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2024年06月10日07:02:08 歷史 1477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北宋揚州府有一個叫謝洪的小地主,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在鄉下的縣城裡也算是一個小土豪。謝洪有一個族兄叫謝海,二人關係不錯。


謝海有一個情人賈氏,而且還是有夫之婦,二人暗中勾搭成奸,這個婦人長的很漂亮,尤其那事讓謝海十分迷戀,謝海常常在謝洪面前誇耀此事,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謝洪就心動了,就多次哀求謝海讓這個外宅陪她一夜,謝海一聽就說:這個女人不是我捨不得,也不是我媳婦,只是此女淫蕩,我怕從此就陷進去了,關鍵是這個婦人的老公很有實力,一旦被人發現,後果誰也無法預料。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謝洪一聽就不樂意了,就說:「你不是也睡了嗎,你都不怕我怕啥」,他老公誰啊,還是閻王爺啊」。


謝海回答:「哥啊,你說的真對,她老公就是比閻王爺厲害多了,就是揚州城的黑老大,綽號閻羅王的孟安,要是你不知節制,天天與此女相會,被孟閻王發現,不僅是你,就連我也要受牽連」。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謝洪聽罷先是一愣,繼而笑道:「你都不怕,我怕什麼,能和孟閻王的媳婦睡覺,這是我的造化」。只要能達成所願,我死都不怕」。真的是色膽包天啊,還有一點就是,謝洪根本就不信,在他看來,謝海之所以不肯介紹美人給我,定是小氣,想要一個人獨享,故意這麼說嚇唬他。


禁不住謝洪苦苦哀求,謝海只能說給自己一點時間,讓自己去說說看,不料,謝海和賈氏一說,賈氏居然一口答應,甚至賈氏居然主動去接近和勾引謝洪,如此一來,那就什麼也別說了,二人頓時就是火星撞地球,一拍即合。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認識的當晚,賈氏就趁著孟閻王不在家,就帶著謝洪到自己家裡過夜,一夜風流,謝洪真的感覺是天堂一樣,在賈氏的身上,才覺得自己是一個男人,絕對是身心愉悅,賈氏的「技術」果然名不虛傳。


就此之後,謝洪是食髓知味,只要有時間,待二人情到濃時,只要孟閻王出門,謝洪就前去孟閻王家裡去找賈氏風流快活。這個時候,謝海就好像失蹤了一樣。某日,謝洪是偶遇謝海,二人相見,竟然也不尷尬,居然交流起與賈氏的關係,二人都說自己和賈氏的關係親厚,一時竟然爭執不下,在這種情況下,謝洪與謝海居然去找賈氏評理,賈氏微微一笑道,那你倆人就比比吧,就這樣,三人同床大戰。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時間一長,謝洪就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家有良田,內有知己,外有美婦,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太幸福了。但幸福的時光都是短暫的。就過了短短几個月時間之後,謝海卻找到孟閻王,偷偷告訴他,我族弟謝洪和嫂夫人私通被我撞見,我多次苦勸,他都不肯聽。我只好告訴你了,畢竟此事是我族兄不對,作為一個 男人什麼事都不能忍,況且你還是揚州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謝海又對孟閻王說:「如果你捉姦在床,只希望你不要打死我族兄。不過,我倒是建議你,只是捉姦出氣,沒有意思。不如趁此良機,讓他給錢解決,他家的銀子不比你家少。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孟閻王聽完,覺得有道理。然後就等著捉姦在床,這一天,孟閻王又出門了,賈氏又把謝洪喊來,二人又開始了特殊運動,並研發新姿勢,就在這個時候,孟閻王突然出現,將二人捉姦在床,抓住赤裸的謝海一頓暴打。畢竟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綠帽子無動於衷。


對此賈氏卻是十分鎮靜,羅氏見怪不怪,自顧自地穿上衣服,坐在旁邊飲酒觀看。好像被捉姦在床不是第一次了。謝洪自然是苦苦求饒,我出錢。出多少錢都行。我家有的是銀子。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孟閻王就說:「你說話我不信?必須得有一個保人?


謝洪就說,你別急,我族兄謝海可以作保。


謝海來了之後,假模假式把謝洪臭罵一頓,但見此情形,自然不願意給謝洪作保,在謝洪的苦苦哀求之下,並以家中良田的地契抵押給了畢和,壓低價格,原價一千多兩的銀子,作價三百兩。才把謝洪報保出來。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謝洪回家之後,立即拿銀子去找謝海贖買地契。可謝海此時卻一臉為難,地契已經被孟閻王強行拿走,只給了我二百兩銀子。謝洪一聽癱軟在地。沒過幾天,謝洪偷情之事,就傳遍了鄉里,謝洪名聲掃地。


而實際上此事就是謝海與孟安聯手做的「仙人跳」,賈氏實際上就是一個娼妓,這二人聯手做局坑了謝洪。可見自古以來「仙人跳」種類繁多,騙術實則並不高明,無非是利用男人的獵艷心理。還是那句話,男人也包括女人,都要管住自己的下半身,潔身自好。

無論男女都應該管住下半身,萬一有疏漏,後果必然是禍事臨門 - 天天要聞


我是清水空流,歷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關注和點評。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