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2024年02月25日22:55:21 財經 1450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你有多久沒吃老乾媽了?」


如今「老乾媽」似乎逐漸淡出我們的餐桌,逛超市時會發現,「老乾媽」被擺在貨架的最底層。


網路上關於「老乾媽被年輕人拋棄」「老乾媽銷量暴跌」「老乾媽退網」等負面內容也層出不窮。


從營收上也可以看出端倪,《2022貴州民營企業100強》榜單中,「老乾媽」的營收總額為42.01億元,排名從第六跌到十一,跌出前十,營收直接下滑12億元。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但曾經的「老乾媽」是辣醬界的傳奇,它多年佔據辣醬市場第一寶座,市場份額遠超其它品牌。


僅僅8元錢一瓶的辣醬,就可以做到每天130萬瓶的銷量,銷售額達到45億,用15年時間,將產值增長了74倍。


2015年,其創始人陶華碧的身價高達68億,登上了胡潤財富榜。


然而,在經歷過大兒子投資失敗、二兒子偷換原料等糟心事後,「老乾媽」的地位一落千丈。


更可怕的是,辣醬行業競爭日益激烈,口味豐富的新品牌紛紛加入市場「老乾媽」的未來愈發艱難。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商界的傳奇從未斷過,專註做辣醬的老乾媽算一個,但最初的「老乾媽」辣醬只是用來免費送人的。


那時,42歲的陶華碧為了謀生,開了一家飯店,飯店賣涼皮,辣醬是免費贈送。


但陶華碧發現辣醬比涼皮受歡迎,乾脆飯店改調料店,店裡只賣一種食品,就是辣椒醬。


「老乾媽」辣椒醬的雛形誕生,當時所有人都沒想到,這樣的一家小店會成為日後的巨無霸。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店的生意越來越好,陶華碧有了擴大規模的想法。


1996年,她向村委會租借了兩間房子,成立工廠,又雇了十幾個工人,開始批量生產辣椒醬。


陶華碧堅持親自把握辣醬口感,為了保持味蕾敏感,平時她從不敢吃重油重味的飯菜。


每次品嘗前,她都會準備一杯涼開水,喝一口水,確保嘴裡沒有味道後,才嘗一口辣醬。


就這樣,常年下來,陶華碧患上了嚴重的口腔潰瘍,吃飯也只能吃稀飯。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為了賣出辣椒醬,她帶著幾十個員工,跑遍大大小小的商店、超市和小飯館,並主動提出免費試賣,好賣再付款。


她不懂得五花八門的銷售策略,只知道真心待人,用產品質量征服消費者。


果不其然,「老乾媽」一上架,便迅速銷售一空,無數訂單飛到這個小小的辣醬廠。


可訂單多了,新問題也接踵而至。


那時候,市場上做生意都習慣欠「三角債」,生產方欠原料方,銷售方再欠生產方,別人又欠銷售方,如此往複,死結也越來越多,許多企業因此被拖垮。


但「老乾媽」從第一天做生意開始,就立下規矩,交錢才交貨,絕不欠債。


陶華碧曾說:「我哪怕就欠一分錢,不還就睡不著,所以,我無論到了何等境地,我都不欠錢,當然,別人也不能欠我錢。」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此外,「老乾媽」在定價上,始終堅持薄利多銷。


「老乾媽」推出了十幾個品種,價格最高也沒超過12元。陶華碧過去過得很苦,理解窮人家的日子,所以她製作的「老乾媽」要保證每個窮人都買得起。


當然,這也為「老乾媽」締造了堅固的護城河。那時,很多品牌模仿「老乾媽」,想要佔領辣醬市場,其中不乏「不差錢」的大企業。


但幾輪價格戰打下來,「老乾媽」依舊有市場,對此,陶華碧表示:「比我價格高的沒人買,比我便宜的不掙錢。」


「老乾媽」名氣逐步打開,就有人建議優化包裝,打打廣告,讓品牌更上一層樓。


可「老乾媽」堅持不打廣告,包裝也幾十年沒換過。


陶華碧說:「我走到現在不容易,不願意壞良心掙錢,是我的,我不會讓,多掙,我做不到。」


不貸款、不逃稅、不上市,「老乾媽」始終只專註產品本身,從不三心二意。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憑藉著這種工匠精神,「老乾媽」很快成為行業龍頭老大,市場份額曾一度達到90%。


產品還出口海外,在美國、加拿大、韓國、澳大利亞等30多個國家都很暢銷,哪怕「老乾媽」賣到80元一瓶,都有人排隊購買。


「老乾媽」用了20年的時間,將一個幾十人的小工廠,變為能容納5000人的大廠,幫助550萬農戶解決農產品的銷售難題,一年繳稅可達5.1億元。


由於繳稅量巨大,相關部門獎勵給陶華碧一輛勞斯萊斯轎車,車牌號也很「壕氣」——A8888,可即便如此,陶華碧依然坐著公交,吃著粗茶淡飯。


「老乾媽」在陶華碧的帶領下,一步步成為行業龍頭,殊不知,危機正在來臨。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外人沒有打倒「老乾媽」,「老乾媽」卻差點從內部「滅亡」。


「老乾媽」一直秉持著家庭式經營模式,大兒子佔49%股份,小兒子佔50%,陶華碧只有1%。


2014年6月,創始人正式宣布退居幕後,手上唯一的1%給了小兒子。


自此,「老乾媽」開啟新的發展階段,兩個兒子也分工明確,小兒子主內,大兒子主外。


陶華碧本以為兩個兒子會是公司的助力,結果卻讓公司面臨巨大風險。


之前,「老乾媽」堅持不上市、不投資,但長子李貴山不但宣揚公司日後會上市,還熱衷於投資活動。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他前後投資過14家企業,投資金額超過2億元,涉及醫藥、房地產等領域。


但是,李貴山並沒有投資天賦,這些投資大部分都以虧損告終。


影響最大的是他投資的「雲潤天陽」樓盤,因樓市低迷等原因,資金鏈斷裂,樓盤成了爛尾樓。


因為這次投資,李貴山被限制消費19次,雖然這屬於他的個人行為,但也嚴重影響到品牌聲譽,最後逼得陶華碧不得不親自出來澄清。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大兒子破壞了名譽,小兒子李妙行則差點將陶華碧的心血毀於一旦。


新一代掌權者李妙行一上任,就開始大改特改,為了控制成本,她將原本每斤12元的貴州辣椒換成每斤7元的河南辣椒。


還進行裁員,用機器替代原來的人工釀製工藝。


這一切,很快就被口味敏感的消費者發現,紛紛表示不滿,大量用戶轉頭選擇其它品牌,「老乾媽」口碑崩盤,銷量急速下降。


與此同時,「老乾媽」的一批老員工集體辭職,還帶走了辣醬秘方,並且另立門戶,造成公司1000萬元的損失。


緊接著,「老乾媽」的工廠又遭到2次火災,三分之一的產能受到了影響。


而李妙行的「混招」遠不止於此,他在營銷方式上,也顯得不倫不類。


2018年,品牌推出了一件衛衣,衛衣正中間印有品牌logo,售價是每件840元人民幣。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後來,「老乾媽」又製作了名為「擰開乾媽」的廣告,誇張的歌詞及搞笑的風格,充分顯示出對年輕人的「討好」。


但是,年輕人並不買賬,他們評論這樣的行為「辣眼睛」「不但傻,還尬」。


曾經的「老乾媽」靠著實實在在做產品,實實在在做生意,打下一片江山,可如今卻搖搖欲墜,陶華碧無法再安享晚年生活。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2019年,陶華碧強勢回歸。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辣椒換回原來的貴州辣椒,重新挽回消費者的信任。


而市場對「老乾媽」還是很「寬容」,經過陶華碧的一番操作,2019和2020年兩年的收入增長到50多億元。


其次,「老乾媽」在堅持老口味的同時,還開發了新口味,比如香辣菜、火鍋底料、番茄辣椒醬等,品牌甚至推出了冰淇淋口味。


2021年2月,一位在國外的網友發布了一條視頻,視頻中網友正在試吃老乾媽香草冰淇淋,開蓋一聞,就是濃烈的老乾媽味道,酸爽上頭。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很快,「辣味冰淇淋」在國內也受到關注,還延伸出「紅油辣椒冰淇淋」。


但「老乾媽」的新產品並沒有獲得熱銷,不過,能在年輕人群體中出圈,也是一種收穫。


此外,便是在營銷上,自從李妙行打破「老乾媽」從不營銷的規矩後,品牌也不再「低調」,「老乾媽」快速進駐各大電商平台。


還在瓶蓋上加印「土味情話」,用來吸引年輕群體。


當然,「老乾媽」也沒有錯過直播平台。


2022年,「老乾媽」對外宣傳將在抖音平台進行直播,創始人陶華碧將親自下場賣貨。


但等到真正直播時,才發現他們只是將陶華碧的採訪視頻掛在頁面中,賣貨的是主播,並非其本人,此番作為被網友吐槽沒誠意。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由此,「老乾媽」的直播銷量慘淡,3個月只賣出80萬,直播也一度暫停。


「老乾媽」的一系列操作看起來很賣力,但除了換回原材料,其它都效果有限,究其原因,可能是時代已變。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如今的辣醬市場,早已天翻地覆,「老乾媽」面臨的是「前有狼,後有虎」的世界。


目前,雖然「老乾媽」佔有20%的市場份額,仍是辣醬中的龍頭,但傳統品牌李錦記和辣妹子正緊隨其後,分別佔9.7%和9.2%。


更可怕的是,互聯網辣醬也異軍突起,企圖瓜分辣醬市場。


由明星林依輪創辦的「飯爺辣醬」,僅僅3個月時間,就獲得3800萬融資和3.6億元估值的好成績;


靠著滲透外賣平台起家的虎邦辣醬,自2016年起,收入就以300%的年均複合增速上漲,到2019年,更是實現了2億元的營收。


同時這些新品牌還定位清晰,有人覺得老乾媽辣度欠缺,而虎邦辣醬瞄準消費者對辣的需求,吸引了喜歡辣的人群。


李子柒、暴下飯等品牌則是在原料上下功夫,在辣醬中加入昂貴食材,比如:龍蝦、鮑魚、牛肉、竹筍等,佔領垂直市場。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而「老乾媽」目前熱銷的產品還是風味豆豉、油辣椒和風味雞油辣椒等老產品,但這些產品升值空間基本沒有,利潤率很低。


此外,「老乾媽」的線上銷售也不理想。


在電商平台搜索「辣醬」,「老乾媽」的商品都需要翻上好幾頁,才會出現,「老乾媽」旗艦店的粉絲數和銷量,都無法與網紅辣醬相媲美。


而這時,「老乾媽」卻提出要漲價,雖然每瓶只漲了1元,但「老乾媽」的價格優勢也由此減弱,無形中增加了許多競爭對手。


同時,還有很多網友吐槽老乾媽:「吃起來總感覺少了點什麼」「老乾媽不再是小時候的味道」,「老乾媽」的聲譽再次受到挑戰。


76歲老乾媽再出山,收拾兩個「不爭氣」兒子,晚年基業還能守住嗎 - 天天要聞


雖然當下「老乾媽」的情況不容樂觀,好在品牌知名度和國民度還不錯,而且產品還被賣到全世界,做到了有華人的地方就有「老乾媽」,成為中國在世界的標籤。


如果「老乾媽」能將更多精力放在提升產品質量、適應市場變化上來,未嘗不能逆風翻盤。


畢竟,質量才是中國品牌的立身之本。


- END -



參考資料:

快財經:《全面退網擺爛,跌出貴州民企前十:失控的「老乾媽」,快要走到頭了?》

首席品牌觀察:《身價90億的「國民女神」,撩不動年輕人》

正和島:《「老乾媽」陶華碧:我不堅強,就沒得飯吃》

商界:《老乾媽走下神壇》

華商韜略:《老乾媽保衛戰》


作者:汀蘭

編輯:柳葉叨叨

財經分類資訊推薦

廣交會不斷優化細節,互利合作誠意十足 - 天天要聞

廣交會不斷優化細節,互利合作誠意十足

羊城4月,熱情似火,人流如織,商流如潮。第135屆廣交會於4月15日開幕,這是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春季廣交會。本屆廣交會展覽面積155萬平方米,2.86萬家企業參加出口展,其中新參展企業超4300家,680家企業參加廣交會進口展。截至4月13日,已有來自215個國家和地區的14.
突發!51歲董事長被判刑 - 天天要聞

突發!51歲董事長被判刑

中國基金報 安曼因操縱證券市場,51歲的上市公司董事長入刑!4月15日盤後,尚緯股份發布公告稱,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李廣勝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十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七百萬元。時任董事會秘書姜向東也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閃回科技:低毛利高費用,盈利遙遙無期|IPO觀察 - 天天要聞

閃回科技:低毛利高費用,盈利遙遙無期|IPO觀察

近期,閃回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閃回科技」)提交了招股說明書,擬港交所IPO上市。鈦媒體APP注意到,面對著每年6000-8000萬元的期間費用,閃回科技每年至少銷售100萬部二手手機,卻阻擋不了虧損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