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給了粵圈太子爺。婚後三年在一起的時間不超過三個月

2024年06月25日00:42:07 情感 1597

我嫁給了粵圈太子爺

婚後三年在一起的時間不超過三個月。

閨蜜悄悄告訴我,他娶我是因為我長得像他死去的白月光。

「你甘心當一輩子死人的替身嗎?」

我抓住閨蜜的肩膀:「快告訴我白月光的墳在哪裡?」

她眼中流露出一絲期待:「你要去挖墳?」

「不,我去給她磕個頭。」

什麼白月光,那是我的恩人我的財神我的救世主啊!



我嫁給了粵圈太子爺。婚後三年在一起的時間不超過三個月 - 天天要聞

1

今天應該是個特殊的日子。

盧少琛早早回來,一身白衣在茶室坐了大半天。

我見狀吩咐管家讓所有人不要打擾,點上沉水香,然後在書房追劇。

他終於從茶室出來了,眼眶紅紅的。

我早就備好了冰毛巾遞到他手邊。

他看向我的目光有一絲怔忡,片刻接過薄荷味的毛巾敷在眉心。

「我明天飛美國。」

他把帶著一絲體溫的毛巾給回我。

「好的。我晚上幫你收拾好行李讓司機放車上。」

他點點頭,進自己的卧室休息了。

本月 KPI 已達成!

他這一去至少一個月不會回來,我又過上了光拿錢不幹活的日子!

大清早把盧少琛送出門,我回屋補覺。

直睡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

忽然被手機鈴聲吵醒。

我閉著眼睛接起來。

「若臻,你在幹嘛呢?我有重要的事要說,能見面嗎?」

是閨蜜郭穎。

我還想睡:「電話里說不行嗎?」

她的聲音十分急切:「還是我來找你吧。」

2

郭穎坐在沙發上,捧著愛馬仕的茶杯:「這又是你的新配貨?」

我喝了一口金駿眉:「不止。還有這個垃圾桶,那個狗窩,都是配貨。」

「你好像沒養狗吧?」

我不在意地擺擺手:「但我養了貓啊。」

她砰地把茶杯往桌上一放:「你怎麼還不緊不慢的,一點危機感都沒有!」

我又慢條斯理地喝口茶,手裡有錢就有源源不斷的安全感。

她朝我挪近了一點:「我聽說,盧少琛大學裡有個青梅竹馬的白月光,叫白小湖。」

大學戀人,純真甜美。卻在暑假去支教時意外喪生。盧少琛從此眼中再容不下別人。

郭穎神秘兮兮道:「而那白小湖,長得活脫脫和你……」

我頷首:「能有幾分像白月光,也是我的福氣。」

她幾乎要跳起來:「你難道要一輩子當死人的替身?」

什麼死人,那是我的恩人哪!

我壓低聲音:「要不你幫我打聽一下她的墳在哪裡?」

郭穎的眼中閃過一絲期待:「你要去挖墳?」

「我去給她磕個頭。」

「胡若臻!你為了錢連尊嚴都不要了嗎?」她跺腳。

郭穎和我是大學室友,我讀研的時候她已經工作了。

可是我以前跪舔導師的時候,她不還安慰我說,走上社會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新人本就沒有尊嚴,多熬幾年就能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了。

我疑惑地問:「你的意思是,讓我為了尊嚴連錢都不要了?我們原來一邊上學一邊打工的時候既沒有錢也沒有尊嚴呢!」

她生氣地走了。

我端著茶杯站在落地窗前,欣賞花園的景緻。

我早就知道盧少琛為什麼會和我結婚。

我們認識的時候,我研究生畢業剛剛工作不久還沒轉正。

明明崗位是設計師,在公司乾的卻是打雜小妹的活。

那天,尊貴的甲方爸爸盧少琛前呼後擁地走進會議室。

我正在準備資料,上司沖我喊:「小胡!快去泡茶!別磨嘰!現在的新人一點都不醒目!」

盧少琛在聽見開頭兩個字的時候就轉過頭怔怔望著我,我發誓對視的那一瞬間他眼中有淚光閃爍。

於是我抓住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如今我每個月都不用工作一天,黑卡隨便刷。

原來的老闆肥頭大耳面目可憎,還一天天的讓加班,更別提要求多多的各路甲方爸爸。

比起來,盧少琛好伺候多了!何況,長得還養眼。

我是有多想不開才會和他離婚啊?

3

好伺候的金主爸爸回家了,身後跟著一個衣著樸素的圓臉少女。

他不介紹,我也不問。

茶室里準備好了功夫茶。

廚師燉好了走地雞

吃飽喝足,盧少琛卸下旅途的疲憊,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我聊天。

「這串翡翠水頭不錯,就是色浮了點,你先將就著戴,以後有更好的再買給你。」

我笑眯眯收下。

「白小芸考上了本地的大學,要在家裡住一陣。你多照顧著點。」

白小芸?想必和白小湖有點關係。

「好的。」我露出八顆牙齒的標準敬業笑容。

我帶著白小芸到處買買買。

衣服鞋子包包化妝品……反正不是我的錢。

白小芸望著鏡子里換上奢侈品裙子但還是帶著土氣的自己,再看著坐在 VIP

室里吃著糕點的我,咬著唇對我說:「你能有今天的日子,應該好好感謝我姐姐!能有幾分像姐姐,也是你的福氣!」

說完等著看我崩潰。

我咬下一口小蛋糕,渾不在意地笑笑:「啊對對對,這福氣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誰讓我和白小湖長得比親姐妹還要像呢?」

白小芸長得與我毫無相似之處,想必與她親姐姐也不像。

我走上前,親熱地幫她理理劉海:「要不你管我叫姐姐好了。」

「做夢!」

她轉身離去,我喊住她:「我約了美髮師幫你設計個新髮型,你要不要去?」

她停住腳步。

晚上盧少琛回到家,見到一個煥然一新的白小芸。

他那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有一絲緩和。

我心知他對我的工作十分滿意。

作為一名合格的打工人,必須善於揣測老闆的心意和喜怒。

對於老闆在意的人,要比老闆更在意。

別說照顧妹妹,就算照顧月子也不是不行。

他拿出一杯紅酒:「來陪我喝一杯。」

我酒量不太好。

但是陪老闆應酬,酒品必須好。

我開了酒,用醒酒器醒好。

沒想到他的酒量也不咋地。

他和我說的話比過去三年都多,反反覆復念叨他們曾經一起去過的地方,一起做過的事。

連陪她去吃麻辣串串吃到自己腫成香腸嘴都用那麼柔軟的語氣說出來。

他眼神迷離捉住我的手,喚道:「小湖,我好想你。」

我溫柔地覆上他的手:「我也想你。」

我的演技真是不錯,他抬頭,深邃的眼眸濕漉漉:「你不要走好不好?」

我摸摸他的頭頂:「好。」

他滿足地笑笑,那座冰山彷彿化作春水,臉枕在我手上睡著了。

天剛亮我一個激靈醒來,我已經躺在自己的床上,身邊空無一人。

我什麼時候睡著的?又是怎麼回房的?

4

一天傍晚,我走進客廳,白小芸眼淚汪汪地在翻相冊。

白小湖從小到大的照片也不多,她來回翻來回看,嘴裡絮絮地說:「從小姐姐就對我好。她讀大學放假回來,和我說找了一個很好很好的男朋友,以後會和他結婚。現在我見到了琛哥,真的和姐姐說的一樣那麼好。」

盧少琛坐在邊上,手指從一張張照片上拂過,眼中是化不開的深情。

夕陽透過落地窗照在他身上,整個人鍍上一層金光。

果真是情深不壽,令人唏噓呀。

所以,智者不入愛河是對的。

半夜我肚子餓睡不著,起來煮了一碗面。

放上一隻煎蛋和一片午餐肉,正要端回房間去吃,卻看見一個穿睡裙的身影在走廊盡頭一閃而過,進了盧少琛的房間。

我猶豫了一下,端著面跟過去。

萬一他們運動後肚子餓呢?

我聽見白小芸嚶嚶道:「琛哥!我夢見姐姐了!」

盧少琛萬年淡定的聲音有一絲慌亂:「你不要這樣!我只把你當妹妹!先把手拿開!」

「嗚嗚嗚,琛哥,我只想讓你陪我睡著而已……這樣就好像姐姐也在我身邊。」

姐姐可真好用,死了這麼多年還在身邊。

不知過了多久,門開了,盧少琛抱著白小芸走出來。

看見我暗搓搓蹲在牆角,他頓住腳步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訕訕地舉起手裡的碗:「你肚子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

白小芸在他懷裡睜開眼,朝我吐舌頭。

小丫頭片子,心眼還不少。

他把白小芸送回房間就退出來,拿走我手裡的碗,真的把面都吃得乾乾淨淨。

他放下筷子說:「我明天會把她送走。」

我直勾勾盯著見底的碗,咽下口水。

他留意到我的視線,補充:「面很好吃。」

能不好吃嘛,山泉水熬的高湯鮮甜,手擀麵條爽滑筋道,還有土雞蛋單面煎成溏心……正合他的口味。

我只好又重新給自己煮了一碗,放了兩隻煎蛋,兩片午餐肉。

隔壁白小芸都饞哭了。

第二天,他又出國了,還讓助理把白小芸直接送去了學校。

5

郭穎又來找我了。

她翻出手機里一張高糊照懟到我面前:「你老公和女明星同游日本被狗仔拍到了!」

這圖在熱搜上掛了一天,要不是狗仔指名道姓,我真認不出誰是誰。

「不就是女明星嘛。快嘗嘗這個空運的塔斯馬尼亞車厘子,巨好吃。」

她急了:「你看清楚!這是黃小舞!」

黃小舞?啊我好像有點印象。

去年盧少琛生日那天去參加了個電影首映,當晚沒回家。

電影的女一號就是流量小花黃小舞。

我為什麼會對她有印象呢,因為她眉眼和我有幾分相似。

當時看著盧少琛和她的合影,我還心想,怕不是又一個白小湖周邊?

沒想到那之後她銷聲匿跡了快一年,也不知去哪了。

穎穎,你記不記得我婚禮時你拿著我的頭冠說好重?」

她回憶起那場盛大的世紀婚禮:「你是想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不,那上面都是真鑽啊。」

錢是我的,名分也是我的,怕啥?

她又生氣地走了。

我很忙的,哪有空理那麼多鶯鶯燕燕。

作為一個敬業的替身,我要儘可能像原主,但又不能太像,三分容貌,三分性情足矣。

要讓老闆一遍感慨自己的深情一邊懷念白月光的美好一邊遺憾命運的不公,這才是我存在的意義。

這裡面的分寸可不好把握,但我既然打了這份工,就的讓老闆覺得物有所值,別無分號。

至於外面的女明星啊女學生啊,動感情可以,別動我的錢就行。

我約了一幫朋友去潛水海釣。

心無旁騖的我突破了 20 米自由潛的深度。

大家一起喝酒慶祝,等我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

進門,踢掉鞋子,我半眯著眼往卧室摸。

誰知摸上一堵本不該存在的牆。

溫暖,軟硬適中,仔細摸似乎還有腹肌……

腹肌?

我一抬頭看見穿著浴袍的盧少琛。

「你怎麼回來了?」

聞到我身上的酒氣他有些嫌棄地皺眉:「明天是我生日你還你記得嗎?不,已經是今天了。」

老闆的生日必須記得。

第一年生日,我精心布置,親手做了一頓燭光晚餐還烤了一個蛋糕

他應酬到深夜,回來倒頭就睡。

第二年生日,他去參加了黃小舞的電影首映,夜不歸宿。

第三年,就是今年,他明明人在國外怎麼忽然回來了?

幸好我早有準備。

我說:「正要給你個驚喜呢!我幫你訂好了瑞士私人療養酒店一周遊,去度假放鬆一下吧。」

「幫我?」

嗯?

不然還能幫誰?

難道他想帶黃小舞一起去?

我搓搓手,這可有點難辦……

他將我抵在牆上,咬牙道:「胡若臻,你沒有心!」

這話什麼意思?老闆覺得我不夠上心?那我必須馬上整改!

我眼珠一轉擠出一滴眼淚:「對不起我錯了……」

首先,認錯態度要端正。

同時大腦飛速運轉:「要是不喜歡去瑞士的話,改成去肯亞看動物遷徙怎麼樣?我記得你提過想去拍攝的。」

其次,儘快提出替代方案。

「動物?我看你像個動物!」

我陪笑:「是是是,我是盧大少的金絲雀!」

他面無表情地瞪著我,平時冷靜的眸子里隱隱有怒氣翻滾,最終拂袖而去。

沒事沒事,我安慰自己,比起當初一份設計稿改了十次還被罵成翔,這算什麼。

6

第二天我讓管家找遍全城買了最大的一棵發財樹送去公司,絕對能在競爭對手面前找回場子。

沒多久盧少琛就回來了。

我覬著他的臉色,好像心情還不錯。果然,讓男人長臉就是最好的禮物。

「少琛,生日快樂!發財樹收到了嗎?」

「唔。」他答應了一聲,拿出一個大盒子給我,「陪我去參加一個晚宴。」

我高興地接過盒子:「祝你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財源滾滾順風順水。」

他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快去換衣服吧。」

我穿上盒子里的白色鑲金腰帶長裙,配上上次的翡翠項鏈,認真化好妝。

盧少琛也穿了一身白色西裝。

我們一同走進時尚晚宴現場的時候,應該是十分登對的。

「麥叔,恭喜你們隊在龍舟賽奪冠!我定製了一艘金龍舟,到時候送給你!」

麥總是龍舟狂熱愛好者,聞言樂得見牙不見眼:「好好好!若臻的眼光就是好!你今天送給阿琛的發財樹真拉風!」

「李伯,聽說你剛添了金孫,我定製了一對金麒麟,到時候送你!」

李總樂得臉上開了花:「好好好!若臻真懂事!你什麼時候給阿琛生個乖仔啊?」

我的笑容一僵,這大可不必。

盧少琛放在我腰間的手一緊。

入口處的紅毯一陣騷動,閃光燈嚓嚓地接連亮起來。

我依稀聽到,記者在喊黃小舞來了。

遠遠望去,追光燈照著一個一身白裙的女子。

她微笑,揮手,姿態曼妙地一步步走進來。

和我身上的同款白裙,脖子上的帝王綠翡翠,還有酷似我的面容。

她越走越近,我有種在照鏡子的錯覺。

「黃小姐!過去一年你都沒有現身,請問是在忙些什麼呢?」

她在我附近停下腳步,理理鬢髮,抬起精緻的下巴緩緩開口:「我去山村支教了一年。」

給她能耐的!抄臉也就算了,連經歷也要抄嗎?

她不經意地往我們這邊瞄一眼:「我們藝人也要有社會責任感嘛。山裡的孩子都很喜歡我,我也喜歡他們。」

記者順著她的目光發現了我和盧少琛,於是呼啦一下涌過來。

「盧太!請問你對盧先生和黃小姐同游日本的事怎麼看?」

懟臉開大,夠勇!

無數麥湊過來,閃光燈響個不停。

黃小舞一臉志得意滿的表情,似乎覺得自己逼宮要成功了。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退休後才知道,幫子女帶娃和不幫子女帶娃,生活是不一樣的 - 天天要聞

退休後才知道,幫子女帶娃和不幫子女帶娃,生活是不一樣的

現在的年輕人壓力都蠻大,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就交給老人照顧。自己有空的時候才回家看看。老人退休後本來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迫不得已又得照顧孫子。然而,退休後才知道,幫子女帶娃和不幫子女帶娃,完全是兩種不一樣的生活。1、幫子女帶娃知分寸,不要委屈
二婚真的只是搭夥過日子嗎?一起來看看評論區的真實經歷吧! - 天天要聞

二婚真的只是搭夥過日子嗎?一起來看看評論區的真實經歷吧!

這對夫妻在日子裡找到了他們的和諧曲,都做了些讓步。我覺得他們處理得挺棒。他們一開始沒抱太大希望,都想著湊合著過,沒想到碰上個會過日子的人。男的主動交工資,女的包了家務活,婚後才開始真正談戀愛,這樣的婚姻其實挺棒的,這才是結婚該有的樣子。
男人迷戀的女人,是這3種,希望你懂 - 天天要聞

男人迷戀的女人,是這3種,希望你懂

在感情的廣闊天地里,每顆心都像夜空中閃爍的星星,各有各的亮點,而讓男人們魂牽夢繞的,往往是那些能照亮他們心田、觸動他們心弦的女子。咱們今天就來聊聊,到底是哪三種女性能讓男人難以自拔,心裏面美滋滋!一、心靈深處的知音愛,說到底就是兩顆心相互懂
女人愛自己,較好的方式,有3種 - 天天要聞

女人愛自己,較好的方式,有3種

在這個快節奏又多變的社會裡,女人們像是旋轉不停的陀螺,一會是溫柔的媽媽,一會又變成了職場上的女漢子,還得兼顧好伴侶的角色。但在這不停的給予與付出中,咱們最容易忽略的,其實就是自己。愛自己,真的不是自私,而是對自個最深沉的關懷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