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接連遭遇不信任,隊伍差點被解決,危急時依然奮不顧身掩護同志

2023年12月04日00:26:04 軍事 1253


他接連遭遇不信任,隊伍差點被解決,危急時依然奮不顧身掩護同志 - 天天要聞

1941年冬,敵人殘酷掃蕩,根據地不斷縮小。在敵人的封鎖下,不準商人到根據地賣東西,不準農民到根據地賣糧食,部隊的生活太困難了。買不到棉花做棉衣,只好用羊毛,又沒辦法加工,氣味雖然難聞,但很暖和。可是時間過不幾天就不行了。羊毛在布裡邊打滾,成了羊毛糰子,不避寒了。

吃的更是困難,每人每天二兩黃豆,磨碎後摻上干樹葉、乾草葉,蒸窩窩吃。定量配給一天的飯湊一頓吃也只能是半飽。有的幹部戰士動搖了,開小差逃跑了,部隊不斷減員。

對沂西大隊大隊長孫立臣來說,還有個更嚴重的問題。他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從他從縣大隊要出來那一班偽軍又送走以後,有些人對他不相信了,對他的這支沂西大隊盯得也很緊。孫立臣想,心裡沒病不怕邪,還能怎麼著我!

但結果真的出事了。

由於敵人頻繁掃蕩,部隊率部經常轉移。他駐在界坊村時,一天外出,回來聽說大隊的第二中隊長盂昭慶被沂河支隊派人來綁走了,什麼原因不知道。孫立臣一聽火冒三丈,沒經過他的允許,甚至連招呼也不打,就把他的中隊長逮走,真是欺人太甚!

為預防再出問題,他命令隊伍嚴陣待命,飛馬奔湯家莊找賀健司令員去了。他壓不住火,見了賀司令就當面責問。賀司令解釋說是楊景田區長報告的,說孟昭慶要率部投敵。孫立臣問:「楊景田怎麼掌握的這個消息?他有什麼根據?為什麼事先不給我說?」賀司令說:「怕你心軟,不忍心逮捕他。你既然來了,談談你的意見,你說怎麼辦吧。「

孫立臣說:「孟昭慶這個人我最了解他,他參加部隊是他父母親自送給我的,我倆現在親如兄弟,為此我也讓他的家屬跟隨部隊。他對我很尊敬,我對他很相信。在這個地區他和各部偽軍都沒有聯繫,說他率部投敵我根本不相信。現在無根無據,單憑楊區長一面之辭就把他綁來,說明連我也不相信。既然這樣,我也不幹了,你們看著處理吧!」

賀健司令員見他越說火氣越大,說:「你說的話我相信,你先把孟昭慶帶回去。「

孫立臣打斷他的話說:「我不帶回去,誰綁來的誰送回去。」賀司令說:「這樣一來你和楊景田同志不就結下矛盾了嗎?」孫立臣說:「不,這是他製造矛盾,我知道他不相信我,要不是孫立臣侄子哲南是縣委書記,還不知道他怎麼誣告我哩!」賀司令說:「你千萬不要亂猜疑,楊景田是相信你的,因為他對你比我了解得更清楚。」

正說著,楊景田來了,原來是賀司令派人叫他來的。賀司令把和孫立臣交談的意見向楊景田講了一遍,又說:「看來你聽到的消息並不確實,沒有真憑實據,不能輕信言傳,這樣會出大問題的。」楊景田聽了什麼話也沒有多說,只說道:「我今後注意就是了,孟昭慶讓立臣領回去吧,要好好教育他。」孫立臣說:「這事用不著你多操心,我的隊伍里不管是誰,只要投敵,我親自槍斃他!「

談到這裡,賀健司令員派人把孟昭慶叫來了。孫立臣一見孟昭慶劈頭就問:「孟昭慶!你怎麼搞的?」孟昭慶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糊裡糊塗就被綁來了。」孫立臣問:「審問你了嗎?」孟昭慶說:「還沒有,我問為什麼逮我,都不解釋。」

孟昭慶說著蹲下身去,抱著頭哭起來了。孫立臣的火氣還沒下去,問:「哭什麼?孬種了!」孟昭慶哭著說:「我孬什麼種!我冤屈得慌!回去怎麼帶兵?還有臉見人!」賀健司令員說:「誤會,誤會,我們要追查造謠的人。立臣同志回去後多做解釋工作吧。「

於是孫立臣把孟昭慶帶回界坊村,戰士們都懷著氣憤等孫立臣回來,孫立臣又把隊伍集合起來向大家作了解釋,都消消氣,孟昭慶仍任中隊長。會後徐惠民又組織各班討論,戰士們都統一了認識,決心以大局為重,跟著共產黨抗戰到底,革命到底。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天,孫立臣的大隊副官貫茂凡去小寺村潘文芬家弔孝。潘文芬是孫立臣的好友潘西池的弟弟。當貫茂凡弔孝回來的路上,正遇著蘭陵區委的幹部任翼成。當他得知貫茂凡去小寺後,便認為是孫立臣派去搞聯繫的。其實,自從潘西池跟了蔡少衡,孫立臣與他們分裂以後就斷了來往。

任翼成把這一「情報」報告給楊景田區長。這時孫立臣的沂西大隊和蘭陵區政府都在宋疃村。正巧這天有敵情,蘭陵區中隊隊長劉文治通知孫立臣做好轉移的準備,孫立臣立即打發人去備馬。

楊景田區長還沒聽到敵情消息。他知道貫茂凡去小寺,又聽說孫立臣備好了馬,認為孫立臣要投奔潘西池。因為區中隊人少,不如孫立臣的人多,怕對付不了他。於是他緊急派人去石埠村報告青年營的政委石濤。從石濤那裡調兩個連,準備解決孫立臣的沂西大隊。

石濤是細心人,他一面派部隊去宋瞳,一面送信給楊景田,要他邀著孫立臣一塊去石埠,說是開會。孫立臣很納悶,青年營從來就沒有召集去開過會,今天是為什麼?是否有詐?為防不測,孫立臣帶了5個貼身衛兵,匣槍都上了頂門火,交待他們要提高警覺。於是與楊景田和他的通信員梁自成一塊出了宋瞳村。

路上,楊景田區長問孫立臣,貫茂凡去小寺幹什麼,孫立臣說潘文芬的父親死了,他是去弔孝的。他又問今天你備馬乾什麼?孫立臣說你不知道嗎?劉文治通知我說今天有敵情,要我做好轉移準備。

楊景田一聽懊惱地說,壞了壞了,幾乎又出大錯了。他立即打發通信員跑步返回宋疃,告訴部隊停止行動。又非常慚愧地向孫立臣解釋了他的錯誤判斷。楊景田坦誠地向孫立臣解釋,孫立臣的心也寬鬆多了。孫立臣說,解除誤會就好了,我不會放在心上,不過以後我們應該相互相信。

到了石埠見了石濤政委,楊景田主動地把誤會講了一遍。氣得石濤政委狠狠地把楊景田批評一了頓,說不能遇到一些事情就亂懷疑,捕風捉影,大驚小怪,這樣不利於抗戰。眼下敵人掃蕩很殘酷,我們的地盤越來越小,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軍區對我們的要求是千方百計保存住我們的實力。如果我們內部再亂懷疑,不相信,這樣誰高興?敵人高興,發展下去就會自己搞垮自己。

孫立臣一看石濤政委把楊景田批評得抬不起頭來,便主動插話說:「政委也別生氣,景田同志也別在意,我孫立臣也不會把這事放心上。剛才政委說的話是實實在在的理兒,咱們都得聽政委的.團結一心抗戰,不能三心二意。請你們相信我,我是堅決跟共產黨抗戰的,我現在乾的是國民黨的抗協,是共產黨派我去的,我還是聽共產黨的。」

他繼續說:「你們也要相信我這支沂西大隊。不錯,我隊伍里地主成份人多,自從上次特務任士清帶人投敵以後,我就注意這個問題了,加強了教育,逐步培養貧農骨幹。比如我今天帶的這5個衛兵都是貧農出身,我自己的匣槍都不帶,都讓他們帶著,這就叫相信。」

孫立臣的一番話使氣氛緩和多了,石濤政委說孫立臣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對的。自從這次談話以後,青年營和區公所的人都轉變了對孫立臣的看法,有什麼重要會議也讓孫立臣參加了。

敵人採取拉網式的掃蕩,據點越來越多,我地盤越來越小。沒有固定的駐地了,幾乎一天換一個地方。

一天,孫立臣又駐呂家塘,剛吃過晚飯,忽然瞳里來人報告,說是他們村裡去了土匪。孫立臣立即派趙風祥、孟昭慶帶隊前去剿匪。去的路上,從疃里村跑出來的人向他們報告說來的不是土匪,全都是鬼子,很多,還有坦克。孫村、余村、南橫山一帶全駐滿了。

趙鳳祥、孟昭慶聽說後立即率部返回來,向孫立臣回報。根據敵人的來勢和去向,孫立臣判定敵人今夜和明天要掃蕩庄塢,於是立即派衛兵任士明飛馬去庄塢向行署主任丁夢孫報告。

任士明走後,孫立臣立即安排隊伍轉移。任士明到達庄塢已是夜裡1點多鐘了。丁主任開完會已上床睡覺,警衛員把他叫醒,他朦朦朧朧地一看是孫立臣寫的信,確實不確實表示懷疑,一是沒接到區里的報告,二是沒接到情報站的報告,遲疑了一下,信還在手裡拿著又睡著了。

任士明連夜返回。不長時間,東邊庄塢方向機槍大炮聲響起來了。事後孫立臣聽說由於各部隊沒有準備,損失很大,就連主力軍老八團也死傷七八十人。丁夢孫主任從沉睡中被驚醒時,鬼子已進了他的屋,撕打中,警衛員衝進屋來打死鬼子,丁主任才脫險。行署機關人員被俘去的也很多,因為是夜裡,敵我混打在一塊,凡是敵人俘去的都被槍決了,事後聽說有十二三個同志。

孫立臣得到情報比較早,夜裡便把隊伍拉出村外,隱蔽在土橋頭一片蘆葦地里,因此隊伍一點沒受損失。

天明以後,偵察員報告,各村都被敵人佔據了。孫立臣有點著急,這可怎麼辦?藏在蘆葦地里畢竟不是辦法,想來想去看來只有動用最後一著棋了,那就是去找姜國盛,他許下的諾言還沒有兌現呢。

於是孫立臣讓任士明換上便衣,帶著孫立臣的親筆信去南橋找姜國盛。任士明去得快,回來得也快,高興地告訴孫立臣說姜國盛答應得很痛快,要他們全部轉移到他的防區,把他們保護起來,吃住不用操心,並派一個叫宋文倫的負責他們的一切。具體安排是,孫立臣的隊伍駐北橋,孫立臣帶衛兵及身邊有關人員住貫家村。

一切進行得順利,路上也沒有遇到麻煩,孫立臣到了貫家村已是下午時間。

剛吃過晚飯,石濤、楊景田派偵察員四處打聽孫立臣的下落,終於來到貫家村找到孫立臣,說敵人的這次掃蕩他們損失很大,死傷了一些人,被俘虜去的十幾個人,老六團也傷亡了一些,他們收容了七八十人。

最主要的是孫立臣的侄子孫哲南得了傷寒病,不能走路,要用擔架抬著。還有丁夢孫主任的愛人鄭停雲和張子克兩位同志都是近視眼,眼鏡都在夜裡的混戰中丟了,現在連走路都不方便。敵人掃蕩還沒有結束。各村都住著敵人,要孫立臣想辦法轉移他們。

孫立臣說這好辦,他派人接來安排。於是,收容的七八十名戰士去北橋,與孫立臣的隊伍在一塊兒。孫哲南和鄭停雲、張子克同志來貫家村,由孫立臣負責照顧。貫茂凡的家就是貫家村,他熟門熟姓,一切由他具體安排,孫立臣省心多了。

夜11點多鐘,鄉長宋文儀來報告,說是卞莊的王占牛帶著鬼子來了,問孫立臣怎麼辦。孫立臣一下子懵住了,這是姜國盛的防區,他們來於什麼?莫不是發現了他們?事不遲疑,撤!

孫立臣讓愛人杜沁如和鄭停雲化裝成農婦。因貫家村只有一個東門,四面都是圍牆,她倆先行一步,得以走脫。張子克沒有走脫,被村民以親戚的身份掩護下來了。孫立臣和孫哲南等一部分人剛要出東門,敵人堵門了,好險啊!孫立臣們只好又撤回村內,在村民的幫助下,登梯子,上圍牆,再用繩子墜出牆外。

敵人進村後撲了個空。他們抬著孫哲南一口氣跑到北橋,要趙鳳祥、孟昭慶把隊伍集合起來繼續向南撤,一氣撤到土橋頭,才擺脫了敵人。

敵人的掃蕩結束了,孫立臣的這支隊伍沒受損失,收容的那七八十個戰士也都回到自己的單位。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那年,錢樹根軍長表揚了我們用塑料桶為前線背水之舉 - 天天要聞

那年,錢樹根軍長表揚了我們用塑料桶為前線背水之舉

作者:李崢嶸1986年夏,雲南前線正值旱季,酷熱難耐。步兵第61師181團2營的200多名官兵,正堅守在號稱「八十年代上甘嶺」的一個無名高地上。越軍為了打通老山地區的通道,瘋狂地向這個無名高地發動一次又一次進攻。敵人對陣地進行封鎖、轟炸、爆破、焚燒,甚至向陣地投擲硫磺彈。
「虎」式坦克上的日本人 - 天天要聞

「虎」式坦克上的日本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一直很關注德國重型坦克的發展,自從「虎」式坦克生產出來以後,日本人對它那88mm口徑的火炮和厚重的裝甲生產了濃厚的興趣。
M1A1神話破滅,主戰坦克還有未來? - 天天要聞

M1A1神話破滅,主戰坦克還有未來?

繼德國「豹2」、英國「挑戰者2」之後,美國M1A1「艾布拉姆斯」,也終被打破了「神話」,在無人機面前,現役第三代坦克基本已淪為了玩物。M1A1主戰坦克首次亮相是在海灣戰爭,號稱「金剛不壞之身」,憑藉其強悍的防禦在伊拉克肆意衝撞。
對岸談判時「摳字眼」;什麼時候了,還幻想著「執法權」 - 天天要聞

對岸談判時「摳字眼」;什麼時候了,還幻想著「執法權」

日前,大陸方面和遇難漁民家屬,與對岸海巡署的談判,進入了第10輪,從報道來看,對岸依舊想玩文字遊戲,談判不歡而散。從消息人士透露的話來看,對岸糾纏的問題主要是「摳字眼」:用道歉還是致歉、用接回還是遣返、用賠償還是補償…主打一個「滾刀肉」,想通過這種方式逃避責任。
烏方稱擊沉俄黑海艦隊大型登陸艦「凱撒・庫尼科夫」號 - 天天要聞

烏方稱擊沉俄黑海艦隊大型登陸艦「凱撒・庫尼科夫」號

烏克蘭國家通訊社14日報道稱,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當天發布消息稱,14日,該局與烏克蘭軍隊各部門合作,擊沉了俄羅斯大型登陸艦「凱撒・庫尼科夫號」。 △烏國防部情報總局發布的烏方打擊俄「凱撒・庫尼科夫號」登陸艦的畫面 這次任務由烏克蘭國防情報局第13特種部隊實施。俄方登陸艦「凱撒・庫尼科夫號」在克里米亞阿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