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2024年04月17日12:25:06 歷史 1725

蔡京北宋末年有名的奸相,他得到宋徽宗趙佶的重用,把北宋朝廷搞得烏煙瘴氣,並從中謀取私利,成為北宋滅亡的一大禍患。後世學者談到蔡京都咬牙切齒,他在歷史上也遺臭萬年。但宋徽宗趙佶對蔡京的信任並不是毫無保留的,實際上他也是在防範著蔡京。蔡京在宋徽宗年間長時間出任宰相,甚至以太師身份代行宰相職權,但也有過兩次被趙佶貶謫的經歷。對於這兩次趙佶貶謫蔡京的原因,學者們眾說紛紜。本章節對第一次蔡京被貶謫外放事件進行剖析,看看趙佶是如何控制蔡京這位大奸臣的。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事情發生在崇寧五年,當年天空中出現了彗星,被認為是非常不吉利的現象。這種現象在古代被過分解讀,認為是施政者有過失或者犯罪,是上天對皇帝的示警。於是朝臣們借著這個由頭上書彈劾蔡京,宋徽宗趙佶果斷甩鍋蔡京,將其罷免相位,但仍然為開府儀同三司、中太乙宮使。然後趙佶下令,將蔡京當宰相期間所有的事務都廢除,其中最為出名的就是蔡京迫害元祐黨人的元祐黨人碑被砸毀。此後蔡京黨羽反覆上書請求恢復其相位,正好遇到少數民族南丹納土歸降。於是趙佶便恢復了宰相的職務,前後不過一年的時間。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然後蔡京越發被重用,連續升職為太尉和太師,可謂是位極人臣。但好景不長,此後蔡京多次遭到朝臣彈劾,終於又在兩年後罷相,只保留修《哲宗實錄》,改封楚國公。當時彈劾蔡京的以太學生陳朝老最為著名,他列舉了蔡京十四條罪狀。此事不久後天空再次出現彗星,於是朝臣們繼續蜂擁彈劾蔡京。御史中丞石公弼、侍御史毛注、御史張克公等紛紛上書,蔡京的相位岌岌可危。最後趙佶同意將蔡京貶謫,將蔡京以太子太保的身份安置在杭州。這是蔡京第一次被罷相的全過程,前後歷時三年多,政治鬥爭非常的激烈。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史書上說這次蔡京被罷相的原因是天上出現了彗星,古人對彗星的迷信,導致了宋徽宗趙佶對蔡京的猜忌。蔡京的政敵抓住這個機會彈劾蔡京,最終迫使趙佶將蔡京罷相貶官。雖然蔡京在朝廷中黨羽眾多,但因為迷信帶來的輿論影響力,讓蔡京不得不暫時退出朝廷。這種說法是史學家比較普遍的觀點,後世很多學者都認可這個觀點。但從蔡京的人生歷史看,這個觀點是非常牽強的。如果只是單純天象問題,為何蔡京被罷免不到三年就被重啟了呢?而且後來蔡京也經歷過幾次罷相,但也四次拜相,可見宋徽宗趙佶對蔡京的重視。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如果趙佶真的相信彗星是天上對蔡京執政的示警,那他就不會多次對蔡京拜相,讓其地位遠超朝廷其他大臣了。從這個角度看,趙佶罷免蔡京的相位只是為了應付輿論的壓力,並沒有真心棄用蔡京的打算。但從蔡京罷相後,趙佶以趙挺之為宰相的操作來看,他罷免蔡京的出發點並不簡單。

綜合當時的政治環境分析,趙佶罷免蔡京還是為了限制蔡京權力的操作,是宋朝主流的政治權力制衡的延續。他選在在天象出現彗星時順應民意罷免蔡京,不過是為了緩解民意帶來的政治壓力,也為了將之前的施政罪責推在蔡京身上。他這種操作是典型的官場邏輯,也是官官相護的表現。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宋朝的政治長期保持著制衡政治的特點,也就是朝廷之中避免某位權臣獨攬大權,這是宋太祖趙匡胤和宋太宗趙光義總結了唐朝滅亡的教訓而定下的制度。但自從宋哲宗趙煦任用新黨領袖章惇為獨相後,這個政治生態被破壞了。章惇獨佔相位七年,所有朝廷大事一言而決,使得朝臣對宰相的監督蕩然無存。宋徽宗趙佶即位後,經過了一系列的新舊黨爭的內鬥,制衡政治更是無從談起。他在為初期,先後經歷過韓忠彥曾布、蔡京三位宰相,但一直沒有進入權力制衡的狀態,而蔡京更是獨佔相位三年。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這種反傳統的政治操作雖然有利於中央集權制度的建設,卻也容易讓權力失控。在即位初期,趙佶面臨著舊黨、新黨等個方面的壓力,所以重用蔡京,扶持起在政治鬥爭中打壓舊黨,驅逐新黨,以建立忠於他的政治利益小集團。但隨著蔡京的掌權和皇位的穩固,獨相對皇權的威脅便漸漸顯現出來。尤其是蔡京開始在樞密院和軍隊安插人手時,趙佶就不得不對其進行警惕了。蔡京安插人手不一定是要造反,但攬權的結果一定不是趙佶願意看到的。所以他推出了童貫,以他來直接管理樞密院,奪取軍隊的控制權。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前文講過,對於這種太監掌握軍權的現象,作為士大夫出身的蔡京是不同意的,所以蔡京和童貫分道揚鑣。蔡京封駁了童貫進入樞密院的路子,趙佶自然要想辦法削弱蔡京的權力。此時正好發生彗星的天象,於是趙佶開始了藉機生事的操作。他讓太學生上書彈劾蔡京,本質上就是對蔡京進行敲打,避免他的手伸得太長。而且他還拜趙挺之為宰相,讓其與蔡京並列為相,結束了蔡京三年的獨相執政。儘管這些操作蔡京及其黨羽非常不滿,但借著彗星帶來的民意,趙佶順利的削弱的蔡京的權勢,穩固了自己對朝廷的控制。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有了趙挺之與蔡京相互制衡,蔡京的權力得到限制,對趙佶來說就穩妥多了。但這還遠遠不夠,因為蔡京的黨羽勢力太大,這並不是趙挺之能夠抗衡的。所以趙佶還需要剪除蔡京的黨羽,只保留蔡京為他服務。對於趙佶而言,蔡京是他控制國家大權的幫手,但蔡京的黨羽卻不是。蔡京不會造反,但在黨羽的慫恿下就難說了。比如宋太祖趙匡胤的陳橋驛兵變,就是從趙匡胤的手下發起的。所以趙佶先利用天象將蔡京罷相,如此一來蔡京的集團樹倒猢猻散。等到兩年後蔡京回來,沒有了原先的黨羽,自然不會威脅到皇位。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從史書記載來看,宋徽宗趙佶對蔡京的使用,總是處於反覆的拉攏和打壓過程中。蔡京四次拜相,四次罷相,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進行的。趙佶對蔡京的打壓,本質上是剝離他身邊的黨羽,避免其權勢過大。他對其進行拜相,目的是利用他的政治手腕,輕易的掌控朝廷局勢,將各派系大臣玩弄於股掌之中。一旦蔡京失去黨羽,就只能依附於皇權,這對於趙佶來說是最需要的。在趙佶的眼裡,蔡京就是一條狗。雖然對他很寵信,但定時需要修剪一下爪子,挫一下獠牙,避免其不控而傷到自己的皇位。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宋徽宗趙佶是非常精於這種政治手段的,他扶持的以蔡京為首的六賊都是用這種操作的方式。與蔡京等寵臣不同,趙挺之這樣的大臣反而更像是工具。當趙佶需要他們時,他們就是制衡蔡京的工具,不需要時就扔到一邊,甚至任由蔡京排擠打壓,將其貶謫出朝廷。這些方面都可以看出趙佶的治國理論不是典型的儒家操作,而是以法家的陰謀詭計和權變之術為基礎的。這種治國理論的操作完全是以個人私利才驅動國家政治,對國家造成非常嚴重的破壞和影響。宋朝建國以來的政治制度就是在這些操作中,逐步被瓦解冰消。

北宋餘暉(二六)蔡京遭貶謫並非天象問題,而是宋徽宗的權力制衡 - 天天要聞

熟悉唐朝歷史的朋友都知道一句話,唐亡於黃巢,而禍起於桂林。這樣的句式放在北宋就是,宋亡於徽宗,而禍起於神宗。從宋神宗到宋哲宗,再到宋徽宗,父子三人都是精於權謀治國的皇帝。宋神宗用烏台詩案打壓舊黨,開啟了陰謀論治國的先河。後來他的兩個兒子有樣學樣,一個比一個更過分。

尤其是宋徽宗趙佶徹底的摧毀了宋朝的政治根基,將宋初以來的舊制幾乎全部毀滅,這是切切實實的挖了祖宗的牆角。而蔡京就是幫著趙佶揮鋤頭的人,兩人齊心協力挖牆腳,最終導致宋朝發生靖康之變,在繁榮的巔峰期突然崩塌。因此在宋朝亡國的問題上,宋徽宗是第一責任人,而蔡京則是第二。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 天天要聞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標題: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些事件猶如璀璨的星辰,不僅照亮了當時的天空,更成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 天天要聞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一、引言中國,這個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不僅擁有廣袤的陸地疆域,還擁有著漫長的海岸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 天天要聞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只要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就感到十分的放心!」川湘等地的男子很多身材都不高,但羅瑞卿卻是個例外,他身材十分高大,毛主席親切地稱呼他為「羅長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 天天要聞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蔡英文不可能特赦陳水扁,但是,她一定會為特赦陳水扁創造出最好的法律通道,為陳水扁解除法律方面的阻礙,這一點蔡英文在這8年里早都在做,現在基本也比較成熟了,蔡英文辦任何事情都是比較穩妥的,陳水扁這件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更不可能立即特赦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