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地山:三博士

2023年12月09日09:49:05 故事 1347


許地山:三博士 - 天天要聞

窄窄的店門外,貼著「承寫履歷」「代印名片」「當日取件」「承印訃聞」等等廣告。店內幾個小徒弟正在忙著,踩得機輪軋軋地響。推門進來兩個少年,吳芬和他的朋友穆君,到櫃檯上。

吳先生說:「我們要印名片,請你拿樣本來看看。」

一個小徒弟從機器那邊走過來,拿了一本樣本遞給他,說:「樣子都在裡頭啦。請您挑吧。」

他和他的朋友接過樣本來,約略翻了一遍。

穆君問:「印一百張,一會兒能得么?」

小徒弟說:「得今晚來。一會兒趕不出來。」

吳先生說:「那可不成,我今晚七點就要用。」

穆君說:「不成,我們今晚要去赴會,過了六點,就用不著了。」

小徒弟說:「怎麼今晚那麼些赴會的?」他說著,順手從櫃檯上拿出幾匣印得的名片,告訴他們:「這幾位定的名片都是今晚赴會用的,敢情您兩位也是要赴那會去的吧。」

穆君同吳先生說:「也許是吧。我們要到北京飯店去赴留美同學化裝跳舞會。」

穆君又問吳先生說:「今晚上還有大藝術家枚宛君博士么?」

吳先生說:「有他吧。」

穆君轉過臉來對小徒弟說:「那麼,我們一人先印五十張,多給你些錢,馬上就上版,我們在這裡等一等。現在已經四點半了,半點鐘一定可以得。」

小徒弟因為掌柜的不在家,躊躇了一會,至終答應了他們。他們於是坐在櫃檯旁的長凳上等著。吳先生拿著樣本在那裡有意無意地翻。穆君一會兒拿起白話小報看看,一會兒又到機器旁邊看看小徒弟的工作。小徒弟正在撤版,要把他的名字安上去,一見穆君來到,便說:「這也是今晚上要赴會用的,您看漂亮不漂亮?」他拿著一張名片遞給穆君看。他看見名片上寫的是「前清監生,民國特科俊士,美國鳥約克柯藍卑阿大學特贈博士,前北京政府特派調查歐美實業專使隨員,甄輔仁。」後面還印上本人的銅版造像:一頂外國博士帽正正地戴著,金穗子垂在兩個大眼鏡正中間,臉模倒長得不錯,看來像三十多歲的樣子。他把名片拿到吳先生跟前,說:「你看這人你認識么?頭銜倒不寒磣。」

吳先生接過來一看,笑說:「這人我知道,卻沒見過。他哪裡是博士,那年他當隨員到過美國,在紐約住了些日子,學校自然沒進,他本來不是念書的。但是回來以後,滿處告訴人說憑著他在前清捐過功名,美國特贈他一名博士。我知道他這身博士衣服也是跟人借的。你看他連帽子都不會戴,把穗子放在中間,這是哪一國的禮帽呢?」

穆君說:「方才那徒弟說他今晚也去赴會呢。我們在那時候一定可以看見他。這人現在幹什麼?」

吳先生說:「沒有什麼事吧。聽說他急於找事,不曉得現在有了沒有。這種人有官做就去做,沒官做就想辦教育,聽說他現在想當教員哪。」

兩個人在店裡足有三刻鐘,等到小徒弟把名片焙乾了,拿出來交給他們。他們付了錢,推門出來。

在街上走著,吳先生對他的朋友說:「你先去辦你的事,我有一點事要去同一個朋友商量,今晚上北京飯店見吧。」

穆君笑說:「你又胡說了,明明為去找何小姐,偏要撒謊。」

吳先生笑說:「難道何小姐就不是朋友么?她約我到她家去一趟,有事情要同我商量。」

穆君說:「不是訂婚吧?」

「不,絕對不。」

「那麼,一定是你約她今晚上同到北京飯店去,人家不去,你定要去求她,是不是?」

「不,不。我倒是約她來的,她也答應同我去。不過她還有話要同我商量,大概是屬於事務的,與愛情毫無關係吧。」

「好吧,你們商量去,我們今晚上見。」

穆君自己上了電車,往南去了。

吳先生雇了洋車,穿過幾條衚衕,來到何宅。門役出來,吳先生給他一張名片,說:「要找大小姐。」

僕人把他的名片送到上房去。何小姐正和她的女朋友黃小姐在妝台前談話,便對當差的說:「請到客廳坐吧,告訴吳先生說小姐正會著女客,請他候一候。」僕人答應著出去了。

何小姐對她朋友說:「你瞧,我一說他,他就來了。我希望你喜歡他。我先下去,待一會兒再來請你。」她一面說,一面燙著她的頭髮。

她的朋友笑說:「你別給我瞎介紹啦。你准知道他一見便傾心么?」

「留學生回國,有些是先找事情後找太太的,有些是先找太太后謀差事的。有些找太太不找事,有些找事不找太太,有些什麼都不找。像我的表哥輔仁他就是第一類的留學生。這位吳先生可是第二類的留學生。所以我把他請來,一來托他給輔仁表哥找一個地位,二來想把你介紹給他。這不是一舉兩得么?他急於成家,自然不會很挑眼。」

女朋友不好意思搭腔,便換個題目問她說:「你那位情人,近來有信么?」

「常有信,他也快回來了。你說多快呀,他前年秋天才去的,今年便得博士了。」何小姐很得意地說。

「你真有眼。從前他與你同在大學念書的時候,他是多麼奉承你呢。若他不是你的情人,我一定要愛上他。」

「那時候你為什麼不愛他呢?若不是他出洋留學,我也沒有愛他的可能。那時他多麼窮呢,一件好衣服也捨不得穿,一頓飯也捨不得請人吃,同他做朋友面子上真是有點不好過。我對於他的愛情是這兩年來才發生的。 」

「他倒是裝成的一個窮孩子。但他有特別的聰明,樣子也很漂亮,這會回來,自然是格外不同了。我最近才聽見人說他祖上好幾代都是讀書人,不曉得他告訴你沒有。」

何小姐聽了,喜歡得眼眉直動,把燙鉗放在酒精燈上,對著鏡子調理她的兩鬢。她說:「他一向就沒告訴過我他的家世。我問他,他也不說。這也是我從前不敢同他交朋友的一個原因。」

她的朋友用手捋捋她腦後的頭髮,向著鏡里的何小姐說:「聽說他家裡也很有錢,不過他喜歡裝窮罷了。你當他真是一個窮鬼么?」

「可不是,他當出國的時候,還說他的路費和學費都是別人的呢。」

「用他父母的錢也可以說是別人的。」她的朋友這樣說。

「也許他故意這樣說吧。」她越發高興了。

黃小姐催她說:「頭髮燙好了,你快下去吧。關於他的話還多著呢。回頭我再慢慢地告訴你。教客廳里那個人等久了,不好意思。」

「你瞧,未曾相識先有情。多停一會兒就把人等死了!」她奚落著她的女朋友,便起身要到客廳去。走到房門口正與表哥輔仁撞個滿懷。表妹問:「你急什麼?險些兒把人撞倒!」

「我今晚上要化裝做交際明星,借了這套衣服,請妹妹先給我打扮起來,看看時樣不時樣。」

「你到媽屋裡去,教丫頭們給你打扮吧。我屋裡有客,不方便。你打扮好就到那邊給我去瞧瞧。瞧你凈以為自己很美,凈想扮女人。」

「這年頭扮女人到外洋也是博士待遇,為什麼扮不得?」

「怕的是你扮女人,會受『遊街示眾』的待遇咧。」

她到客廳,便說:「吳博士,久候了,對不起。」

「沒有什麼。今晚上你一定能賞臉吧。」

「豈敢。我一定奉陪。您瞧我都打扮好了。」

主客坐下,敘了些閑話。何小姐才說她有一位表哥甄輔仁現在沒有事情,好歹在教育界給他安置一個地位。在何小姐方面,本不曉得她表哥在外洋到底進了學校沒有。她只知道他是借著當隨員的名義出國的。她以為一留洋回來,假如倒霉也可以當一個大學教授,吳先生在教育界很認識些可以為力的人,所以非請求他不可。在吳先生方面,本知道這位甄博士的來歷,不過不知道他就是何小姐的表兄。這一來,他也不好推辭,因為他也有求於她。何小姐知道他有幾分愛她,也不好明明地拒絕,當他說出情話的時候,只是笑而不答。她用別的話來支開。

她問吳博士說:「在美國得博士不容易吧?」

「難極啦。一篇論文那麼厚。」他比方著,接下去說,「還要考英、俄、德、法幾國文字,好些老教授圍著你,好像審犯人一樣。稍微差了一點,就通不過。」

何小姐心裡暗喜,喜的是她的情人在美國用很短的時間,能夠考上那麼難的博士。

她又問:「您寫的論文是什麼題目?」

「凡是博士論文都是很高深很專門的。太普通和太淺近的,不說寫,把題目一提出來,就通不過。近年來關於中國文化的論文很時興,西方人厭棄他們的文化,想得些中國文化去調和調和。我寫的是一篇《麻雀牌與中國文化》。這題目重要極了。我要把麻雀牌在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的地位介紹出來。我從中國經書里引出很多的證明,如《詩經》里『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的『雀』便是麻雀牌的『雀』。為什麼呢?真的雀哪會有角呢?一定是麻雀牌才有八隻角呀。『穿我屋』表示當時麻雀很流行,幾乎家家都穿到的意思。可見那時候的生活很豐裕,像現在的美國一樣。

這個鐵證,無論哪一個學者都不能推翻。又如『索子』本是『竹子』,寧波音讀『竹』為『索』,也是我考證出來的。還有一個理論是麻雀牌的名字是從『一竹』得來的。做牌的人把『一竹』雕成一隻鳥的樣子,沒有學問的人便叫它做『麻雀』,其實是一隻鳳,取『鳴鳳在竹』的意思。這個理論與我剛才說的雀也不衝突,因為鳳凰是貴族的,到了做那首詩的時代,已經民眾化了,變為小家雀了。此外還有許多別人沒曾考證過的理論,我都寫在論文里。您若喜歡念,我明天就送一本過來獻獻醜。請您指教指教。我寫的可是英文。我為那論文花了一千多塊美元。您看要在外國得個博士多難呀,又得花時間,又得花精神,又得花很多的金錢。」

何小姐聽他說得天花亂墜,也不能評判他說的到底是對不對,只一味地稱讚他有學問。她站起來,說:「時候快到了,請你且等一等,我到屋裡裝飾一下就與你一同去。我還要介紹一位甜人給你。我想你一定會很喜歡她。」她說著便自出去了。吳博士心裡直盼著要認識那人。

她回到自己屋裡,見黃小姐張皇地從她的床邊走近前來。

「你放什麼在我床里啦?」何小姐問。

「沒什麼。」

「我不信。」何小姐一面說一面走近床邊去翻她的枕頭。她搜出一捲筒的郵件,指著黃小姐說,「你還搗鬼!」

黃小姐笑說:「這是剛才外頭送進來的。所以把它藏在你的枕底,等你今晚上回來,可以得到意外的喜歡。我想那一定是你的甜心寄來的。 」

「也許是他寄來的吧。」她說著,一面打開那捲筒,原來是一張文憑。她非常地喜歡,對著她的朋友說:「你瞧,他的博士文憑都寄來給我了!多麼好看的一張文憑呀,羊皮做的咧!」

她們一同看著上面的文字和金印。她的朋友拿起空筒子在那裡摩挲著,顯出是很羨慕的樣子。

何小姐說:「那邊那個人也是一個博士呀,你何必那麼羨慕我的呢?」

她的朋友不好意思,低著頭儘管看那空筒子。

黃小姐忽然說:還有一封信呢!」遞給何小姐。

「你瞧,她把信取出來,

何小姐把信拆開,念著:

最親愛的何小姐:

我的目的達到,你的目的也達到了。現在我把這一張博士文憑寄給你。我的論文是《油炸膾 與燒餅的成分》。這題目本來不難,然而在這學校里,前幾年有一位中國學生寫了一篇《北京松花的成分》也得著博士學位,所以外國博士到底是不難得。論文也不必選很艱難的問題。

我寫這論文的緣故都是為你,為得你的愛,現在你的愛教我在短期間得到,我的目的已達到了。你別想我是出洋念書,其實我是出洋爭口氣。我並不是沒本領,不出洋本來也可以,無奈迫於你的要求,若不出來,倒顯得我沒有本領,並且還要冒個「窮鬼」的名字。現在洋也出過了,博士也很容易地得到了,這口氣也爭了,我的生活也可以了結了。我不是不愛你,但我愛的是性情,你愛的是功名;我愛的是內心,你愛的是外形,對象不同,而愛則一。然而你要知道人類所以和別的動物不同的地方便是在戀愛的事情上,失戀固然可以教他自殺,得戀也可以教他自殺。禽獸會因失戀而自殺,卻不會在承領得意的戀愛滋味的時候去自殺,所以和人類不同。

別了,這張文憑就是對於我的紀念品,請你收起來。無盡情意,筆不能宜,萬祈原宥。

你所知的男子

「呀!他死了!」何小姐念完信,眼淚直流,她不曉得要怎辦才好。

她的朋友拿起信來看,也不覺傷心起來,但還勉強勸慰她說:「他不至於死的,這信里也沒說他要自殺,不過發了一片牢騷而已。他是恐嚇你的,不要緊,過幾天,他一定再有信來。」

她還哭著,鍾已經打了七下,便對她的朋友說:「今晚上的跳舞會,我懶得去了。我教表哥介紹你給吳先生吧。你們三個人去得啦。」

她教人去請表少爺。表少爺卻以為表妹要在客廳里看他所扮的時裝,便搖擺著進來。

吳博士看見他打扮得很時髦,臉模很像何小姐。心裡想這莫不是何小姐所要介紹的那一位。他不由得進前幾步深深地鞠了一躬,問,「這位是……」

輔仁見表妹不在,也不好意思。但見他這樣誠懇,不由得到客廳門口的長桌上取了一張名片進來遞給他。

他接過去,一看是「前清監生,民國特科俊士,美國鳥約克柯藍卑阿大學特贈博士,前北京政府特派調查歐美實業專使隨員,甄輔仁。」

「久仰,久仰。」

「對不住,我是要去赴化裝跳舞會的,所以扮出這個怪樣來,取笑,取笑。」

「豈敢,豈敢。美得很。」

故事分類資訊推薦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 天天要聞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本故事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1969年,三名女戰士接到重要任務,攜帶衝鋒槍前往馬鬃山剿狼。短短五天的時間內,她們共滅掉了90隻野狼。就在她們準備歸隊的前一晚,失去太多同伴的狼王發怒了。它帶領狼群將女戰士圍在土房子之中,然後敲響了房門,試圖騙她們把門打開。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1我叫李靜,今年27歲。男友曾凡大我兩歲,我倆都在異地打拚。相戀一年多後,父母催著我們把婚事辦了。我是家裡的獨生女,爸媽很疼愛我。為了我上班方便,他們特意在公司附近給我買了一套小房子。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的,曾凡住在公司宿舍,也不經常來。其實,我覺得清清靜靜也是挺好的。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 天天要聞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怎麼,特工塔格潛入了這座基地裡面了嗎?」艾希比耐克魯斯博士聽到外面的動靜,很是焦急。  耐克魯斯博士手下的嘍啰們跟他說:「不,不是潛入,而是攻入!」  耐克魯斯博士震驚了:「攻入?他們來了多少人?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 天天要聞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小女孩走在草地上,陸續邀請小動物和她一起玩,可是每當她提出邀請時,動物們卻都離開了,直到她靜靜地坐在石頭上,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小動物們又回來了!故事以第一人稱展開敘述清晨,我來到草地上,看見一隻蚱蜢停在葉子上。「蚱蜢,和我一起玩兒好嗎?」我伸手去抓,蚱蜢卻蹦開了。
老大和老二(一) - 天天要聞

老大和老二(一)

春節回到老家雖然短短的幾天,還有一部分時間是在發燒休息中度過的,但回到家鄉見到故人的那種衝擊感至今還在,特別是見到曾經東西為鄰的大叔和二叔,他們的是親兄弟兩個,他們如今的變化更突顯了一種選擇人生後的走向。大叔和二叔是我本家,應該是出了五服的,但每年請神上墳都是一起的。
藍顏天成(17) - 天天要聞

藍顏天成(17)

小兵經常上班,年初一也上班。記得年初五,小兵還在上白班,才下班,晚上八九點,見到同事發在工作群裡面熊熊烈火,燒路邊草叢,然後呢見夜班的同事們拉了一條消防栓里的水帶,面前濃煙滾滾,群裡面藍顏說:「我正在趕來高速路上!」 他十分擔心,問燒小區裡面?還是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