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2023年12月10日11:41:06 歷史 1966

前言

我國抗戰歷史上有兩個趙煒,一個趙煒是一道假命令扭轉了東北戰局的902號特工,那個趙煒是周恩來總理的秘書。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周總理的秘書-趙煒

接下來我們一起走進周恩來總理的秘書趙煒的故事。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那一張明信片

趙煒第一次見周恩來,手心裡緊張的直冒汗,她看看到周恩來總理穿著一件灰色的中山裝,腳上穿著一件皮鞋,當時的趙煒想這就是傳聞中的周恩來總理嗎?

周恩來總理看出了趙煒的緊張,笑著說「咱們都是同志,都是一樣的。」

後來趙煒也便在中南海西花廳留了下來,她見證了那一段歲月,見證了周恩來總理和鄧穎超夫婦相處的那一段時光。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一開始她印象最深的便是周恩來總理的時間幾乎是顛倒的,晚上需要忙著公務到白天上午才會小憩一會兒。

鄧穎超的時間表幾乎是相反的,所以到周恩來總理醒來後沒多久,鄧穎超便要睡下了。到上午周恩來總理工作完休息時,鄧穎超卻又要起來了。

兩個人各有一間卧室,互不打擾卻又感情深厚,鄧穎超對趙煒說,「我與周恩來總理的感情並非一見鍾情。」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周恩來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鄧穎超

兩個人屬於好友關係,當周恩來總理赴法國勤工儉學時,他們兩個人互寄明信片,是明信片擔當了兩個人之間的紅娘角色。

一開始兩個人之間是友人,是朋友,是知己,直到有一天周恩來總理給鄧穎超所寄的明信片末尾有了這麼一段話,希望我們到時候像李卜克內西盧森堡兩人一樣,將來一起走上斷頭台。

美好的誓言拉近了二人之間的距離,兩個人也因此情定終生。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在趙煒的筆下記錄中有著這麼一段故事,周恩來總理和鄧穎超處於同一屋檐下,可是二人之間聯繫依然是鴻雁傳書。

鄧穎超會寫下紙條,讓管家交給周恩來總理。紙上無非是「周恩來總理該休息了,」「周恩來總理昨天忙的太晚了,應該要注意身體」之類。

一份小小的紙條,正如當事人的那一個明信片中記載了他們之間的情深。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周恩來摯愛海棠花

鄧穎超曾有一次告訴趙煒說,「之所以住在西花廳是因為恩來愛上了這裡的海棠,我們搬到了這裡,這一住就是20多年,所有人都以為恩來喜歡馬蹄蓮,其實啊,他鐘愛的是海棠花。」

趙煒剛擔任周恩來總理秘書的那段時間,印象最深的便是周恩來總理完美主義。

周恩來總理是一個非常的喜歡簡潔與齊整的人,所有的筆墨紙硯和文檔以及各類工具都會擺的齊齊整整,趙煒說她幾乎從來沒有看到過一絲凌亂。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在她工作的這20年的時間裡,趙煒說他從來沒有看到過周恩來辦公室凌亂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見到過周恩來總理跟鄧穎超吵架的時候,除了那一天。

當時是1973年的某一日。趙煒從周恩來卧室旁走過時,發現周恩來總理好像氣乎乎的,卻轉頭去叮囑趙煒「你去陪陪你大姐(鄧穎超)。」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當時一開始趙煒還摸不著頭腦,後來才知道兩個人之間要是吵架了,可是兩個人的吵架卻是那樣的溫柔,那樣的體貼。最後還不忘叮囑趙煒去陪陪大姐。

後來鄧穎超對趙煒說他們兩個人之間也有過一次史無前例的大爭吵。

提到那次爭吵,鄧穎超總是羨慕的對趙煒說,一兒一女一枝花。這時趙煒就會說無兒無女在仙家。可是鄧穎超搖了搖頭說,如果我的兒子能夠活下來,也該比你還大了。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鄧穎超懷孕

在1925年,鄧穎超懷孕了,當時還是她與周恩來總理剛結婚後不久,可是當時的作戰形式,鄧穎超覺得這並不是一個生孩子的時候,並不是一個照顧孩子的時候,為了一心一意把工作搞好,鄧穎超苦苦思考了幾天,最後做下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她說她要把孩子打掉,她去外面的藥店買了打胎葯,悄悄的服下去。最後疼的在床上打滾。

周恩來總理知道後心疼的大發雷霆,說「你怎麼不給我,不跟我商量呢?」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周恩來年輕時

周恩來總理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怎麼能這樣子損害自己的身體呢。而且孩子是咱們兩個人的,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

後來每每回憶到此事,鄧穎超心裡都是有些許後悔的。所幸後來鄧穎超又懷下了第二個孩子,可是胎兒過大難產,死活生不下來,大夫只能選擇動用產鉗將孩子夾出來,可是最後卻也導致嬰兒的頭顱受傷。

剛出生便夭折,當時鄧穎超痛徹心扉,他知道這是一個男孩兒,知道這是周恩來總理與自己共同期盼的第二個孩子。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鄧穎超

可鄧穎超剛生下孩子後沒多久,當時時局的動蕩,醫院裡面臨著非常困難的形勢。那些大夫和護士們不得不把鄧穎超藏在地下室里,然後悄悄的給鄧穎超送食物。

當時鄧穎超是個剛生下孩子沒多久的人。雖然最後平安無事的在那些醫生護士的幫助下逃離了醫院,可是她在地下室的時光導致鄧穎超身體受損,以後再也沒有懷過孩子。

提到此事鄧穎超總是搖搖頭。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有一次外國記憶者用最犀利的言辭詢問周恩來總理,「中國13億人口要修建還要修建多少個廁所呢?

這無疑是質疑當時中國的落後。可是周恩來總理卻說「兩個就夠了,一個男廁所,一個女廁所。」充滿睿智的言辭,一瞬間讓那些記者啞口無言。

趙煒總是說能陪在周總理和鄧穎超的身邊。是對她最好的成長和學習,她說二人是自己人生路上的明燈。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左趙煒

結語

1975年,周恩來總理被確診癌症。趙煒哭的泣不成聲,鄧穎超拍拍她的肩膀說「好孩子等會兒我們去見恩來。到時候千萬不要哭。」

趙煒強忍著淚水點了點頭,後來在1976年值班室給趙煒打來電話「快來,趙煒,快來,情況不好了,不好了。」

鄧穎超和趙煒立馬趕往醫院,可這時周總理的那台監視器上也變成了一條直線,鄧穎超沒有見到周恩來最後一面,她吻著周恩來總理的額頭,含淚說「恩來,你走了。」

1975年,趙煒陪鄧穎超去醫院看周總理,囑咐:千萬別哭 - 天天要聞

註:文章中出現的人物對話皆為作者根據史實資料和當時的情景合理設計的,不可作為參考!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太原王氏在唐朝迅猛發展,唐朝前也是世家大族,史書留白政壇鼎盛 - 天天要聞

太原王氏在唐朝迅猛發展,唐朝前也是世家大族,史書留白政壇鼎盛

士族的演進經歷了一個長時段的過程,太原王氏作為中古史上一支顯赫的士族,它的發展歷程是整個士族階層發展歷程的一個縮影。今天我們就來說一說唐朝太原王氏的變遷之前,了解它在唐之前的發展狀況是十分必要的。太原王氏姓氏來源與秦漢以後姓氏合一不同,上古時代姓氏是分開的。
歷史的塵埃——秦漢之際的刑事責任為何由身高轉向年齡? - 天天要聞

歷史的塵埃——秦漢之際的刑事責任為何由身高轉向年齡?

尤陳俊 /文在講述秦代法制之時,幾乎任何一本當代學者所編的《中國法制史》教材都會提及,秦代是以身高來作為是否要承擔刑事責任的標準。稍有區別的僅是一些教材主張秦代是以男子身高六尺(約合今1.38米)作為負刑事責任的起點,而另外一些教材則主張當時男子達到六尺五寸(約合今1.
致敬!英雄 !——烈士陵園憶戰友 - 天天要聞

致敬!英雄 !——烈士陵園憶戰友

作者:李國梁每年的二、三月,是我們參加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老兵相聚之時,每當到這個時候,老戰友們都會相邀同往烈士陵園祭奠當年和我l們一起衝鋒陷陣、勇猛拼殺而今長眠在南疆的戰友兄弟,或把酒共憶當年槍林彈雨、死裡逃生的戰鬥經歷。在這期間,我們總會常常夜不能寐,思緒難停。
五阿哥永琪死後,唯一成年的兒子綿億,為何被嘉慶派去守皇陵? - 天天要聞

五阿哥永琪死後,唯一成年的兒子綿億,為何被嘉慶派去守皇陵?

前言在清朝的歷史長河中,五阿哥永琪的逝世成為一段備受矚目的悲劇,而留下的唯一成年兒子綿億,則被嘉慶皇帝派遣去守衛皇陵。這看似平凡的命令,背後卻蘊含著一段令人心生疑竇的故事。為何綿億這位唯一的成年兒子被選中守衛皇陵?這個問題如同一個深邃的迷霧,引人好奇。
只有經歷的人才會理解:武松在柴進莊園,到底忍受了怎樣的羞辱? - 天天要聞

只有經歷的人才會理解:武松在柴進莊園,到底忍受了怎樣的羞辱?

前言在經歷滄桑歲月後,人們逐漸明白,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正理解那些令人心痛的記憶。而關於武松在柴進莊園的經歷,更是一個被歲月封存的秘密,一個令人難以啟齒的羞辱故事。武松,那位英勇豪傑,在西門慶的莊園中經歷了怎樣的羞辱?這個問題讓人們充滿好奇,同時也有些許不安。
被張國燾殺害的曠繼勛將軍,何許人也?張國燾痛下殺手的原因揭秘 - 天天要聞

被張國燾殺害的曠繼勛將軍,何許人也?張國燾痛下殺手的原因揭秘

兩人出生之地相隔 700餘公里,但二十世紀革命中的中國,使兩個素 不相識的人走在了一塊,信仰、性格諸多方面的差異,使得兩人交往中出現了一系列的矛盾,因為當時張國燾是中共中 央政治局常委、中共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是曠繼勛的直接領 導者,張國燾以肅反為名,殺害了曠繼勛。
尤太忠下基層視察,怒斥變相招待,說:我們在吃喝,戰士在流血 - 天天要聞

尤太忠下基層視察,怒斥變相招待,說:我們在吃喝,戰士在流血

1971年的一天,剛剛兼任內蒙古軍區司令員不久的尤太忠,在辦公室里坐久了,便走出來活動一下。一位軍區部門領導剛剛從基層檢查回來,正等在秘書那裡,顯得憂心忡忡的樣子。尤太忠視察他見尤太忠出來,直接迎了上去,準備向他彙報這次檢查的情況,尤太忠便讓他陪著自己,邊散步邊聽他彙報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