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EP176-255] #小說 #繁體中文

2024年05月24日12:17:08 故事 3213
【搞笑】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EP176-255]  #小說  #繁體中文 - 天天要聞 【搞笑】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EP176-255]  #小說  #繁體中文 - 天天要聞
11:15:05
* 所有內容視頻均從 YouTube 共享、轉發和嵌入。 如有違規或錯誤,請聯繫我們刪除。

相關文章推薦

民間故事:話多誤事,沉默是金。 - 天天要聞

民間故事:話多誤事,沉默是金。

我們這一生,要用三年時間學說話,卻要用一輩子時間,來學閉嘴,也就是說,人呢,盡量少說話,禍從口出,言多無益,這個故事就很深刻地說明了這一點。
外婆小時候的一次奇怪經歷,匪夷所思的巧合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 天天要聞

外婆小時候的一次奇怪經歷,匪夷所思的巧合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小時候聽我外婆講過一個故事,是我至今聽得最入迷、最怪異的一個故事。外婆說,她小時候家裡特別窮,沒有任何土地,母親自幼多病根本就幹不了什麼重活,只能在家編織草鞋換得一點油鹽。所以,一家人的生活開支幾乎全靠她的父親給當地的一位財主做長工。
做保姆第七天,去看小孩,我發現她把我洗的衣服扔在門後的地上 - 天天要聞

做保姆第七天,去看小孩,我發現她把我洗的衣服扔在門後的地上

前天晚上,天快黑的時候我去老頭家取了東西,我回到家政後,才發現因為氣憤走的時候把我放身份證和銀行卡的那個小包包和碗筷都忘在老頭家了。他的兒子讓我進屋。我說不進去了,我在門口你把我的東西遞給我就行了。他兒子不高興地說,怎麼連屋都不進了嗎?我說不進了。他把東西拿給我後我轉身下樓。
太子有他的白月光,我有我的夢情郎(完·後續) - 天天要聞

太子有他的白月光,我有我的夢情郎(完·後續)

故事接上篇(點我頭像進入主頁搜索標題關鍵詞查看)26誤會解除後,她倆歡天喜地走了。沒過幾天,又齊齊大哭地回來了。我一愣,瞬間感覺腦袋不保:「難道皇上的病很嚴重?」淦!跳個舞不至於把他嚇成那樣吧!倆人哭得凄凄切切,一人抱著我一個膝蓋骨就盤起來,不撒手。
我穿進了書里,成為了病嬌反派早逝的白月光(完·後續) - 天天要聞

我穿進了書里,成為了病嬌反派早逝的白月光(完·後續)

故事接上篇(點我頭像進入主頁搜索標題關鍵詞查看)9早上軍營里有要事要處理,沈崇雲一早便去了軍營。下午,宮裡的慶貴妃派人來傳旨,說是宮裡辦了賞花宴,邀世家小姐進宮中一聚。傳旨的公公說,這是貴妃娘娘的意思。我便不得不跟著去走一趟。長春宮裡,顧朝瑜見我來了,就立刻坐到了我的身邊。
我砍柴時救下一崴腳老漢,送他回家後,他卻想讓我當他的女婿。 - 天天要聞

我砍柴時救下一崴腳老漢,送他回家後,他卻想讓我當他的女婿。

本文為短篇小說,內容純屬虛構,請理性觀看,切勿對號入座。在一次上山砍柴的過程中,我意外的遇到了一個崴腳的老漢,出於內心的善良,我將他救了下來,送他回家。然而,當我將他送到家裡準備離開時,他卻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想要我給他當女婿……我叫陳浩,是一名普通的農民。
情侶睡前故事哄女朋友 - 天天要聞

情侶睡前故事哄女朋友

在遙遠的傳說中,曾經有一次,月亮受到了傷害,它的一些碎片灑向了人間。這些碎片在人間生根發芽,化作了路燈,默默守護著每一個夜晚。在城市的某個幽靜角落,一盞散發著柔和光芒的路燈靜靜地站立著。它的身旁,有一棵巍峨的大樹,它們共同構成了這個城市角落的獨特風景。
84年,我光腳走8里山路請外公踩筒車,被外婆吼一頓,外公追來了 - 天天要聞

84年,我光腳走8里山路請外公踩筒車,被外婆吼一頓,外公追來了

為增加可閱讀性,本文部分情節做了藝術化加工,請注意甄別。俗話說,女兒是母親的小棉襖,不管是以前窮苦還是現在富裕,這句話都准沒錯。但在我三歲以前,我幾乎沒有去過外婆家,儘管去外婆家只有六里路。而外婆也沒有來過我家,在外婆眼裡,似乎就沒有我媽這個女兒。

故事分類最新資訊

民間故事(瞎子摸骨) - 天天要聞

民間故事(瞎子摸骨)

陳乾看著手裡的玉佩嘆了口氣,這是他當初送給未婚妻林可兒的定親信物,陳家敗落後,林家嫌棄他窮,退了婚事,這玉佩也送還了回來,他一直沒捨得典當,如今家裡就剩這麼一個值錢的物件,他打算典賣了作為趕考的路費。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 - 天天要聞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

母親走後,我摘下給她買的耳環,大嫂面露譏諷,三天後她更不淡定1.母親走的那天,天空灰濛濛的,像是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壓抑得人喘不過氣。我跪在靈堂前,淚水模糊了視線,耳邊回蕩著親戚們斷斷續續的哭聲,心裡卻空蕩蕩的,像被人掏空了一般。母親走得很突然,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
女主管喝醉了,爬上了我的車,說道,我們去賓館。 - 天天要聞

女主管喝醉了,爬上了我的車,說道,我們去賓館。

張鴻蓄著一頭烏黑的短髮,眼神中帶著些許鬱鬱寡歡,他站在這座繁華都市的邊緣,獨自望著遠方林立的高樓。每一天,他就像無數城市裡的普通職員一樣,重複著簡單枯燥的工作內容。這一天也不例外,他按時走進了那間已經有些陳舊的寫字樓,坐進自己格子間的角落。「張鴻,這份文件你檢查過了嗎?
父親去世,大伯帶全家要錢,我拗不過去廚房拿錢,大伯慌忙離開 - 天天要聞

父親去世,大伯帶全家要錢,我拗不過去廚房拿錢,大伯慌忙離開

原創文章,全網首發,嚴禁搬運,搬運必維權。故事來源於生活,進行潤色、編輯處理,請理性閱讀。父親去世的消息像一顆重磅炸彈,震得我們家四壁生寒。我站在客廳的窗前,看著窗外的雨絲,心裡一片凄涼。突然,門鈴響起,我打開門,只見大伯一家站在門外,臉上帶著勉強的笑容。

全站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