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2023年12月02日18:13:06 歷史 1044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笨蛋,問題在經濟」,這是1992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柯林頓打出的狂懟對手老布希的旗號。當時有這麼一個背景:老布希帶領美國一舉擊垮了蘇聯,結束了冷戰(其實最大的功勞應該屬於里根,老布希在很大程度上屬於撿漏),此外,老布希還用了42天的時間,以極小的傷亡打贏了海灣戰爭,一舉摧毀了薩達姆的陸戰精銳。1992年的美國可謂重回世界軍事巔峰,美國人也一掃上世紀70年代以來的衰敗陰霾,重新找回了「自信」。當然,時任美國總統的老布希在政治上更是「風光無二」。

這麼說吧,當時幾乎整個美國輿論都認為老布希連任的可能性非常大,甚至就連對手民主黨人都沒有大信心能夠擊敗他。最後民主黨推出的總統候選人、年輕州長柯林頓在選舉中開始劍走偏鋒,他發現了打敗老布希的秘訣,那就是經濟,老布希對外是一把好手,對內搞經濟則顯得差很多。很快「笨蛋,問題在經濟」這句口號出來了。美國中間選民的態度大變,最後政壇老手老布希竟然神奇般地敗在了一位年輕州長手下。而「笨蛋,問題在經濟」也成了外界對美國選舉政治一個津津樂道的口頭禪。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很熟悉的一句話出現了,這是對賴清德的警告,這也是他的罩門

現在中國台灣地區也面臨2024大位爭奪戰,目前處於「三腳督」的戰況,各方處於一種混戰狀態,不過民進黨賴清德的優勢顯然更大一些,無論從哪一個民調統計看,賴清德的支持率都是穩居第一的。不過就在島內選戰殺得難分難解之時,與「笨蛋,問題在經濟」相似的一句話出現了,島內輿論中出現了這麼一句警告賴清德的話「笨蛋,問題在台獨黨綱」。

從1992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情形看,一般講這句話時那基本上是抓住了問題的要害。如果套用在這次的島內選戰上,顯然賴清德最大的罩門就是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問題。之前賴清德為了選舉,為了讓美國人放心,曾在嘴上一改自己過去的「台獨」立場,不過島內輿論都不信任這個「台獨金孫」,認為他就是一個激進分裂分子。

不過對於島內輿論的質疑,賴清德顯然不以為意,在他看來,只要美國人相信就行。而就在最近對島內選舉有著大影響力的美國人出手了,美國人發聲要求賴清德承諾在勝選後凍結民進黨的「台獨黨綱」。這對賴清德而言,情況似乎有些複雜了。現在賴清德正面臨一個選型,他是為了拉攏深綠和「獨」派選民,而對此置之不理,還是聽從美國人的話,做出凍結「台獨黨綱」的承諾呢?不過從賴清德方面的表現看,他顯然選擇了前者,現在美國人儼然有拉不回這頭激進「獨牛」的趨勢。

(一)選舉到了衝刺階段,美國人也到了出手時刻

現在台灣島內的選舉已經到了衝刺時刻,最後一個多月,藍白綠三方都在進行最後的拉選。自從11月24日,「藍白合」破裂後,島內選戰進入了一個更複雜的階段。估計有朋友會問:之前不是說「藍白合」破裂會保送賴清德嗎?現在怎麼到了一個更複雜的時刻呢?只能說預判趕不上變化,國民黨撿到了趙少康這個寶。11月24日之前,侯友宜的選情是不溫不火,不要說趕超賴清德,甚至就連柯文哲都比不上。以至於最後商談「藍白合」時,國民黨一直都在千方百計地規避單純地「比民調」,到最後甚至還出現了「柯文哲讓分」的情況。但11月24日「藍白合」破裂後,侯友宜找了媒體大亨趙少康做搭檔,聲勢瞬間起來了,柯文哲陣營中的藍營選民,尤其是深藍選民陸續歸隊,而且趙少康利用其旗下的媒體資源迅速把整個藍營的輿論聲量拉得更高。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國民黨撿到寶了,趙少康搭配侯友宜,國民黨聲勢大漲,現在已經逼近賴清德

台灣島內的選舉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政治人物不怕被罵,就怕自己聲量小,不為選民所知。在趙少康的加持下,國民黨的聲勢大漲,根據現有島內出爐的多份民調,「侯趙配」已經超過了「賴吳配」,而且還有趕超民進黨「賴蕭配」的趨勢。可不要小看這些民調數據,即使這些民調數據與現實有所差距,但他在某種情況下可以引領島內的輿論走向,因為決定選舉勝負的其實並不是藍營和綠營的基本盤,而是中間選民的投票傾向。

所以即使「藍白合」破裂,三人混戰的背景下,賴清德贏面很大,但他的選情其實並不穩,反而現在已經隱約出現了可能被「侯趙配」趕超的危機。此外,賴清德還有一直無法突破40%的困擾。總之目前島內選舉很混亂,不到最後一刻,似乎很難確定最終結果。不過觀察島內選舉,還有一個風向標很值得關注,那就是美國人的態度。甚至而言,美國人更傾向誰,最後誰就會贏。

這句話可不是吹噓,它是一個誰都難以否認的事實。其實台灣島內就是一個親美的社會,這是過去幾十年美國對於台灣島內不斷滲透、影響的必然結果。國民黨前民代蔡正元就曾在島內一檔節目中透露:其實台灣島內中產階級以上的人群,大多數都有美國綠卡,島內的那些知名媒體大亨,甚至包括媒體的創始人,他們大多數也有美國的綠卡。所以只要美國人一發話,他們必定聞風而動。舉一個例子:之前蔡英文在美國的要求下把島內兵役延長1年,當時國民黨為了拉攏年輕群體不斷抨擊蔡英文當局此舉是在加劇台海兵凶戰危,侯友宜被國民黨徵召後,曾一度在競選活動中承諾一旦勝選,將恢復之前兵役期,但僅僅過了一晚上,侯友宜改口了,表示會繼續演習1年的兵役期,為何會這樣呢?很簡單,美國「在台協會」出面質問了,侯友宜不得不改口。

這只是美國干預島內選舉的一個縮影,其實從1996年以來,每逢島內選舉,都會看到美國人的身影出現在其中。舉一個更明確的例子:在2012年的島內選舉投票前的最後階段,美國透過匿名「白宮官員」放話給英國金融時報》,明確表示蔡英文所謂的「台灣共識」無法確保台海和平,還透過美國「在台協會」前官員包格道受訪,很明顯地表達對蔡英文不利的觀點。最後蔡英文落選。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美國人對於島內選舉的影響不可低估,他們一直都在干預島內選舉,只不過方式更巧妙

(二)美國人開始表態了,葛來儀發文,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

所以美國人對島內選舉的影響能量不可小覷,也難怪每逢島內選舉,參選人們都會蜂擁跑到美國「面試」求支持。不過美國干預島內選舉、明確自己立場的方式很隱秘,它主要有兩種方式:一個是通過「面試」待遇的差距來表達美國人的意見;另一個方式則是像2012年那樣,以投稿、透露信息等更隱秘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傾向。

如果從這次「面試」的方式做判斷的話,很難看到美國人更傾向誰?首先賴清德由於身份特殊,美國只能對他全程冷遇;柯文哲第一次「面試」時,由於屬於小黨,而且勢頭一般,所以美國人對他很不感冒,但後來隨著柯文哲的水漲船高,美國人又給了他第二次「面試」的機會,不過柯文哲到美國後卻拒絕了「第二次」面試。總之這次的「赴美面試」顯得非常亂,所以無法觀察美國人更傾向誰。

那就只能用第二種方式進行判斷。當前島內選舉登記已經結束,距離最後的選舉投票只有1個多月,從時間判斷的話,這恰好是美國人出手影響島內選舉的高頻時間段。換句話講,從現在到島內選舉投票前,美國已經開始蠢蠢欲動,通過某種方式來表明自己的立場。而就在近日,一些跡象已經出來了。

據台灣《中國時報》的報道稱,當地時間11月30日,美國《外交事務》期刊刊登了由葛來儀、白潔曦與柯慶生三名重量級研究美中關係的美國學者所投書的一篇聯名文章,文中向賴清德呼籲:如果勝選的話,你應該考慮凍結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以讓你的「維持現狀」承諾變得更有分量和可信度。

這篇文章是這樣寫的:對美國而言,當前在台海的最優戰略就是繼續保持「戰略模糊」,而這能從某種程度上保證美國對台海局勢的威懾力。華府應同時向兩岸表明「反對任何單方改變現狀的企圖」,不單單是「反對大陸武統台灣」,美國更應該明確告訴台北,反對「台獨」。如果賴清德勝選,應該考慮重新審視民進黨民代柯建銘在2014年提出的凍結「台獨黨綱」提案,讓任何「維持現狀」的口頭承諾更具分量和可信度。正如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卜睿哲所主張的那樣,這個舉動也可以成為台北、北京雙方漸進互惠進程的一部分,以緩和緊張局勢,並建立一種互信。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葛來儀是美國當紅的台海問題學者,她喊話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更像是在替拜登政府傳話

可不要小看這三位投書的美國學者,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們代表著是拜登政府的意志,傳達出的也是拜登政府想要表達的信息。熟悉台海問題的朋友對葛來儀這個名字並不陌生,這可是美國當紅的資深智庫研究員和台海問題專家,她和另外兩個美國研究台海問題的資深智庫學者聯名發文章難道只是為了警告賴清德不要搞「台獨」,當然不是。準確地說,他們很有可能是替拜登政府做一個傳聲筒。別忘了,葛來儀還有另一重身份:他是拜登政府內有著「印太沙皇」之稱的坎貝爾的核心幕僚,而坎貝爾近期可是剛剛上任主管印太事務的美國副國務卿。看到這一點,如果再回顧過去美國在島內選舉中用隱秘方式所做的一些表態,估計人們都會明白,葛來儀等人是在替拜登政府傳話。

換句話講,美國人這是在做清晰表態了,如果賴清德想贏,想讓美國人支持他的話,就必須在凍結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問題向美國人做出非常清晰的承諾。

葛來儀等人的文章一發,島內明眼人都明白,這是美國人釋放信號了,很快島內媒體輿論對此熱議紛紛。12月1日,台灣《中國時報》在「選戰觀察」專欄上就此事發表了一篇文章,該文章的標題是「美國人說話了,賴清德難以迴避台獨黨綱」。

該文章表示,美國人很少會對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做如此直白的表態,蔡英文上台7年多,美國人幾乎從未就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問題向蔡英文本人發難。但這次的情況很特殊,美國人開始注重這一問題,主要原因是島內選舉中出現了一位「務實台獨工作者」,他是比蔡英文甚至陳水扁更「獨」的激進分裂分子。

從1996年台灣地區領導人直選以來,「統獨議題」不太容易成為選戰主軸,為了贏得最大多數的選票,主要候選人大多都會刻意迴避或包裝對這一問題的立場,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皆是如此,所以島內選民很少關注這一議題,美國人同樣也是如此。但這次選舉讓「統獨議題」成了焦點,甚至無可避免地成為主戰場;針對綠營如此特色鮮明的賴清德,美國人更加難以放心。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賴清德很「獨」很激進,這讓美國人很不放心

從賴清德競選開始,他也開始嘗試走蔡英文等人的老路,嘗試在「統獨」的問題上包裝自己。所以他頻頻表示要延續所謂的「蔡英文路線」,還投書美媒,提出所謂的「四大支柱」,此外,他還極力邀請蕭美琴做自己的搭檔,甚至而言,他還試圖摘除自己身上「台獨金孫」的標籤。總之做了這麼多的動作,賴清德就是想讓美國人放心,自己不是「麻煩的製造者」。不過畢竟有陳水扁的先例,美國對賴清德依舊不放心,尤其是當他喊出「走進白宮」的口號後,美國更認為他上台之後不可測,為了應對賴清德的不可測,葛來儀等人直接發出了明示,那就是做得更徹底,直接凍結「台獨黨綱」。

(三)美國人未必能夠拉得住賴清德這頭「獨牛」

對於美國人的明示,台灣島內的一名大學教師更是在台灣《中國時報》上喊話賴清德:笨蛋,問題在「台獨黨綱」。

這位島內大學教師表示:2020年蔡英文操弄的「抗中保台」只有那麼一次機會,它很難再用到2024年選舉中,因為台灣民眾都不是獃子,即使是那些鐵杆「台獨」選民,他們也不想上戰場打仗。儘管賴清德不斷地想稀釋自己「台獨」立場,而且竭力向美國人傳達自己「維持現狀」的立場,但一些台灣的選民以及美國人對他還是不放心,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還在,一個吃盡「台獨紅利」的激進分裂分子突然把自己的立場往後調,這誰信呢?說來說去,賴清德想要讓他人放心,只有一個做法,那就是刪除或凍結民進黨的「台獨黨綱」。

島內前民代郭正亮明確表示:蔡英文雖然是民進黨人,但她對「台獨黨綱」並不感冒,嚴格意義上講,她就是利用民進黨以及「台獨」這個旗號撈取政治利益,她其實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其實回顧過往的公開場合會發現其實蔡英文講「台獨」的次數屈指可數。而賴清德不同,他是「台獨黨綱」的「信仰者」,而且是「忠誠信仰者」,所以現在的問題又回到了「台獨黨綱」的身上。

現在的難題已經到了賴清德的身上,一個是美國人讓他凍結「台獨黨綱」,如果這麼做的話,美國人就會在他身上投注,因為葛來儀已經明確說了「勝選」兩個字;但是如果賴清德這麼做的話,那他恐怕會失去那些深綠的支持,換句話講,如果這些深綠到選舉時故意不投票,這也夠賴清德喝一壺的。但如果違背美國人的意思,賴清德的麻煩將更大。

美國說話了,要求賴清德凍結「台獨黨綱」,但這頭「獨」牛拒絕了 - 天天要聞

對於美國人的呼籲,賴清德這頭「獨牛」拒絕了

那麼賴清德會作何回應呢?12月1日,賴清德的競選辦公室總督導、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以1999年所謂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做回應,他表示這是民進黨現在唯一的「務實態度」,沒有必要凍結「台獨黨綱」的問題。而同樣也是在12月1日,賴清德繼續重申他之前一直重複的「兩國論」。很明顯,對於美國人的呼籲,賴清德明確拒絕了。

估計美國人要有感受了:自己未必能夠拉得住這頭「獨牛」,現在就看美國人接下來會如何表態。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35) - 天天要聞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35)

各同志:此件值得注意,發給你們參考。發華東局、華中局、華南分局、中指、西北局、彭張、東北局、山東分局。
1922年出生1948年犧牲祖籍江蘇太興縣周家園村 陳長吉烈 - 天天要聞

1922年出生1948年犧牲祖籍江蘇太興縣周家園村 陳長吉烈

1922年,一個風起雲湧的年代,一個男孩誕生在江蘇太興縣周家園村,他就是陳長吉,一個平凡卻又偉大的人物。他的一生,雖然短暫,但卻充滿了傳奇色彩。陳長吉生於那個動蕩的年代,家境雖然貧寒,但他卻擁有一顆赤誠的心。他從小就喜愛讀書,對於國家的命運和人民的疾苦充滿了關懷和熱情。
人類歷史上的三大災難:一次在古印度、一次在俄國、中國的最詭異 - 天天要聞

人類歷史上的三大災難:一次在古印度、一次在俄國、中國的最詭異

·前言在人類歷史上,發生過很多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有很多至今都是未解之謎。在人類歷史之上,還存在著三個大災難,這三個災難都是真實的事情,但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到目前為止,人類根本無法探究這些災難究竟是怎樣造成的。究竟這三個人類史上三個駭人聽聞的災難是什麼呢?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 天天要聞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60年代的北京,長虹照相館裡,一位父親帶著他的七個孩子拍攝了一張珍貴的合影。從照片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位父親穿著整齊的中山裝,穩穩地站在中央,臉上流露出一種不俗的氣質。他看上去已經不再年輕,估計四十歲出頭,很有可能是一位幹部。他的孩子們在前排依次站立,五個是女孩,兩個是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