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釗同志護送陳獨秀脫險經過

2024年02月10日18:05:04 歷史 1818

李大釗同志護送陳獨秀出險,這是一九一九年冬的事。在北京發動「五四」運動後,引起了全國的學生運動和工人運動,對於帝國主義和封建官僚軍閥進行了激烈的反抗。這時正是段祺瑞執政的時期,段系集團的橫行霸道,尤為全國廣大人民所仇視。因為北京大學是「五四」運動的發源地,段系集團更視為眼中釘。對北大教授具有前進思想的,或贊成蘇俄革命的,都稱之為「過激派」,對陳獨秀、李大釗等則早稱之為「過激派」的首領。

陳獨秀在這時,可以算做激進的民主主義者,他的性情一貫地急躁,反對北洋軍閥尤其激烈。有一天,他起草了《北京市民宣言》,大約有十幾條。交由胡適,把它譯成英文。在夏天的夜裡,我同陳獨秀一道,到嵩祝寺旁邊一個小印刷所去印刷這個《北京市民宣言》。因為這個印刷所是為北大印講義的,夜裡只有兩個印刷工人在所內,工人們警惕性很高,把宣言印成後,又將底稿和廢紙一概燒得乾乾淨淨。我們印完時,已入深夜一點多鐘。

暑假期中,北京學校和機關人員,下午多到「中央公園」(即現在的中山公園)去吃茶、乘涼、會友。他們坐到茶桌子後,往往是坐坐走走。有時茶桌子上,只有茶杯茶壺,而沒有人在座。我們就把印好的《北京市民宣言》一張小傳單放在沒有人的茶桌子上,用茶

61拍手歡呼,引起陳獨秀和我們大家高興。 杯壓好,等到吃茶的人回到原桌子上來,看到傳單,讀後大聲叫好,

第二天下午,陳獨秀約我們四個人(即王星拱-北大理科教授、程演生-北大預科教授、鄧初內務部僉事)到香廠新世界附近一個四川菜館子浣花春去晚餐。餐後,陳獨秀、鄧初和我三人上新世界去散發傳單,王星拱、程演生往城南遊藝園去散發傳單。今天回想起來,我們那時真正幼稚,一點不知道做秘密工作的方法。根本沒有想到昨天在中央公園散發的傳單,已被軍警拾去,因而在各個遊戲場、電影院、戲館、公園裡暗布下軍警密探,穿著便衣,裝作遊客,散在各個角落,等到散發傳單的人到來,他們就予以

逮捕,討賞。

我同陳獨秀、鄧初三人到新世界,見戲場、書場、撞球場內,皆有電燈照耀,如同白日,不好散發傳單。陳獨秀同我兩人只得上新世界的屋頂花園,那裡沒有遊人,也無電燈。這時剛看到下一層露台上正在放映露天電影,我們就趁此機會,把傳單從上面撒下去。那知道,我們正在向下撒傳單時,屋頂花園的陰暗角落裡走出一個人來,向陳獨秀要傳單看,陳獨秀實在天真、幼稚,就從衣袋裡摸出一張傳單給那個人,那個人一看,馬上就說:「就是這個。」即刻叫埋伏在屋頂花園暗地裡的一夥暗探,把陳獨秀抓住。我乘著這個機會,急走到屋頂花園的天橋上,探子大叫:「那裡還有一個!」我就在此一剎那間,把手中拿的傳單拋了,趕快走下去,雜在戲園的觀眾中,並脫去長衫,丟掉草帽,躲藏起來。轉眼看到鄧初一人,還在對過撞球場內,把傳單一張一張地放在茶桌子上。我小聲告訴他,

62 說:「獨秀已被捕。」他還說:「不要開玩笑罷!」正說間,遙見陳獨秀

已被探子們捉下樓來。陳獨秀怕我們不知道他被捕,故意大呼大跳起來,說:「暗無天日,竟敢無故捕人!」

僥倖的是:京師警察廳派來的暗探多,京師衛戍司令部派來的暗探少,在雙方互相爭奪時,陳獨秀落到警察廳便衣暗探的手中,立即用汽車把他解到警察廳去。為什麼說僥倖呢?因為那時京師衛戍司令是段派嫡系段芝貴,我們散發的傳單中,有一條就指明:「要槍斃段芝貴」。如果陳獨秀落到段芝貴手裡,就不一定能保證他不被殺害。那時警察廳長吳炳湘是安徽人,平日還認為陳獨秀是很有名的文人。等到後來,安徽幾個老頑固派馬通伯、姚永朴、姚永概等都用書狀要求保釋,吳炳湘也就賣個人情,把陳獨秀釋放了。但陳獨秀雖然被取保釋放,仍加以管制,不得自由行動,有行動就須得到政府批准。這是陳獨秀在京師警察廳中關了三個月的經過。

在陳獨秀被捕的三個月中,可以看出「五四」運動的人物向左右分化的開始。李大釗真正是威武不能屈的好漢,他這時還是大講蘇俄十月革命的成就,廣為宣傳馬克思主義理論。胡適則真相畢露,不敢在家裡居住,搬到受帝國主義保護的東交民巷附近的北京飯店去躲藏起來。胡適聽說有人對他所寫扇面的主人說:「你怎麼找這個『過激派』胡適替你寫扇子?」大吃一驚!因此,就要出來辯白,說他自己並不是「過激派」。那時我同胡適同住在南池子緞庫後身八號,我們所辦的《每周評論》,就是以這個地方為通信處。我那時負《每周評論》編輯責任,因陳獨秀被捕,氣憤不過,對段政府和安福系大加痛罵,說:「安福衚衕是他們的聚義廳。」李大釗仍然在《每周評論》上介紹馬列主義和布爾什維主義。那時反動的北洋政府叫布爾什維主義為「過激主義」,說所有談「過激主義」的人

63都是「過激派」。胡適至此,掩蓋不了自己的真面目,就在這時寫了一篇《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的論文,針對李大釗進攻,藉以表明他自己不但不是「過激派」,反而是反對「過激派」的人。可是李大釗的態度卻十分堅定,就在反動政府極端仇視「過激派」的時候,仍在《每周評論》上著文答辯,聲明他自己是歡喜研究馬克思理論,絕不動搖。當這場大辯論還沒有結束時,《每周評論》就被反動

政府勒令停刊了。

陳獨秀出獄後,仍住北京北池子寓所,這時他已辭去北大文科學長的職務。他因有事到上海去,回北京時,應湖北省教育廳長李漢俊的邀請,取道武漢,做了一次講演。國內各地報紙都摘要登載他講演的重點,用大字刊出。北洋政府看到這些報紙,才知道他已出北京。警察廳就在北池子寓所門前,派一個警察站崗,企圖等陳獨秀自武漢回京時,加以逮捕。我們得到這個消息,就同李大釗商議,派人先到西車站,把他接到王星拱家裡,暫避一避,再設法送他離開北京。

當時同李大釗計劃:想保護陳獨秀出京的安全,萬萬不能乘坐火車或小汽車出京。李大釗挺身而出,自願護送陳獨秀從公路出走。因李大釗是樂亭人,講的是北方話,衣著又樸素,很象生意人。就在王星拱家裡準備一切。時當陰曆年底,正是北京一帶生意人往各地收賬的時候。於是他兩個人雇了一輛騾車,從朝陽門出走南下。陳獨秀也裝扮起來,頭戴氈帽,身穿王星拱家裡廚師的一件背心,油跡滿衣,光著發亮。陳獨秀坐在騾車裡面,李大釗跨在車把上。攜帶幾本賬簿,印成店家紅紙片子。沿途住店一切交涉,都由李大釗出面辦理,不要陳獨秀張口,恐怕漏出南方人的口音。因

64 此,一路順利地到了天津,即購買外國船票,讓陳獨秀坐船前往上

海。李大釗回京後,等到陳獨秀從上海來信,才向我們報告此行的經過。後來每談起他兩人化裝逃走事,人們都對李大釗見義勇為的精神,表示欽佩。

一九二一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後不久,陳獨秀和瞿秋白到蘇聯去,路過北京,住在鄧初家中。此行極端秘密,一切照料也都是李大釗同志計劃安排的。等到他們安全地抵中蘇邊界來信後,李才告訴我們沿途平安的佳音。

今天回憶,知道這件事的共六個人,至今僅有我一個還健在,因而把它記錄起來。

人員後記狀況:李大釗同志於一九二七年在北京被害,陳獨秀於九四二年在四川江津逝世,王星拱於一九四九年秋後在上海逝世,程演生於一九五五年在上海逝世,鄧初於一九五九年在北京逝世。

夲文來源於文史資料,有參與人高涵回憶並記錄。圖片來自網路,侵權刪除。


李大釗同志護送陳獨秀脫險經過 - 天天要聞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藁城古代「八大景」——廉堤繞綠及來歷 - 天天要聞

藁城古代「八大景」——廉堤繞綠及來歷

作者/成申茂藁城地標建築「四明樓」 「廉堤」中的「廉」字取自藁城歷史上的「廉州」。據《藁城縣誌》(嘉靖志)記載:隋朝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藁城置廉州(郡級行政單位),州治即為廉州城(原址位於藁城舊城區一帶)。
吳三桂窮追不捨,李自成心頭燃起無名火,後面的事手下都看不下去 - 天天要聞

吳三桂窮追不捨,李自成心頭燃起無名火,後面的事手下都看不下去

1644年,大順太子李鴻基所率的先鋒兵馬和高一功所護駕的皇后和貴妃等內廷及家眷人員,差不多都已先行渡河,而李自成所率的中軍主力和殿後的軍隊亦仍在清水河的北岸。李自成和一班文武騎著高頭大馬,站在河岸邊的一個土堆上,一邊看著緩緩流動的河水,一邊則看著剛剛開始渡河的屬下將士。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漢高祖劉邦的逆襲史(1) - 天天要聞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漢高祖劉邦的逆襲史(1)

國學成語,濃縮歷史精華;曲徑通幽,遇見不一樣的「中國」。漢高祖劉邦,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布衣出身的皇帝,開創大漢帝業四百年。漢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時代之一,其壯闊的精神深入華夏民族的基因,餘緒綿綿,至今不絕。史載,年輕時的劉邦「表現」很一般,甚至是負面典型。
978年,南唐舊臣奉旨拜見李煜,趙光義為何七夕賜給李煜牽機葯? - 天天要聞

978年,南唐舊臣奉旨拜見李煜,趙光義為何七夕賜給李煜牽機葯?

978年,宋太宗趙光義召見南唐舊臣徐鉉,問:「你最近有沒有去見過李煜?」徐鉉趕緊說:「臣不敢私自前去。」畢竟南唐已經被滅,李煜這個南唐後主已經是亡國之君被囚禁在汴京,已然失去了自由,沒有皇帝的允許,誰也不敢去見他,尤其是南唐舊臣更不敢輕易去拜見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