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2023年12月04日01:44:03 歷史 1564

1980年2月,在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上,汪東興、吳德、紀登奎和陳錫聯等四位中央領導同志主動辭去所擔任的職務,後來他們都怎麼樣了?

汪東興:東興在我身邊久了,我早已習慣,而且用別人我也不放心。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在辭去所有領導職務後,汪東興選擇了一種更為內斂和平靜的生活。他定居在北京西單東側的一條幽靜衚衕中,那裡與繁華的都市隔離,時間似乎在這裡慢了腳步。

儘管遠離了政治舞台的中心,汪東興依然偶爾與老友華國鋒相聚,兩位老人在懷舊中重溫那些風起雲湧的歲月。除此之外,他也經常關心政事,但僅僅保持著一種旁觀者的姿態,從不做任何評價。

在這段寧靜的歲月中,汪東興酷愛書法,他常在家中靜心書寫,每一筆一划都透露著他內心的平和與深邃。他還喜歡在清晨的院子里散步,或是打打撞球,這些簡單而純粹的樂趣填補了他的日常。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此外,汪東興還嘗試過撰寫回憶錄,但面對來自國外出版商的不菲開價,他卻堅定地拒絕了。他曾說:「我的文字,如果得罪了人,那我將來有何臉面面對毛主席?」他對毛主席的忠誠和敬意,始終如一。

每逢毛主席的誕辰和忌日,汪東興總是最早到達紀念堂,畢恭畢敬地獻上花圈和花籃,成為那一天最早的固定常客。

汪東興曾深情地表示:「我的一生,都致力於保護毛主席的安危,這是我最大的榮耀。」這句話,不僅是對過往歲月的總結,也是對自己信仰的堅守。

汪東興貼身保護毛主席30年,是毛主席晚年最為信任的人之一。毛主席曾這樣評價汪東興:「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別人我用起來不放心,東興在我的身邊,我習慣了,人還是舊的好一點,他的長處是心細,缺點是理論水平差、不喜歡動腦子。但是,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漢朝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2015年8月21日,汪東興在北京離世,享年100歲。他的一生,忠於黨,忠於國家,忠於毛主席。

吳德:吳德有德。

吳德在主動辭去職務後,並未完全出政治舞台。1982年,他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這一身份既是對他經驗的肯定,也是對他智慧的依賴。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吳德的晚年,生活節奏變得更加平和。他選擇在北京東交民巷的一座寧靜大院中定居。那裡,他每天都沉浸在書法的世界裡,用筆尖揮灑著對毛主席詩詞的深刻理解和獨特見解。他的書房裡,時光彷彿放緩了腳步,每一滴墨水都凝聚著他對過去的回顧和對未來的思考。

然而,在1992年,吳德不幸患上血液病。面對昂貴的醫療費用,他顯得有些無助。在這個關鍵時刻,組織決定恢復他國家領導人的待遇,這不僅解決了他的經濟困境,也是對他一生貢獻的尊重和認可。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1995年11月29日,吳德在北京辭世,享年82歲。他臨終前對子女說:「喪事從簡,不舉行追悼會。」

儘管他個人並未要求盛大的追悼,但中央依然為他成立了治喪委員會,並以副國級幹部的規格舉行了葬禮,這是對他一生貢獻的最高敬意。

吳德的晚年,生活平淡而又幸福,他一生待人忠誠,光明磊落,正如毛主席評價他的一句話:「吳德有德。」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紀登奎:毛主席的老朋友。

紀登奎辭職時只有57歲,是四人中最年輕的,而且離退休年齡尚早,因此依舊充滿一股幹勁。在59歲的時候,紀登奎接受了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的職位,享受正部級待遇,成為級別最高的研究員。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住所方面,紀登奎搬到了位於內務部街的一座四合院,這裡曾是華國鋒的故居。在這個新環境中,紀登奎全心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的足跡遍及全國各地,提出了許多富有洞見的建議,對農村發展做出了不小的貢獻。

儘管按照規定,他作為正部長級別的官員可以享受六張車票的報銷,但紀登奎總是只購買四張,與隨行人員擠在同一包廂,這樣可以為組織省下兩張車票錢。

紀登奎晚年最想做的是教書和寫書。然而,命運並不總是如人意。1988年7月13日,紀登奎因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65歲。他的願望,最終未能實現。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紀登奎一生都非常崇敬毛主席,他比毛主席小30歲,但是兩人卻成了忘年交。毛主席曾在公共場合介紹紀登奎:「他叫紀登奎,是我的老朋友,山西人。」

陳錫聯:你要挂帥啊。

陳錫聯辭職後,選擇了一種更為平靜的生活方式。他的居所在新街口航空衚衕的一個四合院內,這裡遠離了都市的喧囂。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陳錫聯喜歡沉浸在釣魚的樂趣中,這成了他晚年最大的愛好。北京周邊有魚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跡,家中更是擺滿釣魚比賽的獎盃。

1982年,陳錫聯的生活遭遇了重大打擊,他的次子陳再文在一次飛行任務中,遭遇空難不幸犧牲,年僅31歲。

面對失去愛子的打擊,陳錫聯表現出了難以想像的堅強。他對來訪的中央慰問組說:「家中的事由我來處理,你們放心。空軍的飛行風險難以避免,但我們應從這起悲劇中吸取教訓,避免類似的事故再次發生。」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1997年6月,陳錫聯回到家鄉紅安為母親掃墓立碑。自從1953年送母親最後一程後,44年後他再次踏上了回鄉的路。在母親的墓前,他跪地哭泣:「媽媽,我回來看你了。」

陳錫聯的晚年,除了翻看一些文件外,還積極為戰友們的回憶錄校訂事實,同時研究毛選。

值得一提的是,陳錫聯是毛主席晚年在軍內非常倚重的將領之一。在葉帥生病期間,毛主席還將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重任交到了他手上。因此,陳錫聯是唯一一位主持過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開國上將。

1980年,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陳錫聯同時辭職,後來怎麼樣了? - 天天要聞

1999年6月10日,陳錫聯在北京逝世,享年84歲。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俄羅斯內務部將愛沙尼亞總理列入通緝犯名單 - 天天要聞

俄羅斯內務部將愛沙尼亞總理列入通緝犯名單

俄羅斯拿波羅的海三傻之一的愛沙尼亞女總理卡拉斯開刀,可以說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波羅的海三傻是北約成員國里的反俄急先鋒,但也是實力最弱的軟柿子。 根據俄羅斯內務部官網2月13日顯示的消息,俄....
牙刷牙膏沒發明之前,古人是如何刷牙的?看完後發現真講究 - 天天要聞

牙刷牙膏沒發明之前,古人是如何刷牙的?看完後發現真講究

牙刷牙膏沒發明之前,古人是如何刷牙的?看完後發現真講究遠在秦朝,當時的貴族們已經擁有了一種早期的「牙刷」——青銅牙刷。那是一種類似於煙斗的東西,上面插著一塊布,用來當牙刷。這些青銅牙刷雖然不是專業的牙齒清潔工具,但是相比當時其他清潔方法來說,已經是相當先進了。
我國古代歷史上的四次深化改革 - 天天要聞

我國古代歷史上的四次深化改革

我國古代歷史上的四次深化改革文/羅建雲作者近照平時喜歡看書,總想在故紙堆里淘到一些寶貝。諸如當下老百姓熱議的深化體制改革,便讓我想到我國古代歷史上四次大規模深化改革。古代不叫改革,通常叫變法。其實,改革也好,變法也罷,都是為了促進社會發展,均是值得我們學習與借鑒的經驗或教訓。
美國共產黨成立了,布林肯慌了 - 天天要聞

美國共產黨成立了,布林肯慌了

2024年2月26日,美國共產黨高調宣布成立,全稱為「美國革命共產黨」。其實,美國共產黨早在1920年就成立了,早年在美國影響力並不大。
她已於12時許去世,終身未育!也沒等來道歉 - 天天要聞

她已於12時許去世,終身未育!也沒等來道歉

2024年2月27日12時許侵華日軍「慰安婦」制度受害倖存者劉年珍老人在湖南嶽陽縣去世享年107歲劉年珍奶奶劉年珍,1918年4月生湖南嶽陽人1944秋劉年珍被日軍擄走被關在山上的破房子里遭到日軍的野蠻凌辱關押處有日軍把守劉奶奶一直想逃跑一天晚上她趁日軍疏忽,瞅准機會終於從山上逃
在古代社會,要是嫡長子去世了,長孫和次子誰的權力更大? - 天天要聞

在古代社會,要是嫡長子去世了,長孫和次子誰的權力更大?

前言什麼是皇位?它意味著權力、財富和榮耀。那麼,當一位君主駕崩,皇位繼承之爭又將上演什麼樣的殘酷博弈?功勛赫赫的統帥將如何選擇站隊?心狠手辣的皇子又將以怎樣的手段剷除競爭對手?這場命運的風暴中心,又隱藏著怎樣令人唏噓的家庭悲劇?
這位陝西大叔的生意「紅火」了關中平原,因為他確信這一條|回鄉見聞 - 天天要聞

這位陝西大叔的生意「紅火」了關中平原,因為他確信這一條|回鄉見聞

「程師傅,我家孫子今年完燈,來一對大燈!」「早上拿的三箱燈籠賣完了,老程,我再要兩箱!」……大年三十中午,程海鵬依然業務繁忙,不是招呼村裡鄉黨,就是忙著電話接單。在陝西渭南,做純手工植絨燈籠的只有程海鵬一家。去到高新區姚家村,都不用打聽,門口掛著一排大紅燈籠的就是他家。門樓上,四個絨布燈籠個個直徑一...
早在1974年,萬州人牟其中等人因寫《中國將往何處去》一文, - 天天要聞

早在1974年,萬州人牟其中等人因寫《中國將往何處去》一文,

1974年,萬州人牟其中等人合力撰寫了《中國將往何處去》一文,然而這篇文章在篇幅上顯得略顯簡短。回顧當時的社會背景,正值中國社會面臨深刻的變革,人們對未來充滿期待和疑慮。這篇文章以其獨特的視角勾勒出了那個時代的風雲變幻,然而,卻未能充分展現出社會問題的多樣性和深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