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狂雪深敵堡重重,運河支隊奇兵奔襲,兩小時痛搗台兒庄鬼子車站

2023年12月09日09:55:07 軍事 1740


風狂雪深敵堡重重,運河支隊奇兵奔襲,兩小時痛搗台兒庄鬼子車站 - 天天要聞

1942年2月的一天,正逢祭灶節的前兩天,運河支隊領導決定以一支小部隊夜襲台兒庄火車站

台兒庄地處津浦鐵路、運河的交匯點,交通便利,商業繁盛,戰略地位十分重要。鎮上駐有日偽重兵,對我軍在運河南北兩岸地區的活動,構成嚴重威脅。為了打擊敵人,擴大影響,打開局面,選擇距台兒庄鎮里半路的火車站,作為突破口,以飛兵奇襲,實在是正確的決定。支隊領導做出這個決定的另一重要根據,便是車站上有我內線——鐵路工人賈慶平,通過他已基本掌握了車站的日軍情況。

車站上駐有日軍一個小隊,有手炮一門,輕機槍一挺。正副站長都是日本人。車站周圍三十餘里地區內,遍布偽軍據點,出名的偽軍頭目有袁明鑒、黃子欽等。行動方案,也幾經討論確定下來:小分隊以隱蔽動作穿插於偽頑駐區,接近車站,待午夜那班從棗莊去東隴海的火車過境後,便迅速行動,乾淨利落,越快越好,力避膠著。

是夜,西北風在毫無遮擋的小平原上肆虐奔突,刺人肌骨。大隊長褚思惠帶領兩個班20餘名精壯戰士,偽裝成北洛巡道隊,從運河南的東於溝村上路,向丁廟閘渡口進發。

儘管雪原茫茫,深可沒膝,北風怒號,飛雪撲面,戰士們卻精神抖擻,心熱如火。隊伍很快到達丁廟閘渡口。

褚思惠便帶著一個戰士摸到了船工劉玉堂家,說明來意。劉玉堂十分熱情,立即駕起小船,分兩批把隊伍送過河去。過河後隊伍繼續前進。

褚思惠憑著對敵情、對地形的熟悉,帶著隊伍東拐西繞,選擇敵偽防線的空隙行進,偶爾有幾聲冷槍和火蛇般的光彈,借著這光,隊伍走得更利索了。大約11點多鐘,台兒庄火車站已是遙遙在望了。

風雪愈來愈緊,在離車站西北200餘米的野地上,命令戰士就地卧倒,等侯12點由棗莊去趙墩的火車過境後行動。戰士們冒著零下十五六度的嚴寒,伏在地上,體溫將身下的冰雪溶化,經北風一吹,又很快地凍上了,衣服和泥地凍在一起,他們全身瑟抖著,四肢麻木了。但他們以超人的毅力,忍受著難以忍受的艱苦等待著。

一個小時過去了,時間已經過了12點,還不見火車過來。

褚思惠考慮到這樣下去,會把戰士凍壞。於是他低聲作了布署,命令行動。一個個矯健的身影飛一般降臨火車站。

「幹什麼的?」偽軍崗哨問。

「北洛巡道的。」一班長沉著地回答。

偽軍崗哨不吭聲了。戰士們若無其事,低聲說笑著向前走著。看看走到崗哨面前,褚慶福一個箭步上前奪下哨兵的槍,一腳將他踢翻在地,然後帶領孫承耀、李風嶺、褚慶珍等人急步闖進偽軍隊部,一夥偽軍正圍坐一起烤火呢。褚慶福舉起匣子槍猛喝一聲:「不許動!繳槍不殺!」偽軍都嚇傻了眼,有幾個打瞌睡的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便舉起手來,乖乖地作了俘虜。

偽軍隊部里的戰鬥勝利結束了,大家又直奔站長室。突然發現前面有一個小碉堡,槍眼裡伸出半截「三八」式槍筒。褚思惠手疾眼快,躍過去抓住槍筒子向外猛拉,裡邊的日軍也拚命拽住。褚思惠掏出六輪手槍,想順著槍眼結束這個日軍的性命,不料用力過猛,碰飛手槍的卡簧,六粒子彈全崩出來了。在這緊急關頭,褚思惠乾脆將手槍揣進懷裡,兩手握緊槍筒,大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將這支嶄新的「三八」式步槍拽了出來。

與此同時,褚慶平、董茂源踢開站長室的門。敵站長被突如其來的戰士嚇呆了。「哦哦」兩聲還未及說話,便被我勇敢的戰士舉槍擊斃了。一聲槍響,屋內的煤油燈也被震滅了。戰士們沒有手電筒,只好摸黑搜索,很快又在寫字檯下搜出了另一名日本站長。這是個小矮胖子副站長,嚇得魂不附體,結結巴巴地用很不熟練的中國話直喊「阿叔一阿叔」。

正在這時電話鈴突然響了,褚慶福拿起聽筒,只聽到「嘰哩呱啦」的日本語,氣得他一下子扯斷了電線,把話筒扔在一旁。

車站月台南邊,機槍射手吳修真、孫茂基伏在一挺輕機槍後凝視著南邊的橋頭碉堡,監視敵人的動態。突然發現鐵道東邊冒出來一個日本兵,頭戴鋼盔,手持上了刺刀的大蓋槍,腳上的皮鞋發出「咔咔」的聲響。可能是他聽到槍聲,預料車站發生了什麼情況,才大步大步地向這裡急走,一直走到距吳修真、孫茂基不到十米了,還沒發現有人,「真是來送死了。」吳修真喊了聲「打」,孫茂基扣動扳機,子彈便穿胸而過,鬼子應聲栽倒。

這時,遠處槍聲漸起。屋內的戰士也搜索完畢,便帶著搶械、物資,押著俘虜,迅速集合到月台上。

這次戰鬥從進站到結束.不到兩小時,共俘獲20多名偽軍和一名日本副站長,擊斃日軍伍長一人,站長一人。繳獲三八式步槍兩支,其他步槍10餘支。搜繳軍衣、軍毯和懷錶、手錶、自行車一批。

到達大風口時,聽到了猛烈的北風卷過陣陣槍聲和日偽軍的嚎叫聲。火車果然停在泥溝,未得訊號,不能前行。戰士們竊笑著:讓敵人去發急,去咆哮,去「猜謎」吧!他們哪裡會想到一支神兵從天而降,來去無蹤呢!

雪光映襯著黑黝黝的河水,挾著冰塊滾滾東去。戰士們脫下衣服,連同繳獲的戰利品,高舉過頂,涉水過河。水冷刺骨,浮冰急卷,如利刃在戰士們的胸前、背後漂過,大家咬緊牙關,艱難地遊動。

風弱雪停,曙光初露,褚大隊長帶領部隊勝利返回根據地黃丘套。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退役戰友集合,講一下:當兵時做得好,以後不許再做了! - 天天要聞

退役戰友集合,講一下:當兵時做得好,以後不許再做了!

吃飯狼吞虎咽,快如閃電,以後別做了——傷胃!在部隊時間就是生命,事事都是爭分奪秒,確保部隊隨時拉得出、打得贏。在這樣高度緊張的環境下,戰友們吃飯比普通人都要快很多,其實這樣的吃飯方式,容易導致胃炎、食管炎或更嚴重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