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烽火年代,他全家十五人八人入黨,進軍大西南時四人跋涉入川

2024年02月19日10:35:18 歷史 1290


抗戰烽火年代,他全家十五人八人入黨,進軍大西南時四人跋涉入川 - 天天要聞

解放大西南

一九三七年盧溝橋事變後,隆隆炮聲震撼華北平原,硝煙瀰漫,炮火衝天。趙冠軍的家鄉趙家莊,一個地處兩省三縣交界的偏僻的小村莊,也被戰火化為灰燼。逃難的村民,為了免遭日寇屠殺,扶老攜幼四處奔波。趙冠軍是1929年出生的,這一年8歲。

華北平原淪陷後,鬼子在鐵路、公路沿線的城鎮建立了偽政權。沒有撤退的國民黨地方政權和共產黨剛建立起來的新政權,分散在廣大鄉村。一九三八年秋,抗日民主聯合政府南橋區公所成立。楊景田任區長,趙冠軍的父親趙慶恩任副區長。一九三九年,楊景田調縣工作,趙慶恩接任區長職務,併兼任區中隊指導員(即區委書記)。

南橋區抗日根據地,方圓只有幾十華里,幾十個村莊。西北面是國民黨南橋鄉公所,鄉長李子迎組建的五支隊,在蘭陵一帶活動。南面是江蘇省邳縣地界。東北面是國民黨郯縣縣長梁麻子的地盤。南橋區公所要向外開展工作相當困難。

趙家莊是南橋區抗日根據地中心,也是南橋區公所的常駐地。區公所的許多工作人員是趙冠軍家的常客,吃住都在他家裡。他祖父趙益三忠厚好客,對抗戰很熱心,他像對待親人那樣,熱情招待來往同志。

趙冠軍的叔叔趙庭恩早在臨沂讀書時,就參加了地下黨。那時他家有三支槍:一支是德國造的套筒子,一支是日本造的三八式大蓋子,一支是俄國造的大鼻子。他祖父把這三支槍,用大紅布捆在一起,由兒童團敲鑼打鼓,從趙家莊送到兩華里遠的土橋頭村獨立營營部。

獨立營的組建很順利,發展也很迅速,有四個排,二百多支步槍,還有兩挺歪把子機關槍。機槍是日軍在台兒庄戰役中丟下的,被人埋在土裡,老百姓把它挖出來,送給獨立營。

不久,獨立營被編為魯南軍區第三軍分區沂河支隊第三大隊,趙庭恩任大隊長,活動在沂河兩岸、臨沂至新安鎮公路兩邊,堅持游擊戰爭,主要任務是騷擾和打擊敵人,襲擊敵人的運輸車輛。如果繳獲戰利品,就用人力獨輪車,一車一車送到抗日根據地。

要戰鬥就會有犧牲,在這塊抗日熱土上,流下了無數革命戰士的鮮血。趙冠軍的小學同學趙全章和趙傳為,在襲擊敵人的軍用運輸車輛時光榮犧牲,年僅十四五歲。

抗日救國運動在南橋區開展得如火如荼、轟轟烈烈。抗日歌聲慷慨激昂,此起彼伏:「打倒日本、打倒日本!救中國、救中國!」「我們的血沸騰了,不驅逐日寇決不罷休!」「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趙冠軍家的大門上也掛上了一塊黃底黑字的光榮牌。

隨著抗日的熱潮一浪高過一浪,南橋區各村,先後成立了農民抗日救國會、婦女抗日救國會、青年抗日救國團、抗日救國兒童團、姐妹團等組織,雄赳赳、氣昂昂,扛著槍的小夥子們,叫抗日先鋒隊。趙冠軍的母親和嬸母都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成為地下黨員,他母親還擔任村婦救會長。

趙冠軍也報名加入了蘇魯邊幹校,被編為兒童隊。學習畢業後,分配到南橋區負責兒童團工作,和區里的幾個小朋友一起,到各村作抗日救國宣傳。他父親、叔叔參加抗日後,留在家裡的,都是老弱婦孺人員。

一九三八年,是趙冠軍全家參加抗日的第一年。這一年,他終生難忘。

王家莊是臨沂縣和郯城縣交界的一個小村莊。一九四零年夏天,南橋區公所的同志住在王家莊,組織群眾進行抗日宣傳。一天深夜,區公所同志突然遭到國民黨郯城縣縣長梁麻子部下的暗殺。

這天夜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區公所的兩個執勤戰士,被梁麻子用繩子勒死,又用刺刀刺殺正在屋裡熟睡的十幾個區公所的幹部,有的被刺死,有的被刺傷,有的被俘後,下落不明。

趙冠軍父親趙慶恩被傷員的叫喊聲驚醒,還沒來得及穿衣服,就被敵人抓住。進屋的敵人,都端著槍,把槍口一致對準父親,看樣子他們早就知道趙慶恩是區長,準備押著趙慶恩回去交差邀功。趙慶恩魁梧高大,身強力壯,當兩個敵人擰著他的兩隻胳膊,走出屋門時,他趁敵不注意,兩隻胳膊肘猛力向後一拐,將押著他的兩個敵人重重擊倒在地,即衝出門外,虎口逃生。

一九四四年,15歲的趙冠軍從溫河縣游吾區,返回蒼山縣長城區,在各救會任青年幹事。一九四五年春,又經蒼山縣委派遣到魯南幹校學習。

八月十五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魯南幹校三百多名學員和大律村村民,集合在大律村河邊的大沙灘上,舉行了「抗日戰爭勝利」慶祝大會。散會後,大家踩著高蹺,打著鑼鼓,扭著東北大秧歌,分幾路沿大街小巷邊遊行邊放鞭炮,並高呼:「抗日戰爭勝利萬歲!和平萬歲!」

夜深時分,還有許多人蹲在大門口,拿著旱煙袋,邊吸煙邊議論:「抗戰勝利了,國民黨能和共產黨合作嗎?和平真的到來了嗎?」

之後,趙冠軍從魯南幹校畢業,被分配到棗莊工作隊。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日深夜,挖鐵路的民工正在休息,突然遭到日本鬼子的襲擊。民工被刺刀刺傷、刺死數十人,工作隊發現後立即鳴槍示警,民工才慌忙向四處散去。這是日寇投降後與國民黨勾結,犯下的新的滔天罪行。

不久魯南區黨委決定,將棗莊工作隊改為鄒縣工作隊,開闢鐵路沿線的新解放區工作。此時,鄒縣已解放,趙冠軍被分配到鄒縣大夫區任區委文書工作。

一九四六年,鄒縣堅持溫和均衡的土改政策,進行土地改革。「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當中不動,兩頭扯平」,就是鄒縣當時的土改口號。

鄒縣北面的兗州還沒有解放,國民黨經常派武裝特務,深入到大夫區暗殺土改工作隊隊員和土改積極分子。大夫區麻町村的三位土改工作隊員和土改積極分子,便遭國民黨特務的暗殺,屍體被扔進鋼山山上的枯井裡。

區委決定派趙冠軍去麻町村繼續完成那裡的土改任務。

趙冠軍到麻町村後,一手拿槍,一手分地,動員十幾名土改積極分子組成民兵,住在一家地主的炮樓上,夜間出來巡邏,保護群眾利益,按計划進行土地分配工作。

一天深夜,麻町村的一個土改積極分子向趙冠軍報告:「國民黨從兗州派來的武裝特務,一行五人,住在一家地主的院子里。」趙冠軍將這一情況迅速轉告給住在大夫村的區委書記張繼忠。張繼忠同志帶領區中隊,連夜將特務住地包圍。

天剛亮,一個打扮成商人模樣的特務,被我區中隊識破,抓獲後捆在一棵大樹上。後面的四個特務,一見事情不妙,拚命地向兗州方向逃跑。區中隊奮力追擊,除了兩個敵人逃回兗州外,其餘一人被擊斃,一人被擊傷。這次戰鬥繳獲敵人短槍三支,子彈一百多發。

在此次追擊戰中,趙冠軍使用的是一支捷克式步槍,邊追擊,邊端著槍射擊,一直追到鄒縣和兗州交界的地方才停下。他把槍穩穩放在一個墳頭上,用左手掌著槍柄,用右肩抵著槍托,在扣動板機向敵人射擊時,只聽一聲巨響,槍膛被敵人動了手腳,被炸成兩半,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兩隻手都安然無恙。

他父親趙慶恩也由魯南區黨委黨校,分配到鄒縣工作,任鄒縣峰山區區委書記,領導那裡的土地改革工作,趙慶恩組織分得土地的農民成立了二百多人的保田隊。在國民黨重點進攻山東的前夕,保田隊光榮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

一九四七年,國民黨重點進攻山東。敵人先頭部隊,已越過鄒縣縣境,到達沂蒙山區。鄒縣縣機關、各區區級機關三百多人,被圍困在匡庄東面的一座大山頂上。

山腳下的村莊,已經住滿了敵人,敵人不斷向山上放槍放炮,但並沒有向山上進攻的跡象。敵人是過境的,進攻的主要目標是我華東野戰軍主力部隊。所以雖然山下周圍村莊已住滿敵人重兵,但300多人也能在山頂上逗留數日。

在被圍困的第三天,縣委決定,三人編為一個小組,分散隱蔽,向小沂蒙山區突圍。趙冠軍和區委書記張繼忠還有一個小通信員編為一個小組。等到天黑時,他們沿著山間小路,走了整整三夜,突破了敵人的前沿陣地,到達目的地沂蒙山白馬關。

第二天,縣委對隊伍進行了整編。

縣委傳達了中央對目前形勢的戰略評估和決策,概括起來,即全、無、大、中、小五個字。「全」指的是解放全中國;「無」指的是解放區全部被國民黨佔領,解放軍必須從外線出擊,到國民黨佔領區作戰;「大」指的是解放區的擴大;「中」指的是解放區保持戰前面積不變;「小」指的是解放區的縮小。

縣委動員突圍的同志,要在國民黨先頭部隊過境後,迅速插回原地,堅持敵後鬥爭。當時口號是:村不離村,鄉不離鄉,區不離區,縣不離縣,爬山頭,立大功。

整編後,突圍的同志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年青力壯的幹部,先行插回敵後,堅持敵後武裝鬥爭;第二部分作為預備隊,隨野戰軍轉移,待機插回敵後;第三部分是老弱幹部和隨軍撤出的家屬,轉移到黃河以北,敵人尚未佔領的解放區。趙冠軍的家相應分成三部分:父親插回敵後,堅持武裝鬥爭;趙冠軍作為預備隊隨野戰軍轉移,待機插回敵後;母親帶著三個小孩轉移去黃河以北和解放區。

在白馬關整編後的第二天,趙慶恩帶著區里最精幹的武裝工作隊員,連夜動身,回到峰山區。此時鄒縣縣城仍駐有國民黨的重兵,還鄉團在區、鄉挨家挨戶搜捕我黨未撤出的幹部,威脅軍人家屬把兒子送回來。

趙慶恩插回峰山區後,在農村已無「立足」之地,只好把峰山作為依託。白天鑽進縱橫交錯的山洞裡,夜間深入到各村,向群眾宣傳解放戰爭一定會取得最後勝利。趙慶恩的到來,給國民黨地方勢力當頭一棒,為了保命紛紛縮回鄒縣縣城。

對峰山區的群眾來說,趙慶恩的到來,是莫大的鼓舞和歡欣,他們深知解放軍的撤退,是為了伸出拳頭重重地打擊敵人。我軍在沂蒙山區取得勝利的消息,也源源不斷的傳來,更是鼓舞了群眾的鬥志和必勝的信心。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解放軍勝利渡過長江,國民黨的老巢南京解放。華東支前司令部下屬幾千名支前幹部,在完成支援濟南戰役、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和上海戰役的支前任務後,作為接管新解放區的骨幹力量,整體編入西南服務團。

趙冠軍家四個人,跋山涉水隨第二野戰軍進軍西南,來到四川。他叔叔趙庭恩任榮昌縣縣長,二姑趙惠恩隨軍進駐南充市,後參加抗美援朝,赴朝作戰。趙冠軍已結婚,和愛人徐繼榮分配到璧山縣委工作。為支援新解放區工作,他父親趙慶恩也從鄒縣調到浙江省杭州市搬運工會任主席。

在那個烽火年代,趙冠軍他們這個十五口人的大家庭中,有八位親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為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為了解放全中國,他們這一大家和其他革命戰士一道,不屈不撓,艱苦奮鬥,始終堅守一個原則:黨叫做什麼就做什麼,黨指向哪裡就奔向哪裡、戰鬥在哪裡!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藁城古代「八大景」——廉堤繞綠及來歷 - 天天要聞

藁城古代「八大景」——廉堤繞綠及來歷

作者/成申茂藁城地標建築「四明樓」 「廉堤」中的「廉」字取自藁城歷史上的「廉州」。據《藁城縣誌》(嘉靖志)記載:隋朝開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改藁城置廉州(郡級行政單位),州治即為廉州城(原址位於藁城舊城區一帶)。
吳三桂窮追不捨,李自成心頭燃起無名火,後面的事手下都看不下去 - 天天要聞

吳三桂窮追不捨,李自成心頭燃起無名火,後面的事手下都看不下去

1644年,大順太子李鴻基所率的先鋒兵馬和高一功所護駕的皇后和貴妃等內廷及家眷人員,差不多都已先行渡河,而李自成所率的中軍主力和殿後的軍隊亦仍在清水河的北岸。李自成和一班文武騎著高頭大馬,站在河岸邊的一個土堆上,一邊看著緩緩流動的河水,一邊則看著剛剛開始渡河的屬下將士。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漢高祖劉邦的逆襲史(1) - 天天要聞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漢高祖劉邦的逆襲史(1)

國學成語,濃縮歷史精華;曲徑通幽,遇見不一樣的「中國」。漢高祖劉邦,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布衣出身的皇帝,開創大漢帝業四百年。漢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時代之一,其壯闊的精神深入華夏民族的基因,餘緒綿綿,至今不絕。史載,年輕時的劉邦「表現」很一般,甚至是負面典型。
978年,南唐舊臣奉旨拜見李煜,趙光義為何七夕賜給李煜牽機葯? - 天天要聞

978年,南唐舊臣奉旨拜見李煜,趙光義為何七夕賜給李煜牽機葯?

978年,宋太宗趙光義召見南唐舊臣徐鉉,問:「你最近有沒有去見過李煜?」徐鉉趕緊說:「臣不敢私自前去。」畢竟南唐已經被滅,李煜這個南唐後主已經是亡國之君被囚禁在汴京,已然失去了自由,沒有皇帝的允許,誰也不敢去見他,尤其是南唐舊臣更不敢輕易去拜見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