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記述還鄉團在山東一個小縣製造的14樁血案,樁樁令人髮指

2024年04月14日01:05:14 軍事 1394


親歷者記述還鄉團在山東一個小縣製造的14樁血案,樁樁令人髮指 - 天天要聞

1945年春,趙建中到恩縣公安局工作,先任偵查股內勤幹事,後任股長、副局長。

當時,恩縣境內還鄉團暗殺我軍民的案件都報到了公安局,趙建中不僅進行過登記,有的還到過現場,那凄慘景象,刻骨銘心,很長時間後想起來,他仍是熱淚盈眶,悲痛不已。

下面是趙建中記述的發生在恩縣的14樁血案:

一、孫光濤、王玉琛暗殺案

日本投降後,國民黨委派原魯北「剿共」司令、中將王繼祥為綏靖十一戰區副司令及駐德州總指揮。

王繼澤將麋集在德州的偽軍雜團進行改編,任命孫光濤(恩縣大興人,軍統特務、惡霸地主)為中央陸軍第十三縱隊司令部政工大隊大隊長,任命王玉琛(恩縣孟王莊人,日偽區長、中隊長)為副大隊長。

孫、王搜羅外逃德州的恩縣、武城夏津、平原等地的日偽軍特、惡霸地主、土匪頭子約200多人,編了20多個中隊。

這些人多是自帶槍支,自報名單,身著便衣,分散居住,白天逍遙城內,夜晚潛入農村進行暗殺活動。下屬各中隊的正副隊長都是些日偽軍官、土匪雜團頭子,逃亡地主惡霸之類的匪徒。

1946年4月17日,孫光濤、王玉琛帶領100多人從德州出發,夜抵恩縣四區馬庄。18日是馬庄集市,他們包圍村莊,封鎖路口,只准進不準出,在集市上抓了27人。將馬莊農會主任馬慶榮、村幹部馬金田、恩縣人民政府交通股長、專員劉子蔚同志的弟弟劉書田、玉皇廟村的兩名幹部捆綁到村西頭,用刺刀活活刺死,並搶走馬庄民兵的兩支步槍。

當天晚上,王玉琛派周洪德和其衛兵卜憲昌帶領12人,竄到賈庄,殺死了村幹部劉金明和他的兒子,並搶走10多頭牲畜。

孫光濤帶領隊伍於第二天凌晨到了蘇留庄,殺死6名幹部,拋屍街上,燒了10多家的房屋,搶走了30多頭耕牛和騾馬,連夜潛回德州。

二、李印堂暗殺案

李印堂,恩縣李館村人,有110多畝土地,當過武城縣日偽軍中隊長,1945年夏攜家眷潛逃亡德州。1945年冬,他與李金城(偽軍)密謀組織國民黨「恩縣突擊隊」,先由李金城去濟南,與國民黨恩縣黨部書記王林軒取得聯繫,主要是讓他們組織暗殺團。

李金城、李印堂把外逃德州的惡霸地主馬良庄的馬玉藻、代官屯李征林、王莊王樹滋、王樹珍、武城縣的齊少楊等組織起來,湊了30人的一份名單,呈報到設在濟南的國民黨恩縣黨支部。

46年3月10日,李金城從濟南帶回委任狀,李金城被委為恩縣突擊隊隊長,李印堂為副隊長,活動區為恩縣二、三區。李金城在濟時,王林軒特囑咐他要「到八路軍後方活動,任意擾亂,任意燒殺,趕快行動,創造成績」。這幫歹徒槍支不多,由馬玉藻出了500元偽鈔,買了2支短槍2支步槍,把搶來的耕牛賣後買了4支槍。

他們第一次從德州出來殺人是1945年12月23日,由李印堂組織指揮,李征林帶路,夜裡潛入李館村,把民兵隊長李孟德、村幹部李連才、李祥圃、李富貴等4人用刺刀刺死,屍體丟在王莊村的一個井裡,把井上的石頭磚頭掀入井內。當夜又在王莊殺害了村幹部劉士祥。

4月初,李印堂帶隊到王莊殺死了農會會員劉林、劉士元父子兩人,並牽走劉家的耕牛。另一路由王樹珍帶領,將王莊民兵隊長王夢周及其兩個弟弟王夢月、王夢良和農會積極分子王夢蘭一家5口全部殺害,老者70餘歲,小的僅8歲左右。

第二天,他們到代官屯,李印堂用钁頭掀開農會幹部周某某家大門,周衝出與李奪槍搏鬥,被李秉直在身後一槍打死。另一路先殺害了農會積極分子李燕合父子,後又殺害了農會主任張風其、生產委員張風玉、民兵趙萬民。這次搶走了民兵的槍支和一些耕牛。

匪徒還與蔣家佛堂村反動村長、惡霸地主李雲亭勾結,殺死該村農會主任商金元和民兵隊長高召歧、農會幹部謝×章、民兵謝甲榮、朱景昌等人,把商金元的屍體丟進井裡。

三、王光照、路承恩暗殺案

王光照,恩縣東王屯村,惡霸地主,偽鎮長;路承恩,恩縣果里村,惡霸地主,偽鎮長。他們與敵政工大隊的中隊長周洪德(高官屯人,日偽軍中隊長),於1946年3月23日帶領匪徒孫風起、郭希武等10餘人,由德州潛入東王屯村。

24日夜裡,由周洪德去謀殺村黨支部書記、農會主任王仲和。因王有警惕,聽到動靜,爬上屋頂,打了一槍,敵人聽到槍聲,知有準備,未敢進院,謀害未成。另一路由路承恩帶領到我黨地下聯絡站負責人王志新家,抓到王和他的三個兒子,捆綁到村西大灣里,由周洪德開槍打死。

四、辛化軒暗殺案

辛化軒,恩縣沙窩屯村西牌人,當過日偽軍中隊長,政工大隊中隊長。1946年春,沙西牌村長於道吉曾帶領群眾對辛家進行反霸鬥爭。2月19日,辛化軒帶領10餘人潛回沙西牌村,晚飯後闖到於家。於聽到房頂上進了人,和三個兒子從後門逃走了。辛將於的妻子、女兒、兒媳和一個10多歲的孫女全部殺害了,並牽走了於家的耕牛。當晚,又抓了沙中牌農會主任秦德文、民兵聯防隊長張洪浩,捆綁到村北用刺刀刺殺。

五、祁興瑞暗殺案

祁興瑞,恩縣小河庄人,惡霸地主、政工大隊軍需主任。他帶領政工大隊的匪徒暗殺了孔庄、史堂村的民兵馬慶祥、於榮林、王士廷、司明以及西小河庄村幹部許長海等人。指派中隊長展兆春殺死了恩城西關農戶幹部展東昌。

六、張連城暗殺案

張連城,恩縣張王屯村人,當過偽軍、惡霸地主、政工大隊的骨幹分子。1946年2月11日,張帶領政工大隊的郭家章、孫風起等10餘人潛入張王屯。晚上,村幹部在張金棟家開會,由張國河帶路闖進屋內,亂槍射掃,打死了村黨支部書記張金棟、農會主任張希皋、村長王萬邦、文書郭希洪及積極分子程恩堂、付玉森、張漢傑等9人。民兵隊長中彈未死,在屍體中爬出得救。

就在這一天,趙建中正在四區。黎明時報來血案,趙建中同區長杜青立即趕赴現場,屍體在房裡橫躺斜卧,炕上地下,全是血漬,凄慘之狀不忍目睹。他們安排收拾屍體,安撫家屬,穩定人心,妥善料理了後事。第三天趙建中才回到縣公安局。

七、王朝宗、王朝漢暗殺案

王朝宗,恩縣魏庄人,地主、軍統特務,與王朝漢(土匪、中統特務)、王朝江(土匪、政工大隊的中隊長)是親族兄弟。

1946年3月24日,他們帶領匪徒10餘人,在魏庄殺害了農會主任王文緒夫婦,並放火燒了他們的房子。3月27日,由王朝漢帶領,殺死了村長、農會組長王維香一家。王維香的妻子懷孕六個月,兒子才12歲。

八、曹崇光暗殺案

曹崇光,恩縣馬言庄人,惡霸地主,偽鎮長,外號叫「曹瞎子」。與偽縣長王化三是兩姨兄弟,仗勢橫行鄉里。其子曹振禹,政工大隊的中隊長,帶領匪徒用鍘刀鍘死小河莊農會主任馬義良。

九、霍文俊暗殺案

霍文俊,甲馬營村人,惡霸地主。1945年9月20日,勾結匪徒陳亭、張松亭、常振綱、常振德等,冒充我公安人員闖進甲馬營兵隊部,奪走10多條槍支,並將民兵隊長郭樹桐、農會主任王海成及其父親王奎江,還有兩名民兵,捆綁到閆庄予以殺害。

十、譚玉明暗殺案

譚玉明,恩縣祝官屯人,政工大隊二中隊長。1946年夏曆2月23日夜,帶領政工隊10餘個匪徒,潛田莊,包圍了民兵隊部。在民兵往外沖時,隊長田登州被槍打死,民兵任風來在街上被刀砍死,另有六名民兵在村北被刺刀刺死。

十一、老楊博暗殺案

許×慶,尚庄人,惡霸地主,外號叫老楊博,其子許登俊是王化三的衛兵。1945年冬逃亡德州。1946年春,勾結暗殺團殺害了農會主任許登山=

十二、徐國鈞暗殺案

徐國鈞,恩縣李官屯村人,土匪。1946年夏曆2月22日,與其姐夫王盛時(地主、土匪)勾結,將李官屯農會主任苑長明、村長邵金弟、文書苑風祥、組長李文煥,還有兩名戰士邵光宗、石玉章等6人,騙至梁庄槍殺。

十三、張長榮暗殺團

張長榮,恩縣前馬棚村人、土匪出身,是個殺人魔王,曾在武城縣日偽警察所當過馬隊隊長,1946年逃亡濟南,任還鄉團第一隊隊長。

德州解放後,高恩夏武的一些匪徒紛紛逃亡濟南。在濟南的國民黨反動分子王林軒、程信甫、張子良、蘇沖霄、杜維榮等籌劃,由國民黨恩縣縣黨部、恩縣旅濟同鄉會發起,組織恩縣還鄉團。張子良任團長,王毓符(曹庄人,偽軍官)、劉成榮(恩縣劉庄人)任副團長。張長榮為第一隊隊長,崔德貴為第二隊隊長,王玉琛為第三隊隊長。

張長榮這一隊於1946年7月開始組織,成員有徐國鈞(任副隊長)、周洪德、李文明等20餘人,槍支自湊,共計有20餘支。

在離濟之前,張子良訓話,要他們潛回恩縣五區一帶,專門攻打區政府,暗殺區村幹部,學打游擊的辦法,住小村,封村院,找關係,建情報站,晝伏夜出,伺機暗殺。

1946年8月初,這伙匪徒分散潛回恩縣,在張長榮家進行集中。8月15日,張長榮等把村幹部郭全嶺、辛光德、孔凡香等4人殺死在隊部。8月20日,到付王莊殺死了村長袁化林。9月14日,在後馬棚村,張長榮派徐國鈞、張學三、張松堂等,裝成農民,身披大夾襖,奪走了兩名區幹部的匣槍,並把他們槍殺在村外。

由於各村民兵加強聯防,這伙匪徒感到活動困難,9月16日在曲庄研究決定,留下徐國鈞等分散潛伏,張長榮回濟南。

9月28日張到了濟南,向張子良彙報暗殺情況。張子良請了張長榮一桌宴席,並邀請恩縣的國大代表林丙炎和蘇沖霄向王耀武請功。張子榮的哥哥張長嶺邀田義民向山東省黨部請功,獎賞了張長榮10萬元,100發匣槍子彈。

11月24日,張長榮等竄到恩縣六區河固,攻打民兵隊部,因民兵持槍抵抗,未能攻進。11月28日,竄到夏津王寨,打算搶奪民兵槍支,因一個匪徒趟在埋的手榴彈上被炸傷,未敢進村。當夜竄到東浮橋村,搶走了兩匹騾子、耕牛、衣物等。12月初,張長榮潛回家裡,起走了藏在家裡的7支長短槍,急急忙忙逃回濟南。

十四、崔德貴暗殺團

崔德貴,恩縣代家口人,曾在國民黨雜團崔繼海當團副,也是一個殺人魔王。崔德貴這一隊有20餘人,10餘支槍,馮玉秀(耿庄人)為副隊長。1946年10月10日,他們竄進恩縣二區,先攻打代家口民兵聯防隊部,因防範有力沒攻進去。10月中旬,攻打王果鋪區中隊,沒傷我們的人,只放走了幾個臨時關押的犯人。

11月上旬竄到王大卦村,因村幹部已躲藏起來,他們把村幹部陳富盛的父親陳保國、伯母陳鄭氏、妻子陳鍾民,村長王志學的父親王懷德、弟弟王春山,劉長江之妻劉氏等6人殺死在村中,並放火燒房。11月下旬又到王果鋪,抓到婦女主任李芳榮,拉到村西土崗子上用刺刀亂刺,腸子都流了出來,後經搶救倖免死亡。還放火燒了農會主任家的房子。

11月27日在五道劉庄,崔德貴親手刺死農會主任劉長嶺,並殺了民兵隊副劉思林的父親劉貴新,民兵隊長萬德政的父親萬恩慶和劉貴田黨婦女主任的妻子。後來竄到馬庄鋪,把農會主任杜錫剛的父母用槍殺死,把杜的妹妹關在牛棚里放火燒死,還放火燒了杜家四間房子。這伙匪徒還在耿庄、唐庄、小屯、灤庄、宋家口、辛橋等處攻打民兵聯防隊,先後殺死5個民兵,搶走了一些槍支。

由於我方追捕,這伙歹徒於1946年底潛回濟南。

面對敵人的殘酷迫害,地委、縣委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防禦,多次召開區村幹部會議,發動群眾嚴防暗殺,教育幹部提高警惕,凡是本村有外逃地主惡霸、反革命分子,並在德州參加暗殺團的,對其家屬嚴密注視,觀察動態,發現動向,及時監視。

要求村幹部一般夜晚不在家中,組織集體住宿。民兵站崗放哨,發現不正常動靜,就採取措施預防或堅決抗擊。組織民兵,建立聯防,阻擊匪徒流竄,一村有事,各村出動,使敵人處處處在民兵包圍之中。各區都組織武裝小分隊,以區游擊隊為主,吸收基幹民兵參加,組織小分隊,分片日夜巡邏,給敵人很大威脅。

恩縣公安局在四女寺、舊城、蘇留庄、二區增設派出所,各有公安幹警20多人。加強情報,掌握敵情,挖除潛伏匪特。公安部門和各區隊在各村都建立了情報關係,掌握敵人動向。

張長榮的潛伏匪特呂春田,攜帶長短槍各一支,隱藏在孫爾庄,利用變天思想把孫爾庄、庄科、李庄等村的一部分民兵拉了過去,成了他們的地下軍。我方偵知情況後,將其一網打盡,活捉了呂春田,清除了民兵中隱患。

發動政治攻勢,寬嚴結合,分化瓦解敵人。恩縣公安局做一些匪特的家屬工作,派其做本人工作,規勸改惡從善,回歸投誠。解放德州後,把沒有再外逃的人,組織起來辦特種人員訓練班,進行思想教育,改邪歸正,揭發敵情。還在這些人中建立了一些特情關係。

夏津地委、專署、軍分區組織各縣大隊和一部分民兵,武裝駐紮在高唐東南部的村莊,把從濟南、齊河魯西北來的路口全部封鎖起來,日夜嚴格盤查,使在濟南的敵人不敢出來,這一措施,也有力地保衛了魯西北地區土地改革運動的順利進行。

1946年6月11日德州解放,挖掉了敵人在魯西北的一個巢穴;1948年9月24日解放濟南,挖除了山東患根。那些殺人犯四處潛逃,但後來的鎮反,但均一一受到應有的懲處。

王繼祥,德州地區暗殺活動的總指揮,殘殺我干群的罪魁禍首。德州解放時,在德州東郊美國教會醫院一間房子的床底下被活捉。

張長榮,濟南解放後潛藏於綏遠察素奇,偽裝成商人做生意,1951年被捕回處決。

崔德貴,1950年在濟南被捕,押回恩縣處決。

五星紅旗,是先烈的鮮血染紅,作為後來人,我們要愛護她,保衛她,讓她永遠在祖國的高空飄揚。

軍事分類資訊推薦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 天天要聞

金日成催促中國立即出兵,毛主席說他想多了,得讓蘇聯和他說說

就在早前,朝鮮已經接到了毛主席親自簽發的電報,明確表示中國將出兵援朝,並已做好準備。然而,朴一禹來到瀋陽後,並沒有就志願軍入朝具體事宜進行溝通,只是傳達了金日成首相的要求,希望中國軍隊立即過江,並說金日成現在德川,志願軍指揮部也應該設在那裡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 天天要聞

來自鐵軍第43軍的兩大王牌師,六大軍長,皆是軍中翹楚

在1948年十一月,由東北野戰軍第六縱隊改編而成的第43軍,是解放戰場上,四野大軍的頭號主力部隊之一,為加快促進東北地區的解放立下赫赫戰功。在戰略追殲階段,第43軍與兄弟部隊共同南下作戰,參與衡寶戰役,和兄弟部隊共同重創白崇禧軍事集團。此舉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 天天要聞

戰火中的科技革命:重塑未來戰爭新紀元

戰爭衝擊波,科技世界的重塑與變革。近期戰火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再次點燃,但這場戰爭不僅僅是對地理和政治版圖的重新劃分,更是一場科技領域的無聲革命。戰爭的硝煙背後隱藏著科技創新的澎湃動力,正在悄然改變我們的世界。首先,我們看到了無人機技術的突飛猛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