘲諷是在自找難看。比如上面的「風吹著世界」。

何祚庥的退休金,何止是農民的幾倍?農民現有的一個月百把塊錢,也根本不叫退休金。而且,給何祚庥那麼多退休金是政府的事,問何祚庥有什麼用?又不是何祚庥想要多少就給他多少。

最後想說的是,無論是胡錫進還是何祚庥,都是杞人憂天,網上雖然不乏激進派,但沒一個是關鍵部門關鍵人物,決定不了什麼,有啥擔心的。真正的高級研究員根本不會跑這上隨便亂說。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入選「遺產名錄」 !龍江兩組珍貴檔案首發 - 天天要聞

入選「遺產名錄」 !龍江兩組珍貴檔案首發

12日,黑龍江省檔案館舉行慶祝「6.9」國際檔案日暨檔案開發成果公布發布會,現場《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檔案開發成果《清代黑龍江戶口檔案選編》、《鄂溫克族滿文歷史檔案譯編》首發,該資料也填補了國內外史料研究的空白。為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黑龍江省檔案館依託特色館藏,持續發力檔案價值挖潛,成功...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文章不收費!但含廣告解鎖,幾秒後點擊右上角關閉即可繼續閱讀。1942年,晉察冀軍區的某家農戶里,游擊隊隊長樊金堂坐在土炕上,笑容滿面地沖著對面的人舉杯。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