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2024年02月20日23:25:34 科技 1476

今天看到一張圖很有意思,就是這張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美國的AI教父,Open AI的創始人山姆·奧特曼,很多人都認識。

中國AI教父,右邊這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很多人還不了解。

簡單介紹一下,李一舟,清華博士,知識付費大手子,前兩年他在抖音上做的一舟一課,是當時的爆款課,一年賣了幾千萬

自從ChatGPT出現之後,他賣人工智慧課,又是大爆款,199 的課光在抖音上25萬成交量單一課程近五千萬成交額。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光上面這倆就一個億了。

還有視頻號,小紅書的銷量沒統計進來呢。

在買了199之後,李一舟還有1980的進階課,你用他的軟體,還要從他那買Token(算力)給你,後續充值這都無法統計。

說李一舟全中國在AI上賺錢最多的人,都保守了。

很可能,全中國所有做AI的公司,加在一起賺的利潤,注意,是利潤,沒他一個人多。

很多人也拆過李一舟的課程,認為課程水,有人說他是割韭菜。

實話說,我也研究過李一舟,我從人家身上學到很多優點。

真不是黑。

首先,李一舟的直播水平被低估了,他是市面上最厲害的那一檔。

真的,你把GPT4、Midjourney,通義、文心掛到直播間試試,看看ROI能投到2以上嗎?體驗分能不能維護到4.5以上100字的帶圖用戶評價能不能有50條?

尤其他的直播話術,但凡賣東西的,都可以學學。

我給大家拆一下吧,他的銷售話術分為四步:

首先,講自己是誰?(我為什麼有資格賣?)「我是清華工科清華博士,當年開過人工智慧公司。」

然後,說產品賣點(買了有什麼用?):「提升工作效率,幫助作圖,幫助寫短視頻文案,做個人IP,學英語,教小孩等等。」

再,塑造這個課的價值(買到有多賺?)「我這個 199 能頂市面上幾千的,你整我一個 199 就行了啊,買了一個,全家都可以學。」

最後,製造下單衝動(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還有最後10個名額」。

我看過他一小時直播,他差不多每 10 分鐘就會循環一遍這個話術,就這樣循環四個小時,下播。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你一定很好奇,他一直在說,最後幾個名額最後幾個名額,為啥不露餡呢?

因為他的流量主要是買來的,所以直播間都是新人,沒有人會在他的直播間停留5分鐘以上。

不感興趣的,划走了,買了的,也不會繼續看下去。

所以他這套話術能永遠循環下去。

他才是把直播玩明白了。

比比天天跟大家嘮嗑,寫文章,大伙兒經常來瞅。有一天跟大家分享,有個什麼東西真不錯,如果大家信任我,下單。

這是 IP 的邏輯

但李一舟不是IP邏輯,是流量邏輯。

只要遵循這個公式

產品成本+售後成本+投流成本+平台扣點<售價

就可以無限從市面上獲客。

我舉個例子,假如說比子賣自己的高清大臉照片,199。

先花30塊錢P圖和瘦臉,再用20解決退款和售後,再把自己的大臉標價199。

最後從平台那裡買用戶,哪怕我花100元買來一個客戶,扣掉成本,我還能凈賺49。

這裡就不得不說,李一舟的第二個核心能力了,投流。

即,向視頻號、抖音、小紅書這樣的平台買流量,買用戶的能力。

很多人都不知道,投流,是在互聯網做生意的核心能力。

比如我們之前介紹過的短劇,90%的成本都是投流,所以投流水平就至關重要了。

一方面,你投給什麼標籤的人,轉化率高?(為了每一分錢花在刀刃上)

什麼時間段投,轉化的人群更多?(為了增加直播間的效率)

投流後台,有幾百上千個地方要勾選,外行人根本看不懂。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抖音的千川投放後台

也正是因此,大的直播間,短視頻都要配專業的投手,

李一舟的投流水平非常高,而且他也善於研究新的工具,朋友圈投直播間,這個功能剛上線,他就用起來了,幾乎是最早用上這個功能的人。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最後一點,也是學不來的,就是李一舟真的很勤奮。

李一舟幾乎每天在視頻號、抖音、小紅書,三端齊播。每次至少播四個小時,過年都不休息,我經常吃著外賣看到李一舟上線直播,卷得我渾身難受。

關鍵是這4個小時里,他話術是循環的,相當於每 10~15 分鐘說一次重複的話,堅持一年,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認識不少人,都對李一舟佩服的五體投地,這麼有錢了還這麼努力,真的是服氣。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我為什麼研究他呢?

老粉都記得在去年 ChatGPT 剛出來的時候,比比也搞了一波知識星球,當時主要是這麼想的:

在ChatGPT誕生後,AI 會改變大家的工作模式,提高工作效率,但我天天發,也有人嫌煩,況且也有很多東西,是需要付費才能搞到的,比如GPT4的賬號。

所以我就搞了個知識星球,專門給大家找各種嘉賓,提供各種路子,各個行業的落地場景,各種軟體的使用心得,更新給大家。

本質上也是搬運信息差, 給大家提效,省時間。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星球內的部分精華內容預覽)

但在這個星球即將到期之際,我也發現一些問題

第1️⃣工具的迭代速度太快。

比如我們一開始用SD畫圖的時候,還要吃顯卡配置,現在連ChatGPT都能畫圖了。學習的還沒有它升級的速度快,那學啥?

第2️⃣,很多人的問題不是不會用ChatGPT,而是用不上ChatGPT ,我又不能教上外網,咋辦呢?

第3️⃣,粉絲的信息差被逐漸縮小,咱比比粉絲絕大多數,算信息比較靈通的。

當信息差提供的夠多之後,我能感覺到,大家的認識水平迅速上來了,信息差已經逐漸被填起來

要進一步給大家提供信息差,比如說最前沿的AI怎麼樣了,我也找了北美、哈佛的PHD、大廠AI負責人來直播,但我發現大家對這種產業端的內容,沒有那麼感興趣了。

知識星球官方也找過我,覺得我們去年很好的案例,新一年希望我們宣傳續費,繼續做下去。

但我是覺得,如果沒找到能給大家提供啥新的價值,我寧願大家別續費。

那為啥,李一舟能一直做呢?

因為他的目標不是熟人,他的用戶是從市面上買來的。

他只要不斷從他還沒洗過的十幾億人中,篩選出目標用戶人就行了。

大家覺得,他教的那些東西太基礎了,但也許因為看到這篇文章的,都是高認知人群了,我們的讀者大多數都在大城市,對於 AI 有認知基礎了。

中國還有十多億人,這十多億人你不要說上外網了,可能大部分人都分不清山姆·奧特曼和迪迦·奧特曼。

李一舟的課,對他們來說,就是建立 AI 基礎認知的入門課程,那人家確實也是滿足了,五環外的人想要接觸AI,上手AI的需求,所以人家能賺到錢。

這是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為什麼李一舟能賺那麼多錢?因為人家對商業想的很明白。

他一開始就不是AI創業的,他是搞下沉市場職業培訓的。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第二個問題,為什麼中國沒有山姆·奧特曼這樣的AI教父?

實話說,中國的AI創業者過得真的不咋地,我認識一些AI創業者,每次和他們聊天,他們都哭喪個臉,進入自嘲模式

在中國AI創業的難度分為5層,可以說是,前有狼後有虎。

融資難

美元 VC 大部分退出中國了,而第一波科技企業,都是美元基金 VC 孵化起來的,美元基金一走,就沒多少,願意燃燒自己的給他們試錯的人。

當年OpenAI可是靠微軟100億美金喂起來的,中國的互聯網公司都在收縮,哪顧得上這個?

獲得數據難

AI要牛逼,需要餵給他大量高質量的數據。

為什麼剪映、飛書的 AI 突飛猛進?因為它背靠位元組的數據集,通義千問,訊飛星火的發展速度也很快,他們都背靠大廠,有強大的數據集,來餵給這個AI。

前陣子我和喜馬拉雅的 AI 負責人也聊過,他們就說他們有6億多的干音數據集,所以他們的語音AI做得也很好。

如果你是創業公司哪來這麼多數據?

OpenAI一開始就和微軟合作,而且還去爬了維基百科、Quora和紐約時報。中文互聯網上有這麼乾淨的數據集嗎?

內容安全難

AI,相當於一個腦子裡裝了一大堆資料的孩子,它創作的內容不是完全可控的。

比如當年Midjourney 剛出來時,就有很多人畫奧巴馬搶銀行的虛擬圖片,還有很多人喜歡」誘拐「AI,讓他搞澀澀,或者讓他說一些奇怪的話等等,一個沒鬧好,後果都非常的嚴重。

收費模式不被接受

中文互聯網上絕大多數的主流產品,都不是直接收費的。

大家可以想想百度的百度、騰訊,甚至位元組跳動,360,他們的本質都是什麼?都是廣告公司啊,他們都是創造流量,獲取流量,用廣告向你收費。

你說李一舟收費,關鍵是他找到了一個大家願意交費的點:為知識付費,這是中國人能接受的呀!

畢竟大家從小上各種補習班幾千幾萬都交過。

但你說我付費才能用一個軟體,大多數人接受不了。

我自己一個15塊錢的騰訊會員,也要問斯斯有沒有VIP。大家的付費習慣擺在這裡,創業者改變不了。

中國AI教父,賣課賣了一個億? - 天天要聞

還有一個終極難題,打不過OpenAI。

OpenAI的先發優勢太大了,每次更新都乾死一中關村的AI創業公司。

之前國內有很多做 AI 語音、 AI 生圖,或者做數字人的,之前不是有家Heygen做的不錯嗎?就是讓郭德綱說英語那個。

前陣子和喜馬拉雅的AI負責人聊了,發現,技術完全不是門檻,而且他有更多的數據,降維打擊Heygen了。

前陣子看剪映一更新,更誇張,10 秒鐘的語音,就能做一個你的語音分身,而且已經上線了,又降維打擊了,難怪抖音CEO張楠都跑到剪映去,全力做AI了。

以後剪映比抖音還牛逼,都有可能。

剪映很牛逼了吧?更厲害的還有OpenAI,前兩天一抬手,把之前 Runway、Pika的文生視頻能力,從3秒擴展到60秒。

Runway和Pika已經是國內很多AI創業者,難以望其項背的創業公司了,

但是遇到 OpenAI ,也是嬰兒車對上泥頭車的水平。

所以你想想在國內真做AI 創業真的是一上來就和滅霸對打,不如做信息差生意。

我當然也希望上很多價值,說我們需要自己的山姆·奧特曼。

但你是我的朋友,為你好,我建議你去填信息差。

這是最簡單,最直接,最健康的商業模型閉環,競爭小,交付清晰簡單,不靠融資養,沒有坐牢和破產的風險,現金流還健康。

而你要去做AI 創業,簡直頂著刀山火海前行,沒有融資,沒有數據集,用戶沒有付費習慣,還要面臨 OpenAI的競爭,甚至有人身安全風險。

真的是有執念的人,或者說,傻子,才做。

國內AI最能賺錢的是李一舟,是有原因的,人家把商業玩得很明白

與把腦袋拴在褲腰帶,賺賣白菜的錢,不如安安靜靜,向下沉人群賣信息差賺錢,還不用操那麼多心。

這不僅是一個現實,也能給大家在這個環境下,賺錢一些啟示。

最後,我想起來小學一篇文言文,叫《晏子使楚》

齊國的大使晏子出使到楚國,楚王請他喝酒,這時候欽差押著一個人上來,楚王攔住說是幹嘛的?

欽差說是一個齊國人偷東西。

楚王就問晏子,齊國人愛偷東西么?

晏子回答:橘子樹在淮河南邊就是橘樹,生長在淮河以北的地方就是枳樹,就是因為水土條件不同,這個人在齊國不偷東西,為啥到楚國就開偷了?是不是楚國的環境讓人偷東西啊?

楚王:烏雞鮁魚

科技分類資訊推薦

世界首台(套)300 兆瓦級壓縮空氣儲能電站併網發電 - 天天要聞

世界首台(套)300 兆瓦級壓縮空氣儲能電站併網發電

IT之家 4 月 9 日消息,據「中國能建」官方消息,4 月 9 日 9 時許,世界首台(套)300 兆瓦級壓氣儲能電站 —— 湖北應城 300 兆瓦級壓氣儲能電站示範工程首次併網一次成功,創造了單機功率、儲能規模、轉換效率 3 項世界紀錄,以及 6 個行業示範、數十項國際首創、全球首次突破。▲ 圖源「中國能建」公眾號,下同湖北應城...
3ds Max 2025軟體安裝教程(附軟體下載地址) - 天天要聞

3ds Max 2025軟體安裝教程(附軟體下載地址)

軟體簡介:軟體【下載地址】獲取方式見文末。註:推薦使用,更貼合此安裝方法!3ds Max 2025是Autodesk推出的最新三維建模、動畫和渲染軟體,提供了易於使用的紋理、動畫和渲染工具。用戶可以利用豐富且靈活的工具組合,以全方位的藝術控制打造高級設計。
《Supercut》推出:允許Vision Pro用戶訪問Netflix內容 - 天天要聞

《Supercut》推出:允許Vision Pro用戶訪問Netflix內容

Netflix 早前表示,沒有為 Apple Vision Pro 開發原生應用的計劃。日前,19 歲的澳大利亞開發者 Christian Privitelli 在社交媒體上宣布推出應用程序《Supercut》,允許 Vision Pro 用戶享受 Netflix 流媒體服務。據悉,Supercut 支持 Dolby Atmos 和 Dolby Vision
微信好友不小心刪除了怎麼加回來呢?教你5種方法找回,簡單實用 - 天天要聞

微信好友不小心刪除了怎麼加回來呢?教你5種方法找回,簡單實用

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在和對方發生矛盾的時候就把好友給刪除了,發現想加回來的時候,加不回來了,這個時候就會很後悔了。也有時候,我們會在整理好友的時候,會把好友誤刪了,但一般情況下,如果是我們主動刪除的,想要加回對方還是很容易的,方法也有很多,也不用太擔心,刪除了就找不回來了。
鬧大了!Pura70可一鍵消除衣服,華為緊急禁用,網友:貸款也要買 - 天天要聞

鬧大了!Pura70可一鍵消除衣服,華為緊急禁用,網友:貸款也要買

大家好,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新聞可是相當火爆啊。華為的新款手機Pura70有個神奇的功能,居然能一鍵消除照片上人物的衣服,這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了!不過,這個功能卻也惹出了不小的麻煩。咱來聊聊這個一鍵消衣功能。聽起來是不是很酷?只要用手機輕輕一點,照片里的人就瞬間變了樣。
蘋果頭顯遇冷,中國頭部廠商拋出AR新品:競爭拐點在生態? - 天天要聞

蘋果頭顯遇冷,中國頭部廠商拋出AR新品:競爭拐點在生態?

XR產品正遭遇冰火兩重天。日前,彭博社報道稱,隨著時間推移,蘋果頭顯Vision Pro熱度正在消退,蘋果零售店內原本火爆的Vision Pro試用預約出現大幅下滑,一些門店的銷量更是從日均幾台暴跌到一周僅售出寥寥數台。同時,關於空間計算的概念再次升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