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魏振海:殘忍殺害11人,臨刑前3天越獄,他成了西安人的噩夢

2024年06月12日17:13:07 歷史 1830

悍匪魏振海:殘忍殺害11人,臨刑前3天越獄,他成了西安人的噩夢 - 天天要聞

「為張凳子差點把人打死,搞得我們到處跑,真的沒有必要。」

峨眉山上,魏振海的一個小弟忍不住抱怨他。

聽到小弟的抱怨,魏振海沒有說話,只是朝小弟投去陰狠的目光。

小弟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認錯,就被身高一米八、體型魁梧的魏振海,推下了山崖。

魏振海十多歲就是西安道北的黑老大,他不能容忍小弟對他有任何不服,不服就只有死路一條。

上世紀很長一個時期,道北都是西安貧民區中的貧民區,那裡居住的大多是受災流民,魏振海就是在幼小時,隨父母從山東鄆城逃荒來到道北。

在道北生活,魏振海到了學齡仍然能正常上學。

可他從小就有嚴重暴力傾向,小學時經常和同學打架,到了中學已經開始拉幫結派霸凌同學,見同學有他想要的東西,他通常都用暴力直接去搶。

1980年魏振海16歲,他在道北黑道,儼然成了一個名氣不小的老大。

有次他帶著一幫小弟去另一個學校尋釁滋事,守門大爺見來者不善,不准他們進校門。

沒吵幾句,魏振海拔出隨身攜帶的利刃,對著守門大爺連捅了六七刀,差點要了大爺的命。


這樁兇案讓魏振海坐了五年牢,出獄後他升級為職業罪犯,馬上就帶著以前的幾個小弟,流竄到西寧,在西寧火車站商場,盜竊了價值四萬元的蟲草,回到西安以一萬八千元的低價賣出。

1985年萬元戶就是富豪,這次作案讓魏振海幾個發了一筆橫財。

為避風頭,魏振海幾人流竄到許昌。他們在許昌一家飯館吃飯的時候,鄰桌少張凳子見他們這桌正好多出一張,沒打招呼就拿了過去。

就為這個事,魏振海一凳子砸在對方頭上,對方滿頭是血癱倒在地,魏振海還不停地拳打腳踢。

傷人之後魏振海一行遭到追捕,他們在全國到處流竄,到峨眉山一個小弟才覺得不值抱怨起來,魏振海一言不合犯下了第一樁命案。

此後五年,他平均每年殺兩人,又犯下了十條命案。這十條命案讓西安人對魏振海聞之變色,西安的一些店鋪老闆寧肯關了鋪子,也要離開西安免災。

在峨眉山殺了小弟後不久,魏振海覺得風頭已過回到西安,在西安火車站以及太華路一帶持械搶劫。

他為逃避抓捕,網羅了一批社會人員建立團伙,給自己經營犯罪信息網,和狡兔三窟的窩藏地點。

搶到錢魏振海到雲南購買槍支,加強作惡能力。

他出手闊綽,行事狠辣,每次到雲南,雲南的毒販攝於他的惡名,也要給足他面子,親率馬仔相迎,設宴為他接風。

有了槍械,魏振海在西安黑道更不可一世,成了西安黑道談之色變的黑老大。

1986年10月20日,魏振海和同夥冒充警察,入室行竊一古董商。遇女主人回來,魏振海用利刃連刺幾刀,當場把女主人刺死。

一個孕婦鄰居聽到動靜出來查看,被魏振海一槍擊倒身亡,又是一屍兩命。

搶到三萬六千現金,由於分贓不均,魏振海殺死三名同夥,並將同夥碎屍。

這一起案件,魏振海手上就多了六條人命。他眼裡只有錢,別人的生命在他眼裡毫無價值。

魏振海瘋狂作案,在西安造成惡劣影響,西安警方多次抓捕他未果後,派出卧底打入他的團伙,歷時半年終於獲得接近他的機會。

1987年6月,根據卧底的線報,魏振海在尚德路一家小店被捕。

消息傳出,西安市民放鞭炮慶祝,哪知魏振海卻在被執行死刑的前3天越獄逃脫,整個西安又籠罩在恐慌之中。

魏振海入獄上了手銬、腳鐐,但沒有被單獨關押。

一次武警檢查魏振海的監舍,旁邊的監舍發生鬥毆,魏振海監舍的武警趕去控場,一名武警戰士丟失一把鉗子在魏振海監舍,魏振海撿到後藏匿。

魏振海監舍翻修過後,魏振海又撿到藏匿了一根鋸條。

他以在外還藏有一百萬現金的誘惑,讓兩個同監舍的囚犯配合他越獄,如果兩個囚犯不答應,他就要滅了兩個囚犯。

在魏振海的威逼利誘下,兩個囚犯配合他做越獄準備。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3天,他鋸開了手銬、腳鐐和監舍通氣窗的鐵柵欄。

三人從通氣窗逃脫前,還在床鋪上塞出人形,騙過了巡查的獄警,第二天點名發現他越獄時,他已經逃脫了好幾個小時。

越獄後魏振海藏匿了二十多個月,1989年11月,魏振海再次作案,帶著三個手下入室搶劫一個體煙販,殺死個體戶重傷其妻,搶得現金約十四萬元。

警方趕來圍捕時,魏振海扔出一枚手雷,炸傷多名幹警後逃脫。

要不是魏振海的手下,趁著春節的鞭炮聲試槍留下彈痕,警方還不會很快找到他蹤跡。

通過監控魏振海試槍的手下,西安警方於1990年1月30日,再次將魏振海抓捕歸案。

魏振海案速審速決,不到兩個月,他就被執行槍決。魏振海死時只有二十六歲,但他手裡卻有整整十一條人命。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