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途奔襲,隱秘行軍,唐朝最名不經傳的將領一戰成名

2023年11月13日07:53:17 歷史 1445

公元819年,唐憲宗元和十四年,吐蕃十五萬兵馬大舉進攻鹽州城。

吐蕃之所以選擇進攻鹽州城,是因為從唐德宗開始,吐蕃實力下降,在多次遣使入唐,或言和,或請盟,意圖維持清水會盟劃定的疆界,並以會盟形式確保既得利益合法化。不料,唐朝對吐蕃請盟始終不許。

不僅如此,唐憲宗選拔任用了京西及西北鳳翔、邠、寧、夏、綏、銀、宥等州的將帥,在財力上支持京西防務,意欲收復河西隴右等舊土的意願十分強烈。這使吐蕃深感不安。

在請盟無望後又面臨唐朝軍事反攻威脅,吐蕃採取「破釜沉舟」式的戰略,打算借軍事勝利震懾唐朝,逼迫唐朝同意會盟,以盟約確保疆土現狀。

長途奔襲,隱秘行軍,唐朝最名不經傳的將領一戰成名 - 天天要聞

之所以選擇進攻鹽州,是因為相較於秦嶺以南地區、西北的靈州以及毗鄰京畿的鳳翔、邠寧、涇原等地,鹽州城靠近吐蕃,是東西南北交通要衝,對唐朝和吐蕃都具有重要戰略意義,且距離唐朝京畿遠近適中、軍防實力較弱,最適合成為吐蕃合適的進攻目標。

白居易曾寫《城鹽州▪美聖謨而誚邊將也》:「城鹽州,城鹽州,城在五原原上頭。蕃東節度缽闡布,忽見新城當要路。金鳥飛傳贊普聞,建牙傳箭集群臣。君臣面有憂色,皆言勿謂唐無人。自築鹽州十餘載,左衽氈裘不犯塞。晝牧牛羊夜捉生,長去新城百里外。諸邊急警勞戍人,唯此一道無煙塵。靈夏潛安誰復辨,秦原暗通何處見。州驛路好馬來,長安葯肆黃蓍賤。城鹽州,鹽州未城天子憂。德宗按圖自定計,非關將略與廟謀。吾聞高宗中宗世,北虜猖狂最難制。韓公創築受降城,三城鼎峙屯漢兵。東西亘絕數千里,耳冷不聞胡馬聲。如今邊將非無策,心笑韓公築城壁。相看養寇為身謀,各握強兵固恩澤。願分今日邊將恩,褒贈韓公封子孫。誰能將此鹽州曲,翻作歌詞聞至尊。」生動形象地描述了鹽州城對唐朝西北防務的重要性。

實踐證明,吐蕃選擇以鹽州為重點攻擊目標是對的

鹽州地近吐蕃邊境和吐蕃大營。吐蕃多次攻擊鹽州和夏州,熟悉行軍路線。吐蕃進攻鹽州多取道地勢開闊、適宜騎兵奔襲、唐軍不易埋伏的軍隊,吐蕃即使正面遭遇挫敗,也可以及時按原路迅速撤退。

而且吐蕃進攻鹽州,唐朝邠、寧、涇等州擔負護衛京師的任務,不敢輕易派兵支援;夏州、豐州、靈州等地軍隊,不是實力有限,就是路途遙遠,自保尚且艱難,南下支援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在實際戰爭進程中,鹽州的確沒有獲得太多援軍,要不是出現了一個神奇人物,恐怕鹽州早就淪陷。

這個神奇人物就是史敬奉,時任靈武牙將。

長途奔襲,隱秘行軍,唐朝最名不經傳的將領一戰成名 - 天天要聞

在唐朝名將輩出的時代,史敬奉可能是名不見傳,但鹽州之戰卻足以讓其名垂青史。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二》:史敬奉,靈武人,少事本軍為牙將。元和十四年,敬奉大破吐蕃於鹽州城下,賜實封五十戶。先是,西戎頻歲犯邊,敬奉白節度杜叔良請兵三千,備一月糧,深入蕃界;叔良以二千五百人授之。敬奉既行十餘日,人莫知其所向,皆謂吐蕃盡殺之矣。乃由他道深入,突出蕃眾之後。戎人驚潰,敬奉率眾大破之,殺戮不可勝紀,驅其餘眾於蘆河,獲羊馬駝牛萬數。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四十一 ·唐紀五十七》:吐蕃節度論三摩等將十五萬眾圍鹽州,党項亦發兵助之。刺史李文悅竭力拒守,凡二十七日,吐蕃不能克。靈武牙將史敬奉言於朔方節度使杜叔良,請兵三千,齎三十日糧,深入吐蕃以解鹽州之圍。叔良以二千五百人與之。奉敬行旬餘,無聲問,朔方人以為俱沒矣。無何,敬奉自它道出吐蕃背,吐蕃大驚,潰去。奉敬奮擊,大破,不可勝計。

新唐書》:史敬奉者,靈州人。事朔方軍為牙將。元和中,吐蕃數犯塞,十四年,敬奉白節度使杜叔良,請兵三千,齎一月糧,深入虜地,分賊勢。叔良以二千兵予之,行十餘日,不聞問,皆謂已歿。敬奉乃由間道繞出虜後,部落奔駭,因大破之,驅其餘眾於瓠蘆河,獲馬牛雜畜迨萬數。賜實封五十戶。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四十一·唐紀五十七》:敬奉與鳳翔將野詩良浦、涇原將郝玼以勇著名於邊,吐蕃憚之。

史敬奉親自面見朔方節度使杜叔良,要求派兵解救鹽州。杜叔良不可能將靈州城的三千馬匹交給史敬奉,只給了他二千五百名步兵,對出兵救援沒有抱太大希望。而史敬奉率隊出行後就杳無音信,杜叔良更是認為這支部隊已經被吐蕃殺死。

15萬吐蕃大軍進攻鹽州城,守城已經二十七天的鹽州刺史李文悅已經對援軍失去希望之際,突然史敬奉的軍隊奇襲吐蕃背後,吐蕃兵驚潰而逃,史敬奉乘機追擊吐蕃潰兵西至「瓠蘆河」,徹底扭轉了戰局。

根據史料記載史敬奉擅長帶領少數人馬掩蓋自身蹤跡,然後突然出現對敵軍進行突襲等特種作戰方式。關於史敬奉的行軍路線頗為神秘,必須經由吐蕃控制的地盤又在十多天不被發現,實屬不易。

史敬奉的行軍路線大致有四種選擇,但是能夠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吐蕃軍背後,只有一條路線最為可行,即出靈州城,經今牛首山東麓(或許從山中穿過),至牛首山東南麓隱匿,晝伏夜出,向東南方急行,迅速穿過牛首山和大羅山之間的平坦地帶進入大羅山內隱匿。

長途奔襲,隱秘行軍,唐朝最名不經傳的將領一戰成名 - 天天要聞

牛首山東南麓至大羅山西北麓距離不足35公里,冬十月夜長,史敬奉完全有可能率軍夜間穿越兩山間的空曠地帶,這也是行軍的關鍵之處。

史敬奉軍在大羅山內穿行,東出大羅山就進入靈鹽台地與黃土高原交匯地帶,即今鹽池縣南部山區;沿萌城鄉和麻黃山鄉北部、後窪鄉西北部的分水嶺一線東北行,抵達今紅柳溝鎮西南側,由此北上至營盤台,再東行即可抵達鹽州城下,攻擊吐蕃攻城之眾的後方。

行軍過程中,史敬奉部眾可能易服換裝,以免被吐蕃發現。

史料記載:「(史敬奉)甥侄及僮使僅二百人,每以自隨,臨入敵,輒分其隊為四五,隨逐水草,每數日各不相知,及相遇,已皆有獲虜矣。」也就是化整為零,小股前進,到達目的地後再集結。

史敬奉,在唐朝算不算名將,一生的官職不過是牙將,但鹽州之戰足以讓其名聞天下。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 天天要聞

60年代,一個普通家庭父子八人的合影,那時沒有計劃生育,可勁生

60年代的北京,長虹照相館裡,一位父親帶著他的七個孩子拍攝了一張珍貴的合影。從照片中,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位父親穿著整齊的中山裝,穩穩地站在中央,臉上流露出一種不俗的氣質。他看上去已經不再年輕,估計四十歲出頭,很有可能是一位幹部。他的孩子們在前排依次站立,五個是女孩,兩個是男孩。
【日本文史漫筆】婉拒日本朋友邀看能劇《老松》 - 天天要聞

【日本文史漫筆】婉拒日本朋友邀看能劇《老松》

◆《日本華僑報》總主筆 蔣豐或許是因為知道我曾在位於日本福岡的九州大學大學院留學的經歷,近日,一位身在福岡的日本朋友與我聯繫,說橫濱能樂堂將上演能劇《老松》,他負責購票,邀我去看看。不能裝「高大上」,必須實事求是,儘管我旅日已經進入第36個年頭,也被一些網路給戴上「評介日本第一人」的帽子,但我至今對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