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6歲南下,曾在一農戶家住一周,戶主竟是後來暴動土匪的大頭目

2024年02月16日01:45:04 歷史 1379


他16歲南下,曾在一農戶家住一周,戶主竟是後來暴動土匪的大頭目 - 天天要聞

馬際堂,生於1933年7月,祖籍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1948年9月濟南解放,馬際堂當時在濟南正誼中學讀書。解放戰爭的馬嘶人喊,把馬際堂從學校的課堂上喚起。

正值大決戰前夕,中央根據解放戰爭發展和城市接管建設的需要,決定吸收一批知識分子加入解放軍隊伍,年僅15歲的馬際堂參軍入伍,走上革命道路,並開始接受黨的政治思想教育和軍事訓練。

1948年10月馬際堂在山東商專銀行幹部學校學習,11月參加了淮海戰役的支前工作。參軍後馬際堂被編入南下青年幹部大隊。

1948年底至1949年初,南下幹部隊伍組建完成後,即進行全面地思想發動,重點學習《人民日報》l949年元旦社論《將革命進行到底》。在「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打到南京去,活捉蔣介石」等政治口號的鼓動下,群情激昂。

但年輕戰士的思想也產生了一些波動,主要是對南下還存在顧慮,一是怕過長江,坐著木盆,風急浪大;二是怕天氣太熱,聽說南方的夏天,把麵糰貼在牆上,5分鐘就能烤熟;三是怕江南遍地多長蟲。後來,這些都成了茶餘飯後的笑話。

讓馬際堂記憶很深的還有一件事,就是穿軍裝。這時的軍裝,顏色不是草綠色。當時等級觀念比較淡薄,軍服的式樣沒有很大的區別,所不同的是戰士上衣兩個口袋,幹部四個口袋。馬際堂所在是南下的學生青年大隊,享受的是幹部待遇,發的是四個袋的上衣。

因受條件限制,軍裝不僅衣料較差,而且也沒有統一的規格,上衣普遍較大。馬際堂當時只有十五歲,身體尚未完全發育,個子不高,穿起來就像短大衣一樣,一直拖到膝下。這樣的著裝,老百姓叫他們「土八路」,稱呼馬際堂是「小八路」。

儘管著裝與體型不那麼協調,可馬際堂自己覺得滿神氣的,走起路來雄赳赳氣昂昂的,「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志向銳不可擋。穿上軍裝,實現了由學生到戰士的轉變,這種轉變雖然還是表面的、形式的,但總算邁出了可喜的第一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1949年2月上旬,部隊開始南下。

解放戰爭的發展,如同秋風掃落葉,但制空權還掌握在蔣軍手裡。敵機沿途不斷騷擾,炸濟南、炸淮河大橋、封鎖長江,由於我軍採取了有效的防空措施,保證了部隊行軍安全。

學生青年大隊從山東歷城出發,坐著敞篷火車。車到徐州,天公不作美,忽然下起春雨,衣服、棉被全被淋濕,在徐州住下後烤了兩天衣被。

因為鐵路被炸,隊伍下車改為步行。徐州位於黃河故道,俗稱「無雨三尺土,有雨三尺泥」,這次馬際堂真的親身驗證過了。踏著泥濘的小道,艱難地走向下一個目標。

固鎮,到懷遠,在馬家湖村休整半個月。此地雖是新解放區,但軍民關係良好,部隊為群眾挑水掃地。群眾為部隊送柴送米。部隊開飯,群眾圍觀;群眾吃飯,大家好奇。因為這裡的群眾吃飯時,每人端著飯碗在村裡轉悠。馬家湖村北有一條河,名叫渦河,大家喝過渦河水,備感軍民魚水情。

3月上旬,隊伍休整結束,戀戀不捨地離開馬家湖,又開始了新的征程。自陸路改走水路,從蚌埠登船,橫穿洪澤湖。洪澤湖是馬際堂國五大湖之一,它同其他大湖一樣,浩浩蕩蕩,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

但在戰爭的環境下,急行軍的隊伍卻無心思欣賞這裡的美景,只是靜靜地聽著濤聲沉思,注視著洪澤湖水浪打浪,推動著帆船前進。船在湖中航行一天一夜,進入京杭大運河,到淮陰登岸,經高郵,到揚州。揚州是馬際堂國有名的花園城市,大家又是「煙花三月下揚州」,但卻無暇遊園觀景,專心準備橫渡長江。

耐心的等待,終於等來了渡江的命令。

深更半夜開始登船,隊伍沿著跳板,借著手電筒餘光,魚貫而行。坐在船底,不見千帆過,不見長江流,四周一片漆黑,目的是防止敵機轟炸。在無聲無光的船底,緊張地坐了一個小時,順利到達鎮江。因防空襲,沒敢住下,隊伍冒著大雨向丹陽進發。

丹陽雖小,但名氣很大,乾隆三下江南都從這裡經過。昔日皇家禁地,達官富人的天堂,隨著我軍南下,都變成了人民的天下。

行軍路上,有不少樂趣。馬際堂印象最深的是邊走邊唱,「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像太陽,腳踏著租國的大地,背負著人民的希望……」雄壯的歌聲不絕於耳。部隊疲勞時,宣傳員就叫大家猜謎語:「前面是坐飛機送信地方,加快趕路,去喝『洋稀飯』。」

頭一個大家猜出是「高郵」,但對「洋稀飯」,七嘴八舌,爭論不休,多數猜牛奶,少數猜咖啡。大家都沒有猜對,是揚州(諧音洋粥)。通過猜謎,部隊的情緒一下子就振奮起來,有效地解除了行軍旅途的疲勞。

每當宿營時,首要任務不是吃飯,而是燒水泡腳、挑泡,這是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刻。最有趣的是在陽光下集體捉虱子,大家學著猴子啃虱子的方法,用牙咬衣領縫裡的虱子,發出「咯叭咯叭」的聲響,充分發泄對虱子的報復情緒。

經過幾天幾夜的急行軍,隊伍經無錫崑山,在解放上海的炮聲中加緊學習《入城守則》。上海解放後,馬際堂他們穿上新軍衣,佩戴著上海市軍管會的臂章,開始接管偽銀行。

上海是中國最大的工業城市,高樓大廈,有軌電車,馬際堂和同志們好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切都感到新鮮好奇。當時的上海,因剛解放尚未改造,仍是個花花世界。而我軍們紀律嚴明,不敢越雷池半步。後來中國人民銀行華東區行將馬際堂分配到浙江,8月底馬際堂同劉新、曹洪貞、王靜萍等4人來金華。由於種種原因,另3人先後離開金華,留下的只有一人。

對馬際堂和他的戰友們來說,千里行軍,有苦有樂,最缺乏的是鞋襪,最大的危險是敵機轟炸。當家中接到他南下的消息後,問他需要什麼?馬際堂說天天走路,需要一雙鞋子。他母親姐姐兩人晝夜為馬際堂做了兩雙鞋,三天內給他寄出,可馬際堂一直沒有收到。

1988年,馬際堂回家探親,姐姐告訴他,鞋子寄出7天後被退回,說部隊已經出發,地點不明無法投遞。鞋子沒有穿在腳上,但溫暖卻永遠留在了馬際堂的心中。

南下之路在腳下,南下終點在金華,金華成了馬際堂的第二故鄉。馬際堂一直生活工作在這裡,度過了63個春秋

解放初期的金華,有城不見城,叫市不像市,貧困不堪,百廢待興。國民黨政府留下的只是一個爛攤子:一個萬隆鐵匠鋪,一個小的火力發電廠(湖海塘火力發電廠),還有一個名為金、武、永汽車運輸公司,其實只有兩三輛破汽車。

得金華不易,守金華也難,建設好金華更艱巨。南下幹部們接下來的任務是建立和鞏固新生的各級人民政府、剿匪反霸、征糧、建立農協。大家迅速投入到如火如荼的革命鬥爭和生產建設中。

作為南下幹部,在剛到金華的日子裡,馬際堂還去蘭溪參與了剿匪反霸、為部隊征糧、土地改革等工作。那段日子,他和別的南下幹部一樣,克服了語言不通、水土不服等實際困難,挨家挨戶宣傳黨的各項方針政策,從而使建國初期當地的各項工作漸漸走上正軌。

在蘭溪,馬際堂還親身經歷了平息由土匪煽動的武裝暴動的過程。剛去蘭溪時,馬際堂在上華區馬鞍徐村徐貴家借住了一周。沒想到,這家主人徐貴,竟然就是後來蘭溪土匪暴動的頭目。這個記憶,在馬際堂的腦海中實在太深刻!

1949年12月1日,金華土匪暴動向湯溪、蘭溪蔓延和擴展,蘭溪當地農民在土匪煽動下,以農業稅太重的名義,向政府請願。他們衝擊當地縣政府、稅務局和看守所等,很快發展成共有1萬多人參與的武裝暴動,並且打死了人民政府的民運部副部長和幾個基層幹部。

在那段非常的日子裡,馬際堂和身邊的同志一樣,雖然很堅定,但也有點緊張。作為人民銀行的職員,馬際堂和另外4個南下幹部,必須堅守在銀行崗位,牢牢看守住銀行庫房,哪裡可是放有大量鈔票啊。

後來,政府從金華抽調來一個團的兵力,才徹底把土匪鎮壓下去。土匪頭目徐貴被抓住後,在新蘭中學大操場進行公審,然後被鎮壓了。

回想起那一段革命歲月,馬際堂感觸良多。

當時的日子過得很清苦,可大家都是那麼意氣風發,鬥志昂揚。當時的供給制是包吃飯穿衣,發給一些牙膏、牙粉之類的基本生活品,每月津貼只有幾毛錢,大約可以買十根油條,可沒有水比待遇、比條件,更沒有聽到什麼人抱怨。

大家首先想到的如何把革命工作做好。那時,黨組織對大家教育最多的是「兩個務必」,大家念念不忘的是「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城走完了第一步。」馬際堂說,那個時期的教育,對大家來說,是一筆寶貴的財富,能夠終身受益啊!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 天天要聞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李世民但凡敢殺了李淵,將會帶給他承受不起的災難性後果,他李世民從此將徹底被打入遺臭萬年的行列中,相反,如果不殺李淵,那麼李世民將獲得大到他無法拒絕的好處。在要不要殺李淵這件事情上,我們要站在李世民的角度來計算利益得失。首先是李世民不殺李淵,他到底獲得了什麼樣好處?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 天天要聞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記得去年有本小說比較大火,叫做《顯微鏡下的大明》,據說這本書的意思是通過一些明朝社會的細節,來判斷明朝社會的健康程度——好比醫學領域根據一滴血的化驗,來分析一個人的健康程度一樣。其實按照這個邏輯,北宋末年荒唐事不斷,確實可以反映出北宋末年宋廷的統治危機。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 天天要聞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張洋川封面新聞記者 鍾曉璐梨花風起正清明,又是一年掃墓季。成都金牛公安北巷子派出所副所長張洋川,站在父親張聖國的墓碑前,不禁潸然淚下。23年前張聖國英勇犧牲時,張洋川17歲,涉世未深。如今,40歲的他已是金牛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續寫警察故事。父親因公犧牲,他穿上警服完成未竟的事業2001年11月12日,成都金牛公...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 天天要聞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封面新聞記者 於婷 攝影報道海報設計 王思祺2024年清明前夕,邵子航走進四川省內江強制隔離戒毒所。指揮中心、備勤宿舍、藍花楹長廊,摸一摸父親曾用過的電腦,在父親曾睡過的床邊坐一坐,用手輕輕撣去封存父親警徽、警號木盒上的灰塵,他向著父親的方向,鄭重而標準地敬了一個禮。2022年2月6日,邵子航的父親邵軍倒在了連...
今日清明:李白蘇軾這樣寫「珍惜」  | 四川歷史名人說節氣 - 天天要聞

今日清明:李白蘇軾這樣寫「珍惜」  | 四川歷史名人說節氣

封面新聞記者 周琴北京時間4月4日15時02分將迎來清明節氣,此時節「氣清景明、萬物皆顯」,自然界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中國南方地區,已呈氣清景明之象;北方地區開始斷雪,氣溫上升,春意融融。清明,是人們掃墓祭祖、慎終追遠、悼念緬懷的日子。在四川歷史名人中,蘇軾與李白都曾寫下流傳千古的詩句,悼念家人及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