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2024年02月20日00:51:31 科技 3455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第一批發售的vision pro到貨, 從華強北、ar/vr創業者到大廠,都在忙著拆機。

ifixit位於加州,以第一時間取得蘋果公司新發售的產品進行拆解而聞名。讓我們看下他們拆機手法。——編者

先上電吹風。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首先要取下玻璃罩。這是用膠水粘上去的,需要用吹風機長時間加熱(讓膠水軟化)才能拆解。我們拆下來,沒有破損。當然,也不是毫髮無傷——玻璃上有一層塑料保護膜,有點剝落,可能還有點融化。apple 零售修理工的手可能比我們快,但他們會向你收取 799 美元來更換損壞的玻璃。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重金屬

玻璃本身重 34 克,可能並不重,但配備電池後,vision pro 的重量超過一公斤。

蘋果在這裡施展了一些花招。大多數宣傳照片中都小心地隱藏了外部電池,它放在口袋裡而不是眼鏡上。像現在這樣集成電池會讓設備變得非常重。我們是模塊化電池的忠實粉絲,當電池用了兩三年無法充電時,可以輕鬆更換它。蘋果的硬體團隊可能還要考慮到即將出台的歐盟電池法規,該法規將要求到 2027 年所有電子產品都配備用戶可更換的電池。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由三塊 iphone 大小的電池組成的電池組重 353 克,可提供 35.9 瓦時的電量,是 iphone 15 pro17.3 瓦時的兩倍多。為了進入內部,我們必須軟化一些周邊粘合劑並鬆開一組一次性金屬夾,然後擰開大量螺絲。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鋁製電池組中的三塊電池,每塊串聯電壓約為 3.8v,每塊 3166 mah,總共11.34 伏特

如上所述,將電池組和設備的重量加在一起,重量超過一公斤,這副眼鏡可真不輕。相比之下,quest pro 的重量為 722 克,quest 3 的重量為 515 克。

關鍵點不在於重量,而在於如何平衡。vision pro 的重量主要壓在你的臉上,所有技術都位於前面,即使是 pro dual loop頭帶也無法在沒有平衡的情況下克服這一點。蘋果公司還專利設計了把電池戴到後腦勺上, 這可能有助於平衡沉重的前部,但誰又能忍受佩戴重量再增加一半呢!

因此,如果我們只計算你臉上的重量,meta quest pro 中的顯示模塊(不含電池)為 522 克。vision pro 中的相同組件重量為 532 克,實際上兩者重量差不多。這些設備的主要區別在於重量如何分布,以及 vision pro 中更重的電池。

vision pro沒有想像中那麼重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頭帶

visionpro 配有 3d 編織的soloknit頭帶和dual loop頭帶。頭帶與主機的末端相連接,就在揚聲器後面。現在所有宣傳照片中都能看到標誌性的solo knit頭帶,它看起來確實很酷。它環繞在你的後腦勺上,你可以使用側面的旋鈕來調整鬆緊度,類似於擰緊自行車頭盔的方式。

那麼感覺如何呢?「面料非常好,」 ifixit拆機老手sam goldheart說。solo 針織帶採用非常精細、舒適的編織方式,具有足夠的彈性,可以包容女士的馬尾辮,同時仍然足以支持vision pro的重量。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揚聲器固定在連接主設備的兩個硬質帶子上。要拆下這兩根袋子,你可以使用我們熟悉的sim卡移除工具。這些孔位於主設備的鏡腿內部,可拆卸的帶子有一排電觸點,就像照明連接器一樣。

這個模塊的設計類似我們非常喜歡的airpods max。可穿戴設備非常容易損壞,因此擁有可輕鬆更換的揚聲器模塊非常重要。我們試圖更進一步,將揚聲器從硅框架中撬出,但很快破壞了內部的模塑電纜——沒關係,你不需要撬開揚聲器模塊。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vision pro的揚聲器——不像 airpods pro那樣難拆,但也差不多了。

揚聲器指向佩戴者耳朵的方向。這非常清楚地表明,不適合在吵鬧的地方佩戴它。如果你願意,可以佩戴 airpods pro,如果你想要無損、低延遲的音頻,它們必須是最新的 usb-c 版本。

左側是蘋果專利的電池電纜連接,用磁性卡扣到位,然後扭轉鎖定。我們理解為什麼蘋果在這裡使用了非標準連接器——至少它不會被路過的孩子拔掉,或當電線卡在椅子上時被拉出來。但電纜另一端的插頭是不可原諒的。它沒有使用usb-c 插頭進行端接,而是通過看起來像是專有的超大 lightning 連接器連接到電池組,你可以使用回形針或 sim 卡拆卸工具拆掉。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鎖定設計很棒,但為什麼蘋果不能是usb-c呢?為什麼?

這種連接器意味著你無法將已有的 usb-c 電池組替換上去。差評。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哇,多麼可愛的家庭合影啊!

光密封件和面部墊

每張臉都是不同的,apple 提供28 種不同的光密封部件,以滿足不同的臉部尺寸和形狀。如果需要蔡司鏡片插件,密封尺件寸也會發生變化。這是因為密封件和襯墊還用於確保使用者的眼睛與立體屏幕和眼睛感測器的位置相對正確。這就是蘋果對每個vision pro 訂單進行手工包裝的原因。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猜猜誰化了妝?

密封件使用磁吸方式固定在主設備上,這是蘋果的一貫做法——它要麼粘在適當的位置,要麼非常容易更換。這種模塊化是為了完美貼合你的臉部而進行的一種嘗試。目前,磁鐵比尼龍搭扣更好,因為它們可以將密封件卡入精確對齊。

至於清潔密封件,蘋果建議使用水和無味洗潔精,這將有助於防止這些被汗水浸濕的部件變得太臟,並且對於任何化妝的人來說尤其有用。

磁性密封件下方是永久密封件,也包裹在針織物中,但不太可能被弄髒。取下它會發現另一個驚喜:一張薄薄的彈性塑料片。這可能是為了彌補針織物中的間隙,也可能是為了防止顆粒物進入內部運作,我們不是非常確定。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eyesight顯示屏

前置護目鏡是 vision pro 的標誌性特徵,也是其最具爭議性的特徵之一。

eyesight 的專利描述了三種顯示模式:「內部聚焦」、「外部參與」和「請勿打擾」。該專利有一頁又一頁的圖像可以顯示在屏幕上——各種卡通動物的眼睛、其他感測器捕獲的生物特徵分析、用戶與親人交談時的心形形狀等。內部攝像頭可以讀取情緒狀態並根據這些情緒狀態投射圖像。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很酷的想法。實際上,eyesight 顯示屏非常昏暗且解析度低,測評者表示很難在上面看到太多內容。

事實證明,當 eyesight 顯示你的眼睛時,它不僅僅是顯示關於你眼睛的單個視頻,它顯示的是一堆關於你眼睛的視頻。通過探索玻璃外殼內部,我們發現了前置顯示屏的三層:加寬層、透鏡層和oled 顯示屏本身。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為什麼eyesight顯示屏看起來如此不穩定?

從左到右依次為:生成臉部、分割及插入、渲染在eyesight顯示屏上、通過透鏡層、通過第二層鏡頭、3d立體輸出

apple 希望實現一些非常具體的目標:可以動起來的、帶有眼睛的3d 立體臉部。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他們必須做出非常策略性的設計選擇和妥協。

人類的大腦對面孔和表情非常敏感,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深度感知。蘋果需要創造可信的 3d 效果。3d 渲染看起來不像真正的 3d 的原因之一是它們缺乏立體效果。為了讓事物看起來像 3d,我們需要用每隻眼睛看到略有不同的圖像。vision pro 通過雙凸透鏡解決了這個問題。

當從不同角度觀看時,雙凸透鏡會顯示不同的圖像。你可以使用此效果來模擬一個動作的兩幀運動。或者,你可以使用同一物體的不同角度的圖像創建立體3d 效果。

vision pro 的外部 oled 面板頂部有一個光柵層。visionos 渲染多個面部圖像(將它們稱為 a 和 b),將它們分割,並從一個服務於你左眼的角度顯示 a,從另一個服務於你右眼的角度顯示 b。這通過立體效果創建了 3d 臉部。這些角度很小,而且數量眾多,需要一台顯微鏡你才能真正理解我們的意思。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這種方法其實包含了一些妥協。如果要在多個圖像中進行劃分的話,水平解析度會顯著降低。例如,如果兩個圖像顯示在2000 像素寬的顯示器上,則每個圖像只有 1000 個水平像素可以使用。即使我們不知道顯示器的解析度,也不知道交織的圖像數量,解析度也必然會降低。這就是eyesight 看起來模糊的主要原因。

‍透鏡層前面是另一個塑料透鏡層,具有類似的透鏡脊。該層似乎將投影的面部拉伸到足以適合 vision pro 的寬度。移除這層透鏡並啟動 pro 會看到一些受過擠壓的變形的眼睛。

此外,鏡頭可能會限制有效視角。將效果限制在 vision pro 的正前方,可以限制你在極端角度可能看到的偽影,有點像隱私濾鏡。缺‍點是你要通過另一層鏡頭傳遞已經複雜、模糊的圖像。這使得它變得更加模糊和黑暗。

鏡頭插件、立體顯示器

你可以在這張 x 光照片中看到橢圓形透鏡插件的輪廓,這張照片花了3,500 美元。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當你第一次戴上vision pro時,它會自動進行瞳距調整,並通過電機調整鏡片的位置。對於其他一切需求,都有處方鏡片可解決問題。

蘋果商店有一台機器,可以在你要求演示時確定近似處方眼鏡的強度。對於患有可能會干擾眼球追蹤的眼部疾病(如斜視)的用戶,vision pro在輔助功能中提供了替代交互控制。然而,我們聽說有散光的人(占人口的 40%)不適合佩戴鏡片。

處方鏡片本身需要與設備「配對」。這一決定已經帶來了糟糕的用戶界面,如果收到了錯誤的校準代碼,眼動追蹤就會表現不佳。實際上我們討厭零件配對,必須要有一種方法可以在允許使用第三方鏡頭的同時進行校準。

r1和m2晶元

該設備在 m2 mac 晶元上運行,與新的r1 晶元配合使用,後者專門負責處理來自 12 個攝像頭、lidar 感測器和 truedepth 攝像頭的輸入,所有這些的延遲都是最小的。使用 ar,你需要儘快將現實世界的攝像頭視圖投射到用戶的眼睛中,否則他們感知到的動作將與他們所看到的不匹配,將很快引起頭暈和嘔吐。

r1使用實時操作系統。這意味著任務總是在固定的時間內執行。我們的大多數計算機都運行在分時操作系統上,該操作系統會動態安排任務,並可能導致速度變慢。這對於像直通視頻和對象渲染這樣重要的東西來說是行不通的。那裡的任何故障都會像黑客帝國中的故障一樣,往好里說會令人不舒服,往壞里說則會令人頭暈嘔吐,甚至可能導致你絆倒和跌倒。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一項令人難以置信的壯舉,一個非常奇怪的設計決策

最初的 iphone 也做了類似的事。當其動力不足的晶元無法跟上渲染快速滾動的頁面時,它會切換到灰白棋盤格,以跟上所有的輕彈和滑動操作。當時蘋果將響應能力置於圖形保真度之上。這一次,他們優先考慮了圖形保真度和響應能力,並犧牲了一些電池壽命、重量和熱量。考慮到這種體驗對蘋果 ar 體驗的重要性,這可能是第一代設備的正確選擇。

visionpro 雄心勃勃。是的,它很重,玻璃很脆弱,而且繫繩電池可能會很煩人。但蘋果已經成功地將 mac 的強大功能與新型專用 ar 晶元的性能整合,成為一台可以戴在臉上的電腦。

在可修復性方面,它並不是很好,但從好的方面來說,一些連接非常令人愉快。例如,當我們的拆機團隊意識到可以使用 sim 卡拆卸工具彈出側臂,並且磁墊更加人性化時,你應該已經看到了。

那麼,為什麼蘋果公司在 eyesight 屏幕上顯然已經花了很多年的時間,並且是蘋果公司對計算未來的最新賭注,卻未能達到他們自己的標準呢?

它昏暗、解析度低,並且給設備中對重量最敏感的部分增加了大量的體積、重量、複雜性和費用。他們是否沒能達到預期的性能?這可能是後期生產中發生的錯誤嗎?無論如何,我們確信將其推向市場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全球首個Vision Pro拆機:令人驚嘆的設計和不可思議的敗筆 - 天天要聞

本文編譯自ifixit網站,位於美國加州聖路易斯-奧比斯波(san luis obispo)。

https://zh.ifixit.com/news/90137/vision-pro-teardown-why-those-fake-eyes-look-so-weird

科技分類資訊推薦

AI文章生成器:改寫寫作規則,顛覆傳統模式 - 天天要聞

AI文章生成器:改寫寫作規則,顛覆傳統模式

1.AI合成文章軟體簡介隨著人工智慧(AI)技術的迅猛進步,AI文章生成器的出現與應用引發矚目。此款工具巧妙運用深度學習及自然語言處理科技,可生成媲美真人創作之卓越文字,由此改寫了人類與機器間的交流方式。
國家網信辦大模型備案,蘇州工業園區+2! - 天天要聞

國家網信辦大模型備案,蘇州工業園區+2!

近日蘇州工業園區企業研發的「ArynGPT」大模型和「程心」大模型順利通過國家網信辦大模型備案大模型備案是人工智慧企業相關服務和產品走向市場要邁過的第一道門檻。評估與備案工作完成,意味著企業具備了完善的演算法安全管理機制以及風險控制、應急響應的能力。
造車的邏輯變了:小米、華為的汽車可以虧本賣,靠軟體賺錢 - 天天要聞

造車的邏輯變了:小米、華為的汽車可以虧本賣,靠軟體賺錢

眾所周知,現在造車業已經不是以前了,以前造車只有傳統的車企才能玩的轉,新玩家要入場,實在太難了。但如今在新能源汽車時代,越來越多的科技企業、互聯網企業都加入造車大軍。比如蔚小理,華為、小米、百度等,這些都不是傳統的造車企業,如今都在造車,並且表現都非常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