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州之戰: 劉粲10萬「漢軍」潰敗,5位名將陣亡

2023年11月15日10:39:04 歷史 1923

312年,并州之戰,拓跋猗盧鮮卑騎兵衝殺,10萬「漢軍」聞風而逃,劉儒、劉豐、簡令、張平、邢延等5位名將陣亡沙場,劉粲逃回平陽。

并州之戰: 劉粲10萬「漢軍」潰敗,5位名將陣亡 - 天天要聞

并州,位於太原,是北方戰略重鎮,也是抵禦游牧騎兵的要塞。

307年,八王之亂後的西晉千瘡百孔,五胡紛紛南下,北方大亂。此時,劉琨奉命鎮守并州,在五胡之間插入釘子。

劉琨、祖逖張軌,西晉末年少有的勇士,他們在各自位置上,做到了能夠做的一切。相對而言,劉琨處境最艱難,張軌比較好。

并州南面是匈奴劉淵建立的「漢國」,北面是鮮卑,東面是石勒王浚,劉琨處在孤島之中,隨時可能被大浪吞沒。

劉琨鎮守并州,麾下兵力很少,卻能屢次擊敗劉淵、劉聰王彌、王俊、石勒、劉虎、白部鮮卑,因為他有一位得力盟友拓跋猗盧。

拓跋猗盧,鮮卑拓跋部首領,驍勇善戰,善於用兵。草原生活,鮮卑就一直壓著匈奴、羯族等吊打,戰鬥力十分強悍,劉琨得到他們幫助,底氣十足。

八王之亂時,劉淵、劉聰、石勒跟成都王司馬穎作戰,鮮卑則跟司馬越,故而雙方矛盾很深。此時,又因為利益爭奪,故而經常交戰。

拓跋猗盧之所以願意幫助劉琨,除了獲取利益,也跟欣賞對方的忠義有關。

劉琨鎮守并州期間,一旦遇到危險,只要向拓跋部求救,拓跋猗盧二話不說,立刻率騎兵殺來。如果拓跋猗盧不來,證明鮮卑內部出事了,他自顧不暇。

310年,劉聰、劉曜、石勒圍攻洛陽晉軍損失很大。此時,白部鮮卑、匈奴劉虎出兵5萬,兩面夾擊并州,對劉琨發起挑戰。

劉琨派兵抵禦,中途被匈奴伏擊,幾乎全軍覆沒,劉虎前鋒直抵并州郊外,耀武揚威,準備攻打城池。

劉虎、白部鮮卑紮下營壘,縱兵劫掠附近州縣,氣焰十分囂張,但很快就遭受滅頂之災。

劉琨使者到來,拓跋猗盧大怒,當即讓拓跋鬱律率2萬騎兵參戰,朝著并州方向殺來。

匈奴見到鮮卑,如同老鼠見貓,灰溜溜逃走,卻來不及了。鮮卑騎兵踏平劉虎營壘,匈奴部分戰死,其餘都被屠戮,劉虎狼狽逃到朔方

拓跋猗盧獲勝,劉琨很高興,便跟他結為兄弟,還上奏朝廷,將代郡作為拓跋猗盧的封地。從此,鮮卑拓跋部南遷,與匈奴、羯族的交戰更加頻繁。

311年,匈奴攻克洛陽,晉懷帝被俘虜,并州更加孤立。此時,劉琨又犯了一個錯誤,他重用徐潤,殺害大將令狐盛。

并州之戰: 劉粲10萬「漢軍」潰敗,5位名將陣亡 - 天天要聞

劉琨家境優越,喜歡音律,對音律愛好者徐潤重用有加。徐潤為人卑鄙,仗勢欺人,惹怒了并州城內的豪傑,他們都希望劉琨殺了徐潤。

令狐盛尤其憤怒,多次在劉琨面前表明態度,讓他殺徐潤,平息眾怒。劉琨非但不殺徐潤,反而被對方誤導,處死令狐盛。

令狐盛被殺,兒子令狐泥逃離并州,豪傑也心灰意冷。令狐泥勾結劉聰,引匈奴來進犯,趁著劉琨外出時突襲并州。

匈奴「漢國」立足山西,對并州虎視眈眈,又因為劉琨駐紮并州,牽制了劉聰兵馬,使其不得不對石勒做出讓步,導致「漢國」發展空間受限。

劉聰早就想拿下并州,此時令狐泥投奔自己,豈不是天意?為此,劉聰讓太子劉粲率10萬「漢軍」出征,其中匈奴騎兵3萬,聲勢浩大。

「漢軍」有嚮導,進展非常順利,并州轄區各郡縣望風而降。劉琨率兵親自迎戰劉粲,又一次遭遇慘敗,僅率幾十人逃到常山。

劉粲進入并州之後,大肆屠戮,劉琨的父親也死於戰亂之中。

自己打不贏「漢國」,劉琨只能再一次向鮮卑求助,希望拓跋猗盧伸出援手。

拓跋猗盧仗義,跟劉琨又是結拜兄弟,也惱火劉粲濫殺,決定親自救援并州。

拓跋六修拓跋普根衛雄、范班、箕澹等5位大將率6萬兵馬先行,自己親率20萬大軍跟進,直奔并州而來。

拓跋猗盧此次出兵,應該是全部男丁出動,力求一舉打垮匈奴「漢國」,故而人數眾多,聲勢浩大。

拓跋六修還沒到并州,劉粲就嚇壞了,當即焚毀并州,燒掉物資,然後連夜逃離城池。

拓跋猗盧率兵追擊,分5路包抄,鮮卑騎兵一邊射箭,一邊衝鋒。劉粲無奈,只能回頭迎戰,與鮮卑騎兵展開廝殺,結果一敗塗地,5位大將陣亡,橫屍數百里。

魏書》記載:「帝躬統大眾二十萬為後繼。粲懼,焚輜重,突圍遁走。縱騎追之,斬其將劉儒、劉豐、簡令、張平、邢延,伏屍數百里。」

從史料記載看,「漢軍」可謂是損失慘重,橫屍數百里,意味著劉粲帶來的士兵幾乎都陣亡,倒在鮮卑騎兵的鐵蹄之下。

拓跋猗盧收復并州後,讓箕澹、段繁等將領留下協助劉琨,還贈送他馬、牛、羊各一千五百,以及數百輛戰車,然後班師回到代郡。

并州之戰,「漢國」元氣大傷,拓跋猗盧短暫休整後,立刻書信劉琨,希望能夾擊「漢國」都城平陽,一舉踏平匈奴,並救出晉懷帝。

并州之戰: 劉粲10萬「漢軍」潰敗,5位名將陣亡 - 天天要聞

拓跋猗盧、劉琨按約定時間出兵,誰知鮮卑內部出現叛徒,他們想投奔石勒。拓跋猗盧忙於平定內部叛亂,便暫緩出兵平陽,劉琨也只好率兵返回。

316年,拓跋猗盧再一次書信劉琨,約定攻打平陽的時間。這一次,雙方都準備充分,誰知又出了問題。

拓跋猗盧喜歡小兒子拓跋比延,對戰功顯赫的長子拓跋六修不滿意,便想撤換儲君,又廢了拓跋六修的母親。父子反目成仇,兵戎相見,拓跋猗盧死於戰亂。

沒了拓跋猗盧幫忙,劉琨別說攻打平陽,連自保都成問題。317年,石勒率兵攻打併州,劉琨招架不住,戰敗而逃,投奔段匹磾

劉琨鎮守并州11年,周邊強敵環伺,虎視眈眈,但拓跋猗盧仗義幫忙,故而得以堅持下來。如果拓跋猗盧不死,并州也不會丟失,劉琨說不定能跟張軌一樣發展壯大,建立自己的王朝。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 天天要聞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60年代的北京,長虹照相館裡,一位父親帶著他的七個孩子拍攝了一張珍貴的合影。從照片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位父親穿著整齊的中山裝,穩穩地站在中央,臉上流露出一種不俗的氣質。他看上去已經不再年輕,估計四十歲出頭,很有可能是一位幹部。他的孩子們在前排依次站立,五個是女孩,兩個是男孩。
【日本文史漫筆】婉拒日本朋友邀看能劇《老松》 - 天天要聞

【日本文史漫筆】婉拒日本朋友邀看能劇《老松》

◆《日本華僑報》總主筆 蔣豐或許是因為知道我曾在位於日本福岡的九州大學大學院留學的經歷,近日,一位身在福岡的日本朋友與我聯繫,說橫濱能樂堂將上演能劇《老松》,他負責購票,邀我去看看。不能裝「高大上」,必須實事求是,儘管我旅日已經進入第36個年頭,也被一些網路給戴上「評介日本第一人」的帽子,但我至今對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