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開俄羅斯後,中方邁開大步走,C929的研發,迎來重要進展

2024年04月18日18:05:33 軍事 1944

近日,C929聯合攻關大會在中國商飛公司召開,與會人員包括中國工程院黨組人員、國家大型飛機專項專家,以及來自全國21所高校的專家學者,可以說是把航空界的專家都請過來了。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後,與會專家將C929的項目分為了六個專題組,分別是總體氣動、機體結構、復材結構、航電電氣、機械系統和推進系統,吹響了自主研發寬體客機的總攻號角。

回顧近段時間,我國C929項目確實進展神速。去年6月份,在全球最大的巴黎航展上,我國正式展示C929寬體客機的模型。再到去年11月份,中國商飛副總經理戚學鋒在首屆CATA航空大會宣布,C929客機已經進入了詳細設計階段。

這意味著原本中俄合作的CR929項目雖然經歷了一些波折,但在與俄方分手以後,中國非但沒有陷入研發困境,反而「輕裝上陣」走得更快了。

甩開俄羅斯後,中方邁開大步走,C929的研發,迎來重要進展 - 天天要聞

(CR929客機模型)

當然,有人可能會問,說中國的C919雖然已經商飛,但還在起步階段,為什麼還要堅持研製C929呢?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舉個簡單的例子。

C919在飛機領域中,只能算小轎車,而C929則是空中大客車,可以容納250到350個座位,航程將達到12000公里,也就是我們說的洲際客機。而長期以來,全球大型客機市場被波音空客兩大巨頭所壟斷。中國通過研製C929,旨在打破這一壟斷局面。

此外,C929的成功將是實現產業鏈的進一步升級的關鍵。通過自主研發C929,中國可以藉此機會推動本國航空工業的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加速相關領域的研究和開發,培養一批專業技術人才,為中國航空工業的長遠發展奠定基礎。

還有一方面的原因是,隨著全球經濟的快速發展和旅遊業的加速興起,對航空運輸的需求日益增長。C929的研發能夠更好地滿足中國國內外長途航線的運輸需要,促進航空市場的多樣化和健康發展,構建完整的航空產業鏈,增強國家的戰略自主性和話語權。

甩開俄羅斯後,中方邁開大步走,C929的研發,迎來重要進展 - 天天要聞

(俄羅斯的伊爾-96-400M寬體大客機)

而對於俄方來說,CR929項目同樣也是非常重要的,那俄方又為什麼要退出呢?

其實這個項目,早在2016年的時候就開始了,CR929中的C和R,就是中國和俄羅斯國名的英文縮寫,直到俄羅斯退出以後,該項目才正式改名為C929。到2017年的時候,中俄成立了合資公司,標誌著項目正式啟動,之後又相繼確定了寬體客機的各項尺寸參數,進展的還算順利。

要知道,當時我國在民用大飛機領域,還是一個入門級選手,在核心部件的研發和製造上與西方還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發動機。為了彌補這部分不足,我國便開始尋找合作夥伴,而俄羅斯無疑是最佳選擇。雖然在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的航空工業嚴重下滑,但仍有不少大型客機的生產經驗,於是雙方一拍即合。

但隨著俄烏衝突的爆發,之前的計劃完全被打亂了。眾所周知,西方為了制裁俄羅斯,推出了很多制裁措施,包括禁止俄羅採購空客A320波音737的零部件。為此,俄羅斯只能從淘汰的飛機上拆解零部件,從而滿足飛機的維護和檢修。在這種情況下,就更別指望俄羅斯能給CR929供應零部件了,這就導致俄方已經無法繼續完成CR929的研發工作。

甩開俄羅斯後,中方邁開大步走,C929的研發,迎來重要進展 - 天天要聞

(中國國產CJ2000發動機模型)

除了西方的制裁措施之外,技術層面上的挑戰也可能是俄羅斯退出CR929項目的關鍵因素之一。根據之前中俄雙方的分工安排,俄羅斯應承擔CR929的整體及機翼設計和製造工作。但實際上,俄方的相關經驗主要源自蘇聯時期,基於這些經驗提出的解決方案,顯然已難以達到我國對CR929項目的期望和要求。

當時,時任俄副總理鮑里索夫也表示過,隨著中國在航空領域的進步,在CR929項目中,俄羅斯的參與水平正在減少。此外,俄方正在研製的PD-35渦扇發動機也進展緩慢,而且很有可能因為西方制裁拿不到歐盟美國適航證。再加上與俄羅斯在利益分配和技術分享等問題上談不攏,中國便選擇了自己干。

對於我們來說,未來可能會面臨一些困難,比如我們不具備寬體達科技的設計經驗,還可能會面臨與俄羅斯競爭的局面等等,不過這些都不是很重要。眼下的進展足以說明,中國把C929項目完全拿回自己的手中,是最好的選擇。但俄羅斯的遭遇,也給我們提了個醒,最好保證C929的全面國產化,才能避免被人卡脖子。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 天天要聞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就在早前,朝鮮已經接到了毛主席親自簽發的電報,明確表示中國將出兵援朝,並已做好準備。然而,朴一禹來到瀋陽後,並沒有就志願軍入朝具體事宜進行溝通,只是傳達了金日成首相的要求,希望中國軍隊立即過江,並說金日成現在德川,志願軍指揮部也應該設在那裡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 天天要聞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在1948年十一月,由東北野戰軍第六縱隊改編而成的第43軍,是解放戰場上,四野大軍的頭號主力部隊之一,為加快促進東北地區的解放立下赫赫戰功。在戰略追殲階段,第43軍與兄弟部隊共同南下作戰,參與衡寶戰役,和兄弟部隊共同重創白崇禧軍事集團。此舉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 天天要聞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戰爭衝擊波,科技世界的重塑與變革。近期戰火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再次點燃,但這場戰爭不僅僅是對地理和政治版圖的重新劃分,更是一場科技領域的無聲革命。戰爭的硝煙背後隱藏著科技創新的澎湃動力,正在悄然改變我們的世界。首先,我們看到了無人機技術的突飛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