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務隊人不足二十,與敵周旋兩年多,打得日特身心交病逃之夭夭

2024年04月08日01:35:04 歷史 1968


我特務隊人不足二十,與敵周旋兩年多,打得日特身心交病逃之夭夭 - 天天要聞

孫鐵民(前排左)、相子正(前排右)、耿子安(前排中)、宋魯源(後排右)、韓干(後排左)

1942年4月,組織上派宋魯源到廣博蒲三邊區任公安特派員。

三邊」,就是廣饒八區的西部、博興七區、蒲台四區,共一百多個村莊。敵人三日兩頭掃蕩、清剿,鬥爭相當艱苦。在「三邊」不到三十華里的地盤裡,共有八個敵偽據點,三道封鎖溝。據點與據點之間封鎖溝相通,日偽頑互相勾結,活動猖狂。

宋魯源是和孫健同時被派到「三邊」的。孫建帶一支武工隊活動在史口一帶,宋魯源堅持在西南李周圍。宋魯源初到時就光桿一人,後又調來原博興七區的公安特派員李子元,他倆一塊活動,任務就是對付日本特務。

與特務的鬥爭,必須「以情報對情報,以武裝對武裝」。於是,他們通過深入群眾,開展內線工作,分化瓦解偽軍等方法,搞了部分槍支,組織了長短槍兩個班的隊伍,取名三邊特務隊。對內宋魯源是公安特派員,對外他是「三邊」特務隊長,李子元是指導員。

三邊特務隊,雖然只有長短槍兩個班,不到二十人,但在孫健的軍區武工隊的配合下,就成了扎向敵人心臟的一把尖刀。

1943年4月20日,日寇集中二萬多人,南起小清河,西起博興東北至大海,在方圓五百里範圍內形成包圍圈,對清河區進行大掃蕩,揚言「滅不了八路,決不收兵」。經過這次大掃蕩,「三邊」全部被蠶食,鄉村普遍建立了偽保甲和維持會,特務隊白天鑽在墳里,夜間到村裡摸點情況,搞點吃的。

長此下去不是長遠之計,為摸透敵情,宋魯源一個人到了曲家維持會。曲家離小劉村鬼子據點不到一公里,向北離三里庄據點四公里,向南離龍居店據點四公里,向西離許家據點也是四公里,正是「三邊」中心。曲家維持會是一個中心聯合辦事處,周圍幾個村的偽保長、維持會長都集中到曲家辦公,由日特山岸直接控制,是山岸的情報中心。

在這伙維持會長和偽保長中,有兩個有代表性的人物,一個是安子張村的張秀石,一個是曲家村曲樂然。對這兩個維持會長,宋魯源雖早有所聞,但未見過面。張秀石完全投靠了日本人,是個死心塌地的鐵杆漢奸,曲樂然這個人,是老實厚道的庄稼人,村上的人為少受損失,推選他當了維持會長。這個人很少做壞事,但是否向著共產黨,尚不摸底。

一天,宋魯源一個人到了曲家維持會中心辦事處,找到了曲樂然。一見面,他直截了當地說:「不認識吧?我就是三邊特務隊隊長宋魯源,今天上門來麻煩了。」

曲樂然臉色變得蒼白,忙說:「宋隊長不要誤會,有需要我做的事,我照辦就是。」

宋魯源說:「你不要誤會,我是想來這裡住幾天,完成任務就走,但需要你幫助找個地方住下。」

曲樂然說:「這沒問題。不過,宋魯源和張秀石說一聲,好堵住他的嘴。你就作為我的朋友住在這裡,需要辦什麼事,由我去辦。你如碰上日本人和成建基的人,無論如何不要開槍。」

這下曲家維持會可熱鬧了,日本特務、國民黨特務、共產黨的特務隊長,三家都住全了。

宋魯源在曲家聯合辦事處住了一個月,通過曲樂然提供的情報得知,日特山岸為了強化鄉村自衛力量,劃大「匪區」,決定對根據地和解放區實行「三光」政策,用搶來的東西,分給「治安區」的老百姓,以收買民心,同時他們還決定儘快消滅三邊特務隊和武工隊。這些密謀行動,由山岸坐鎮指揮,各維持會和偽保甲來搞情報。

一次,宋魯源和曲樂然談話,問道:「曲會長,各村都成立了維持會,推選保甲長,他們就都聽鬼子的招呼,甘心當漢奸?」曲樂然說:「依我看還是應付的多,辦真事的少,我不就是中心聯合辦事處的會長嗎?中國人多數還是有中國人的良心。」

有一次,曲樂然說:「宋隊長,張秀石要告訴山岸暗算你,被我制止了,看來你不能在這裡住久了。」

宋魯源說:「告訴張秀石,你問他有幾個腦袋。」

宋魯源覺得敵人的陰謀基本摸透了,需要回去向工委彙報。他找到曲樂然,向他部署了工作,然後說:「感謝你,由於你的幫助,任務已完成。請你把張秀石找來,我有事求他。」

張秀石一到,宋魯源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說:「張會長,我要走了,請你送一程。」

張秀石忙說:「叫曲會長去送吧。」

「非你不可,不然我出不了封鎖區。」宋魯源說,拽著張秀石就走出了聯合辦事處。

剛出村,張秀石就想溜掉,宋魯源厲聲斥道:「想跑么?我的槍可從來不認人。」就這樣,宋魯源押著張秀石走出了封鎖區,到了根據地。

回根據地的路上,宋魯源審訊了張秀石。開始,他頑固狡辯,不說實話,宋魯源厲聲說:「你是鐵杆漢奸當定了,對山岸你言聽計從,對我們你一句實話都講。」說著他掏出:「象你這樣的人,只有用這個來對付你。」

這傢伙撲通跪在地上哀求:「宋隊長饒命,別忘了咱們在曲家有一月之交啊。」

「少啰嗦,要沒有一個月的相交,我還不認識你哩!要死要活,說痛快的!」

張秀石嚇得魂不附體,交代了在曲家與日本特務、國民黨特務相勾結的全部罪行,也證實了曲樂然提供的情報是真實的。隨後宋魯源根據上級指示,召開偽保長、維持會長大會。

大會時,來了一百多個偽保長和維持會長。宋魯源說:「今召集你們來,是開公審會,處決張秀石。」

偽保長、維持會長都嚇呆了。宋魯源看出了大家的心思,接著宣布了張秀石的罪狀。到會的人都氣憤地說:「萬沒想到張秀石這麼壞,一點中國人的良心都沒有了,該殺!」

接著,宋魯源說:「敬告諸位,別忘了我們都是中國人,要給自己留條後路。今後,誰當鐵杆漢奸,效忠日寇,張秀石就是樣子。」

處決張秀石,起到了殺一儆百的作用。一百多個偽保長和維持會長,有的背敵向我,直接向特務隊送情報;有的暗中和曲樂然聯繫,讓他轉給特務隊。日寇在曲家的中心維持會聯合辦事處,變成了我方的情報中心。

處決張秀石後,宋魯源帶特務隊深入敵區,集中打擊日本特務山岸的活動。

山岸是受過專門特務訓練的日本高級特務,他以日軍伍長的身份,出現在「三邊」,操一口流利的中國話,是個中國通。「三邊」一切特務活動都是他一手策劃和指揮的。他在「三邊」搞特務活動,一是靠偽保甲、維持會;二是靠他在許家據點豢養的國特兼日特雙料特務許恩賢。

偽保長維持會情報活動失靈,但許恩賢的活動仍很猖狂,和山岸形影不離,簡直成了山岸的耳朵和眼睛。打山岸,必先除掉許恩賢。

一天,內線送出許恩賢出動的消息,特務隊便在許家和小劉據點之問設下埋伏,等了一天一夜,水沒喝,飯沒用,終於把許恩賢抓住了。帶到東龐村,準備吃了晚飯審訊他。由於看押的同志過於疲勞,又讓這傢伙跑了。

宋魯源帶領王占奎、王長勝、張長征等五六個同志連夜追捕。他們分析許恩賢剛逃跑不會馬上回據點,先回家的可能性大。他家就是許家。王占奎領路,趕到許家包圍了許恩賢的院子,正把許息賢堵在家裡。

短槍班長王占奎一馬當先,越牆衝進了院子,許恩賢聽到動靜,跑到屋裡摸起一把菜刀頑抗,王占奎破門而入,兩人撕打起來。許恩賢從王占奎手中掙脫出來,趁天黑路熟順著衚衕跑,並邊跑邊喊「三邊特務隊!三邊特務隊……」日本炮樓上聽到喊聲,機槍朝這個方向掃射過來。

這時候抓活的有困難,宋魯源隨即命令王占奎「開槍!」。王占奎一槍就把許恩賢打倒在地。敵人曾驚傳特務隊有神槍手,神槍手就是王占奎,他的槍法百發百中。王占奎唯恐許恩賢不死,又跑上去用腰帶勒住他的脖子一直拖到鬼子炮樓子底下。鬼子炮樓上機槍打得更急,漢奸中隊也出動了,宋魯源命令各自撤退,幾個人四處一散,敵人無處追了。這次行動,長槍班長王得勝光榮犧牲。

打死許恩賢,為民除了一害,山岸失去了耳朵和眼睛,特務隊趁熱打鐵,到處張貼「活捉山岸」「許恩賢就是山岸的下場」等標語,一直貼到敵人的各個據點和炮樓上。山岸被搞得不知所措,驚慌萬狀。

這時,內線送出山岸出動的情報,特務隊與清河軍區的一個連配合,按山岸的行動路線,埋伏在龍居南面。山岸果然出動,前邊是一隊漢奸,山岸騎著大洋馬在中間,後面是一小隊鬼子。原訂計劃,過先頭,專打山岸,並要抓活的。這時埋伏在另一側的清河區部隊提前打響了,山岸從馬上掉下來,宋魯源命令王占奎上去堅決把山岸抓住!但山岸逃跑速度太快,未等王占奎上去,就被他的部下扶上馬逃跑了。

山岸雖逃過一死,但從此身心交病,很快逃之夭夭了。

山岸逃跑後,特務隊乘虛而入,深入偽據點分化瓦解偽軍,先後在龍居、許家等敵人據點,建立了三十多名內線關係。其中許家據點裡有五名內線,有新民會的一名,偽軍三名,還有偽區長的兒子,都起了很好的作用。

有一次鬼子大掃蕩,就是偽區長的兒子及時送出情報,我方做好了反掃蕩的準備,未受損失。龍居據點的偽軍,從中隊長到班長全部被我控制了。

這一段時間裡,我方大造聲勢,尤其在敵人內部,把我「三邊」特務隊傳得神乎其神,隊員個頂個,彈無虛發。偽軍士兵賭咒發誓都說:「誰要做壞事,出門碰上『三邊』特務隊」。

「三邊」特務隊也正確執行了爭取偽軍的政策策略,爭取多數,打擊壞中壞。偽軍和鬼子不一樣,在偽軍中,儘管都穿著一身漢奸皮,但死心塌地的是少數,多數人還是想給自己留條後路。

龍居據點的偽軍中隊長,學生出身,在龍居住了一年多,從未和「三邊」特務隊發生過衝突。有一次他捎出信來,要見見宋魯源,交個朋友。宋魯源把內線蘇蘭禎叫出來,了解了這個中隊長的情況,並給他帶回信:「交朋友可以,但有條件。首先要把日本人在龍居據點的情況如人數、裝備和偽軍人數,班長以上的名單及裝備情況給送出來,然後再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不幾天,這個中隊長真的按信上的要求,把情況送出來了。宋魯源當即約定時間,在龍居一個群眾關係家裡見面。為防萬一,宋魯源帶上了王占奎,但他不露面。這個中隊長按時到達見面地點,沒帶槍,也沒帶人。他走在院子里,宋魯源上前自我介紹:「我就是『三邊』特務隊長宋魯源,但願今天不是『鴻門宴』。」

這個中隊長說:「哪裡,哪裡,對宋隊長我久聞大名,很早就想和你交個朋友。」

兩人在屋裡坐下。這個中隊長說:「今天咱倆在這裡見面,還真不是個良辰吉日。剛從利津調來一個中隊,不屬我管轄,我看咱們今天見見面,認識認識,你早回去,以防意外。」

宋魯源回答:「也好,咱開誠布公地說吧,和我交朋友,有幾個條件:第一,必須是有中國人良心的人;第二,我們到龍居據點來,你保證我們的安全;第三,有重要情報如敵人的重大行動,必須隨時轉告我們;第四,告訴你手下的人,少做壞事,對趕集的老百姓,不能搜腰包敲竹杠,要給他們方便。」

「請宋隊長放心,所提四條,條條應允,我也爭取做一個真正的中國人。」這個中隊長乾脆地回答。

後來老百姓反映,龍居據點的漢奸同過去不一樣了,不搜老百姓的腰包,還在弔橋外面擺上開水給過往趕集的人喝。三邊特務隊去龍居據點被鬼子發現向外沖時,就是這個中隊長用機槍掩護,才順利地衝出。另一次,王占奎到龍居據點外,說是三邊特務隊的,放下弔橋,站崗的真把弔橋放下來了。還有一次,三邊特務隊的張長征扛著大槍,大搖大擺的在龍居據點根下走了一趟,炮樓上問:「幹什麼的?」張長徵答:「三邊特務隊的」。炮樓上再也不問了。

1943年麥收後,郝家據點漢奸劉培臣部要到史口搶糧。上級決定派清河軍區、特務營與「三邊」特務隊一起,打擊搶糧之敵。

軍區特務營長李培雲、教導員張本祥和特務隊一塊制定了作戰方案:特務營正面主攻,特務隊埋伏敵人回據點的必經之路後王村在打截擊。

上午8點多,搶糧之敵到了史口,剛分開搶糧,特務營就在史口村東南角打響了,敵人亂作一團,倉惶回逃。一夥十幾個人的漢奸隊跑進了特務隊的包圍圈。宋魯源舉起手中的匣槍喊了一聲:「打!」一陣手榴彈和排子槍,打的敵人暈頭轉向,跪在地下繳槍投降。敵人的搶糧計劃徹底破產了。

1943年,正是一片青紗帳的時候,特務隊抓到蒲台警備大隊的一個士兵,經審訊得知,該大隊的一個中隊正在打漁張村。打漁張村是敵占區,宋魯源決定奇襲。於是做了這個士兵的教育工作,讓他帶路趕到打漁張村。

正巧,敵人把槍放在院子里,人在街上乘涼。特務隊衝過去大喊「繳槍不殺!」,隨即向敵人投了兩棵手榴彈。敵人來不及去拿武器,各自逃命去了。特務隊衝進院子,繳獲長短槍二十餘支,戰鬥勝利結束。

「山邊」特務隊與敵人周旋了二年多,多次受到清河區黨委的通報表揚。1943年12月,在行署公安局召開的縣公安局長聯席會議上,宋魯源介紹了堅持「三邊」鬥爭的經驗。後來行局整理成通報《日特活動的花樣及我們的對策》,1944年渤海行署公安局又重將此通報印發給全區公安幹部學習。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 天天要聞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標題: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些事件猶如璀璨的星辰,不僅照亮了當時的天空,更成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 天天要聞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一、引言中國,這個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不僅擁有廣袤的陸地疆域,還擁有著漫長的海岸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 天天要聞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只要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就感到十分的放心!」川湘等地的男子很多身材都不高,但羅瑞卿卻是個例外,他身材十分高大,毛主席親切地稱呼他為「羅長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 天天要聞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蔡英文不可能特赦陳水扁,但是,她一定會為特赦陳水扁創造出最好的法律通道,為陳水扁解除法律方面的阻礙,這一點蔡英文在這8年里早都在做,現在基本也比較成熟了,蔡英文辦任何事情都是比較穩妥的,陳水扁這件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更不可能立即特赦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