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科研人員培育出耐鹽鹼飼草高粱新品種

2024年01月26日00:31:25 科學 5569

科技日報記者陸成寬

記者25日從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獲悉,利用自主研發的高粱耐鹽鹼相關性狀分子標記技術,該所科研人員培育出耐鹽鹼飼草高粱新品種「木稷1號」和「木稷2號」。這兩個新品種目前已在農業農村部非主要農作物品種登記系統完成登記。

隨著節糧型畜牧業經濟的發展,我國對優質粗飼料的需求日漸增加。2015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加快發展草牧業。「但是,我國的基本國情決定了飼草生產不能與糧爭地。除18億畝耕地,我國還有11.7億畝的邊際土地,其中包括5億畝左右的鹽鹼地。利用這些鹽鹼地發展牧草業,是填補我國優質飼草需求缺口的重要途徑。」該新品種主要選育人、中國科學院植物所研究員何振艷說。

我國科研人員培育出耐鹽鹼飼草高粱新品種 - 天天要聞

與玉米、小麥、水稻等主要作物相比,高粱生物量大、耐逆性強,是最具發展潛力的新型耐鹽鹼飼草作物之一。飼草高粱也叫高粱雜交草、高丹草,具有生長速度快、再生能力強、生物產量高、營養價值高、適應性強、適口性好等優點。

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何振艷研究組與中國科學院植物所景海春研究組、山西農業大學高粱研究所平俊愛團隊合作,利用高粱耐鹽鹼相關性狀分子標記技術,成功培育出高粱青飼型新品種「木稷1號」和「木稷2號」。

此後,研究人員在山東、山西、青海、甘肅等地進行了兩年區域試驗和生產試驗。試驗結果表明,「木稷1號」平均畝產6180.4千克,比對照增產4.0%;「木稷2號」平均畝產6290.5千克,比對照增產5.8%。更重要的是,「木稷1號」和「木稷2號」莖稈多汁、抗病性強、抗旱性強,在山東東營的輕中度鹽鹼地中,也呈現出良好的長勢。這兩個新品種適宜山西晉中、山西朔州、山東東營、青海西寧、青海海東、甘肅張掖春播中晚熟區種植。

何振艷表示,該類飼草高粱品種的培育將為中重度鹽鹼地的開發利用、種植結構調整和飼草生產供給提供有力的種源支撐。

(中國科學院植物所供圖)

(來源:科技日報)

科學分類資訊推薦

世界極危物種大黃花蝦脊蘭花開峎山 - 天天要聞

世界極危物種大黃花蝦脊蘭花開峎山

(崀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局在管護大黃花蝦脊蘭。 通訊員 攝)湖南日報4月8日訊(全媒體記者 彭雅惠 通訊員 何軍)栽植在崀山風景名勝區實驗區域內的大黃花蝦脊蘭開花了。今天,記者從崀山風景名勝區管理局獲悉,該局實施的峎山大黃花蝦脊蘭野外保育試驗已取得階段性成果。大黃花蝦脊蘭被稱為「植物界金絲猴」,是我國「極小保...
截至2023年底,山東發明專利擁有量23.96萬件 - 天天要聞

截至2023年底,山東發明專利擁有量23.96萬件

海報新聞記者 周凌峰 濟南報道4月23日,山東省政府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山東省知識產權發展與保護狀況有關情況。記者從會上了解到,截至2023年底,全省發明專利擁有量23.96萬件、每萬人口高價值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8.57件,同比分別增長26.5%、31.
《AM》陳強/孫庚志/黃維院士聯合團隊:具有止裂孔的超軟水凝膠泡沫用作適型人機交互界面 - 天天要聞

《AM》陳強/孫庚志/黃維院士聯合團隊:具有止裂孔的超軟水凝膠泡沫用作適型人機交互界面

水凝膠因具有可調節的機械和電氣性能,被認為是一種有前景的人機交互界面材料。然而,製備同時具備超柔軟性、良好的機械魯棒性和高靈敏度的水凝膠用作可穿戴感測器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研究院陳強研究員團隊聯合西北工業大學黃維院士團隊和南京工業大學孫庚志教授團隊利用相變誘導發泡策略開...
小葉醫探 | 有望解決血源緊缺難題!安徽專家團隊研究成果取得新突破 - 天天要聞

小葉醫探 | 有望解決血源緊缺難題!安徽專家團隊研究成果取得新突破

大皖新聞訊 目前,紅細胞和其他血液製品主要依賴於志願者捐獻,但供者不足、感染風險、稀有血型缺乏等,仍是世界性的輸血難題。近日,中國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醫院)血液內科、中國科大血液和細胞治療研究所程臨釗、劉森泉團隊在體外大規模生產紅細胞研究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為將來體外大規模生產人紅細胞提供了新的方案...
東風奕派eπ007成功「起飛」,居然還安全「著陸」?其中的秘訣是什麼? - 天天要聞

東風奕派eπ007成功「起飛」,居然還安全「著陸」?其中的秘訣是什麼?

近日,東風奕派eπ007成功「起飛」的新聞登上了熱搜。據悉,東風奕派eπ007當時以時速100km/h飛行了31.78m的距離,從起飛到落地的高度落差足有2.19m,完成了令人驚嘆的高難度挑戰。重點是,當車輛「著陸」時,僅僅是前保險杠有輕微受損,但底盤、電池包及車身結構完好無傷,實在讓人出乎意料,畢竟這落地瞬間有著近52萬牛的...
我可能握了世界上最貴的一雙手 - 天天要聞

我可能握了世界上最貴的一雙手

編者按「當知道將要採訪他的記者里有人也叫『郎朗』時,他很驚訝,瞪大眼睛跟我握手說:『哇我們是多重宇宙中的郎朗!』」——《郎朗的多重宇宙》(點擊標題閱讀原文)2024年3月,中新網記者郎朗採訪到了與他同名的鋼琴家——郎朗,這是一次奇妙而又深刻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