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2024年05月20日18:31:13 歷史 6188

近日,菲律賓宣稱民間組織強闖黃岩島的行動取得「巨大成功」,中方直接搬出鐵證打臉,現場中國軍艦一聲令下,菲律賓船隻立刻四散而逃。

菲律賓單方面宣布成功,狼狽姿態被完整記錄

菲律賓一民間組織計劃大鬧中國黃岩島海域,要在這裡進行一系列的活動,來宣示所謂的「主權」。

該組織不知從哪裡搜羅了上百艘民用船隻,載著200多名各界人士一窩蜂地向黃岩島方向駛去。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該組織的民用船大都十脆弱】

雖然該組織一直極力宣傳自己是國內的「愛國人士」組成的民間組織,但該組織的創建者是知名的菲律賓反華政客,比起民間組織更像是馬科斯政府用來實現目的一件工具。

此次行動菲律賓海警全程高度參與,不僅在行動前拍著胸脯說會確保行動人員的安全,在行動過程中也派出了數艘海警船護航。

菲海警派出長44米的巴加凱號巡邏艦打頭陣,還宣稱有3艘巡邏艦和1架軍機出動支援。

我國也在菲方的必經之路上設下了數道防線,面對即將到來的衝突全然不懼,就等對方先沖入我方設下的包圍圈。

沒想到對方嘴上說的響亮,實際上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離黃岩島海域60海里外就不敢繼續靠近了。

也許是這個距離給了菲方安全感,他們在這裡做出了一系列迷惑操作,比如下網捕魚作業,展示自己準備的旗幟。

仔細一看船上還有一些媒體記者正在拍攝,原來菲方所謂的宣示主權就是在一個和黃岩島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進行擺拍。

擺拍完成後,這些船隻就一鬨而散,返回了菲律賓的港口,並高調宣稱本組織的行動「大獲成功」。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該組織正在籌備物資】

菲方沒有料到的是,本次菲方在我國海域周邊的行動被我國全程記錄了下來,菲方所謂的成功只能為自己帶來虛假的滿足感,欺騙不了任何人。

其實菲方此次出動的規模還是比較龐大的,無論是上百艘民船還是數艘海警船都足以看出菲方對此次行動的信心。

為什麼當趕到目標地點時,就只剩區區數艘殘兵敗將了呢?原來是我國設下的重重防線提前將有威脅的船隻攔下來了,

中國海警一夫當關,菲方船隻望而止步

中方在菲方駛向黃岩島的必經之路上設下了多道防線,料敵於先將菲方準備好的依仗層層剝離。

菲方此次組織的船隻里有一部分是該組織花錢僱傭的漁民和漁船,這些人自然不會有多堅定的「戰鬥意志」,錢到手後早早就開溜了。

但這些只是菲方用來撐場面的,雖然這個場面比較難看,但只要主力還在,菲方就有信心能完成這次行動。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該組織出發前舉行了彌撒儀式以求保佑】

菲方所謂的主力是兩艘大型指揮船,都是由日本建造的海事訓練船,這類船隻體量比較大,是菲方為數不多能拿的出手的民用船隻。

據菲方所說,他們這支船隊還有一支先遣隊提前出發,被中國的海警船攔截了下來,這支部隊只能灰溜溜地返回港口,據說還有中國海軍的軍艦全程跟隨。

根據目前得到的情報,菲方的行動可能是這樣的,首先派出一支先遣隊向黃岩島逼近,被中國海警逼退後,又被中國軍艦一路「護送」回港。

後續部隊只能趕鴨子上架,硬著頭皮執行計劃,剛出發沒多久,拿錢辦事的菲律賓漁民悄悄退出隊伍,隨後又因為各種原因,船隊不斷減員。

等來到黃岩島60海里外時,菲方的上百艘船隻剩下幾艘別有企圖的主力部隊,他們看了一眼我國留在此處的防備力量,實在鼓不起勇氣發起衝鋒。

於是菲方很「明智」的就地擺拍起來,認為只要中方不聲張,菲方就能將這次行動美化成圓滿成功。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在看不到黃岩島的海域該組織放置了浮標】

沒想到中方的耐心早已耗盡,也不再給菲方留任何情面,直接公開了現場的視頻和圖片,鐵證一出,上當受騙的菲律賓網友先坐不住了。

網友們痛罵該組織準備了這麼久,到了地方都不敢靠近,失敗了也不承認,還搞虛假宣傳。

菲方此次一敗塗地,只能靠說謊來挽回尊嚴,不僅是因為中菲之間巨大的實力差距,還因為背後的美國態度開始搖擺。

中國軍艦一聲令下,菲方船隻四散而逃

菲律賓此次行動前為了了解「敵情」,煞有介事的派出一架塞斯納208型偵察機,在黃岩島附近偵查。

結果偵察機就看到了8艘中國海警船,10艘大型漁船,還有1艘軍艦的豪華陣容。

當這架偵察機還想靠近時,在此等候多時的052d級導彈驅逐艦先是亮明了身份,繼而發出警告,要求對方遠離,否則後果自負。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052d級銀川艦】

如果中方的部署只有海警船,菲方也許還能生出幾分對峙的心思,最不濟也能挨幾發水炮再走,但軍艦一出,菲方立刻就沒了對抗的心思,趕忙撤離。

事情發生的時候,美國也有艦隊在附近徘徊,但沒有過來給菲方撐腰,反而轉道開往了別處。

菲方此次行動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唯一造成的影響就是在南海掀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波瀾,難道只是為了向中方發起一次形式大於實際的挑釁嗎?

有觀點認為,菲方此舉可能有兩個目的,一是菲方在單方面撕毀和中方的外交成果後,對中方的態度有些拿不準,想藉此次民間組織的行動試一試我們的口風。

菲方單方面宣布「勝利」,被中方鐵證拆穿 - 天天要聞

【馬科斯政府藉此試探中國口風】

二是菲方在向美國證明自己的價值,畢竟美方也沒有指望菲方能「獨挑大樑」和中國對抗,只要能牽扯中國的一部分精力美國對菲方的投資就物超所值。

我們此番回應看似和之前一樣,實則將反制都藏在了細節中,相信等我們真正做好準備,美菲的圖謀將不攻自破。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中東姑娘遠嫁中國,3年後回家探親,母親:你今後別再來了 - 天天要聞

中東姑娘遠嫁中國,3年後回家探親,母親:你今後別再來了

(聲明:本文純屬虛構故事,非我自己的經歷,文章中所出現人名、地名均與現實無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理性閱讀,文中圖片均來源於網路)「緹娜,今後你就別回巴基斯坦來了,這家以後和你也沒有任何關係了。」「媽媽,要不你跟我去中國吧,我不想讓你獨自
霞浦人!你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活到一百歲 - 天天要聞

霞浦人!你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活到一百歲

在霞浦,哪一個村莊的人最長壽呢?大家好,這裡是愛浦,今天我們來了解一下霞浦縣的百歲老人。截止2024年5月,霞浦全縣有49名百歲老人,分布在40個村莊,其中溪南鎮12人,下滸鎮11人,松山街道5人,長春鎮4人,柏洋鄉、北壁鄉、沙江鎮各3人,三沙鎮、鹽田鄉各2人,另外、牙城鎮、水門鄉、崇儒鄉以及松城街道各1人。區分村莊...
14人落網!霞浦再添戰果 - 天天要聞

14人落網!霞浦再添戰果

近期,霞浦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發揮連續作戰精神,持續保持對電信網路詐騙和涉「兩卡」犯罪嚴打高壓態勢。6月中旬以來,共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14名,打掉1個本地涉詐「GOIP」犯罪團伙,繳獲涉案電話卡10餘張、銀行卡20餘張、作案手機11部,涉案金額達100餘萬元。6月中旬,刑偵大隊對上級公安機關下發的電信網路詐騙犯罪線索以及...
潮汕人從哪裡來咧??? - 天天要聞

潮汕人從哪裡來咧???

你聽過這句話嗎?「潮州人,福建祖」。這意味著潮汕人的祖先大多來自福建移民。金城之前的許多故事都涉及到潮汕姓氏開基祖的故事,如龍眼城張道宗張奎、冠山盧侗、南徽朱子後裔、南洋杜竹軒、張超陳祖陳元光、武德侯沈勇等。許多網民經常在閱讀後留言,想知道
中巴友誼萬歲!「巴鐵」與哈工程師生在松花江里「打電話」…… - 天天要聞

中巴友誼萬歲!「巴鐵」與哈工程師生在松花江里「打電話」……

「這個『大傢伙』可是能在一萬一千米的大洋最深處回收我們的海洋設備!」6月的松花江上,在哈爾濱工程大學劉凇佐教授的演示下,隨著釋放指令傳回,釋放器端緊扣的鋼環應聲打開,30餘位來自巴基斯坦的學員爆發出陣陣驚呼。巴基斯坦學員沙赫扎德-巴希爾與哈爾濱工程大學水聲學院博士生邵楨用學院研發的全雙工水聲通訊機在松花...
後蒙古時代,為何沒能再出一位成吉思汗?達延汗、俺答汗差點實現 - 天天要聞

後蒙古時代,為何沒能再出一位成吉思汗?達延汗、俺答汗差點實現

13世紀初,在成吉思汗的帶領下,大蒙古國達到了巔峰時期。此後,成吉思汗的子孫,逐步在歐亞大陸上建立了元朝、金帳汗國、伊爾汗國、察合台汗國、窩闊台汗國等汗國,是當時歐亞大陸上,最牛的存在。不過這種強盛,並沒有維持多長時間。金帳汗國,征服了東歐草原的廣袤地區,羅斯諸國多數都臣服在其腳下,他們堅持了200多年...
烏克蘭「特赦」部分重罪犯派往前線 - 天天要聞

烏克蘭「特赦」部分重罪犯派往前線

美國《華盛頓郵報》當地時間16日播發一篇調查報道,稱烏克蘭為緩解前線步兵短缺,開始釋放部分重罪犯,派往前線參與高風險的突擊作戰。△5月17日,頓涅茨克地區,一名烏克蘭士兵戴上頭盔。報道說,烏克蘭議會5月通過「特赦項目」法,允許因毒品交易、盜竊、持械傷人和謀殺等重罪入獄服刑的罪犯參軍,已有2750多人因此獲釋。...
女廳官周海琦,任上被查 - 天天要聞

女廳官周海琦,任上被查

據四川省紀委監委6月17日消息,四川省經濟和信息化廳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周海琦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四川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周海琦(圖源:四川發布)官方簡歷顯示,周海琦,女,漢族,1972年1月生,四川成都人,在職研究生學歷。1990年3月參加工作,1991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周海琦曾先後在四川...
細數《說唐全傳》中不死不休、有你沒我的四對死對頭 - 天天要聞

細數《說唐全傳》中不死不休、有你沒我的四對死對頭

首先我們要明確什麼樣的彼此關係夠得上不死不休、有你沒我的死對頭。像比較著名的羅成、單雄信,宇文成都、裴元慶,蓋蘇文、薛仁貴更傾向於宿敵,不至於無法共存,所以真正的深仇大恨僅限於近似於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兩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