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2024年04月19日18:05:11 軍事 1198

我叫李偉強,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農民,靠著辛苦勞作養活了我們三兄妹。

雖然生活很是艱難,但父母還是咬著牙,掏出了所有的積蓄,送我們到學校讀書,他們想著將來我們要是能夠考上大學,就不用像他們一樣,每天累的連腰都直不起來。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可惜的是,我高中畢業的時候,因為40分的差距,沒有考上大學,當時老師建議我去復讀,但我看著蒼老的父母,決定選擇了放棄。

那個時候我在家幫了兩個月的忙,感覺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恰好那個時候部隊開始徵兵宣傳,於是我和父母商量之後,決定到部隊裡面去闖一闖。

而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後,我成功提了干,當上了排長,之後就一直留在了部隊裡面工作和生活。

到了1987年的時候,我已經當上了連長,調任的二營汽車連工作,這期間我也娶了老婆,有了孩子,組建了自己的家庭。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那時,原來汽車連的副連長因為向上升遷的原因,他的位置也就空了出來,於是團部給我調派了一位新的副連長,他的名字叫吳天明。

吳天明長的比較瘦小,眼裡似乎閃爍著精光,一看就是腦子比較靈光的那種人。

之後我與他相處共事了一段時間,也更加證實了我的判斷,對於上級交待下來的任務,吳天明總是能夠極快的理解,並且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也就怪不得他年紀輕輕,就能夠坐上副連的位置。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可是在一年後,他卻突然提出自己要轉業回到家鄉上班,這讓我們都感到大為不解。

很多人都是覺得自己在部隊里,沒有繼續晉陞的希望後才離開的,怎麼吳天明卻會自己主動選擇轉業呢?

為此首長特地找吳天明進行談話,他只說自己想家了,要回去照顧父母,不過這種理由大傢伙自然是不信的,也包括首長,於是沒有批准吳天明的轉業申請。

同時首長還給我下了一個任務,讓我去好好勸一下吳天明,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首長不同意吳天明離開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覺得他表現優秀,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這吳天明比我小很多歲,年紀輕輕就干到了副連長的位置,可以說是前途無量,加上他本身學歷高,而且腦子靈活,如果繼續留在部隊裡面,將來必定能夠作出一番成就。

接下任務後,我便開始著手進行準備,俗話說的好,酒後吐真言,這三兩酒一下肚,那是什麼話都往外吐。

於是我特地去軍人服務社買了兩瓶好酒,然後又讓妻子準備好食材,準備了一桌好菜,等到休假的時候,就把吳天明約到了家裡敘舊。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隨著我們兩個不停的推杯換盞,一杯杯的白酒也被我灌到了吳天明的肚子里,兩個人都進入了微醺的狀態,說起話來也比較放鬆。

「天明啊,哥哥就直接和你挑明了,這次叫你來吃飯,是帶著目的的。」

「強哥,你不用說了,我都懂,首長肯定是叫你勸勸我別走,但沒辦法,弟弟這次是真的要離開了。」

「能不能和我說說,你到底為啥要走?給我個心服口服的理由,不然我還是得像首長一樣,不停的給你嘮叨。」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行,今天大家這麼開心,兄弟也不賣關子了,直接和你托底了。」

之後吳天明就向我講述了自己想要轉業的原因,原來在他的老家,成立了一個運輸大隊,他有一個遠房表親就在裡面當司機,收入特別的高,讓吳天明羨慕的不行。

聽到親戚吹的天花亂墜,吳天明也感到十分心動,自己作為汽車連的副連長,到時候轉業回到老家,那還不是專業對口,直接給安排進運輸大隊?而且大概率還能當個幹部。

到時候收入有了,地位也有了,那日子不是過的舒舒服服?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聽到他這麼說,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隨後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後繼續說道。

「天明,別怪哥哥多嘴,你可要考慮好了,雖然現在對比起來,部隊的工資沒有外面高,但勝在穩定,可你如果去運輸大隊了,未來會發生什麼,那可就說不準了。」

「你看看這些年,有多少曾經熱門搶手的單位,最後變成一地的雞毛。」

對此吳天明表示不屑一顧,或許是之前的人生太過順利,讓他覺得這些事情都不在話下吧,最後我們兩個都避開了這個話題,反而聊起了軍中趣事。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最後吳天明還是走了,畢竟一個人心意已決,你再怎麼強留也都於事無補。

但是我們兩個的聯繫並沒有就此斷開,平時閑暇之餘還是會通過信件來溝通交流,通過書信我得知,吳天明回去後得償所願,成功加入了運輸大隊,還在裡面當上了大隊長。

收入對比起之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一時之間吳天明那是威風不已,不管走到哪裡都有人主動和他打招呼,還有很多人提著禮物特地登門拜訪,求他辦事。

後面我還收到過好幾張吳天明寄來的照片,上面的他穿著西裝打領帶,而且整個人胖了一大圈,看著就像大老闆似的。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在信中,他還開玩笑的和我說,到時候我要是從部隊轉業沒地方去,就過去找他,然後他會把副隊長的位置留給我。

當然我也沒有用上這個機會,在吳天明走後不久,團部就給我重新調來了一位副連長,他雖然沒有吳天明那麼機靈,但是勝在性格沉穩,處理起事情來不急不躁,讓我很是放心。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平淡的過去,我在部隊中的職級也是穩步提升,十幾年後已經是副團。

這個時候我想到父母年紀大了,加上自己干不動了,於是便轉業回到老家,分配到了事業單位上班。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此時我依舊還和吳天明保持著聯繫,只不過如今的他早已不像當初那麼風光。

原來,他在運輸大隊的好日子並沒有過多久,當時其他物流公司快速發展,搶佔了很大一部分的市場,導致吳天明所在的運輸大隊為了活下去只能進行企業改制,裁掉了一大部分人。

而吳天明就是被裁掉的其中之一,下崗後的他也嘗試創過業,但一陣陣風風雨雨過後最終都是無功而返。

後來他就去了南方的工廠打工,最後憑藉自己的努力當上了主管,他的日子肯定說不上差,但和我們這些老戰友比起來,還是有所差距的。

1988年我任連長,副連長鬧著要轉業,首長不同意,讓我做思想工作 - 天天要聞

有好幾次聚會的時候,吳天明都說,自己當初要是留在部隊里就好了,也不用像現在這麼辛苦,一把年紀了每天還要起早貪黑的。

對此我只能無奈的搖搖頭,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也需要為自己作出的選擇承擔相應的後果。

本故事為虛構,請理性觀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所有圖片均源自網路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 天天要聞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就在早前,朝鮮已經接到了毛主席親自簽發的電報,明確表示中國將出兵援朝,並已做好準備。然而,朴一禹來到瀋陽後,並沒有就志願軍入朝具體事宜進行溝通,只是傳達了金日成首相的要求,希望中國軍隊立即過江,並說金日成現在德川,志願軍指揮部也應該設在那裡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 天天要聞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在1948年十一月,由東北野戰軍第六縱隊改編而成的第43軍,是解放戰場上,四野大軍的頭號主力部隊之一,為加快促進東北地區的解放立下赫赫戰功。在戰略追殲階段,第43軍與兄弟部隊共同南下作戰,參與衡寶戰役,和兄弟部隊共同重創白崇禧軍事集團。此舉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 天天要聞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戰爭衝擊波,科技世界的重塑與變革。近期戰火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再次點燃,但這場戰爭不僅僅是對地理和政治版圖的重新劃分,更是一場科技領域的無聲革命。戰爭的硝煙背後隱藏著科技創新的澎湃動力,正在悄然改變我們的世界。首先,我們看到了無人機技術的突飛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