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天生虎膽,明知敵人來暗殺非但不逃,反帶人赤手空拳擊潰暗殺團

2024年04月08日01:35:15 歷史 1960


他天生虎膽,明知敵人來暗殺非但不逃,反帶人赤手空拳擊潰暗殺團 - 天天要聞

宋魯源,曾用名魏群英,1918年生,壽光縣西岔河村人。

宋魯源恨透了舊社會,恨透了日本侵略者,也恨透了賣國求榮的漢奸。1938年他在牛頭鎮高小畢業,考上中學,因家庭生活困難上不起學。但他對學校很留戀,經常到學校找李老師聽他講故事。李老師講了好多抗日救國的革命故事。那時他不知李老師是地下黨,光知道他是個好人。

有一次李老師和他講到徂徠山起義,問他敢不敢參加起義。發問突如其來,宋魯源不知如何問答,反問了一句:「你敢不敢?」李老師說:「為了不當亡國奴,我敢。」宋魯源說:「老師你敢,我就敢。」李老師說:「參加起義弄不好可要掉頭,你不怕死?」宋魯源說:「你你不怕死,我就不怕死。」從此,他和李老師成了知心朋友。

後來馬保三同志在牛頭鎮領導武裝起義,成立「山東抗日救國軍八支隊」,李老師派人去叫宋魯源,他參加了八支隊,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李老師也參加了起義,並擔任了大隊政委。為此,宋魯源很慶幸,拜了個好老師,交了個好朋友。

1939年1月,宋魯源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部隊轉到地方任臨淄縣青救會副主任。這年秋前他回壽光縣看家。回家不幾天,一個同學和他說:「你得快走,張景月的暗殺團要害你,人已經來了,就住在你祖父的鄉公所,共來了十多個人,為首的就是你們村的『大眼寨』。」

鄉公所就住在南寨村.離西岔河村五華里。宋魯源對暗殺的消息,似信非信,但提高了警惕。就在這天,他同村一個在張景月部當兵的街坊叔叔宋德宏回家了。宋德宏問宋魯源:「你爺爺和你說了吧?」 「什麼事?」「『大眼寨』帶著暗殺團來抓你。」

宋魯源問:「你怎麼知道的?」宋德宏說:「我就在暗殺團。我是先來給你送個信,你快走吧。」宋魯源又詢問了暗殺團的情況,宋德宏說:「暗殺團共來了十三個人,七條大槍,二支短槍。」知道了情況,宋魯源卻沒想逃走,而是想如何對付他們。

他問;「暗殺團里數誰的槍法打的好?」宋德宏說:「就是『大眼寨』和姓劉的一個班長打的好。」

「大叔,咱幹掉他你敢不敢?」他試著問宋德宏。

「你有槍有人么?」

「有,我有五六支短槍,二十多個人,再加上你就又多一個。」

「行!我和你們一塊干,我真受夠了他們的氣了。」

宋魯源說:「好,那咱就來一個裡應外合。他們哪一天行動,你早送信給我,我把隊伍埋伏在庄南路邊的高梁地里,你們走在高粱地處,你先開槍打死『大眼寨』,以你槍響為號,我們從高梁地里跑出來消滅他們。」計劃訂妥,宋德宏回去了。

宋魯源哪裡有二十幾個人和五六支槍呢,可是他和人家商量好了又不能失信。他就跑到區委去借槍,人家卻不借。怎麼辦呢?他在同村裡找了宋傳禮、宋水源等四個小青年,和他們講了奪槍的事,都表示願意和他一塊於,這樣,宋魯源就決定空手奪槍。

待了兩天,宋德宏送來信,說:「今天下午行動,按原計劃不變。」這天下午,宋魯源等五個人就早去高粱地里埋伏下了。

太陽偏西的時候,暗殺團走到了高梁地處。

「天還很早,到村裡都認的,不如在這裡休息下,借吃飯時堵在他屋裡一槍打死他,咱就回來了。」這是宋德宏在說話。他們真的在高梁地邊下休息了。

待了一會,宋魯源聽到「大眼寨」說:「你怎麼槍口沖著人呢?」宋德宏說:「我哪裡沖著你來呀?」事後才知道宋德宏第一槍想打「大眼寨」.子彈臭了沒響。那個姓劉的班長起來作證了:「你就是沖著來,我看見了。」宋德宏說:「我這槍里沒有子彈。」說著就拉開槍栓退出臭火,推上好子彈,一槍把姓劉的班長打死了。

聽到槍聲,宋魯源等五人喊了聲:「繳槍不殺!」從高梁地里跑了出來,宋傳禮、宋德宏上去就抓住了「大眼寨」,把他的一支匣槍和一支手槍奪過來了。其餘的敵人被這一突然行動嚇呆了,有的扔下槍就跑了,也有的背著槍跑了。就這樣,宋魯源他們赤手空拳,奪了五支大槍,二支短槍,擊斃敵班長一名。

事後,宋傳禮、宋水源、宋德宏等五人均參加了革命工作。

1941年,宋魯源由墾利工委宣傳部調清河行署公安局,從此開始從事公安工作了。

1942年初,廣博蒲三邊行政委員會(即三邊人民政府)成了,黨的組織也稱三邊工作委員會簡稱三邊工委。宋魯源被派到三邊任公安特派員、工委委員。

當時的三邊,就是廣饒的八九區邊界、博興七區、蒲台四區這麼個地盤,能活動的地方就是博興的西南李,廣饒的張家店,蒲台的史口周圍。這麼個一槍打透的根據地,敵人還三日兩頭掃蕩、清剿,鬥爭相當艱苦。許家安著鬼子據點,三里庄安著國民黨軍的據點。敵人搞治安強化運動,又在小劉家、郝家、龍居安上了據點和炮樓,併到處搞了封鎖溝。日偽互相勾結,狼狽為奸,日特和國特沆瀣一氣。

孫建是從清河軍區來的,帶著一支武工隊,活動在史口一帶。工委讓宋魯源堅持在西南李一帶。怎麼堅?他就光桿一個人,拉武裝吧,沒有武器,但對付日特和國特必須有一支精幹的小部隊。宋魯源就靠著隨身帶的一支槍開始拉隊伍。隊伍的擴大全靠分化瓦解敵人,槍全從敵人手裡奪取,好容易組織了一個長槍班、二個短槍班,名字叫「三邊特務隊」,對外他就是三邊特務隊長。

三邊特務隊的主要任務是反蠶食鬥爭。偽匪成建基、劉培臣在郝家、三里庄搞蠶食,鬼子在許家搞蠶食,三邊處在白色恐怖之中,日偽主要在日特的指揮下搞蠶食,實行「三光」政策。

敵偽蠶食的形武,首先就是乘大掃蕩,擴大地盤,安據點,大搞封鎖溝鞏固治安區。42年冬季大掃蕩時,敵人新安了小劉、龍居兩個據點,封鎖溝比以前擴大了幾倍,我方活動的地盤幾乎都被他們吞食進去了。封鎖溝寬二米,深二米還多,我方出入相當困難。

第二招就是劃治安區和匪區(即我根據地)。這個陰謀是很毒辣的。

第三招就是搞維護會、偽保甲,建立偽政權。偽保長、維持會長都是日本特務一手扶植的,控制在日特山岸手中,成為日特的情報網。偽政權建立得特別快,借著鬼子大掃蕩,不幾天就搞了六七個村,

第四招就是集中兵力,對付三邊特務隊和孫建帶的武工隊。這兩支隊伍是三邊地區唯一武裝,是敵人蠶食的最大障礙,因此,日偽勾結,集中對付。

敵人這四手很厲害。開始我方對敵人的這些花樣沒有搞清楚,吃虧不小,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搞得幾乎沒有立足之地。最困難時,大家白天鑽在墳里,夜間到村裡要點吃的。

後來,慢慢摸到敵人的活動規律,研究了對付敵人的法子,採取與日偽特務針鋒相對的鬥爭策略挫敗了敵人的陰謀,這才打開了三邊的工作局面。

1943年鬼子大掃蕩,特務隊被逼得鑽在墳里,實在呆不下去了,宋魯源咬了咬牙,一個人到了曲家村偽維持會,一是想了解點情況,二是想混上一段再說。

曲家村維持會是日特、國特經常活動的地方。維持會有兩個會長,一個叫曲武公(曲樂然),一個叫張秀石,對這兩人曲樂然早有所了解。曲武公人比較好,基本向著共產黨;張秀石則很壞,完全投靠了日本人。但這兩人他都沒見過。

宋魯源化裝到了維持會,找到曲會長,自我介紹:「我是三邊特務隊的宋隊長,我叫宋魯源。」曲武公嚇壞了,忙說:「宋隊長不要誤會……」宋魯源叫他不要怕,但明說要住在這裡,要他掩護。

曲武公答應了。他說張秀石告訴了他,這裡住著日本人山岸,也住著三里庄成建基的人,宋魯源住在這裡,他還是要告訴張秀石一聲。對這點宋魯源同意了。

曲武公把他當成自己的朋友安在維持會了。他跟宋魯源說:「宋隊長,你住在這裡我真害怕,我向你提個要求,你在這裡不管是遇上山岸,還是成建基的人,千萬不要開槍,就裝做沒有事,你一開槍,咱就都完了。」宋魯源說:「一般情況下我不會開槍,這點請你放心,如果他們暗裡搞我,我要自衛。」

這下曲家維持會可熱鬧了,敵、頑、我三家住全了維持會這些人也確實有手段,他們對這三家應付得都很好。

宋魯源在曲家維持會待了一個月,通過曲武公摸透了敵人的破壞陰謀。有一天晚上,曲武公來到宋魯源的屋裡,一副愁眉苦臉。

宋魯源問他什麼事么。曲武公說,張秀石這個人良心不好,想把他出賣給山岸,倆人爭論了一陣,因此發愁,老怕宋魯源在這裡出什麼問題。宋魯源要他和張秀石說,他宋魯源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看他有幾個腦袋。

有一次,宋魯源和曲武公閑談。曲說:「宋隊長啊,我和張秀石兩個人搞不好,意見不一致。借鬼子掃蕩,山岸和成建基的特務在這裡搞了個『匪區』和治安區的界限。我就堅持把『匪區』劃小一點,把治安區劃大一點,張秀石不幹,他和我正反著。宋隊長你是不知道, 『匪區』劃大了可不得了,鬼子對『匪區』實行『三光』政策,從『匪區』搶東西來,可以分給治安區的老百姓,所以我主張把『匪區』劃小一點,這樣解放區根據地的老百姓可少受點損失,張秀石非要把『匪區』劃的大一點,多搶些東西分給治安區。」

宋魯源因此又給這個鐵杆漢奸記了一筆帳。

還有一次,宋魯源問曲武公:「咱們這個地方,鬼子漢奸主要是對付八路的哪一部份?」曲說:「在咱這地方還有誰?不就是你們三邊特務隊和武工隊么?他們每天在搞你們的情況,要千方百計的消滅你們。」

此時,宋魯源在曲家住了一個月,大掃蕩過去了,他情況也摸得差不多了,事不宜遲,必須馬上回西李向上級彙報。

臨行前,他讓曲武公把張秀石請來了.說一是感謝一個月來的招待,二是求張會長幫個忙。張秀石一聽,便假獻殷勤:「宋隊長請講,我一定照辦。」等到他聽清宋魯源所謂的幫忙,是要他送一程時,愣了,忙把事往曲武公身上推。

宋魯源可不由他,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往外走,張秀石沒辦法只好跟著出門。到了村外,張想溜,被宋魯源亮出槍嚇住了,於是一直送到我根據地。

到了根據地,就在路上,宋魯源開始審訊張秀石,把他企圖出賣自己給山岸,山岸在曲家和成建基的特務謀劃「匪區」與治安區,敵人怎麼對付三邊特務隊和武工隊全問了一遍。張秀石什麼都不說,看見宋魯源再次亮出槍又慫了,邊求饒邊把做過的壞事都吐了出來。問完以後,宋魯源就把他帶到西南李村押起來了。

回到西南李,宋魯源馬上寫信派人送給了清河區黨委書記景曉村,約定好在張家店村見面。見到景書記後,宋魯源把情況作了彙報。景書記認為情況很重要,問他有什麼想法。宋魯源說:「我的意見先殺張秀石,來一個打一儆百,然後深入敵區,幹掉日特山岸。」景書記同意了,但要求出布告,開大會,造聲勢,對日特山岸,就是除不掉他,也要打亂他的陰謀計劃。

上午景書記批准行動計劃,下午宋魯源就寫了通知,召集偽保長、維持會長開會。通知一下,沒人敢不來。到了第二天開會時,一下子來了一百多個偽保長和維持會長,他們都很驚慌,做了虧心事的,就有點發抖了。

人到齊了,特務隊把張秀石帶到會上,宋魯源就宣布開會。他說:「今天召集你們來,向你們說個事,今天我要殺張秀石。」所有人都呆住了,他們都知道張秀石保護了宋魯源一個多月,這麼做,他們是不是有點過分。

宋魯源接著說:「你們不要認為張秀石是個好人,他是個鐵杆漢奸,一是他和日本特務山岸謀劃治安區和匪區的界線;二是我在曲家住著,他要報告山岸幹掉我,幸虧曲會長不同意未逞。」

說到這裡他問張秀石:「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張秀石當眾招認說:「對,對,對。」

「他的第三條罪狀是:他為山岸搞情報,策劃消滅我們特務隊。」

宋魯源又問:「張秀石,你說對不對?」

張說:「對,不光要消滅特務隊,還計劃和成建基團結起來,消滅孫建的武工隊,都是山岸紿我們的任務。」

宣布完張秀石的罪狀,到會的人對張秀石也不同情了,都很氣憤了,說:「張秀石這傢伙這麼壞么?該殺!」

宋魯源說:「誰當鐵杆漢奸,張秀石就是樣子。」說完就把張秀石處決了。

對張秀石殺得有理有利,起到了殺一儆百的效果。從此,一百多個偽保長和維持會長絕大多數的不幹壞事了,有的直接為特務隊送情報,還有的送子彈。有一次鬼子大掃蕩,就是偽保長送出的情報,情報還確實準確。從此,三邊特務隊無論到那個村,偽保長都暗中保護。這樣,粉碎了日寇的治安強化陰謀,反蠶食鬥爭取得了初步勝利。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 天天要聞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標題: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些事件猶如璀璨的星辰,不僅照亮了當時的天空,更成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 天天要聞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一、引言中國,這個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不僅擁有廣袤的陸地疆域,還擁有著漫長的海岸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 天天要聞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只要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就感到十分的放心!」川湘等地的男子很多身材都不高,但羅瑞卿卻是個例外,他身材十分高大,毛主席親切地稱呼他為「羅長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 天天要聞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蔡英文不可能特赦陳水扁,但是,她一定會為特赦陳水扁創造出最好的法律通道,為陳水扁解除法律方面的阻礙,這一點蔡英文在這8年里早都在做,現在基本也比較成熟了,蔡英文辦任何事情都是比較穩妥的,陳水扁這件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更不可能立即特赦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