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塵埃——空前絕後的出巡

2023年11月13日11:13:05 歷史 1064

嬴政劉徹巡狩的排場陣勢,以及所到之處官民所遭受的騷擾,史書似無詳細的記述。隋煬帝楊廣出巡所鬧出的動靜,史籍卻有詳載,隊伍之龐大,場面之宏闊,堪稱空前絕後。

楊廣坐上龍椅之後,除大興土木,窮兵黷武之外,便是借觀風問俗、視察民情為名,四齣巡遊。前文已經說到,楊廣為了遊覽江淮名勝,下令開發運河,造龍舟與各類船隻數千艘,為自己南巡江淮作準備。由於造船工程巨大,又加官吏督催嚴急,工役死者十之五六,用車拉去掩埋的屍體,東至城皋(在今河南省滎陽縣境內),北於河陽,相望於道。

歷史的塵埃——空前絕後的出巡 - 天天要聞

大業元年(605年)秋,河道開通,舟船造好,楊廣便下令啟駕南下江都。楊廣乘坐的龍舟高45尺,長200尺,分為4層,上層有正殿、內殿與東西朝堂,中間兩層有房120間,皆以金玉裝飾得富麗堂皇,底層為內侍的住所。皇后乘坐的翔螭舟,比龍舟稍小,但裝飾也與龍舟相同。另有浮景舟9艘,舟有3層,作為水上宮殿。又有朱鳥白虎、飛羽、青鳧、道場、玄壇等舟數千艘,供諸王百官、妃嬪公主,以及僧尼道士乘坐,並運載百司供奉的各種物品。

這些船隻,皆以人力在岸上纖引,共用挽船士80000餘人。其中9000人挽漾彩以上的龍舟與翔螭舟,這些人名為「殿腳」,皆穿錦繡綵衣。隨行護衛的十二衛士兵,另乘船數千艘,這些船隻名為平乘、青龍、艇舸等,由士兵自行牽挽。舟船相連二百餘里,五彩繽紛的龍旗和造型各異的畫舫,令川陸生輝。騎兵衛隊在兩岸隨行,浩浩蕩蕩,旌旗蔽野。

皇帝南巡的隊伍所經過的州縣,500里範圍之內,官民皆需敬獻酒食,一州往往需供數百車,皆是山珍海味,極盡水陸珍奇。但皇后及妃嬪們已經吃膩,剩下的飯食,便在船隊即將出發時埋掉或扔在河中。沿河限時趕造的40多所行宮,楊廣嫌其不夠完善,每到一處,僅住一兩天,便揚帆啟程,以後便空置在那裡。

楊廣到了江都,江淮郡官紛紛前來謁見。楊廣不問這些地方官政績民情,專問送禮多寡,禮厚者越級提拔,禮薄者就地降職或罷官。江都郡王世充,因獻銅鏡屏風而升為通守;歷陽郡趙元楷,因獻美食異味而升為江都郡丞。地方官看皇帝老爺這麼干,便競相搜刮百姓,加大貢獻,挖空心思討好楊廣。害得百姓在外為盜賊搶掠,在家又被郡縣官吏橫徵暴斂,生計全無。加上又是饑荒之年,百姓家中無糧,開始還可采樹葉樹皮,或把禾桿搗碎充饑,或是煮白堊土為食,結果可吃的都被吃光,發展到人吃人的地步。然而官倉中的糧食卻很充實,地方官員都怕皇帝治罪,不敢開倉賑濟饑民。那王世充卻因秘密地搜選江淮民間美女獻給楊廣而更大受寵信。

歷史的塵埃——空前絕後的出巡 - 天天要聞

楊廣為了炫耀皇威,特命人製作皇帝出巡專用的車服儀衛,征工匠十餘萬人,耗費金銀錢帛以巨億計。車輿服飾務求精緻華美,按照新的設計要求,製作儀服需用羽毛,督辦的大臣便下令各州縣皆送羽毛。結果無論陸地還是水面,到處都是張網捕鳥的百姓,使得禽鳥幾無遺類。車輿儀服造好之後,楊廣每率眾出遊,羽毛滿路,綿延數十里。

大業三年(607年),楊廣為了北巡,下詔徵發十餘郡民夫修築御道,鑿穿太行山,北達并州,又於榆林薊州,全長3000餘里,道寬百步。又令宇文愷模仿突厥人居所監造大帳,帳中可容數千人。御道修好之後,楊廣啟駕北巡,到了榆林行宮,楊廣在大帳中面南高坐,儀仗護衛排列兩旁,樂工大奏其樂,啟民可汗與各族酋長率3500多人入帳拜謁。大吃大喝一通之後,諸酋長獻牛羊駝馬數萬匹,楊廣也賜他們錦帛20萬段,作為答謝。

時隔不久,楊廣又出巡雲中,為了炫耀國威,這次出巡,率兵50餘萬,旌旗蔽空,刀槍映日,百里不絕。楊廣又命宇文愷督造觀風行殿,可離可合,下裝輪軸,可以推行,殿內可容數百人。並製作「行城」,周長2000步,以木為干,上蔽以布,外飾丹青,如同樓閣。胡人驚以為神,10里之外便下馬屈膝跪拜,步行前來。楊廣非常得意,即興賦詩曰:「呼韓頓顙至,屠耆接踵來。如何漢天子,空上單于台。」那意思,漢武帝劉徹與他相比,實在不值一提。

大業五年(609年),楊廣西巡河右,到達燕支山(今甘肅省永昌縣西),令宰相裴矩以厚利召西域27國使者拜謁於道旁,皆令他們身穿錦衣,佩載金玉,焚香奏樂。楊廣為了顯示中國強盛,在此之前,已令武威張掖士女一律身著盛裝,到往參觀,衣服車馬不新者,由郡縣監督檢驗,置辦新車新衣。周圍數十里的士女都趕來觀看諸國使者向隋朝皇帝行朝拜之禮,人山人海,車馬塞途,熱鬧非凡。不料皇帝車駕東還時卻不順利,途經大斗拔谷(今甘肅省民樂縣東南),遇上大風雪,又加山路險隘,文武百官饑寒疲憊,天黑後落在隊伍後面的人找不到前營,士卒凍死大半,驢馬損失十之八九。妃嬪們更加狼狽,到了夜間,找不到楊廣的營帳,只好與軍士雜宿山間。

歷史的塵埃——空前絕後的出巡 - 天天要聞

大業七年(611年)二月,楊廣從江都北上,巡幸涿郡,乘坐龍舟,渡河至永濟渠。楊廣在龍舟上令大臣於船前選官3000餘人,其後令這些人在岸上隨船步行3000餘里。可憐這些還未穿上烏紗,拿到俸祿的入選者,因衣食得不到及時供應,凍餒疲憊,竟有數百人死於途中。

大業十二年(616年),楊廣又動遊興,要率后妃宮女與文武百官再下江南。但所有舟船,已在楚國楊玄感起兵叛亂時被燒毀,楊廣只得命江都官吏加緊趕造。到了秋初,舟船造好,新龍舟比以前的更加宏麗。楊廣大喜,即命擇日啟程。凡諫阻他南巡江都的大臣官吏,皆被逮捕下獄或處死。楊廣這次南巡,把蕭皇后與眾妃嬪、夫人全部帶上,又令文武百官隨行,再加上儀仗護衛,隊伍比第一次出巡江都還要龐大。南巡的船隊經過寧陵至雎陽一段河道時,屢次擱淺。楊廣派人探測,發現有120多處河道淤塞變淺,不禁大怒,遂命人查究開挖這些淤淺河道的民夫,將他們全部逮捕,頭朝下倒埋於堤下。被活埋者達50000餘人。

楊廣這次南下江都,是他最後一次出巡,他在江都縱慾尋歡、花天酒地,胡混了一年多,便被叛將宇文化及等人勒死。楊廣死前,曾問叛軍:「我有何罪,竟至如此?」叛將馬文舉數其罪曰:「背棄宗廟,巡遊不止,外而勤於徵討,內而奢侈荒淫,致使丁壯死於刀刃,婦孺填於溝壑,盜賊蜂起,四民不能安其業,傳任佞諛,拒諫飾非,何謂無罪!」這段話對楊廣在位期間的所作所為算是一個高度概括的總結,想必由叛軍中耍筆杆子的事行擬好草稿,否則一個武夫不大可能出口成章,說得如此精彩。

歷史的塵埃——空前絕後的出巡 - 天天要聞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壓垮大清最後的一根稻草居然是一場股災 - 天天要聞

壓垮大清最後的一根稻草居然是一場股災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昌起義爆發,之後短短一年時間內,中國發生了一連串的革命事件,最終覆滅了滿清帝制。要說壓垮大清最後的一根稻草,就要說到四川的保路運動了。這保路運動為什麼會發生?卻是一場股災引起的。
太平天國石達開兵敗大渡河,將幼子託付於一大將,結局如何? - 天天要聞

太平天國石達開兵敗大渡河,將幼子託付於一大將,結局如何?

前言太平天國,一場史無前例的農民起義衝擊著帝制的基石,而其中石達開,作為太平天國的重要將領,經歷了一段戰爭的波瀾壯闊。然而,在大渡河的兵敗之際,石達開不得不面對臨終的殘酷抉擇:將幼子託付於一位大將。這一決定,或許是家國存亡的抉擇,亦是一個將命運託付給他人的悲壯決斷。
《和珅:清代財政巨擘的政績與爭議》 - 天天要聞

《和珅:清代財政巨擘的政績與爭議》

和珅(1697 年-1766 年),是清代著名的政治家和財政家,被稱為「紅臉和珅」。他出生於富貴之家,自幼便展現出過人的才華。通過科舉考試,和珅成為了一名官員。在官場中,他憑藉卓越的才能和權謀手段,一路晉陞為權傾朝野的大學士。 和珅在政治和財政方面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原第13軍第二任軍長——陳康 - 天天要聞

原第13軍第二任軍長——陳康

陳康陳康(1911-2002),原名陳五和,湖北省廣濟縣人,享年91歲。1927年參加農民赤衛隊,1930年被編入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日本文史漫筆】2024年初東京的這場大雪 - 天天要聞

【日本文史漫筆】2024年初東京的這場大雪

◆《日本華僑報》總主筆 蔣豐2024年2月5日中午過後,以東京為核心的日本關東地區,一場鵝毛大雪紛紛洒洒,飄然而至。至少在東京,大雪的季節通常是在2月底3月初。1936年,日本陸軍發動「2·26政變期間」,導致「未遂」的原因,一半是因為那罕見的漫天而降4天的大雪。因此,2月初的大雪,對於東京來說,只能是「年度大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