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2024年02月28日20:25:12 故事 1189

1

我叫李靜,今年27歲。男友曾凡大我兩歲,我倆都在異地打拚。相戀一年多後,父母催著我們把婚事辦了。

我是家裡的獨生女,爸媽很疼愛我。為了我上班方便,他們特意在公司附近給我買了一套小房子。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的,曾凡住在公司宿舍,也不經常來。其實,我覺得清清靜靜也是挺好的。

但未來大姑姐的到來,卻打破了這份寧靜。

那天我還在吃飯,曾凡打來了電話,他說唯一的姐姐曾夢離婚了,還被前夫趕了出來。

她現在想來我們的城市找工作,但外面的房租貴,曾夢負擔不起,就想來我的房子住一段時間。

其實,我心裡是排斥的,我跟未來大姑姐就只見過一次面,感覺還是陌生人一樣。要同住一室,多少有點難為情。

曾凡見我有點猶豫,便一再保證他姐找到工作馬上就搬,就當是幫他個忙好了。我想了一下,反正我倆都要結婚了,為這事鬧彆扭也不值得,便答應了。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2

兩天後曾夢來了,一到家她就抱怨我房子小,連轉個身都難。

我無語了,她免費住還想怎樣?有本事她自己出去住酒店唄。但看在曾凡的面子上,我沒說出口。

曾夢來了一周,我慢慢摸清了她的品性。她每天睡到10點,面試的工作不是嫌錢少,就是說壓力大。而最令我討厭的是,她總是手伸太長,老愛管東管西來干涉我的生活。

我買車厘子草莓吃,她就說我花錢大手大腳,以後結婚肯定存不到錢。但嘴巴卻一點都不含糊,不停吃著我買的東西。

我忍不住說了一句,你要是看不慣,可以搬出去住。她又假裝聽不到一樣,悠然刷手機去了。

快生日的時候,我見黃金美甲很是流行,也做了一套當作送給自己的禮物。看著金燦燦的手指頭,我心情美得不行。

曾夢得知,我的美甲花了將近6000後,她眼睛都瞪大了,嘴裡嘀咕著:有錢人就是不一樣,真是敗家。

我沒管她,進洗手間洗澡去了。出來的時候,我隱約聽到她在打電話,好像還提到了我的黃金美甲。

晚上,我就收到了准婆婆的信息,大意就是讓我不要亂花錢。哼,肯定是曾夢通風報信去了。

我花自己的錢,做自己喜歡的事,又關她什麼事?

3

我心裡有氣,打電話給曾凡訴說。他安撫我說,過兩天請年假帶我去玩一通,我這才好受了些。

一個月很快過去了,但曾夢還沒找到工作,更別提說要搬出去了。

曾凡見我有意見,就逗我說:「你很快就要當新娘子了,可別老生氣,要不然皮膚會變差的,到時候穿上婚紗就不美啦!」

被他這麼一說,想著馬上要嫁給心愛的男人,我心裡頓時美滋滋的。曾夢的事,我也懶得去想了。

周末,我和曾凡相約去婚紗工作室,挑選攝影套餐。但曾夢非說想要跟著去,我們只好帶上她了。

臨上車前,我聽到曾凡交代他姐:「等會不要話太多,讓李靜拿主意。」

但到了婚紗店,曾夢似乎忘記了一切。在挑選套餐的時候,她一個勁兒問這問哪。工作人員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才是準新娘子呢。

後面我選中了8800的婚紗照套餐,曾夢馬上跳了起來,說太貴沒必要。一直讓我選4000多那款,見我不聽她的,她又去遊說曾凡。

嘰嘰喳喳的聲音,聽得令人心煩。工作人員見我臉色不好,估計也猜到了什麼。

她打斷曾夢說:還是讓兩位新人決定吧!曾夢瞪了人家一眼,這才消停下來。

不過,我隱約聽到旁邊有人竊竊私語:這對新人的婚紗照,不會是大姑姐出錢吧?要不然她哪來那麼多意見?

我一聽,更加來氣了。明明是我自己的婚事,憑什麼曾夢來指手畫腳?曾凡拍了拍我後背,示意不用管他姐。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4

趁著曾夢上洗手間,我趕緊去挑選婚紗,可她後面還是跟著來了。

我拿起一件露肩的,她說我長得壯實,穿起來不好看。我拿起一件束腰的,她說我胖。反正我每拿起一件,她就一番評論。

工作人員出去接個電話後,曾夢也不掖著了。她直接說這店不好,說工作人員沒禮貌,婚紗難看,價格又坑人。

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當場發飆讓她走人。曾夢愣了一下,隨後高聲喊起來:拍8800這麼貴的婚紗照又怎樣?能保證你的婚姻天長地久嗎?

她這是在詛咒我以後要離婚嗎?她自己過得不好,竟然還見不得其他人好。

我立馬懟了一句:「整天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怪不得連你前夫都受不了你!」

曾夢被戳中了痛處,被氣得惱羞成怒,上前就要教訓我。沒想到,她卻被長長的婚紗尾絆倒了,摔在地下嗷嗷大叫。

曾凡聽到聲音進來,曾夢隨即影后上身,說是她好心幫我挑選婚紗,我不喜歡聽她嘮叨,還推了她一把。

我冷笑一聲,讓工作人員調出了監控,一切事情水落石出。這時曾夢還在狡辯,也不忘說我的壞話,說我配不起她弟弟。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5

曾凡這回也怒了,曾夢多管閑事也就算了,還冤枉我推她。他罵了親姐一頓,隨後拉著我的手,讓我不要生氣。

我冷著臉說:「有這種大姑姐誰願意嫁進你家,這婚我不結了!」說完,我就跑了出去。

曾凡急急地出來追我,給我道歉。我這才鬆口,讓曾夢趕緊搬出我的房子,還有保證她以後不準干涉我任何事情。

任誰也不能忍受,以後的生活被大姑姐指手畫腳吧?尤其是婚後。

曾凡一口就答應了,趕緊讓他姐回去收拾行李,搬出去住。他還說,以後要是曾夢敢管我的事情,他就第一個出來罵人,我這才滿意點點頭。

第二天,曾夢就會被送回了老家,曾凡說以後不會讓她來了。本來他是想幫親姐一把,沒想到也讓他看清了他姐的秉性。

但是經過這件事,我也明白了,我自己也有問題,一開始就應該拒絕大姑姐跟我住。有時候,我們的好心,未必有好報。越是親人,越是要保持距離。

故事分類資訊推薦

人物篇——許爺 - 天天要聞

人物篇——許爺

我是在飯桌上認識許爺的,也是在飯桌上品讀許爺的,許爺凄美的愛情故事,讓我們幾個大男人實實在在哭了一把……許爺官名叫許雲,年齡並不大,僅年長我一歲,但在他們大家族輩分大,他的本家孫子許向偉也是大我一歲的哥們兒。我跟著向偉喊他為許爺,有時我也稱許爺為兄為總,我胡亂叫之,他也胡亂應之。
小姨子賴在我家,為了讓她走,我使出了"絕招" - 天天要聞

小姨子賴在我家,為了讓她走,我使出了"絕招"

在這個燈紅酒綠的都市裡,小李和小美構建了他們的小天地。小李,一位沉穩的程序員,在數字世界中穿梭,而小美,則是一位設計師,將生活中的靈感轉化為觸動人心的作品。他們的生活像是一幅和諧的畫卷,直到一天,這幅畫卷上多出了一抹突兀的色彩——小美的妹妹,小紅。「哥,我能暫時住你們這嗎?
在女兒家養老8年,我卻把200萬拆遷款都給兒子,女婿把我趕出家門 - 天天要聞

在女兒家養老8年,我卻把200萬拆遷款都給兒子,女婿把我趕出家門

我是張老伴,今年72歲了。幾個月前,北城區政府發來通知,說是我們居住的老小區要拆遷,每戶會有一筆可觀的拆遷補償款。這筆錢對於我們這些當年下崗的老人來說,可算是意外之財了。 我和丈夫商量了一番,決定把這筆錢給了大兒子小明。小明一家四口,兒子還在上學,生活壓力不小。
公司聚餐完後去唱歌,中途走了,行政找我收KTV費用100,我直接噴 - 天天要聞

公司聚餐完後去唱歌,中途走了,行政找我收KTV費用100,我直接噴

公司年會聚餐那天,原本我就有些感冒,不太想去湊這個熱鬧。但作為一名老員工,又不好意思缺席。於是我還是收拾收拾,戴上口罩就去了。一到飯店,熱情的同事們就圍了上來,有遞酒的,有夾菜的,推杯換盞,好不熱鬧。作為一個不太能喝的人,我婉拒了一圈,最後實在推脫不過,才象徵性地喝了幾杯。
啊啊啊啊我要嫁給侯爺,哪怕是妾🥺 - 天天要聞

啊啊啊啊我要嫁給侯爺,哪怕是妾🥺

我要嫁給侯爺,哪怕是妾。這句話一經出口,立刻引起了轟動。話說那個侯爺,簡直就是城裡的傳奇啊。他高大威猛,一身龍袍披肩,氣質超然,一掃庸俗之氣。每逢出巡,人山人海,女子們個個眼饞,男子們個個嫉妒,誰不想做他的妾?這不,眼前這位妹子更是豁出去了,直接來個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