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2024年04月16日22:45:36 歷史 1064

曹丕,很可能是歷史上最沒有安全感的一位皇帝,更是一位對自己親人下手最狠的一位皇帝,甚至不是狠而是殘忍了,尤其對宗室之狠,在中國歷史上也算是獨一份了。

屠刀揮向親人

220年正月,曹操洛陽病逝,終年六十六歲,三十三歲的曹丕從鄴城趕到洛陽,順利繼位丞相魏王

同年十月,曹丕迫不及待地逼迫漢獻帝劉協禪位,自立為皇帝,國號「魏」,又稱「曹魏」。

因開創中國歷史上禪讓作皇帝先河的王莽,只做了短暫的5年皇帝,他所建的新朝就被推翻了。加之,曹丕並不像父親曹操那樣,是依靠一槍一刀拼殺出來的,其威望與軍功更是與曹操無法相比,自然也就很是擔心群臣不服自己了。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曹丕

不過,這好辦,吏部尚書陳群不是提了個「九品中正制」嗎,正好拿過來用用。於是,曹丕為防止地方操控孝廉,與皇帝爭奪人才選拔權,他就利用中正制將人才的選拔權收回了廟堂。

雖然,「九品中正制」在短期內有利於新建的曹魏政權的鞏固,但時日一久,人才的選拔權則又會落入世家豪族的手中。

畢竟,擔任「中正」的都是世家大族之人,包括「名士點評」環節中的名士,也幾乎都出自世家大族。所以,給誰定什麼品,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也因此,世家大族的子弟起步基本就是縣令的官職,從而造成了魏晉時期「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人才選拔的尷尬境地。

又因,曹丕出生於「閹宦亂政」和「外戚干政」的東漢末年,擔心宦官和外戚干政亂政,對曹魏江山不利,就很正常了;還成長於群雄逐鹿的亂世,那時兄弟鬩牆、爾虞我詐之事,可謂是屢見不鮮。

所以,在掌權之初,曹丕的一舉一動,都給人非常沒有安全感的感覺。這一點,與當初父親曹操動不動就「夢中殺人」的疑心病頗為相似。

於是,他最先向「宦官亂政」的十常侍下手,廢除了宮中的十常侍設置,而改用一些優秀的年輕人代替,這也是他為了拉攏民間的賢者為己用的一個高明手段,也算是皇帝給自己培養的一股直屬力量。

這一點,在吳蜀後宮還在延用漢代「十常侍」的三國時期,曹丕也算是一個有變革思想的皇帝了。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甄皇后

接著,曹丕為了避免再出一個外戚大將軍,他又下令外戚可以擁有爵位,卻不許擔當要職。同時,他還擔心後宮的勢力逐漸變強,不好控制,於是毅然賜死了賢明的甄皇后,一年後另立了郭皇后,甚至甄皇后死後還被羞辱。

對於甄皇后的死,因由可能會有許多,但下面這段甄皇后上奏的一份「辭後位的辭表」:

「妾聞先代之興,所以饗國乆長,垂祚後嗣,無不由后妃焉。故必審選其人,以興內教。令踐阼之初,誠宜登進賢淑,統理六宮。妾自省愚陋,不任粢盛之事,加以寢疾,敢守微志。」

很可能就是甄皇后被賜死的導火索。雖不知甄皇后「辭後位」的真實意圖是什麼,但這種做法在剛剛登上皇帝寶座的曹丕看來,可能就是另一番味道了。我派人接你來當皇后,你怎麼還不高興當了,難道你有什麼想法不成。畢竟,在帝王看來,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要表現出高興的樣子受著。

枷鎖套向宗室

隨後,曹丕又將目光盯向了宗室,並開始不留餘力地打壓宗室,使得諸侯們苦不堪言,甚至造成了「寧為司馬太守,不為曹魏諸侯」的可悲局面。

可以說,曹丕開創了歷史上新的宗室制度:他給宗室分封的是最貧瘠的土地,還不給俸祿、不許經商,更不要說實權、徵召、收稅、私軍等了。即使是堂堂的宗室王爺,身邊最多也就十餘個老弱病殘。

甚至有的宗室養不活府內的人,還需要跟人借糧借錢。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曹叡與司馬懿

但這還不夠,曹魏歷代皇帝還給王爺、侯爺等宗室配置了防輔令和監國謁者,前者對宗室進行思想管教,後者對宗室的言行進行監視,並記錄上報朝廷。

同時,還規定宗室成員出行不得超出府邸三十里,也不許會見親友和給親友寫書信,還不許他們用奢侈品,當然了想用怕也沒有,就更不要想著一展所長報效國家了,否則會死得更快,這簡直就是對宗室人才的禁錮。

也就是說,曹魏宗室的收入只有貧瘠土地的一點微薄收入,最多也就勉強的活著,不至於餓死,而且言行上都沒有一點的自由,甚至連分封地的縣令都可以隨便的欺負他們,這幾乎比坐牢也好不了多少。

此外,這些宗室的分封地還會頻繁變動,一年到頭都是在前往封地的路上。這種做法的目的,曹魏皇帝就是不想讓他們過得安穩,而有生異心的機會。

縱觀整個歷史,曹魏宗室是被改封最為頻繁的,他們一生大都是在不斷的遷徙途中,幾乎沒有任何經營封地的機會。

而在那個時代,千里趕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甚至年幼的容易夭折,年老的容易病逝,就算身強力壯的,也扛不住一次次的折騰啊。

例如:曹丕的兒子曹禮,最先被封為秦公,後又改封京兆王,不久又改封元城王。曹禮扛不住這麼不斷的遷徙折騰,最後死在了元城。還有那個七步成詩的大才子曹植,據說也是這麼沒的。

看到弟弟絕嗣,魏明帝曹叡貼心地將任城王曹楷的兒子曹悌,過繼給了曹禮,並讓其繼承曹禮的元城王爵位,但還是要去完成曹禮未曾完成的遷徙封地之旅,不久就又將其改封梁王。

那麼,曹魏宗室遷徙後空下來的府邸怎麼辦呢?則被作為以後其他宗室改封的落腳地。

甚至,就連宗室出身的曹爽,在執掌大權之後,也依舊不忘再次打壓一下其餘宗室。

說得難聽點,曹魏宗室過的比狗還慘!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曹純

可以說,自從曹魏開國之後,每一個皇帝都要打壓一下宗室,漸漸的曹魏宗室都快被打沒了。例如:魏明帝繼位後,常常詔見一些宗室成員到身邊來「噓寒問暖」,問他們對自己的生活處境有什麼要求,儘管直言。當時,這些宗室都感到很高興,以為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來了,於是就急忙上書。

結果,魏明帝開啟的卻是釣魚模式,當即就對幾個上書的宗室更換了封地,而這幾個宗室也都死在了遷徙的路途。

如此以來,就導致了這樣一個惡果,宗室對曹魏離心離德,甚至有人盼著曹魏滅亡。

宗室惡曹魏,而親司馬家

司馬懿發動高平陵政變後,並沒有清算這些地方上的曹魏宗室,反而將宗室們集中起來,安排在河北進行統一看管,不准他們返回各自的封地,不讓他們接觸外人,說難聽點就是圈養。

例如:高貴鄉公曹髦,封地在齊魯,卻愣是被帶到了河北的元城。

雖說,這些曹魏宗室都遠離了自己的封地,卻免受了那非人的遷徙之苦,相當於脫離了苦海。

也因此,一些曹魏宗室不顧世人的唾罵,竟主動站到了司馬家的那一邊。

例如:原虎豹騎統帥曹純的兒子曹演,就跟司馬家的關係非常好,在司馬師逼迫郭太后廢掉魏帝曹芳時,時任武衛將軍的他,就是最先上表請求廢帝的曹魏宗室,甚至還成為了司馬家最賣力的一個宗室跑腿。

誰能想到,曹魏宗室會成為歷史上整個貴族圈裡混的最慘的一群人 - 天天要聞

▲高平陵政變

還有曹植的兒子曹志,他就跟司馬炎司馬攸倆兄弟的關係很好,而這位曹魏的鐵杆宗室,只因司馬炎喜歡他,他就甘願去做西晉的一個太守。

後來,曹志竟然荒唐地要去支持司馬攸,結果也只是被罷免了官職。

或許,是因為司馬家吸取了曹魏對待宗室的教訓,這才對待自家的宗室尤為關照,結果卻引發了另一個更加慘痛的教訓,那就是「八王之亂」。

那麼,對於朝廷打壓宗室,會有什麼樣的惡果,難道廟堂群臣看不出來嗎,可為何沒有人去管,反而都是樂見其成呢?

魏帝打壓宗室,群臣樂見其成

從魏明帝算起,曹魏打壓宗室,長達近30年之久,為何聽不到廟堂群臣的反對聲音呢?

這是因為,宗室力量越強大,世家大族就越會遭到壓制,這就相當於天平的兩端。

如果,曹魏宗室沒有遭到打壓,宗室絕對就是曹魏時期最大的世家,不知有多少世家大族的利益會受到侵害,況且這還是人家的家事,他們作為外人,又何必去做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

所以說,對於歷代曹魏皇帝打壓宗室的事情,這些廟堂群臣根本就不想去提什麼反對意見,甚至是樂見其成的。

其實,作為皇權,對待世家門閥這頭政治凶獸,有時就得召喚出龐大的宗室群來對抗。如果這還不夠,那就放出宦官亂政,再不行還有外戚。然而,不管皇權怎樣折騰,卻最終都敗給了世家門閥這頭政治凶獸,難怪歷朝歷代的皇權都在向世家門閥的一步步退讓中走向了毀滅。

圖片來源網路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辣湯早新聞 | 最新繳費提醒;淮海戰役紀念館獲評國家一級博物館 - 天天要聞

辣湯早新聞 | 最新繳費提醒;淮海戰役紀念館獲評國家一級博物館

早上好今天是2024年5月19日 農曆四月十二 星期日下面小編帶大家走進今天的《辣湯早新聞》今日天氣今天晴到多雲南到東南風4到5級氣溫20℃到34℃徐州要聞2024年淮海經濟區青少年U系列籃球聯賽在徐州盛大開幕5月18日,2024年淮海經濟區青少年U系列籃球聯賽在徐州工程學院體育館盛大開幕。吸引了無錫市、臨沂市、淮北市、崑山...
銅川博物館「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活動精彩紛呈 - 天天要聞

銅川博物館「5·18國際博物館日」系列活動精彩紛呈

2024年5月18日是第48個國際博物館日,今年的主題是「博物館致力於教育和研究」,強調了文化機構在提供全面教育體驗方面的關鍵作用。隨著博物館事業持續發展,博物館教育、研究職能進一步發揮,在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等方面的積極作用日益凸顯。銅川博物館作為綜合性博物館,充分利用資源和空間,推動文物資源活...
慶余年2:看懂范閑的兩大冒險動作,才明白慶帝為何不殺他 - 天天要聞

慶余年2:看懂范閑的兩大冒險動作,才明白慶帝為何不殺他

范閑意外當上了監察院一處處長。從北齊返回途中,二皇子派人要殺范閑,情急之下,范閑假死,騙過了所有人,包括慶帝。當聽到「噩耗」,慶帝甚至連鞋都沒穿,就跑到大殿專門聽侯公公的彙報。然而事實上,范閑根本沒死。沒死就是假死。假死就是欺君。一直以來,欺君之罪,是死罪。
國際博物館日,一群光谷青少年走進明楚王墓考古遺址公園,品讀歷史文化 - 天天要聞

國際博物館日,一群光谷青少年走進明楚王墓考古遺址公園,品讀歷史文化

極目新聞記者 胡長幸通訊員 吳怡蓉 黃志鵬5月18日是國際博物館日,今年主題為「博物館致力於教育和研究」。當日上午,東湖高新區關工委聯合青志協、明楚王墓文管所組織灣郡社區30多名青少年走進武漢龍泉山明楚王墓考古遺址公園,開展歷史文化研學活動。活動當天,孩子們在遺址公園工作人員的引導下,一路上探尋婆婆樹、龜碑...
AI重現!原來「辛追夫人」長這樣 - 天天要聞

AI重現!原來「辛追夫人」長這樣

記者從湖南省博物院獲悉,「辛追夫人」3D數字人形象5月17日首次公開發布,分別為年齡約35歲的全身坐姿版和50歲左右的頭部形象,它以上世紀70年代馬王堆漢墓「辛追夫人」出土時的頭部掃描X光片為主要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