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奪回邊境」,美國「上帝軍」抗議者車隊在得州小鎮集結

2024年02月19日14:42:34 歷史 8113
為「奪回邊境」,美國「上帝軍」抗議者車隊在得州小鎮集結 - 天天要聞

綜合法新社和路透社等外媒報道,當地時間2月3日,來自美國多地的抗議者駕車抵達得克薩斯州的一個邊境小鎮,舉行集會反對非法移民越境,並表達對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支持。

報道稱,大約數百人駕駛卡車、貨車和房車在得州邊境小鎮克馬多集結,以反對他們所說的移民「入侵」,並要求對美國與墨西哥的邊境地區實施嚴格管控。在集會現場,有小販出售支持特朗普的T恤、旗幟和帽子等宣傳品,還有保守派發言者在宣揚其價值觀,批評美國總統拜登的邊境政策。現場一個標語上寫著「天堂有圍牆,地獄有開放的邊界」。

「各位,這是嚴肅的事情,這是邪惡的事情,」美國國會眾議員、共和黨人基思·塞爾夫發言抨擊拜登的政策時說道, 「我們正在進行一場關乎共和國存亡的精神鬥爭。」

集會組織方自稱名為「我們人民」,而組織者之一曾將抗議者車隊稱為「上帝軍」。一周前,組織方宣布選在格蘭德河沿岸的小鎮克馬多集結車隊,而美墨邊境的一段天然邊界正經過這條河。在「奪回我們的邊境」的口號下,該車隊還計劃近期在邊境沿線多個城鎮舉行集會抗議活動。

美國《紐約郵報》稱,此前在1 月 12 日,組織方發聲明呼籲美國現役或退休執法人員、軍人以及政府官員、卡車司機和其他「守法、熱愛自由的美國人」加入該車隊,並稱其目標是「揭示南方邊境開放所帶來的明顯危險」。組織者之一斯科蒂·薩克斯(Scotty Saks)還曾對媒體說:「我們意識到可能存在滲透者。可能會有一些人加入車隊,試圖破壞我們,他們是一些挑釁者。」

美國《連線》雜誌稱,儘管組織方多次表示這些活動將是和平的,但社交平台 Telegram相關群組的聊天記錄顯示,有成員在討論「消滅」移民。不過,該組織也有人警告稱不要採取暴力行動,理由是那樣就可能中了美國聯邦政府的「圈套」。

路透社援引兩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的話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此前發現集會附近的一個移民收容所受到威脅,導致美國邊境官員最近幾天疏散了該設施人員。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官員對此稱,任何類似威脅都是「重大問題」。不過,美國FBI對此拒絕置評。

白宮發布聲明稱,美國總統拜登與墨西哥總統洛佩斯在3日下午討論了邊境面臨的挑戰,並承諾兩國繼續「共同努力打擊參與非法販運毒品、槍支和販賣人口的跨國犯罪組織」。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銘記!緬懷!央視《國家記憶》播出六安霍山籍革命烈士查茂德的故事! - 天天要聞

銘記!緬懷!央視《國家記憶》播出六安霍山籍革命烈士查茂德的故事!

點擊上圖▲進入工業強市網路專題銘記英雄 緬懷先烈4月3日晚8點央視《國家記憶》欄目《絕筆》(信仰篇)播出了六安霍山籍革命烈士查茂德的故事《「革命一定會成功的」 查茂德》完整視頻▲《絕筆》信仰篇預告視頻(CCTV國家記憶)​​查茂德(1919-1947)查茂德,1919年出生在霍山縣石家河瓦背沖(今諸佛庵鎮大嶺村),1929...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 天天要聞

李世民殺兄,為什麼卻不敢殺了李淵?因為後果是李世民承擔不起的

李世民但凡敢殺了李淵,將會帶給他承受不起的災難性後果,他李世民從此將徹底被打入遺臭萬年的行列中,相反,如果不殺李淵,那麼李世民將獲得大到他無法拒絕的好處。在要不要殺李淵這件事情上,我們要站在李世民的角度來計算利益得失。首先是李世民不殺李淵,他到底獲得了什麼樣好處?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 天天要聞

北宋末年荒唐事:北宋官僚為討天子歡心,干起了盜墓勾當

記得去年有本小說比較大火,叫做《顯微鏡下的大明》,據說這本書的意思是通過一些明朝社會的細節,來判斷明朝社會的健康程度——好比醫學領域根據一滴血的化驗,來分析一個人的健康程度一樣。其實按照這個邏輯,北宋末年荒唐事不斷,確實可以反映出北宋末年宋廷的統治危機。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 天天要聞

烈士之子張洋川:子承父業,續寫警察人生

張洋川封面新聞記者 鍾曉璐梨花風起正清明,又是一年掃墓季。成都金牛公安北巷子派出所副所長張洋川,站在父親張聖國的墓碑前,不禁潸然淚下。23年前張聖國英勇犧牲時,張洋川17歲,涉世未深。如今,40歲的他已是金牛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續寫警察故事。父親因公犧牲,他穿上警服完成未竟的事業2001年11月12日,成都金牛公...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 天天要聞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司法行政強制隔離戒毒所里 一場父與子的跨時空對話丨清明節

封面新聞記者 於婷 攝影報道海報設計 王思祺2024年清明前夕,邵子航走進四川省內江強制隔離戒毒所。指揮中心、備勤宿舍、藍花楹長廊,摸一摸父親曾用過的電腦,在父親曾睡過的床邊坐一坐,用手輕輕撣去封存父親警徽、警號木盒上的灰塵,他向著父親的方向,鄭重而標準地敬了一個禮。2022年2月6日,邵子航的父親邵軍倒在了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