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2024年05月20日20:35:06 情感 1782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講述人:張玉萍

(文章來源:作者身邊的故事,所有作品皆今日頭條原創首發,已經開通全網維權,未經授權,任何形式的抄襲、搬運或洗稿,都將被追責!)

我叫張玉萍,今年50歲。

我的老家在農村,我們兄弟姐妹三個,我排行老二,上面一個哥哥,下面一個弟弟。

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老實巴交的農民,目不識丁,一輩子都在田間地頭與泥巴打滾,沒出過遠門,也沒長過啥見識,一生平凡且很苦難。

我父親是一個命比黃連還苦的人,在我7歲那年,父親因為意外就撇下母親和我們三個孩子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那個貧窮的年代,一個家裡如果沒有了頂樑柱,那就等於天塌了一般,都不敢想這日子過的得有多艱難。

母親很瘦小,在別人眼裡那個弱不禁風的女人,卻在父親走後,獨自一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擔,她每天起早貪黑,忙裡忙外,既要拚命種地維持生計,又要照顧我們三個孩子和年邁的奶奶,爺爺很多年前就去世了,所以可想而知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有多麼的困難。

母親累死累活在地里幹了一天的活兒,到了夜晚,母親又拖著疲憊的身體坐在昏暗的煤油燈下,默默地為我們縫補衣物,儘管生活艱難無比,但母親在我們跟前從未有過一句怨言。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父親在的時候,我們兄弟姐妹仨每天晚上就愛跟父親母親擠在一個炕上睡覺,聽著父親母親講故事,我們樂得哈哈大笑,那時生活苦,日子窮,但我們無比的幸福,可父親走後,每天晚上我們熟睡後,耳邊傳來的只有母親躲在被窩裡的哭泣聲,我知道她想念父親了。

父親走後,母親很少有閑下來的時候,每天忙得灰頭土臉的,什麼臟活累活都得母親上手,那年冬天,母親的手腳裂開了一道道口子,嚴重的時候就像銼刀一樣,放在被窩裡銼的被子噌噌響,那一道道溝壑般的口子像針刺一樣隱隱作痛,尤其是腳,走路疼、穿鞋都成了一種折磨。

到了深夜,母親總是疼痛難忍,發出「嘶嘶嘶」的呻吟聲,我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母親的頭髮很長,她每天梳頭掉下來的頭髮,她都揉成一個團夾在了門縫後面,等到貨郎上門賣東西的時候,母親就會給我們換一些豌豆糖解解饞。

後來貨郎來的時候,母親正好去地里幹活了,我們仨拿著母親攢的頭髮就給換了一盒雪花膏

我記得那天晚上吃過飯,懂事的哥哥給母親端了一盆熱水,給母親洗過手和腳之後,我就拿出那盒雪花膏給母親的手和腳抹了一層。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這時似乎沒有那麼疼了,母親長舒了一口氣,笑著對我們說:「我娃真懂事,還知道給媽換一盒雪花膏用。」接著母親的臉上便笑開了花,感覺一切辛勞都值得了。

後來,村裡的親戚看我們家日子過得困難,就勸母親改嫁,總得為自己考慮考慮。

可我們家這種情況,誰會願意接這個爛攤子呢?再加上母親心地善良,這個時候就算有人願意,母親也不可能撇下奶奶帶著我們改嫁。

奶奶心疼母親,哭著說:「蘭珍(母親小名)啊,如果能找到好人家,你就帶三個娃去吧,有個人搭夥過日子,總比一個人的強,你別管媽,媽老了,不中用了,只會成為你的拖累,我的日子好過,過一天算一天,你就不一樣了,你要為自己著想,女人家身邊沒個男人不行啊。」

母親拉著奶奶的雙手說:「媽,以後這話再別說了,我知道你操心我,可是我不可能帶著三個娃走了不管你的,而且就算有人願意,誰又能把三個娃當自己的娃對待呢。」

奶奶聽到這兒,皺了皺眉頭,紅著眼眶說:「蘭珍啊,苦了你和娃了,要怪只能怪我兒子命太短了。」

說完,奶奶的眼淚又嘩嘩而下,母親安慰了很久,奶奶才平復了心情。

從那兒之後,不管誰勸說,母親都三兩句話搪塞了過去。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就這樣,母親咬著牙帶著我們生活了三年,當然,也少不了姥姥姥爺的幫助,要不是他們,我們可能都熬不過那段艱難的歲月,是姥姥姥爺的愛,照亮了那些灰暗的日子。

第三年突然有一天,姥爺來我家了,一進門就笑著說:「蘭珍啊,爸給你物色了一個好對象,你這次可得好好考慮一下,他爸媽去世的早,現在家裡就兩個姐姐,都嫁人了,因為家裡窮,所以一直沒討上媳婦,比你大五歲,而且最重要的是,人家願意上門。」

母親這時猶豫了,心裡很矛盾,在地上踱來踱去的,奶奶笑著說:「蘭珍啊,媽覺得你爸說的這個不錯,你先見見吧。」

母親結結巴巴的說:「嗯………也不知道人怎麼樣?會不會對幾個娃好。」

姥爺見母親不反對,就起身拍了拍母親的肩膀說:「蘭珍,你別想太多,爸是過來人,看人還是很準的,這小夥子是個憨厚老實,會過日子的人。」

母親點了點頭。

隔天正好是周末,姥爺就帶著那個男人來了,也就是我後來的繼父。

繼父個子不高,人很瘦,皮膚黢黑黢黑的,我們兄弟姊妹三個在門口玩耍,繼父一進門看到我們,臉上就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走到我們跟前摸了摸我們的腦袋,笑著說:「這三個娃乖的很,來,叔叔給你們帶了糖豆。」

說著,繼父就從兜里給我們掏出來了一大把糖豆,我們趕緊捧著雙手接住了糖豆,然後說了聲謝謝叔叔,我們就坐在門檻上吃著糖豆,砸吧著嘴。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繼父給母親打過招呼後,還把手裡那個籃子遞給了母親,繼父笑著說:「第一次見面,也沒個什麼給你帶,這是我攢的雞蛋,留著你們吃吧。」

母親不好意思的接過雞蛋,說了聲謝謝。

那天他們聊的很開心,繼父和母親也對上了眼,繼父很憨厚,但也是個爽快人,他搓了搓手說:「蘭珍,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我就想找個人踏踏實實的過日子,我對你印象很不錯,考慮到你的情況,我可以上門跟你一起生活。」

母親笑著說:「那就得委屈你了,關鍵我上有老下有小,這個家離不開我。」

繼父撓了撓頭說:「這有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反正我家就我一個人,在哪裡生活都一樣,只要咱把日子過起來就好。」

這時姥爺看我們聊的不錯,笑著說:「那就這麼定了,建虎(繼父小名)就搬到這邊住,你們把日子過好了,我這心裡也就踏實了。」

第二天,繼父就搬到了我們家,跟我們一起生活。

繼父的性格和父親差不多,對我們視如己出,有時讓我覺得彷彿父親還活著一樣,漸漸地,我們也改口叫父親了。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繼父平時很和藹可親,但在學習上,對我們很嚴厲,我記得那個時候,弟弟很頑皮,總是三天兩頭的逃學,繼父知道後特別的生氣,把弟弟狠狠的揍了一頓。

當時弟弟窩了一肚子火,還生氣的吼著說:「你才不是我爸,我爸在的話是不會打我的。」

繼父板著臉說:「娃啊,你可以不叫我爸,但是我既然跟你媽在一起了,我就得對你負責,我如果不管你,那才是真的害了你,你現在不懂我不怪你,以後你長大了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弟弟做著鬼臉,吐著舌頭說:「哼,我就不聽你的話,看你把我咋滴。」,然後就跑掉了。

繼父長嘆了一口氣。

可不管弟弟怎麼對繼父,繼父都是一如既往的管教弟弟,後來有一次,村裡的一個同學很壞,把弟弟的頭給砸破了,弟弟滿手是血捂著頭,哭著就跑回來了。

繼父一看嚇壞了,趕緊抱著弟弟就往村衛生所跑,等到了那裡,父親累得張著嘴大喘氣。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醫生給弟弟包紮好傷口,說沒什麼大事,讓回去休息,在回來的路上,繼父摸著弟弟的腦袋說:「娃呀,還疼不疼,以後你可得小心點,爸看著你這樣心疼啊。」

這時弟弟一把摟住繼父就哭了起來,邊哭邊說:「爸,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那樣對你了。」

繼父笑著說:「傻娃,對不起什麼,爸從來就沒怪過你,哪有父母怪自己娃的。」

繼父給弟弟擦了擦眼淚,說:「不哭了兒子,走,咱回家。」

兩人手拉著手,高高興興的就回了家,從那兒以後,弟弟和繼父的關係特別好,繼父說什麼,弟弟都聽。

自從繼父來到我們家,母親再也不用那麼辛苦了,那些臟活累活都是繼父在干。

兩年後,母親懷孕了,可不知道什麼原因,三個月的時候流產了,繼父不想讓母親遭罪,從那兒之後,繼父就說再不要了,有我們三個就夠了,在他心裡,我們就是他的親生孩子。

繼父的話把母親感動的淚流滿面。

繼父和母親為了把我們拉扯大,吃了很多苦,繼父在家裡種地,還養了一大群羊,後來趕上農閑季節,還去城裡打工,他掙的錢都一分一厘的攢了起來,從不捨得給自己花。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那時,我們就暗暗發誓一定要考上大學,將來好好報答繼父。

我們也爭氣,後來都考上了學,畢業後為了離家近一點,就在縣城工作了。

我工作了兩年就結婚了,我的丈夫跟我是同一個村的,我們是一起考出去的,所以婆家離我娘家不遠。

我公婆對我很好,但我的丈夫在我們結婚第五年的時候,總是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跟我鬧矛盾。

一言不合,還會對我動手,我公婆也拿他沒辦法,那年丈夫失手就把我的胳膊打骨折了。

一開始我瞞著繼父和母親,直到從醫院回來,繼父和母親才從別人嘴裡知道了這件事,那天下午,繼父拎著棍子就來到了我家。

繼父一進門什麼話都沒說,見丈夫在院子里站著,上去就狠狠地抽了兩棍子。

丈夫嚇了一跳,繼父大聲吼著說:「你以後再敢動我女兒,看我不把你的腿打折,你算什麼東西,我都不捨得打她,你憑什麼打她,你再動一下她,試一試,你讓她不好過,我也讓你家這日子不好過。」

我當時聽到繼父這段話,眼淚嘩嘩而下,繼父就是我在婆家的底氣。

繼父來我家40年,那年得知我在婆家受欺負,繼父拎著棍子趕到我家 - 天天要聞

從那兒之後,丈夫再也沒敢對我動手,每次丈夫去我們家,繼父都沒給過一個好臉色,後來,丈夫改正了,我們的日子好了很多,繼父這才原諒他。

現在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都50歲的人了,但每當想起這件事,我都感動的淚流滿面,這就是繼父對我的愛。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繼父來我們家40年,現在繼父和母親已經80多歲了,往後餘生我們會好好孝敬繼父和母親的,給他們一個幸福快樂的晚年,我們會像他們愛我們那樣愛他們的。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一個入了心的人! - 天天要聞

一個入了心的人!

一個入了心的人,就是一輩子的牽掛,對他有著極強的佔有慾,有一種強烈的思念,一眼喜歡的人,從來都不是因為顏值,而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公公婆婆都是重男輕女的人 - 天天要聞

我公公婆婆都是重男輕女的人

記得我懷女兒的時候,村裡有個會看肚子,能分辨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的老太太,說我懷的是男孩可把婆婆高興壞了,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公公,第二天婆婆就跟我說,等我生了,就給孩子買個小車,把孩子放裡面推著,干點啥也方便,當時我也挺高興的後來生了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