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2024年04月15日10:45:17 歷史 1713

電視劇《追風者》的熱播,讓觀眾得以窺見20世紀30年代中國的金融暗戰,從中也了解到當年毛澤民、曹菊如等紅色金融家開創和發展紅色金融事業的艱難與不易。

這是對歷史的一次深情回望,更是對紅色金融事業的傳承和頌揚。那麼,在物資極度缺乏、生活極為艱苦的條件下,蘇區的紅色金融事業是如何開創的呢?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行長毛澤民。作者供圖


籌辦國家銀行

土地革命戰爭前期,廣大農民長期受到傳統租佃制度與高利貸的雙重盤剝,各種社會矛盾交織,金融秩序也混亂不堪。

1931年11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以下簡稱「臨時中央政府」)成立後,高度重視金融事業發展,提出一手握住「槍杆子」,一手抓住「錢袋子」。

在「一蘇大」會上通過的《關於經濟政策的決議案》中指出:「蘇維埃應開辦工農銀行,並在蘇維埃區域內設立分行,這個銀行有發行貨幣之特權。」

於是,根據《決議》要求,11月2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決定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以下簡稱「蘇維埃國家銀行」),並指定毛澤民負責籌建。正是這個決定,中國共產黨邁出了探索金融事業的第一步。

1932年2月1日,在江西工農銀行的基礎上,蘇維埃國家銀行在瑞金葉坪村正式成立。成立初期,蘇維埃國家銀行只有5名工作人員:行長毛澤民,業務處長曹菊如,會計錢希鈞,出納1人,勤務員兼管兌換1人。

後來,通過培訓等辦法不斷擴充內部機構和人員。到1933年總金庫成立後,又增設了金庫會計科,全行工作人員達七八十人。

銀行業務也從只搞金銀兌換,擴展到存款、貸款、票據、投資、貨幣發行、代理國庫、代理公債、市場調控等多個方面,逐漸形成了覆蓋全國數省的蘇維埃國家銀行體系。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舊址(瑞金葉坪)。作者供圖


籌措啟動資金

在蘇維埃國家銀行成立之初,面臨的最大困難就是缺少啟動資金。

按章程規定, 建立國家銀行需財政部撥款100萬元,而實際到賬的80萬元是債款, 其餘 20萬元是從閩西工農銀行轉來的, 但不久又被財政部調走了。

毛澤民把統一財政作為首要任務: 建立國家金庫, 將接收財政部的全部庫存現金存入銀行;規定打仗籌款和繳獲的物資一律上交金庫; 為執行中央根據地內統一財政、統一貨幣作準備。

國家銀行的財政來源,主要是戰爭中的繳獲物資,所以每逢紅軍有重大作戰行動,國家銀行都會組織「沒收徵集委員會」,隨部隊到前線籌糧籌款。毛澤民作為委員會的副主任,經常深入前方, 實地指導, 幫助部隊建立財政系統。

1932年4月,毛澤東率領紅一軍團紅五軍團組成的東路軍,打下漳州城。於是,毛澤民來到漳州,白天走街串巷,找商人們談話,宣傳紅軍的政策,希望商人們與紅軍保持經常的貿易聯繫,互通有無。晚上,他又忙著檢查沒收、徵集到的物資,研究戰利品和金銀財物的運輸問題。

這次出征,紅軍變被動為主動, 不僅消滅了敵人, 得到大批軍用物資, 籌集到許多金銀珠寶及蘇區奇缺的布匹、醫藥、汽油和食鹽, 還籌得100多萬大洋的軍費,初步緩解了蘇區資金匱乏和供給緊張的困難。

為了充實國家銀行的家底, 當籌備工作基本完成後, 毛澤民又全力以赴地投入鎢礦的開採之中。

由於贛南鎢砂是貴重的稀有金屬,是製造槍械武器的重要材料,於是他報經臨時中央政府批准後,於1932年3月成立了中華鎢礦總公司,並立即組織生產。後來毛澤民又親自兼任總經理,充實領導班子,改善礦工生活和工資待遇,改進生產工具和生產方式,鎢砂生產規模不斷擴大。

到1934年10月長征出發前,公司已擁有盤古山、鐵山壟、小壟等多座礦場,5000多名工人,共生產了4193噸鎢砂,鎢砂出口每百斤約值52元左右,出口總值達200多萬銀元

鎢砂的生產與貿易夯實了銀行的經濟基礎,增加了財政收入,有力地支援了革命戰爭。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發行的經濟建設公債券。作者供圖


發行統一貨幣

蘇維埃國家銀行成立後,根據「一蘇大」決議,毛澤民開始著手設計印刷國家銀行紙幣。

由於當時蘇區缺乏設計紙幣的人才,在曹菊如的引薦下,毛澤民把設計國家銀行紙幣的重任交到了能詩善畫的黃亞光手上。

黃亞光是福建長汀人,曾任長汀縣委、汀連縣委宣傳部部長。

自從接到設計國家銀行紙幣的重任,黃亞光夜以繼日,分別設計有壹圓、伍角、貳角、壹角、伍分等5種紙幣票樣。除此之外,他還設計了中華蘇維埃郵票。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發行的紙幣。作者供圖


可印刷紙幣,光有票樣還不行,還要影制銅版,要有專印鈔票的油墨、紙張,這些東西,蘇區當時都沒有。

情急之下,毛澤民想到可以利用原江西工農銀行在上海影制的壹圓銅版進行剪貼加工,於是在和工人一起多番努力下,改造完成了符合設計要求的銅版。

1932年6月21日,臨時中央政府發布第十四號命令,宣布正式發行國家銀行紙幣,蘇維埃政府終於有了自己印製的鈔票!7月,蘇維埃國家銀行紙幣正式開始在中央蘇區發行流通,各種雜幣逐漸退出流通市場。

在印發紙幣的同時,臨時中央政府還在瑞金葉坪洋溪村開辦了中央造幣廠,鑄造了能在「白區」流通的「大頭洋」(俗稱「袁大頭」)「小頭洋」(孫中山頭像)銀元。對外貿易總局還從上海購來了一架鑄「老鷹頭」的鑄幣機,開始生產「老鷹頭」銀元,進一步保證了蘇區對外貿易的需要。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央造幣廠舊址(瑞金洋溪)。作者供圖


維持金融穩定

蘇維埃紅色政權建立後,國民黨反動派對蘇區進行嚴密的經濟封鎖,大量生產蘇區紙幣假鈔,同時偽造蘇區銀元,投放市場。一些不良商家也趁機故意哄抬物價,貶低蘇區紙幣甚至拒收國幣,破壞蘇區貨幣流動。到1933年3月,蘇區各地相繼發生群眾拋出紙幣、擠兌銀元的現象。

一時間,市場上假幣偽鈔泛濫成災,國幣大幅貶值,國家銀行信用也嚴重受損。

面對國民黨反動派和不良商家的詆毀和破壞,一方面,毛澤東指示蘇維埃政府有關部門發布文告,教育廣大蘇區民眾識別真假銀幣,堵塞假幣在蘇區流通。

另一方面,毛澤東專門在《紅色中華》報上發表了《開展擁護國幣的群眾運動》一文,要求各級蘇維埃政府要向群眾宣傳解釋好擁護國幣的重要意義,並嚴厲打擊破壞國幣信用的行為。

「換出銀元是為了提高紙幣信譽,只有提高紙幣信譽,才能穩定金融。」面對擠兌風潮,毛澤民等堅定地維護國家銀行和蘇區貨幣的信譽,要求凡是來要求兌換銀元的,銀行要保證兌換,嚴格規定一元紙幣換一塊銀元,任何人不得抬高比價。

為了抵制高利貸剝削,幫助發展生產,蘇區還普遍地開辦信用合作社。入社的社員購買生產資料或其他急需用途而資金緊缺時,由信用社提供短期低息貸款(不超過1年)。同時,信用社吸收群眾存款,開辦有定期、活期、零存整取3種儲蓄業務,付給利息,存取自由。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發行的戰爭公債券。作者供圖


到1934年,興國、瑞金、會昌於都石城尋烏等縣的信用合作社陸續成立。各地信用社也積極發放貸款支持農民進行農副業生產,填補了蘇維埃國家銀行業務的空白區,成為蘇維埃國家銀行的重要補充。

90多年前,毛澤民、曹菊如等紅色金融家篳路藍縷開創的紅色金融事業,通過發行統一貨幣、建立金融體系等措施,有效地支持了革命戰爭和蘇區經濟建設,鞏固了紅色政權,也為後來新中國金融事業的發展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等風來,不如追風去。」今天,金融諜戰劇《追風者》喚醒了我們對那段紅色金融歷史的記憶,讓我們對在那個紛亂喧囂年代堅定共產主義信仰的革命先輩,愈加尊崇與敬仰。


作者:鍾燕林 蘇春生 林婷

來源:「當代江西」微信公眾號

從《追風者》看蘇區的紅色金融實踐 - 天天要聞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 天天要聞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標題: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些事件猶如璀璨的星辰,不僅照亮了當時的天空,更成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 天天要聞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一、引言中國,這個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不僅擁有廣袤的陸地疆域,還擁有著漫長的海岸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 天天要聞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只要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就感到十分的放心!」川湘等地的男子很多身材都不高,但羅瑞卿卻是個例外,他身材十分高大,毛主席親切地稱呼他為「羅長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 天天要聞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蔡英文不可能特赦陳水扁,但是,她一定會為特赦陳水扁創造出最好的法律通道,為陳水扁解除法律方面的阻礙,這一點蔡英文在這8年里早都在做,現在基本也比較成熟了,蔡英文辦任何事情都是比較穩妥的,陳水扁這件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更不可能立即特赦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