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女兵陣亡成倍增長,澤連斯基前造型師殞命前線

2024年06月14日19:20:21 軍事 2290

由於兵源枯竭,烏克蘭從去年開始就大規模徵召女性入伍。頭幾個月,大部分烏克蘭女兵還基本上在後勤部門、無人機班組等相對安全的部門從事戰鬥任務。但隨著俄烏戰事變得越來越白熱化,大量的女兵被送上了第一線。基輔方面承認,在瑟爾斯基被任命為烏軍總司令後,烏軍女性陣亡者數量成倍增長。

西方媒體近日指出,一名烏克蘭新兵從被送上戰場到陣亡,平均不超過3個星期。這則報道是否精準,還有待進一步的商榷。但不可否認的是,烏克蘭戰場正變得空前殘酷。

烏女兵陣亡成倍增長,澤連斯基前造型師殞命前線 - 天天要聞

參考消息在6月14日報道了這樣一則消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一位故人,從上戰場到殞命,僅僅只有9天的時間。這名故人是澤連斯基的前服裝設計兼造型師梁贊采娃,她的代號是「雅爾塔」,因為她本身就是雅爾塔人。

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梁贊采娃進入了澤連斯基的「95街區」工作室,為澤連斯基擔任造型師。我們知道,澤連斯基曾做過很長時間的演員,修飾容貌是他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前的「每日必做」工作。

作為澤連斯基的忠實擁躉,梁贊采娃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後加入了國土防禦部隊,成為烏克蘭宣傳部門大肆炒作的人物。6月初,梁贊采娃宣布自己迎來了40歲生日,並在40歲生日這一天加入了烏克蘭空降突擊旅。6月11日,梁贊采娃的家人就宣布她已陣亡。

烏女兵陣亡成倍增長,澤連斯基前造型師殞命前線 - 天天要聞

這名烏克蘭女兵的經歷令人感到唏噓,她的空降兵生涯稱得上是「曇花一現」,這也是很多烏克蘭女兵命運的真實寫照。根據烏克蘭方面的報道,俄羅斯空天軍發射的一枚航空制導炸彈直接消滅了梁贊采娃所在的烏軍小分隊,這意味著除了梁贊采娃之外,烏克蘭很可能還有其他女兵在這場襲擊中喪生。

烏克蘭軍隊中現在有多少女性成員,俄羅斯給出了幾項數據。去年10月,俄羅斯在盧甘斯克地區的官員馬羅奇科指出,根據他的觀察,烏克蘭反攻行動失敗後,越來越多的烏克蘭女性加入了前線部隊。在一些烏克蘭部隊中,女兵的比例甚至達到了近20%。

今年1月,烏克蘭國防部長烏梅羅夫證實,烏國防部又新採購了5萬套女式軍服,這意味著,烏克蘭很可能還會徵召更多的女性參軍入伍。與此同時,俄羅斯「阿赫馬特」特種部隊在一次軍事行動中發現,一個完全由女性組成的烏克蘭女兵連投入戰場。

烏女兵陣亡成倍增長,澤連斯基前造型師殞命前線 - 天天要聞

通過監聽,俄方確認這個烏軍女兵連的番號為「k-2」,隸屬於烏軍第54旅,她們正在和烏軍最精銳的「亞速營」等單位協同作戰。有的女兵被烏克蘭方面稱之為「經驗豐富的狙擊手」,也有的女兵被烏克蘭方面稱之為「出色的無人機專家」。

從以上信息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烏克蘭的女兵數量已經到達了一個相當高的水平,這反映出烏克蘭確實正在按照美國總統拜登所要求的那樣,戰鬥到最後一個烏克蘭人。

為了安撫烏克蘭,鼓勵澤連斯基政府繼續與俄羅斯戰鬥下去,北約集團又開始給烏克蘭「畫餅」。當地時間14日,北約高級官員指出,為了應對「俄羅斯的潛在進攻」,北約已經超額完成了「把30萬軍隊置於高度戰備狀態」的目標。

烏女兵陣亡成倍增長,澤連斯基前造型師殞命前線 - 天天要聞

一旦烏克蘭局勢發生了重大變化,超過30萬的北約大軍可以在30天之內完成部署,參與對俄羅斯的軍事行動。不過,北約集團還存在著一些短板有待解決,如缺乏防空導彈、遠程導彈等關鍵武器。

任誰都看得出來,北約集團30萬大軍基本不可能開進烏克蘭,與俄羅斯正面開戰。就算烏克蘭軍隊持續遭受重大傷亡,北約集團也不會直接為烏克蘭提供保護,不會允許烏克蘭成為北約的「一份子」,哪怕是在戰爭結束之後。

在去年的北約峰會上,西方國家就拒絕了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請求。作為補償,g7成員國承諾會和烏克蘭一對一地簽署「安全協議」,確保烏克蘭可以長期得到西方國家的軍事支持。然而,相關協議並不具備強制執行力。在西方國家眼中,烏克蘭恐怕只是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突發!以色列空襲荷台達 - 天天要聞

突發!以色列空襲荷台達

以色列國防軍當地時間20日晚證實,當天以空軍戰機空襲了葉門紅海主要港口城市荷台達地區的胡塞武裝軍事目標。根據葉門當地衛生部門消息,以色列的空襲已造成至少80人受傷,其中部分人員燒傷嚴重。
1971年我參軍,遇到老戰友,沒想到他竟然在關鍵時刻救了我 - 天天要聞

1971年我參軍,遇到老戰友,沒想到他竟然在關鍵時刻救了我

原創文章,全網首發,嚴禁搬運,搬運必維權。本文為微小說,情節虛構,請理性閱讀。1971年,20歲的李建軍從小縣城參軍。他生於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父親李國華是當地紡織廠的一名工人,母親趙秀蘭則是一位全職家庭主婦,家中還有一個妹妹。
1981年他轉志願兵甩了農村對象被部隊除名,命運從此改變了 - 天天要聞

1981年他轉志願兵甩了農村對象被部隊除名,命運從此改變了

原創文章,全網首發,嚴禁搬運,搬運必維權。本文為微小說,情節虛構,請理性閱讀。11981年的中國農村,田野間的麥浪在微風中起伏,夕陽的餘暉灑在這片寧靜的土地上。李明剛剛完成了他的志願兵服務期,正興沖沖地往家趕。他騎著從部隊帶回來的自行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