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2024年04月21日00:22:09 健康 8851

笑紅塵首次展現恐怖實力,一口氣釋放128枚五級魂導炮;在強大炮火的衝擊之下,史萊克學院的五名隊員瞬間變成活靶子。斗羅大陸帝國魂師總決賽終於打響,笑紅塵果然擁有狂妄的資本,雖然只有五個魂環,但他卻可以越級操控128枚五級魂導炮。因為他的武魂乃是傳說中的三足金蟾,這種武魂擁有操控金屬的力量。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畫面回到幾個時辰之前,周老師召開緊急會議,介於日月皇家學院強大的實力。周老師計劃第一場團戰的時候,霍雨浩和王冬都不能上場。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保存實力,因為霍雨浩和王冬已經領悟了第二武魂融合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能使用這樣的殺招。

隨後則是觀看帝奧學院個人戰,動畫這裡做了一些更改。身為隊長的姜鵬等級超過60級,而且他的武魂乃是非常厲害的震天斧。在原著設定中,周老師誇獎震天斧。說它乃是僅次於昊天錘的頂級強攻系器武魂,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姜鵬的表現非常狂妄,一出手就幹掉了日月學院的米迦。接下來就輪到馬如龍登場,身為隊長的馬如龍非常冷靜,而且他的實力僅次於笑紅塵和夢紅塵。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狂妄的姜鵬直接釋放大招屠龍十八斬,可惜卻沒有任何卵用。無奈之下,姜鵬使出最後殺招「暗黑魔震天」,它是震天斧第六魂技。一斧頭砸下的威力堪稱恐怖如斯,可惜對於馬如龍來說還遠遠不夠,馬如龍釋放武魂大頭靈猿。靠著武魂的加持,馬如龍放出紅色魂導炮,瞄準姜鵬之後將其一炮轟掉。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姜鵬輸掉比賽之後,帝奧學院也失去了最大的倚仗。如此一來,最後兩個參加決賽的學院就變成史萊克和日月學院。決賽開始之前,笑紅塵嘲諷霍雨浩,說他不敢上台和自己一較高下。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第一輪團戰就打得非常激烈。動畫劇情精簡了很多內容,戰鬥開始的時候甚至沒有擺出任何陣型。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日月學院直接釋放防禦魂導器和攻擊魂導炮,史萊克這邊戴鑰衡釋放白虎流星雨進行還擊。星羅皇帝誇獎戴鑰衡,說他不愧是戴浩的兒子,展現的實力確實強悍。可戴浩卻不這麼認為,他一眼看出精髓,馬小桃才是最厲害的強攻系魂師。馬小桃沖在最前面,誓要打出一條缺口。動畫這裡又做了很大的改動,在原著設定中,氣急敗壞的馬小桃使出鳳凰嘯天擊。為了抵擋這一招,林夕同時釋放三件魂導器進行防禦,與此同時米迦跑過來幫忙。可惜都無法抵擋暴躁的馬小桃,林夕竟然被馬小桃活活打死。動畫改動之後只是被小桃姐打出場外失去比賽資格。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接下來則是徐三石,徐三石抓住機會釋放玄冥置換,直接把笑紅塵替換過來。只是沒想到,笑紅塵才是最可怕的存在,這一切都是笑紅塵的作戰計劃,沒想到這傢伙身上還有六級防禦魂導器堅韌之壁。這東西竟然還能被動觸發,隨著笑紅塵全身散發紅光,他居然強行擋住了所有的攻擊。接著馬如龍又放出一件七級魂導器,這次竟然是雷電之獄,釋放的瞬間史萊克的五名隊員被困在其中。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隨後就發生了開篇那一幕,笑紅塵終於展現出真正的實力,一口氣釋放四個魂技。這些魂技都是為了控制金屬,僅僅只是眨眼的功夫,笑紅塵身上竟然出現了128枚魂導炮,而且這些魂導炮全是五級魂導器。笑紅塵非常狂妄,128枚魂導炮把自己圍在中央,鎖定史萊克的五名隊員就是一陣狂轟亂炸。

斗羅:笑紅塵128枚魂導炮有多強?史萊克五人被虐,霍雨浩被嚇壞 - 天天要聞

為了抵擋魂導炮,戴鑰衡一口氣釋放三個魂技,除了白虎護身障和白虎金剛變之外。戴鑰衡還放出白虎魔神變全力防禦;可惜依舊無法抵擋這一擊。千鈞一髮之際,江楠楠主動沖在最前面,硬是活生生用身體擋下了這一擊。

健康分類資訊推薦

B超檢查發現前列腺鈣化,需要治療嗎?會不會影響到生育能力? - 天天要聞

B超檢查發現前列腺鈣化,需要治療嗎?會不會影響到生育能力?

在日常的臨床工作中,我經常遇到一些患者因為B超檢查發現前列腺鈣化而感到擔憂和困惑。今天,我就來和大家分享一位患者的故事。某日,一位年輕男士來到我的門診,他因為最近感覺小腹不適,於是做了一次B超檢查。結果顯示他的前列腺出現了一些鈣化的現象。
飯後散步其實是錯的?醫生:上了60歲後,飯後這些事能不做就不做 - 天天要聞

飯後散步其實是錯的?醫生:上了60歲後,飯後這些事能不做就不做

在閱讀此文前,誠邀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與分享,又給您分享更多的專業健康知識,為您的健康保駕護航,感謝您的支持。「李叔,今天真是熱得離譜啊!」張大爺扇著手裡的蒲扇,汗流浹背地說道。他和妻子劉阿姨正和對門的老鄰居李叔李嬸在小區對面的公園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