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為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此國獨立至今

2023年12月10日07:28:19 歷史 1388


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為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此國獨立至今 - 天天要聞

在歷史的長河中,有許多時刻決定了國家的命運。一段被遺忘的歷史發生在中國明朝時期,當時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這個鄰國至今保持獨立。

時光回溯到15世紀,中國明朝正鼎盛一時,而越南則是明朝的附庸國。然而,明成祖朱棣永樂帝)的一系列錯誤決策改變了歷史的走向。朱棣繼位後,他決定實行海禁政策,關閉了中國與外界的貿易渠道。這一決定讓中國失去了對周邊地區的掌控,為越南獨立創造了機會。

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為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此國獨立至今 - 天天要聞


越南當時正面臨內部動蕩,國內統治者對明朝的依附感到厭倦。明成祖朱棣的海禁政策導致了越南經濟的滑坡,使得越南統治者認為擺脫明朝的影響是必要的。越南當時的領導層開始尋找獨立的途徑,他們看到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為中國的封閉政策削弱了對越南的控制。

然而,在這個關鍵時刻,朱棣犯下了嚴重的戰略錯誤。他沒有認識到海禁政策可能導致周邊國家的獨立傾向,而是堅持實行封閉政策。如果當時的中國選擇與鄰國保持緊密的貿易關係並採取更加靈活的外交政策,或許越南的獨立歷史將被改寫。

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為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此國獨立至今 - 天天要聞


正是因為這一錯誤決定,越南得以擺脫中國的影響,最終在1802年建立了阮朝,實現了真正的獨立。這段歷史表明,一個國家的命運往往取決於統治者的智慧和決斷力。如果中國當時能夠更加靈活地應對局勢,也許東南亞歷史的格局將截然不同。

中國本能趁機收復越南,卻因為該皇帝的錯誤決定,讓此國獨立至今 - 天天要聞


然而,歷史是不可更改的,我們只能從中汲取教訓。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國家需要具備適應變化的能力,不宜過於封閉。正是在這種開放與封閉之間的抉擇中,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命運。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太原王氏在唐朝迅猛發展,唐朝前也是世家大族,史書留白政壇鼎盛 - 天天要聞

太原王氏在唐朝迅猛發展,唐朝前也是世家大族,史書留白政壇鼎盛

士族的演進經歷了一個長時段的過程,太原王氏作為中古史上一支顯赫的士族,它的發展歷程是整個士族階層發展歷程的一個縮影。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唐朝太原王氏的變遷之前,了解它在唐之前的發展狀況是十分必要的。太原王氏姓氏來源與秦漢以後姓氏合一不同,上古時代姓氏是分開的。
歷史的塵埃——秦漢之際的刑事責任為何由身高轉向年齡? - 天天要聞

歷史的塵埃——秦漢之際的刑事責任為何由身高轉向年齡?

尤陳俊 /文在講述秦代法制之時,幾乎任何一本當代學者所編的《中國法制史》教材都會提及,秦代是以身高來作為是否要承擔刑事責任的標準。稍有區別的僅是一些教材主張秦代是以男子身高六尺(約合今1.38米)作為負刑事責任的起點,而另外一些教材則主張當時男子達到六尺五寸(約合今1.
致敬!英雄 !——烈士陵園憶戰友 - 天天要聞

致敬!英雄 !——烈士陵園憶戰友

作者:李國梁每年的二、三月,是我們參加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老兵相聚之時,每當到這個時候,老戰友們都會相邀同往烈士陵園祭奠當年和我l們一起衝鋒陷陣、勇猛拼殺而今長眠在南疆的戰友兄弟,或把酒共憶當年槍林彈雨、死裡逃生的戰鬥經歷。在這期間,我們總會常常夜不能寐,思緒難停。
五阿哥永琪死後,唯一成年的兒子綿億,為何被嘉慶派去守皇陵? - 天天要聞

五阿哥永琪死後,唯一成年的兒子綿億,為何被嘉慶派去守皇陵?

前言在清朝的歷史長河中,五阿哥永琪的逝世成為一段備受矚目的悲劇,而留下的唯一成年兒子綿億,則被嘉慶皇帝派遣去守衛皇陵。這看似平凡的命令,背後卻蘊含著一段令人心生疑竇的故事。為何綿億這位唯一的成年兒子被選中守衛皇陵?這個問題如同一個深邃的迷霧,引人好奇。
只有經歷的人才會理解:武松在柴進莊園,到底忍受了怎樣的羞辱? - 天天要聞

只有經歷的人才會理解:武松在柴進莊園,到底忍受了怎樣的羞辱?

前言在經歷滄桑歲月後,人們逐漸明白,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正理解那些令人心痛的記憶。而關於武松在柴進莊園的經歷,更是一個被歲月封存的秘密,一個令人難以啟齒的羞辱故事。武松,那位英勇豪傑,在西門慶的莊園中經歷了怎樣的羞辱?這個問題讓人們充滿好奇,同時也有些許不安。
被張國燾殺害的曠繼勛將軍,何許人也?張國燾痛下殺手的原因揭秘 - 天天要聞

被張國燾殺害的曠繼勛將軍,何許人也?張國燾痛下殺手的原因揭秘

兩人出生之地相隔 700餘公里,但二十世紀革命中的中國,使兩個素 不相識的人走在了一塊,信仰、性格諸多方面的差異,使得兩人交往中出現了一系列的矛盾,因為當時張國燾是中共中 央政治局常委、中共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是曠繼勛的直接領 導者,張國燾以肅反為名,殺害了曠繼勛。
尤太忠下基層視察,怒斥變相招待,說:我們在吃喝,戰士在流血 - 天天要聞

尤太忠下基層視察,怒斥變相招待,說:我們在吃喝,戰士在流血

1971年的一天,剛剛兼任內蒙古軍區司令員不久的尤太忠,在辦公室里坐久了,便走出來活動一下。一位軍區部門領導剛剛從基層檢查回來,正等在秘書那裡,顯得憂心忡忡的樣子。尤太忠視察他見尤太忠出來,直接迎了上去,準備向他彙報這次檢查的情況,尤太忠便讓他陪著自己,邊散步邊聽他彙報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