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2023年11月10日08:46:06 故事 1094

我叫張小明,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少年。我有一個表姐叫張秀英,比我大五歲,小時候我們經常一起玩耍,關係十分要好。表姐長大後選擇在家鄉嫁人生活,對象是村裡一個叫傻根的男人。其實大家都看得出來,傻根是個無能的廢物,但表姐嫁給他完全是被父母逼的。我經常為表姐感到難過,她生性這麼善良活潑,配不上傻根這樣的窩囊廢。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一天,我騎著破舊的自行車回家,還在遠處就看見表姐 我伯父的墳前痛哭,淚水濕透了她的衣襟。我吃了一驚,趕緊丟下車跑過去。

「表姐,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我扶起她,急切地問。

表姐抽泣著,好半天才說:「小明,我的嫁妝都被村裡的混混頭子搶走了,你說我這該怎麼活啊!」

我心裡一緊,脫口問:「到底怎麼回事?那混蛋是誰?」

表姐擦著眼淚跟我詳細講述,原來昨天傻根去縣城辦事,村裡一個叫張三的混混頭子帶人來表姐家,把她許多年辛苦積攢的嫁妝都搶了去。表姐哭著求他不要這樣,還被他惡狠狠地一巴掌扇到牆上。我聽表姐描述這無理暴行,心如刀絞,恨不得立刻衝去殺了那混蛋泄憤。

「表姐,你千萬別這樣傷心了,有我在,我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我握著表姐的手,義憤填膺地說。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表姐還在哭,她抽噎著說:「小明,算了吧,你年紀還小,打不過那些兇惡的混混的。我也不值得你為我冒這個險。」

「表姐,你是我最關心的人,我怎能容忍別人欺負你!」我堅決地說,「你放心,我一定會設法對付他的,絕不會讓他得逞的。請你振作些,我們一定能渡過這難關的。」

表姐聽我這麼說,淚水又流了下來,但她沒有再勸我放棄。我知道,這次我必須挺身而出,為表姐討回公道。這也許會有生命危險,但我下定決心不再坐視混混欺辱我最疼愛的表姐。

第二天清晨,我起了個大早,徑直去找我們村裡最古老、最有威望的長者孫老戶主。我跪下來訴說表姐被欺辱、嫁妝被搶的遭遇,請求老戶主出面制止這種駭人聽聞的暴行。

老戶主嘆了口氣,說:「小兄弟,我都聽你講了,這確實令人髮指。但那張三勢力太大,我們也沒有好對付他的辦法。你還年輕,我看你且忍忍,不要輕舉妄動,免招災禍。」

離開老戶主家後,我苦苦思索對策。要單槍匹馬對付村霸張三怕是難以成功,我必須設法獲取外援。經過深思熟慮,我決定求助我們村獵人阿強,向他借一把獵槍應急。阿強是個老實巴交的中年人,平時常常帶我獵鳥打兔子,與我關係不錯。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於是當天傍晚,我來到阿強家,把表姐被欺辱的事說了一遍,並懇請他借給我一支獵槍,以供我對付張三時自衛。阿強聽後臉色嚴峻,他沉吟了很久,最後還是打開槍櫃,把一支好看的雙筒獵槍遞給我:「小明,你我一場情,這槍就先借你幾天,但千萬當心處理,可不能誤傷無辜。」

我雙手接過獵槍,激動地說:「阿強叔,您放心,我一定小心謹慎,絕不亂來。這獵槍我只會用來威懾張三,爭取和平解決事情。」

得到獵槍,我稍感寬慰。與張三正面對抗固然危險,但有了這武器作為威懾,勝算也大了些。既然下定決心為表姐討公道,就不能畏難退縮。我按捺住心中的不安,準備好了執行我的計劃。

當天夜裡,月黑風高,正是執行偷襲的大好時機。我披著黑衣,背著獵槍,悄然來到張三家附近的一處隱蔽處蹲伏。凌晨兩點左右,果然看到張三的房門吱嘎一聲打開,一個醉醺醺的壯漢影子蹣跚著走了出來,看樣子是去院子解手。

我屏住呼吸,拿起獵槍悄悄跟了上去。看準時機,我在張三背後五米處舉槍瞄準,手指顫抖著扣動了扳機。「砰!」一聲巨響,張三跌倒在地,發出一聲慘叫。我見他倒地不起,立刻轉身就逃,一路狂奔回了家。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我 回家後,心跳得飛快,還在因激動和恐懼而戰慄。我居然開槍打傷了張三,從今往後,我的人生可能會怎樣我自己也無法想像。我會成為通緝犯嗎?還是會逃過法網?表姐聽到這個消息會作何感想?我自己又該如何面對這一切?各種猜測和害怕在我腦海里交替閃過,我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大早,鄰居阿姨跑來告訴我,說張三隻是重傷,被人送去了縣醫院救治,還沒有死。我稍微鬆了口氣,慶幸自己並未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但我知道,受重傷的張三醒來後一定會報復。表姐和我都會遭殃,必須想辦法脫身才行。

我趕緊跑去表姐家,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她。表姐哭道:「小明,這都是我的錯,你本不該為我走上歧路。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我安慰表姐別自責,首要的是脫離張三的追殺。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個月前做的一個奇特夢境——我的伯父託夢告訴我,他在老家藏有一筆遺產,讓我去取用。我猛然醒悟過來,這筆遺產或許能幫助我和表姐,甚至改變人生!

於是我婉轉勸說表姐,我們必須分頭先逃一段時間,讓事態平復。我會獨自去老家取伯父留下的遺產,然後再回來接表姐一起開始新生活。表姐沉默許久,最後點頭答應了我的建議。

與表姐商議妥當後,我立即動身去了老家。一個人坐在火車上,看著窗外後退的景象,我不禁沉浸在了對過去種種的回憶和反思中。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我想起小時候和表姐無憂無慮地玩耍,那時的日子是那麼開心簡單。我們會在麥田裡追逐,在小河邊嬉戲,表姐總愛逗我笑。現在想來,那是我最珍貴的童年記憶。表姐一直對我如同親生妹妹一般照顧,我也發誓要永遠保護她。

然而就在昨晚,我為了表姐,走上了犯罪的道路。開槍擊傷了另一個人,我的人生軌跡就此改變。我當時的衝動選擇,簡直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將我和表姐都推向了未知的困境和危險。

我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是否太過魯莽冒失。我本可以報警尋求法律制裁,或者聯合村民對峙。但我偏聽從了一時衝動,選擇了暴力報復。我的年輕氣盛令我沒有深思熟慮,反而自作主張地拿起了武器。我認為這完全是我的不成熟所致,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現在我已置表姐於不顧,我們都面臨巨大風險。我唯一能做的是儘快找到伯父的遺產,希望它能幫助我們度過難關,甚至重新開始。我發誓要藉此機會反思成長,學會寬容,遠離仇恨。我絕不能重蹈覆轍。

經過漫長的火車旅程,我終於回到了故鄉。這裡荒無人煙,滿目瘡痍。我來到伯父的老宅,它已破爛不堪,充滿蜘蛛網和灰塵。我在房子周圍仔細搜尋,終於在雞舍邊的土堆里,挖出了一個鐵盒。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我顫抖著雙手擦拭銹跡,打開鎖頭。盒中赫然靜卧著一疊美鈔和存摺!上面記錄的數字讓我目瞪口呆——這竟是一筆巨款!它遠遠超出我的想像,絕對能改變我和表姐的命運。

我不禁淚流滿面。伯父啊,您的善意我終於領悟了。這筆錢的意義,就在於讓我明白仇恨無法解決問題,唯有寬容和新生才是出路。我一定會牢記您的教誨,重新做人。

就在我熱淚盈眶之時,幾輛警車突然圍了過來。原來,我這次行動早被村裡人發現,他們立刻報了警。我被當場抓獲,雙手反銬著塞進警車。

我並沒有反抗,反而鬆了一口氣。我準備接受法律的制裁,因為那是我應得的。我已經想通了人生的道理,我會守住本心,走上正途。這次牢獄之災,將是我贖罪的開始......

我被警察帶回縣局拘留審問。一開始,我堅稱自己只是受人脅迫,被迫開槍傷人。但在警察的逼問下,我還是說出了全部真相。我描述了表姐被欺辱,我衝動使用槍支報復的全過程。最終,我認罪並簽署了口供。

在獄中等待審判的日子,我反覆思考自己的人生。我慶幸自己終於醒悟,不再執迷仇恨,選擇認罪面對法律制裁。我也明白表姐對我的重要性,她一直支持和關愛我,我卻差點置她於危難。我發自內心地悔過,決心今後只會守護表姐,永不再傷她。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終於,我的審判日期來臨了。法官宣判我犯有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我接受了這個結果,知道我確實該為自己的魯莽行為付出代價。

三年牢獄生活並不輕鬆,但我努力遵守規章制度,並在獄友的幫助下,學會了一些木工手藝。我將大部分時間用來反思,並訂立了出獄後的人生目標。我要遠離暴力,過上簡單的生活,好好照顧表姐。我再也不會衝動行事,而是學習寬容和反省。

終於,我度過了漫長的三年,刑滿釋放了。我立即來到表姐家,和她重逢。表姐看到我,欣喜若狂,淚水盈眶。我也緊緊擁抱著她,再也不願鬆手。

「表姐,對不起,我讓你受苦了。從今往後,我會永遠陪伴你,絕不再做傻事。」我激動地說。

表姐溫柔地撫摸我的頭,說:「小明啊,我早已原諒你了。讓我們不再提過去,好好開始新的生活吧。」

我點點頭,立志從今天開始,過上嶄新的人生。

我決定帶表姐離開原來的村子,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我們用伯父留下的錢在這裡買下小房子,過起平靜的生活。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白天,我在一家小飯館打工。雖然辛苦,但我心懷感激。晚上回到家中,表姐總是熱情招待我吃飯,我們坐在一起聊著各自的見聞。

我們節省開支,沒有浪費伯父的遺產。我也常常送表姐去公園散步,買她喜歡的衣裳或食物。看到她開心的笑容,是我此生最大的歡樂。

我感到人生充實而簡單,過去的仇恨消弭無影。表姐也不再提起過去,她生性樂觀開朗,我們相依為命,再無煩惱。

我時時警醒自己,不能重蹈覆轍。也許我永遠也贖不清年少犯下的錯誤,但我會用餘生來彌補。我感謝上天給了我重新做人的機會,我絕不會再辜負。

就這樣,在一個全新的城市,我和表姐開始了簡單的新生活。

我先在一家小飯館找到了一份雜工的工作。雖然從早到晚要洗盤子、打掃店面,但我一點都不覺辛苦。我時時提醒自己要感恩,並以最佳狀態工作,來贖清過去的罪過。

表姐雖然不需要我贍養,但她還是在街角一家服裝店找到了售貨員的工作。我們每個月都能拿到一點工資,平時就節約開支,存下錢以備不時之需。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每天我下班回家,表姐總是笑臉相迎,熱情地招待我吃飯。我們邊吃邊聊天,談著白天里遇到的種種趣事。我發現表姐性格開朗,和人交往往能化解尷尬,她的同事們都很喜歡她。現在的她容光煥發,沒有絲毫過去的陰霾。

每周日是我們的共同休息日。我會帶表姐到公園漫步,去她最喜歡的麵館吃拉麵。看著她開心的模樣,我的內心異常平靜和充實。我發誓要永遠保護表姐,再無憂慮侵擾她的笑臉。

我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漸漸熟悉了方向。我記下表姐喜歡逛的商場和小吃街,有時下班會繞路去買她愛吃的點心。雖然生活簡樸,但能跟表姐在一起,就是我的幸福。

我也會在工作之餘利用木工手藝,做些小飾品送給表姐。第一次送她一個自己做的木頭擺件時,她欣喜地擁抱了我,這讓我感到久違的滿足感。我想要用自己的雙手,來治癒過去給她帶來的傷痛。

我時刻警醒自己要本分生活,不再有任何出格的舉動。我幾乎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到工作和陪伴表姐中。偶爾我也會外出散步,在城市的喧囂中靜思人生的意義。我看著都市的車水馬龍,內心只有平和。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有時我會想起過去發生的種種,那段際遇確實讓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但現在我感謝上天給我重新改過的機會,這是個教訓,讓我成熟且珍惜現在的生活。我再也不會重蹈覆轍。

我和表姐都沒有再與過去的人聯絡。就讓往事隨風去吧,現在的我們過著最適合自己的生活。這座城市給了我們希望,這裡的人們不會評判我們的過去。明天仍有美好在等待,我感到人生充滿希望。

在這個新的城市,我和表姐過上了平靜祥和的生活。

我們會一起去逛公園,在周末到郊外踏青。表姐還教我種花,我們在公寓小陽台上搭了木架,種上了表姐最喜歡的月季。我仔細照顧著這些嬌嫩的 ,看著它們每天長高開花,心裡也跟著踏實起來。

有時候我下班回家稍晚,表姐會擔心地等在門口。看到我沒事,她才會笑著轉身去廚房準備晚餐。我知道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顧著我,我必須讓她安心,不再為我擔憂。

我會在空閑時間找表姐聊天,聽她談起她喜歡的歌曲,過去讀的唐詩,或者小時候我們一起玩過的遊戲。哪怕只是些小事,能讓表姐眉飛色舞地說起來,我就感到滿足。我要把她曾經受過的一切傷痛都撫平。


當年,已嫁大堂姐趴在伯父墳頭痛哭,我問明原因借土槍找村霸報仇 - 天天要聞


我也會帶表姐去逛夜市,吃著美食聆聽街頭表演。表姐還幫我挑過幾件打工更方便的衣服。我發現自己逐漸習慣了這裡的生活節奏,也越來越融入這個陌生的城市。

我偶爾也會想起過去的老家、玩伴和鄰里。但我知道我們不能再回頭,只有繼續向前。表姐已經完全忘卻了過去的不快,而我也不再感到內疚自責。我們現在擁有新生活,這就是最大的安慰。

我會在下班後去超市購置食材,親自為表姐做幾個家鄉菜式。吃著熟悉的味道,我們會回憶起兒時的點點滴滴。表姐也會笑著說,我手藝越來越好了。我們就這樣互相鼓勵,過著簡單而知足的生活。

我時常自省,確保自己腳踏實地,不再有異想天開的衝動。我要一輩子安分守己,不讓表姐再為我擔憂。我也積極為人,到社區做義工,試圖回饋這個接納我們的城市。

在這裡,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和價值。我感到我正以最正確的方式活著,沒有遺憾和悔恨。我會永遠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我相信只要我們能守住善良本心,明天一定會更好。

故事分類資訊推薦

都是手機惹的禍(小小說) - 天天要聞

都是手機惹的禍(小小說)

張雪梅的婆婆李秀蘭,文化水平不高,而且心直口快。這天,李秀蘭給兒媳張雪梅打了個電話,叮囑了一些家庭瑣事兒。放下電話後,她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沖兒子邱冰,不滿地嘟囔開了:「你瞧你娶的,這叫什麼媳婦兒呀?一天懶得要死不說,屁大點事兒,也得別人替她著想。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 天天要聞

女戰士五天剿滅90隻狼,臨走前一晚,半夜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本故事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1969年,三名女戰士接到重要任務,攜帶衝鋒槍前往馬鬃山剿狼。短短五天的時間內,她們共滅掉了90隻野狼。就在她們準備歸隊的前一晚,失去太多同伴的狼王發怒了。它帶領狼群將女戰士圍在土房子之中,然後敲響了房門,試圖騙她們把門打開。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 天天要聞

我要拍8800的婚紗照,大姑姐不同意,我怒懟她一句,差點結不成婚

1我叫李靜,今年27歲。男友曾凡大我兩歲,我倆都在異地打拚。相戀一年多後,父母催著我們把婚事辦了。我是家裡的獨生女,爸媽很疼愛我。為了我上班方便,他們特意在公司附近給我買了一套小房子。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住的,曾凡住在公司宿舍,也不經常來。其實,我覺得清清靜靜也是挺好的。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 天天要聞

【西玉】玉你太美(六十五)收復波多黎各

「怎麼,特工塔格潛入了這座基地裡面了嗎?」艾希比耐克魯斯博士聽到外面的動靜,很是焦急。  耐克魯斯博士手下的嘍啰們跟他說:「不,不是潛入,而是攻入!」  耐克魯斯博士震驚了:「攻入?他們來了多少人?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 天天要聞

《和我一起玩》:學會和動物相處,了解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小女孩走在草地上,陸續邀請小動物和她一起玩,可是每當她提出邀請時,動物們卻都離開了,直到她靜靜地坐在石頭上,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小動物們又回來了!故事以第一人稱展開敘述清晨,我來到草地上,看見一隻蚱蜢停在葉子上。「蚱蜢,和我一起玩兒好嗎?」我伸手去抓,蚱蜢卻蹦開了。
老大和老二(一) - 天天要聞

老大和老二(一)

春節回到老家雖然短短的幾天,還有一部分時間是在發燒休息中度過的,但回到家鄉見到故人的那種衝擊感至今還在,特別是見到曾經東西為鄰的大叔和二叔,他們的是親兄弟兩個,他們如今的變化更突顯了一種選擇人生後的走向。大叔和二叔是我本家,應該是出了五服的,但每年請神上墳都是一起的。
藍顏天成(17) - 天天要聞

藍顏天成(17)

小兵經常上班,年初一也上班。記得年初五,小兵還在上白班,才下班,晚上八九點,見到同事發在工作群裡面熊熊烈火,燒路邊草叢,然後呢見夜班的同事們拉了一條消防栓里的水帶,面前濃煙滾滾,群裡面藍顏說:「我正在趕來高速路上!」 他十分擔心,問燒小區裡面?還是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