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2024年02月20日18:35:04 歷史 1945

前言

1960年,單蘭山奉命給程子華首長當秘書。來了以後,單秘書發現,程首長在老同志們當中的威望很高。

有一次,單蘭山碰到了賀老總。賀老總把他叫過去,問道:「你是從哪個部隊調來的?」

單蘭山如實回答:「從中央警衛師調來的。」

賀老總點點頭,先是誇讚了單蘭山所在的部隊。他說:「中央警衛師保衛黨中央和毛主席是有功的。」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接著,賀老總問起了單蘭山來到程子華身邊工作的情況。

由於單蘭山來了沒多久,就簡單地說了幾句。賀老總讓他好好乾,說:「程子華好同志,事業心強,能打仗,會搞商業,會搞計劃,掌握建設也很穩。」

單蘭山聽後,心裡樂開了花,心想:我能在程老身邊工作,真是我的福份,肯定能學到很多有用的知識。

的確,程子華對單蘭山很好,外出工作時,總是把他帶在身邊。很多事情有時都交給他來完成,有一次,程子華就讓他給鄧小平首長照相。

這讓單蘭山很是無措。

說起來,這也是一種鍛煉。正是有了程子華這樣的好領導,單蘭山才能不斷地成長進步。

程子華訓單秘書:我程子華難道比彭老總高明嗎

程子華注重調查研究,作為秘書的單蘭山,總是陪同而行。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60年代,通往攀枝花的路,高而險,稍微不小心,就會造成人車共亡的事故。

儘管知道路有多危險,但程子華卻全然不放在眼裡。當他冒險前往時,單蘭山總是會勸一勸,可最後的結果依舊沒有改變。

1964年8月,程子華率調查組去察看攀枝花鋼鐵基地的前身——弄弄坪。

要去這個地方,可不容易。首先一行人要安全渡過金沙江。那會兒,正趕上了水漲、湍急、沒大船的情況。

出行的話,只能坐老百姓運送木柴的小船。

船工對他們說:「這個季節我們一般不過江,怕出危險。」單蘭山聽後,考慮到程首長的安全,也開始勸他暫時不過江。

緊接著,其他的同行人也你一句我一句地勸。

沒想到,從不發火的程子華,卻發了大脾氣。他高聲說道:「你們干擾我過江是錯誤的,不過江怎能了解攀枝花的實際情況,怎能完成黨中央、毛主席交給我的任務?難道比當年紅軍長征時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渡金沙江還危險嗎?」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到了弄弄坪後,程子華才發現,那是個很荒涼的地方,僅有七家人住在這裡。

程子華找到一位70多歲的老人,同他攀談起來。

在他們談話中間,單蘭山把午飯拿出來請程子華吃。所謂午飯不過幾個很硬的餅子和兩根甘蔗而已,還是在來的路上從雲南的仁和鎮買的。

程子華請那位老人一起吃餅子,老人搖搖頭說:「年紀大了,牙口不好,咬不動」。他說著起身要給程子華做湯,但被婉拒了,二人繼續談著,程子華不時將一些有用的材料記錄在小本子上。

到了晚上,程子華一行人住在雲南仁和鎮的一個招待所里,這裡是附近老百姓趕場常住的地方,條件很簡陋。

過了一段時間,單蘭山發現室內潮濕,擔心會對首長因戰負傷的雙手有影響,就請示是否換一下房子?

程子華批評他說:

「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要給西南局機關增添麻煩,為什麼又提這些事呢?成都的老百姓一輩子住平房,不是生活得很好嗎?我的住房比機關幹部、職工的住房好多了,為什麼要搞特殊呢?彭老總的住房也潮濕嗎?他都不怕,我程子華難道比彭老總高明嗎?」

程子華讓單秘書給鄧小平照相

1964年,程子華調任西南三線建設委員會第一副主任。那時,彭德懷到西南三線建委擔任了副主任。

程子華對彭總很敬重,多次去看望,並向他介紹西南三線建設情況。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彭老總對此深感不安,說:

「子華同志,你抓三線建設全面工作,非常忙,還多次來看望我,謝謝你。你放心,我身邊工作人員會照顧得很好。」

中央對西南三線建設極為關心,很多領導同志親臨三線視察。

1965年10月下旬,程子華得知小平同志要來西南三線視察後,十分高興,幾次與李井泉研究彙報提綱,並對小平同志的安全作了專門安排。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程子華交待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他說:「記者現在暫還不準進山採訪,單秘書擔任小平同志隨身拍攝任務,小平同志有何指示及時告訴我們。」

聽了首長的話,單蘭山的心裡不免直犯嘀咕:我雖然給一些中央領導同志拍過照片,但給敬愛的小平同志拍攝還是第一次,擔心拍不好。

思考了一會兒後,單蘭山還是作了表態:堅決完成任務。

後來,這些照片成了珍貴的歷史資料,現存四川日報社。

單蘭山送別程子華

單蘭山跟隨程子華多年,發現首長著實是好人緣。

60年代,程子華與呂正操住一個院子,這對一起領導冀中人民進行抗戰鬥爭的老戰友,為此非常高興。

兩家遇有好吃的,總忘不了請對方全家來邊吃邊敘。

有時,兩位首長談著談著卻爭論起來,單蘭山很擔心。這時,呂正操的夫人劉沙說:「他們兩個到一起,就要談工作,一談工作就要爭論,但爭論過後就拋之腦後,誰也不介意。我已習慣了,你不必擔心。」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還有一個星期日,福州軍區司令員韓先楚來京開會,利用休息時間約單秘書陪他打獵。

他們打了不少野兔,韓司令讓單蘭山給程子華拿了幾隻。

程子華高興極了,要單秘書通知萬里、王震、呂正操、段君毅、余秋里、孫志遠等領導來一起嘗野味。

幾位領導應約而來,邊吃邊談工作,氣氛很熱烈。

萬里講北京農業和水利建設情況,段君毅講機械工業發展情況,呂正操講鐵路建設情況,孫志遠講航空和常規武器發展情況,王震講他從日本引進手扶拖拉機情況等等。

單蘭山心想,這與其說是聚餐,不如說是開會。他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工作的作風,給單蘭山留下了深刻印象。

後來,單蘭山雖然調離了程子華的身邊,但他一直對首長懷有深厚的感情。

在程子華逝世的那天晚上,單蘭山正好在場。江同志等中央領導同志來到醫院,為程子華送別。

1965年,程子華交給單秘書一個特殊任務:給小平同志照相 - 天天要聞

江同志向程子華的夫人張惠說:

「中央十分關心子華同志的病情,子華是我們黨的老同志,他關心西南三線建設和長江三峽工程的問題,我們都知道。他的逝世是我們黨一大損失。你為子華的病盡了最大力量,感謝你,望你保重身體。」

多年後,回憶與首長在一起的日子,單蘭山總是說:「跟程老在一起,是那樣充實、愉快,總能從中受到啟迪和教益。」

作者:小紀

編輯:小紀

參考文獻:《紀念程子華》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曹丕,很可能是歷史上最沒有安全感的一位皇帝,更是一位對自己親人下手最狠的一位皇帝,甚至不是狠而是殘忍了,尤其對宗室之狠,在中國歷史上也算是獨一份了。屠刀揮向親人220年正月,曹操在洛陽病逝,終年六十六歲,三十三歲的曹丕從鄴城趕到洛陽,順利繼位丞相、魏王。
在中央黨校,《英雄兒女》再唱英雄讚歌 - 天天要聞

在中央黨校,《英雄兒女》再唱英雄讚歌

「為了勝利,向我開炮!」這聲震吼穿越時空,響徹至今。3月31日,由上海話劇藝術中心製作出品的大型話劇《英雄兒女》在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北校區禮堂舉行專場演出。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為此次北京演出共派出88位演職人員。主人公王芳、王成由麥朵、劉炫銳飾演。劉炫銳說,「演繹英雄對我是一種挑戰,英雄這兩個字不僅是一...
60年代,馬英九三代人同框,一張罕見全家福,帥氣逼人,父慈子孝 - 天天要聞

60年代,馬英九三代人同框,一張罕見全家福,帥氣逼人,父慈子孝

60年代末的台北,一個普通的照相館裡,一張珍貴的照片被定格在了歷史的瞬間。這是馬英九青少年時代與家人的合影,從這張照片中,我們得以窺見那個時代的家庭風貌和人物風采。在鏡頭的中心,端坐著馬英九的奶奶向敦。她年過花甲,臉上刻著歲月的痕迹,但雙眼中依舊透露出慈祥與溫暖。
古人既沒有空調,也沒有風扇,夏天是如何避暑的? - 天天要聞

古人既沒有空調,也沒有風扇,夏天是如何避暑的?

文 | 栗頿編輯 | 栗頿在古代,炎炎夏日,同樣讓人無法忍受。在那個沒有空調、電風扇,以及各種製冷電器的時代,古人卻憑藉著智慧與創意,發明出許多別具一格的解暑方法。儘管,古人對禮教規矩恪守不悖,衣著盡量遮掩身體,然而夏季的酷熱、濕悶實在,使人無法長久忍受。
如何看待這次的金融改革 - 天天要聞

如何看待這次的金融改革

萬曆初年的福建巡撫耿定向是湖北黃安人,他在19歲的時候,被徵發到麻城縣服10年一次的徭役。明朝後期是小冰河期,冬天的湖北也有鵝毛大雪,耿定向和族人在南方濕冷的雪地勞作,受盡折磨和屈辱,這也導致他後來立志讀書,終於在32歲那年進士及第。
清明節前,河南局部大雨伴有強對流,陣風6~7級 - 天天要聞

清明節前,河南局部大雨伴有強對流,陣風6~7級

河南在暖意融融中進入了四月今天上午全省晴朗11時,多地氣溫已超過25℃不過春日暖陽即將「告假」春雨春風將聯袂而至清明節前迎降水 今天下午到夜裡沿黃及以南大部有小雨或零星小雨,其中商丘東部、周口南部、漯河、平頂山、南陽、駐馬店、信陽部分縣市有中雨,信陽、南陽局部大雨並伴有雷電、短時強降水等強對流天氣。明天...
苦難與新生——西藏翻身農奴影像檔案:白瑪 - 天天要聞

苦難與新生——西藏翻身農奴影像檔案:白瑪

白瑪1942年出生於現在的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申扎縣一個牧人家庭,屬於農奴中的「差巴」。他回憶,那時家裡要為貴族放牧1000多隻羊,得到的報酬僅僅是不夠糊口的食物,記憶里小時候很少吃飽過,冬季只能用爛衣服裹腳充當鞋子。1959年3月,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西藏掀起了民主改革,白瑪終於可以為自己的好生活奮鬥。7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