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我最不想去的老公舅舅家拜年,吃飯的時候我提前下了桌子

2024年02月12日17:25:04 故事 1283

公公婆婆的兄弟姐妹都不少,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有婆婆這邊的親戚來往的親密些,公公那邊的親戚都沒怎麼走動。

婆婆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有兩個妹妹。大舅在外地,二舅和另外兩個姨都在本地,二舅家就成了婆婆和兩個姨的娘家。

平常過年過節,我們時常要去走動走動,尤其是過年的時候,作為外甥和外甥媳婦,肯定是要去給二舅拜年的。

去我最不想去的老公舅舅家拜年,吃飯的時候我提前下了桌子 - 天天要聞

網路圖片。

二舅今年80歲了,是個很隨和、脾氣很好的人!二舅媽過世多年,表哥也是一個木訥寡言的人,家裡的里里外外都是表嫂在操持。

這個表嫂是個人物,說話做事情風風火火,潑辣能幹得很!很擅長和人打交道,當然是和有權有勢的人。

我每次去拜年的時候,總是遇見一些不是親戚的陌生人,等到吃飯的時候,表嫂就來介紹這是誰、誰、誰,在哪裡做什麼什麼事的,幾乎都是她的關係。

飯桌上,被重點招待的也總是這些陌生的人,我們這一家人都是陪客,這樣的情況每年過年拜年的時候,都是如此。

去我最不想去的老公舅舅家拜年,吃飯的時候我提前下了桌子 - 天天要聞

網路圖片。

本來在婆家過年走親戚拜年就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去某人舅舅家拜年更尷尬。

婆家拜年有約定俗成的規矩,一方的關係集中去、集中招待。比方說,昨天我們和兩個姨約著一起去舅舅家,兩個姨和舅舅今天又約著一起去我婆婆家。

這樣來的都是自己的親友,真正是一家子的聚會,吃飯也熱鬧。

表嫂可能是關係太多了,每年總要安排幾個不認識的人,和我們一起吃飯,飯桌上再給我們這些親戚隆重介紹,她的這些朋友。

去我最不想去的老公舅舅家拜年,吃飯的時候我提前下了桌子 - 天天要聞

網路圖片。

很有些炫耀的意思!我每年都是硬著頭皮去某人舅舅家拜年。昨天去的時候,我們剛到沒一會,又來了一家三口,後來表嫂介紹說是娘家村裡街道的。

我和某人商量能不能坐下就走不吃飯,某人說不行!後來吃飯的時候,又是那個故事,表哥在廚房裡忙,表嫂勸酒勸菜講故事。

桌上的菜都是看菜,其他人我不知道,我們一家三口是都吃不下的。勉強吃了幾筷子,喝了一杯飲料後,我起身打了個招呼離席了。

去我最不想去的老公舅舅家拜年,吃飯的時候我提前下了桌子 - 天天要聞

網路圖片。

終於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了這個舉動,我輕鬆多了!後來表嫂端著碗出來,和我講這幾天太忙了,娘家事多客多,婆家也事多客多,沒好好準備飯菜。

我聽出來這是和我解釋,菜沒準備好,我提前離席怕我是有意見了。連忙解釋說,早上在家吃得晚,還沒消化吃不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喜好,表嫂喜歡這樣的場合,是順應自己的內心,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提早離開,也是順應自己的內心,不勉強自己。

#記錄我的2024#

故事分類資訊推薦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 天天要聞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本故事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1969年,三名女戰士接到重要任務,攜帶衝鋒槍前往馬鬃山剿狼。短短五天的時間內,她們共滅掉了90隻野狼。就在她們準備歸隊的前一晚,失去太多同伴的狼王發怒了。它帶領狼群將女戰士圍在土房子之中,然後敲響了房門,試圖騙她們把門打開。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1我叫李靜,今年27歲。男友曾凡大我兩歲,我倆都在異地打拚。相戀一年多後,父母催著我們把婚事辦了。我是家裡的獨生女,爸媽很疼愛我。為了我上班方便,他們特意在公司附近給我買了一套小房子。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的,曾凡住在公司宿舍,也不經常來。其實,我覺得清清靜靜也是挺好的。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 天天要聞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怎麼,特工塔格潛入了這座基地裡面了嗎?」艾希比耐克魯斯博士聽到外面的動靜,很是焦急。  耐克魯斯博士手下的嘍啰們跟他說:「不,不是潛入,而是攻入!」  耐克魯斯博士震驚了:「攻入?他們來了多少人?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 天天要聞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小女孩走在草地上,陸續邀請小動物和她一起玩,可是每當她提出邀請時,動物們卻都離開了,直到她靜靜地坐在石頭上,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小動物們又回來了!故事以第一人稱展開敘述清晨,我來到草地上,看見一隻蚱蜢停在葉子上。「蚱蜢,和我一起玩兒好嗎?」我伸手去抓,蚱蜢卻蹦開了。
老大和老二(一) - 天天要聞

老大和老二(一)

春節回到老家雖然短短的幾天,還有一部分時間是在發燒休息中度過的,但回到家鄉見到故人的那種衝擊感至今還在,特別是見到曾經東西為鄰的大叔和二叔,他們的是親兄弟兩個,他們如今的變化更突顯了一種選擇人生後的走向。大叔和二叔是我本家,應該是出了五服的,但每年請神上墳都是一起的。
藍顏天成(17) - 天天要聞

藍顏天成(17)

小兵經常上班,年初一也上班。記得年初五,小兵還在上白班,才下班,晚上八九點,見到同事發在工作群裡面熊熊烈火,燒路邊草叢,然後呢見夜班的同事們拉了一條消防栓里的水帶,面前濃煙滾滾,群裡面藍顏說:「我正在趕來高速路上!」 他十分擔心,問燒小區裡面?還是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