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

2024年06月14日04:52:08 情感 1349

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

婆婆嘲諷我這只不下蛋的母雞要滾蛋了。

小姑子和老公的狐朋狗友笑我好日子到頭了。

我嗤笑,直接給首富哥哥打了個電話。

「哥,結婚遊戲不好玩,我還是回去繼承家業吧。」

老公的白月光回國了,他拿出支票作為補償(完) - 天天要聞


1

元旦酒會。

我穿著一條酒紅色的晚禮服翩翩下樓,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對愛出風頭的我來說,眾人的目光無疑是最大的褒獎。

我一撩頭髮,下了最後一級台階。

「你嫂子看上去氣色挺好的呀。」

是小姑子和她的塑料小姐妹在談論我。

小姑子幸災樂禍地「哎呀」了一聲,

「死撐罷了,她知道蔣瑤回來了,天天愁容滿面,唉聲嘆氣的。」

蔣瑤是我老公的初戀情人,也是他的白月光。

她竟然回來了……

我走過去拿起一杯香檳,剛要喝,耳邊就又響起了婆婆的聲音。

「她就是一隻不下蛋的母雞,結婚都三年了,也沒給我們家添個一兒半女的,如今蔣瑤回來了,她終於要滾蛋了。」

又是蔣瑤。

我現在才知道,蔣瑤不僅是我老公的白月光,可能也是他們全家的白月光吧。

這時,我老公出現了。

我拿著香檳走過去,親昵地挽住他的胳膊。

秦川,我愛了一整個青春的男人,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這麼好看。

不過這一刻,我隱隱感覺,一切似乎都要結束了。

我勾起唇,朝秦川舉起酒杯示意,「秦川,我們喝一杯?」

秦川垂眸看著我,這麼多年了,他看我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我輕笑了一聲,抽出自己的手,仰頭把剩下的香檳一飲而盡,朝他晃了晃空酒杯,走開了。

幾乎所有人都看向我,好像我這能有什麼大熱鬧一樣。

也對,我老公的白月光回來了,我這個秦太太也該讓位了,他們都是這麼想的吧。

這一瞬間,這段堅持了這麼多年的感情對我來說,突然變得很好笑。

我上樓回到房間。

正在摘耳環呢,秦川也進來了。

他走過來,直接遞給我一張支票,「桑榆,這是兩百萬,就當我給你的補償。」

我從鏡子里看著秦川,「你這是要跟我離婚?」

秦川和我坦白,「蔣瑤回來了,她這幾年在外面受了很多苦,我不能不管她……」

「所以,為了蔣瑤,你要和我離婚?」我打斷他的話。

秦川頓了一下,然後說:「是。」

我摘下耳環放到梳妝台上,站起來轉過身,「行。」

似是沒料到我會這麼痛快答應離婚,秦川愣住了。

其實也沒什麼,他既然不喜歡我,那我抓著他幹什麼?

八年了,我努力過了,也沒什麼遺憾了。

我拿著手機往外走,秦川在身後喊住了我。

「桑榆,支票。」

我回頭看冷笑了出來,「那點錢,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秦川:「……」

出了房間,撥通了我哥的電話。

「哥,結婚遊戲不好玩,我還是回家繼承家業吧。」

2

我和秦川結婚,其實是和我哥打的一個賭。

一開始家裡人怎麼都不同意我和秦川在一起,因為他們都知道秦川不喜歡我。

可是我愛他,愛到近乎魔怔的地步。

可架不住我對秦川一心一意、非他不嫁,全家人都拗不過我,最後我哥說給我三年的時間,如果這三年我能讓秦川死心塌地對我,他們就同意我和秦川在一起,否則就離婚。

三年過去了,秦川不但對我沒有死心塌地,還為了白月光要跟我離婚。

這場遊戲,我輸了。

行,那就離婚唄。

我回家繼續走我的陽關道,秦川這麼喜歡過獨木橋,那就讓他過好了。

簡單收拾一下東西,我走得乾脆利落。

看到我拎著行李箱,大家就什麼都明白了。

「看來蔣瑤在秦川心裡的地位,還是無人能撼動啊。」

「那當然了,蔣瑤多溫柔啊,我們男人都喜歡這樣的。」

「嘖嘖,沒想到桑榆的好日子這麼快就到頭了。過了三年的富太太生活,離開富豪老公,以後她可怎麼辦啊?」

「……」

也就對這群人來說,秦川算是富豪,對我,他還只是個窮光蛋呢。

我在外面等了沒多久,我哥就趕來了。

「走吧,剩下那些東西就不要了。」我哥輕輕拍了拍我,「妹,別難過。」

我淡淡一笑,「我不難過。」

沒什麼好難過的,我努力過了,就算最後沒成功,我也沒有遺憾。

人生那麼豐富多彩,我沒必要被這場不靠譜的愛情絆了一跤,就長跪不起。

何況,這世上又不只秦川一個男人。

回到家,爸媽已經等了很久了。

我媽拉著我都快哭了出來,「你說說你圖什麼?這幾年受了這麼多苦……」

「閨女都回來了,別哭了,脫離那個苦海,以後就都是福了。」我爸也忍不住掉淚了。

「……」

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秦家還是有個幾億資產的,雖然在京都根本排不上號,但這三年來,秦川倒也沒有缺我錢花。

其實當年他之所以答應和我結婚,不過是因為蔣瑤離開了,他心灰意冷,覺得既然沒了蔣瑤,那和誰結婚都是一樣的。

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他覺得有愧於我,在金錢上對我十分大方。

我哥小時候還被綁架過呢,所以家裡人把我保護得特別好。

爸媽從小就教育我要財不外露,否則會引來禍患的。

可能這給秦川造成了我很窮的錯覺,拚命在金錢上補償我?

3

第二天上午,我哥送我去民政局,辦離婚手續。

我倆剛下車,就看到了秦川的車子。

他也下了車,副駕駛上坐著一個女人,正是蔣瑤。

說起來,我和蔣瑤還是同班同學。

我走到秦川面前,「走吧」

秦川掃了眼我身後的那輛邁巴赫,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他是誰?」

我勾唇淺笑,「跟你沒關係。」

秦川臉色極冷,「桑榆,其實你早就想跟我離婚了,對嗎?」

我對秦川的倒打一耙感到很噁心,沒了耐心。

「快點進去吧。」

秦川又看了眼我哥的車子,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怎麼了?又不想離婚了?蔣瑤還在你車裡等著呢。」

秦川幽暗的視線看著我,默了默,轉身進去了。

我跟著他進去,申請了離婚,冷靜期一個月。

……

出了民政局,我要上車,秦川卻叫住了我。

「桑榆,如果兩百萬你嫌少,我可以給你加,你想要多少?」

我回頭,輕笑了一聲,「你那點錢還是留著娶媳婦兒吧。」

「你其實並沒有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喜歡我,對嗎?」秦川突然問我。

我和秦川結婚三年,他都沒和我說過幾句話,今天卻和我說什麼喜不喜歡,他不覺得很可笑嗎?

「秦川,我之前對你的感情是真的,現在無感了也是真的,你還有什麼疑問嗎?」

秦川沒再說話。

我上車了。

我哥問我,「你到底看上他什麼了?」

「臉。」我很誠實地回答。

我哥:「……」

他讓司機直接回公司,都不給我緩衝的時間,就把我按到了總監的位置上。

我剛坐下,一個文件夾就落到了面前。

「這個項目交給你負責,先看看資料熟悉熟悉。」

說完我哥就往外走。

我問他去哪,他說:「去找你嫂子。」

「……」

我打開資料看了看,一陣頭疼。

這是項目嗎?

地皮還沒批下來呢談什麼項目?

好嘛,我得從地皮開始談起。

不過讓我從頭跟這個項目,我反而更有幹勁兒。

我立刻打電話給助理讓他聯繫人,約飯。

沒錯,男人可有可無。

女人必須得有事業。

4

飯約成功的那天,我接到了秦川的電話,他讓我去他家拿我留下來的東西。

我說我不要了,剛要掛電話,耳邊就又響起了秦川的聲音。

「還有一些你私人的東西。」

那就回去一趟吧,我親自把東西都丟了,或者捐出去也放心一點。

到了秦家,他們都在。

秦川的妹妹秦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陰陽怪氣地開口:

「呦,你這麼快就又釣到凱子了?身上這套衣服可價值不菲啊。」

我低頭看了眼,「這套還不到三十萬就價值不菲了?你很窮嗎?」

秦晴一噎,「你……」

我沒再搭理她,帶著我的人上樓,把那些東西都裝起來,讓他們捐了。

這些都是我花自己錢買的,至於當時秦川給我的錢……

下樓之後我告訴秦川,「你之前給我的錢都放在銀行卡里了,就在床頭櫃里。」

秦川一頓,臉色有些異樣。

他頓了一下才開口:「桑榆,你現在有地方住嗎?」

「……」我回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走人。

姐姐當然有地方住了,姐姐家就在皇宮旁邊。

出了門,我竟然看到一個熟人,是蔣瑤。

她看上去像是哭過了似的,看到我,她眼神立刻躲開了,我就沒和她打招呼。

往外走的時候,聽到傭人在議論……

「那個蔣瑤還真能豁得出去,那麼哭,也不怕丟人。」

「她不哭不鬧,秦先生能答應把夫人的東西都處理了給她騰地方嗎?秦先生什麼眼光?夫人那麼好看。」

「夫人真可憐,蔣瑤就是個小三!」

「才不可憐,聽說秦先生給了夫人不少錢做賠償呢,那玩意不比男人香?」

嗯,我贊同地點點頭。

確實,錢比秦川香多了。

但他的錢我沒要,就那麼點,我看不上。

我得先去談項目。

晚上八點,我在酒樓的包廂里等著,五分鐘之後,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就來了,是我的一個世伯,我一直叫他李伯伯。

我請李伯伯吃飯,當然是想讓他把地批給我,可他為什麼還帶個不相干的人?

李伯伯對我笑了笑,

「小榆啊,介紹一下,這位是許庭深,許氏集團的總裁。許總,這位是桑榆,是萬盛集團董事長的千金。」

許庭深看著我淡淡一笑,然後朝我伸出手,「你好,桑學妹,好久不見。」

「……」

李伯伯很驚訝,「原來你們認識啊!」

我整理了一下情緒,含笑點點頭,和許庭深握手,

「是,我們一個大學的,許學長,好久不見。」

李伯伯有點為難,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讓我和許庭深自己競爭。

我原本對那塊地勢在必得,可沒想到競爭對手是許庭深。

當年在學校的時候,這傢伙還被我罵了一頓呢。

5

上學的時候,許庭深是整個京都有名的霸王,制霸我們學校就算了,連帶著外校的都被他打怕了。

這些都和我沒關係,我罵他是因為他總欺負秦川。

秦川學習好,大學霸,他從不靠家裡,甚至靠自己的實力拿了全額獎學金,還給我們學校爭得了好多榮譽。

許庭深就是嫉妒秦川,所以才處處針對秦川的,所以一氣之下我就把他給懟了。

那次是各系之間的籃球友誼賽,我們系秦川上場。

和許庭深比賽的時候,他竟然一球把秦川的鼻子給砸出血了,秦川當時直接暈了過去。

確定秦川沒事之後,我把許庭深堵在了教學樓門口。

「許庭深,我知道讓你去給秦川道歉,你肯定不去。沒關係,秦川也不稀罕,不過你也是大人了,該懂事了,別整天像個混蛋一樣到處亂晃!」

當時的我絕對想不到有一天,我和許庭深會以這種方式再見面。

孽緣啊!

說實話,我有點想打退堂鼓,我明明是一個很喜歡爭取的人……

對,我應該爭取!

我站起來,給李伯伯倒了杯酒,「李伯伯,我先敬你一杯。」

李伯伯喝了酒,然後笑了出來,

「小榆啊,昨天聽你爸說你回自家公司了。之前他還和我訴苦呢,說你哥忙自己的公司,你還不肯回去,他都要愁死了。如今你回來了,你爸可輕鬆了。」

我笑著點點頭,「嗯,以後我會接管公司,到時候還請李伯伯多多照顧呢。」

李伯伯掃了許庭深一眼,岔開話題,「對了小榆,現在有男朋友沒有?」

我感受到許庭深的目光,當時我在學校里追求秦川人盡皆知,許庭深不可能不知道。

為了不讓許庭深和我作對,我決定跟秦川撇清關係……

事實上,我們很快就要沒關係了。

「現在正在辦離婚手續呢,冷靜期一個月。」

李伯伯驚訝之餘點了點頭,又岔開了話題。

但其實沒必要,婚姻並不是我的雷點。

酒過三巡開始談正事了。

許庭深原本家裡就有錢,別看外面都說我哥是首富,可真正頂級的大佬,是像許家這樣的,富豪榜在人家眼裡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我有點擔心爭不過許庭深。

沒想到許庭深卻說:「既然桑學妹想要這塊地,那我就退出。」

「!!!」

這可是真的?

6

我拿到那塊地了。

送了李伯伯上車,目送著他的車子離開之後,我轉頭看向身邊的許庭深。

許庭深也看著我。

這麼多年沒見,他可比以前成熟儒雅多了。

而且我突然發現,許庭深長得,比秦川好看多了。

當年我之所以討厭他,一是他總處處針對秦川,是秦川的死對頭,另一個原因就是他惡名在外吧。

但仔細想想,許庭深和我一點私仇都沒有。

我勾唇笑得得體,「學長,謝謝你啊,改天請你吃飯。」

許庭深意味深長一笑,「沒什麼,小事一樁,況且我只是失之東隅而已。」

我很詫異,許庭深變化竟然這麼大,也沒記我當年懟他的仇,還不跟我搶那塊地,我是真的挺感謝他的。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含笑朝他點點頭,上車了。

「桑學妹……」許庭深喊住了我。

我轉身看他,「學長,還有事嗎?」

許庭深拿出手機,「加個微信,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

「……」

我還以為不吃了呢。

和許庭深加上微信之後,我就上車回家了。

之後一直忙著項目的事情,其他事都被拋到腦後了。

離婚的事情還是我媽提醒的我呢。

我這才想起來,立刻給秦川發微信,約他明早民政局門口見。

……

第二天依舊是我哥送我去的,他在車裡沒下車。

秦川也到了。

還有蔣瑤,這一次蔣瑤也下車了。

她含笑朝我走來,整個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的,可比之前神色好多了。

「桑榆,好久不見了。」

我勾了勾唇,「也沒多久,上個月我還見過你呢。」

蔣瑤:「……」

我又看向秦川,「走吧,進去簽字。」

走了兩步突然發現秦川沒跟上來,回頭見他還站在那裡,我有點不耐煩了。

「秦川,你快點。」

蔣瑤小幅度推了秦川一下,秦川這才朝我走來,和我一起進了民政局。

簽字的時候,秦川的筆就握在手裡,可卻遲遲不動。

我完全失去了耐心,「秦川,你別逼我找人來按著你簽字。」

秦川突然冷笑,「你就這麼著急跟我離婚?」

「??」

這人腦子不正常吧?

明明是他因為別的女人要和我離婚的,怎麼我還非得痛哭流涕挽留他唄?

我打電話給我哥,「叫幾個人進來。」

秦川微微睜大雙眸,隨後咬牙點點頭,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蓋章!

我終於拿到離婚證了。

7

剛出去,我哥就迎上來了,「怎麼回事?」

「沒事了,走吧。」我挽著我哥的胳膊離開。

「桑榆,祝你以後的生活能夠一帆風順,你……你好自為之吧。」

秦川在我背後意味深長地說。

直接給我整無語了。

嗐,誰的青春沒經歷過一個傻 X 呢?

上車後我哥又問我,「他那話什麼意思?」

我聳聳肩,「不知道,他最近總發神經,不過以後不用再見面了。」

我哥輕輕怕了拍我,

「那就好,對了,項目進行得怎麼樣了?我聽說地皮拿下來了,行啊你!」

「……」

那還得多謝許庭深不和我搶。

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正是許庭深打來的。

「桑學妹,今晚有時間嗎?你還欠我一頓飯呢。」

我連忙答應下來。

當然有時間了!

如果能和許庭深打好關係,那我以後在商場上豈不是就可以更順利了!

我哥見我這麼高興,也笑了出來,「誰啊?」

「許庭深。」

「許庭深?」我哥很驚訝,但很快也瞭然了,「難怪你這麼痛快就和秦川離婚了。」

「……」

我無語地抿了抿唇,

「我和秦川離婚是我們的事,和許庭深沒關係。你別跟秦川似的,好像是我精神出軌在先。」

我哥突然眯了一下眼睛,「秦川是這麼說的?」

我搖搖頭,誰搞得懂他是怎麼想的?

我哥冷笑,「那小子,將來有他後悔的那天。」

「……」

我管他後悔不後悔呢?

姐姐要搞事業!

8

晚上七點半,我和許庭深在餐廳面對面坐著。

許庭深舉起酒杯,含笑啟唇,「恭喜你。」

我連忙舉起酒杯,「還要謝謝學長的成全。」

我微微仰頭喝酒,又聽到許庭深說:「我說的是,恭喜你離婚。」

「……」

我差點嗆到。

還第一次聽到恭喜人家離婚的。

許庭深挑眉,「怎麼?還對你的前夫念念不忘?」

我放下酒杯,「那倒沒有。」

許庭深唇角輕勾,似是對我說的表示讚許。

可他看上去很開心是為什麼?

反正不管為什麼,不如趁大佬開心,我先抱抱大腿?

我清了清喉嚨,試探地問道:「學長,你之前想買那塊地要幹什麼?」

許庭深淺笑輕言,「想投個工業園。」

這不正好對上我的項目了嗎?

「那學長,你有沒有興趣……和我合作啊?」

許庭深手指輕輕摸索著酒杯,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好啊。」

「!!」

這麼痛快就答應了?

我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想先麻痹我,然後再報復我。

可許大佬的格局應該很大的,我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接下來我和許庭深邊吃邊談,一開口我就知道他是專業達人。

跟著許大佬干,早晚有一天我會超過我哥。

我暗自美了起來,都沒發現自己的嘴角一直上揚著。

最後還是許庭深輕聲問:「這麼開心?」

我剛要點頭,但轉念一想,我也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況且這塊地現在在我手裡,就算是面對許大佬,我也不能表現得太不值錢。

於是我收起唇角的弧度,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當然,能和大名鼎鼎的許總合作,我自然開心。」

許庭深輕笑了一聲,側頭看向窗外,唇角上揚的弧度似是加深了幾分。

「……」

我看上去很可笑嗎?

好的。

我和許大佬果然不是一個級別的,都是因為畢業後這幾年我一直沒工作,顯得沒氣場了。

以後我要跟緊許大佬的腳步。

9

吃完飯往外走的時候,許庭深說:「你家住在哪?我送你。」

「不用了學長,我司機就在外面了。」

「別這麼客氣,都是老熟人,以後還要一起工作,你就叫我名字吧。」許庭深低聲提議。

叫他的名字?

許庭深嗎?

還是庭深?

我有點叫不出口,這麼多年了,我還一直連名帶姓喊秦川呢。

「怎麼了?」許庭深低笑。

「我……」

我試探地張了張嘴,還是喊不出那兩個字。

有點羞恥。

「我還是叫你學長吧,也很親切。」

許庭深輕點了一下頭,「那我就不客氣了,桑桑?」

「……」

那兩個字像在他的舌尖打轉似的,怎麼那麼繾綣?

……

最後還是許庭深送我回家的。

車裡,許庭深講了許多,我坐在他身邊,就像是被單獨補課的小學生。

大佬就是大佬,一出口格局就不一樣。

我忍不住盯著他看,自己都沒發現。

許庭深突然靠了過來,薄唇微啟,輕輕喊我的名字,「桑桑?」

我一激靈,猛地回過神來,臉頰發熱,「啊?」

許庭深眉眼含笑,嗓音依舊低低的,輕輕的,「聽不到嗎?那我靠近一點?」

「沒……沒有。」我又咽了口口水,「我聽得很清楚。」

呼!

我剛才是怎麼了?

好像被蠱惑了一樣。

到了我家門口,我邀請許庭深進去坐坐。

許庭深溫聲婉拒,「今天太晚了,改天吧,我正式上門拜訪伯父伯母。」

「好的,學長再見。」我擺擺手。

許庭深上車離開。

我進了院子,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正式拜訪伯父伯母?

怎麼說的像是要見家長一樣?

今天的許庭深真奇怪。

回到卧室後,我發微信給未來的嫂子,也是我的閨蜜林曼音。

【音音,你還記得許庭深嗎?】

過了一會,音音的視頻邀請過來了。

「怎麼突然想到許庭深了?」音音問。

她的身後,我哥來來回回晃悠,不知道在幹什麼。

我往音音身後看。

音音笑了笑,「你哥在下廚呢,手忙腳亂的,不知道能不能吃。」

「……」

我哥在家從來不下廚,在媳婦兒那裡就這麼聽話。

10

「那我是不是打擾你倆啦?」

音音溫婉一笑,「我問你怎麼突然想到許庭深了。」

我把和許庭深重逢以來到合作的事情都說了一遍,音音突然笑了出來。

我有點發矇,「你笑什麼?」

「我覺得呀,你有新的桃花了。」

我哥這時湊了過來,「什麼桃花?」

音音側頭看他,「許庭深。」

我哥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許庭深還是算了,你剛出了秦川的坑,別又跳進另一個坑裡了。」

音音嗔了我哥一眼,「合著全天下就只有你桑林一個男人不是坑嗎?」

「我也是坑,讓你陷進來一輩子都出不去。」我哥說完,低頭在音音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我哥可真噁心。

我立刻掛斷視頻。

很快我哥的電話就過來了。

他在電話里說:

「你和許庭深合作我不管,這是好事,但是許庭深那個人和他的名字一樣,城府頗深。妹,看人不能只看臉,你在秦川那吃的虧還不夠嗎?」

「……」

說的我好像花痴一樣。

……

地皮完全下來那天,我和許庭深一起過去視察。

快到中午了,許庭深問我,「想吃什麼?」

我很開心,一是地皮很順利地下來了,二是這次和許庭深合作我真的能夠學到很多東西。

而且他那邊的人脈比我廣一些,這方面我也能借到點光。

於是我反問他,「學長你想吃什麼?」

許庭深低笑,「你請?」

「當然。」

半個小時之後,餐廳里……

點完菜,許庭深突然喊我的名字。

「桑桑。」

他每次這麼喊我,都聽得我抽搐。

我小名叫小榆,這麼叫我的,許庭深是第一個人,也是唯一一個。

雖然只是一件小事,可我覺得還挺曖昧的。

我抬頭看他。

「那邊馬上就要開工了,我們要盯緊一點,你最近還要出門嗎?」

我收回那點小心思,搖搖頭,「暫時我手裡就只負責這一個項目,不出門。」

「好,那我們隨時聯繫,交換意見。」

許庭深說話的時候,語調繾綣婉轉,像帶著鉤子似的。

昔日學校里的霸王為什麼變成這樣了?

「學長,我能問你一個私人的問題嗎?」

許庭深凝著我,眸色深邃,「可以,不過要交換。」

「……」

果然是生意人,一點都不肯吃虧。

11

我默默清了清喉嚨,「就是想問問你,你現在有女朋友嗎?」

許庭深慵懶一笑,「怎麼?想追我?」

「沒有沒有。」我連連擺手。

這可是個天大的誤會。

我只是想抱緊許大佬的大腿而已,可沒有別的心思。

不過現在許庭深確實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男人,不管是家境條件還是個人能力,都很吸引人。

我只是八卦一下而已。

「沒有。」許庭深回答。

我還挺意外的,許庭深年紀也不小了,沒有女朋友,難道是因為一心都撲在工作上了嗎?

我現在也是這個狀態。

因為談了一些私事,我覺得我和他之間的距離彷彿拉近了一些。

似乎,我還欠許庭深一個道歉。

「學長,當年我跟你說的那些話……抱歉。」

許庭深眉梢輕挑,「什麼話?」

算了。

那我還是不要提醒他好了,總之我很抱歉,可也不能提醒大佬我乾的好事啊。

我笑著搖搖頭,岔開話題,

「以前上學的時候我就沒看到你和誰交往過,學長,你真的沒有喜歡的人嗎?」

許庭深盯著我,「有啊,有一個,從大學那會到現在,一直都很喜歡。」

我微微張大嘴巴。

許庭深竟然這麼深情。

「那你們在一起了嗎?」

許庭深還是盯著我看,「快了。」

「真噠?恭喜你啊學長!」

我是真心替許庭深高興的,可他的臉色怎麼還黑了?

我也沒說錯話啊。

許庭深慵懶地靠在椅背上,「換我問你了。」

我點點頭。

「你和秦川,為什麼離婚?」

我淡淡一笑,「他不喜歡我,就離婚了唄。」

「那你還喜歡他嗎?」

「不喜歡了。」

我很清楚我在說什麼。

其實說起來,我對秦川的感情,也不是在他提出離婚的那一瞬間就消失的。

從十七歲那年對秦川一見鍾情,到今年二十五歲和秦川離婚,長達八年的時光里,我的愛是在他的冷漠里,一點一點被消耗殆盡了。

一直以來的愛而不得,對我來說就像背著一道沉重的枷鎖,所以在徹底放手之後,我才會如此輕鬆。

許庭深臉色逐漸好轉,隱隱有了笑意,「你值得更好的,他配不上你。」

12

工業園那邊如火如荼地施工了,許庭深三天兩頭約我過去視察。

我不是很懂,現在監工這麼嚴謹嗎?

今天又去那看了看,之後許庭深說請我吃飯。

最近我們都在一起吃了好多頓飯了。

……

回家後,音音來了,見許庭深送我回來,打趣八卦道:

「你最近和許庭深見面的次數似乎很頻繁啊。」

「我們在合作一個項目,當然要經常見面了。」

「可是那塊地皮,許庭深明明可以自己拿下呀。」

音音這話倒是提醒了我。

確實,如果真要和許庭深爭,我百分之九十是爭不過他的。

當時許庭深還說了句什麼來著?

我腦袋突然有根筋像是爆開了一般,閃現過什麼。

「音音,他當說,他沒損失什麼,失之東隅而已。」

音音突然倒吸了一口氣,好像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似的。

「許庭深喜歡你。」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一切都好像說得通了,他把地皮讓給我,還跟我合作,三天兩頭約我去視察,沒視察多大會就帶我去吃飯了,他還叫桑桑……

一切都是因為他那句:失之東隅而已。

「失之東隅」後面還有四個字,「收之桑榆。」

我當時根本沒往這方面想,而現在……

我心如鹿撞,迎上音音投過來的曖昧視線,忍不住笑了出來。

可是,許庭深有喜歡的人了啊。

我搖搖頭,清空了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誤會了,許庭深有喜歡的人了,而且他們很快就會在一起了。」

「是嗎?那個人是誰?」音音含笑問我。

「應該也是咱們學校的吧,他說從大學那會到現在,他一直都很喜歡那個人。」

音音眼裡溢出深深的笑意,「這麼痴情啊,那還真不是很喜歡,而是他非常非常愛那個人。」

是啊,他肯定非常非常愛那個女生。

那個女生真幸福,有人對她這麼長情。

當然,這份感情是我羨慕不來的。

音音說起了正事,

「我作為天使慈善基金會的主席,每年都為在哪辦酒會發愁。今年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新意了,我想在咱們的母校辦一場校友會,然後募捐。」

「可以啊,正好看看老同學。」

我十分贊同這個想法。

得到我的支持,音音也很開心,

「那好,那許庭深那邊就交給你了,到時候你幫我把邀請函交給他。」


後續全文點我頭像進入主頁查看!(是完結的!只是分上下兩部分發!!標題最後標『(完)』是上篇,標『(完·後續)』的是下半部分。)近兩天發布的,進入主頁滑動就能看到,一樣封面的就是同一篇故事。找不到就在我的主頁上用放大鏡搜索標題關鍵詞查看

情感分類資訊推薦

男方家境不好真的不能嫁嘛?網友真實經歷刻骨銘心! - 天天要聞

男方家境不好真的不能嫁嘛?網友真實經歷刻骨銘心!

文|小陽愛談編輯|小陽愛談分享今日精彩話題,感謝大家的閱覽。希望能獲得大家的點贊,關注,評論。在此祝大家萬事順意,日進金斗。某乎有這樣一個熱點話題:男方家境不好真的不能嫁嘛?網友真實經歷刻骨銘心!我從學校談的前男友就是孝順。
為什麼說以後可能真的沒有親戚了?3個原因告訴你答案 - 天天要聞

為什麼說以後可能真的沒有親戚了?3個原因告訴你答案

問題:怎麼才能每天都收到這種文章呢?答案:只需要點擊右上角「關注」即可。以後可能真的沒有親戚了,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出現了種種耐人尋味的跡象,或許你會感同身受,進而深以為然。一、有沒有親戚,取決你有沒有錢。親戚已經跟錢掛鉤了,有多少錢就能兌換
江南隨筆:悲喜 - 天天要聞

江南隨筆:悲喜

就在幾年之前我忽然想寫喜劇了。沒什麼原因,大概就是累了吧,忽然開始喜歡那些傻白甜的故事。有一次我高興地聽說一個原來在美國認識的女孩結婚了,是她哥哥寫郵件來告訴我的。
湖南紋身女孩相親,賣萌撒嬌要貼貼:你就是我的菜 - 天天要聞

湖南紋身女孩相親,賣萌撒嬌要貼貼:你就是我的菜

相親,是當前異性交往的重要方式。有些女生相親,眼光高,比較挑,喜歡端著架子,優越感十足。經常瞧不上男生,回去還要吐個槽。有些女生相親,非常拘謹,哪怕自己喜歡,也不會主動出擊。只希望對方能心領神會,抱得美人歸。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女孩,大大咧
情人之間,一旦緣盡,會有這3個徵兆 - 天天要聞

情人之間,一旦緣盡,會有這3個徵兆

愛情里,有的緣分如同璀璨星辰,照亮彼此的世界;而有的,則如同流星划過,短暫而絢爛之後,只留下無盡的夜空和淡淡的遺憾。情人之間,當那份曾經熱烈的情感逐漸褪色,緣盡的徵兆往往悄然浮現。01.溝通減少,沉默成為常態「愛情里的沉默,不是寧靜的港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