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萬所幼兒園消失了! 巨頭「紅黃藍」也淪為「跑路大王」?

2024年04月16日13:25:05 財經 1710

中國教育界向來是一片肥沃的錢景,無數行業資本蜂擁而上,渴望在這片熱土上分一杯羹。隨著近些年民眾對教育質量的需求與日俱增,幼教行業更是成為了一片新的賺錢高地。

2萬所幼兒園消失了! 巨頭「紅黃藍」也淪為「跑路大王」? - 天天要聞

然而就在這番風口浪尖之時,一家本被認為是幼教界明日之星的龍頭企業——紅黃藍幼兒園,卻突然陷入了資金crisis,上萬家分園瀕臨倒閉,曾經的教育航母也跟著搖搖欲墜。

要說紅黃藍的興衰起伏,著實是這個時代商業浪潮最典型的一個縮影。

說起紅黃藍,我們不得不提一個人——朱明娟。這個出身貧寒的女商人,年少時就下定決心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懷著這個夢想,她不遠千里來到北京打拚。

而朱明娟也的確憑著過人的勤奮和精明,抓住了幼教這個當年的風口。在北京市郊一處不起眼的鄉村辦起了一所普通的幼兒園,嘗到了最初的曲折收益。

憑藉著對教育創新的不懈探索,以及對規模化經營的高度重視,朱明娟很快讓紅黃藍成了尋常百姓家最青睞的幼教品牌。全國各地像她一樣懷揣夢想的人們也相繼加入,紅黃藍款款發展壯大。

轉眼間,這家羽翼未豐的小作坊已經變成了教育界最耀眼的明星公司。全國數以萬計的加盟園使用其教學模式,上市公司背靠海納億萬資金不斷擴張版圖。一度有人形容,紅黃藍就是幼教界的"蘋果"。

可就在這番風光無限的時候,紅黃藍的發展軌跡卻出現了一個令人始料未及的拐點。隨著近些年社會資本在教育領域急速膨脹,巨大的投資壓力和過於僥倖的發展預期,終於在經營上狠狠掣肘了原本才華橫溢的朱明娟。

2萬所幼兒園消失了! 巨頭「紅黃藍」也淪為「跑路大王」? - 天天要聞

2018年,這位曾經備受崇敬的"教育家"突然宣布離職,一手締造的教育帝國隨之步入了一個空白期。一時間內部失去了掌舵者,紅黃藍迅速走上了敗家子的老路。

在一路狂飆突進的同時,紅黃藍的加盟體系在這幾年也在從內到外被徹底透支。上億元的現金儲備被揮霍一空,承擔加盟費的家長們也為了虛假的"教育理念"買了一個天價。

最終在2022年,一切都到了臨界點。在一紙上億元債務的壓頂之下,紅黃藍終於失守了。它宣布了史上規模最大的"跑路":數以萬計的分園系統將被全面出清,家長、教職工們更是血本無歸。

那一年,全國各地無數的紅黃藍園所相繼關閉大門,源源不斷的家長們怒吼著討要說法。他們質問朱明娟,當年締造教育神話的這位天之驕子,如今又在哪裡?是否會對這番暴行負起責任?

朱明娟自己也是悵然若失。多年的創業辛酸付諸東流,那些曾經描繪的宏偉規劃也都化為烏有。在家人的哭訴聲中,她痛定思痛地說:"我確實是在這場造富運動中陷得太深太快了,最終也一樣迷失了自我。"

一時間輿論嘩然,紅黃藍的衰落也再次推波助瀾地引發了人們對整個教育產業鏈上游的資本肆虐之嫌疑。很多人痛斥紅黃藍就是這股為了營利而不擇手段的教育狼子野心的一個縮影。

我對此倒是並不太贊同。朱明娟和紅黃藍公司雖然在這場商業化浪潮中濫用了不少人肉資源,走了一些歪門邪路,但其初衷並非就是故意投機斂財。教育培養是她最初最純粹的理想,只是被後來狂熱的盲目所迷了雙眼罷了。

2萬所幼兒園消失了! 巨頭「紅黃藍」也淪為「跑路大王」? - 天天要聞

所以,對朱明娟我並不會給予太多的指責。倒是對這個時代狂熱追捧暴利卻罔顧本質的商業觀念我深以為憾。這不正是我們普通民眾被資本綁架的一個寫照嗎?

財經分類資訊推薦

黑龍江珍寶島葯業及控股股東等被出具警示函 - 天天要聞

黑龍江珍寶島葯業及控股股東等被出具警示函

5月9日,黑龍江證監局對黑龍江珍寶島葯業及控股股東黑龍江創達集團等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黑龍江證監局提出,2023年1月至9月,珍寶島控股股東黑龍江創達集團有限公司因未按時償還向哈爾濱湖時商貿有限公司、哈爾濱雙笙商貿有限公司、哈爾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