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嵩明: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

2024年05月20日16:01:57 國際 4933

原標題:雲南嵩明: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

雲南嵩明: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 - 天天要聞

嵩明法院訴求服務工作站人員為當事人答疑。資料圖片

雲南嵩明: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 - 天天要聞

當事人在嵩明法院訴求服務工作站的「訴求牆」上留下訴求。 資料圖片

雲南嵩明: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 - 天天要聞

昆明城市學院學生在嵩明法院法官的指導下以調解員助理身份開展調解工作。資料圖片

嵩明法院訴求服務工作站人員為當事人答疑。資料圖片 當事人在嵩明法院訴求服務工作站的「訴求牆」上留下訴求。 資料圖片 昆明城市學院學生在嵩明法院法官的指導下以調解員助理身份開展調解工作。資料圖片

全國法院學習貫徹全國兩會精神電視電話會議要求,把訴源治理作為法院依法能動履職的重要方面,統籌抓好案件審理和促推治理,積極融入國家和社會治理。雲南省嵩明縣人民法院以為民「小切口」展現訴源治理「大作為」,建立法官網格化訴源治理工作站9個、工作點78個、基層治理調解組織工作站9個,有效整合了力量,形成化解矛盾糾紛的最大合力,用心用情用力繪出和美嵩明好「楓」景。

■同向發力:建立聯動工作站

嵩明縣牛欄江派出所里,一起提供勞務者死亡糾紛案的雙方當事人情緒激動地爭吵了起來。死者劉某的親屬向法官哭訴道:「法官,我的丈夫就這樣去世了,家裡還有老人和小孩,我們的生活可怎麼辦啊……」

「大家不要吵,先坐下來。這個問題我們一定幫大家妥善處理。」駐站法官給雙方當事人遞上了一杯溫水,嘈雜的派出所逐漸安靜下來。

為何派出所里會有法官在調解糾紛?原來,嵩明縣牛欄江鎮是由原四營鄉和原小新街鄉合併組成的,合併後,原小新街鄉區域內除牛欄江派出所外再無其他適合負責化解矛盾糾紛的行政機關。為方便原小新街鄉群眾化解矛盾糾紛,打通司法為民「最後一公里」,嵩明法院在牛欄江派出所建立「1·3·n」調審解紛工作站。其中,「1」是指一體化解紛,糾紛進入工作站後,工作站能夠提供從訴前調解到立案、審判、執行的全流程司法服務;「3」是指工作站整合了司法局的人民調解、公安機關的行政調解、法院的司法調解這三類調解資源,根據糾紛的具體情況,可選擇某一種或多種方式進行調解;「n」既指多方調解力量,也指多樣的矛盾糾紛化解方式。

上述一幕正是牛欄江「1·3·n」調審解紛工作站駐站法官的日常工作。劉某承包了毛某家修葺圍牆的工作,但在建蓋圍牆過程中,劉某不慎從高約3米的圍牆下摔下,後腦碰到石頭,送醫不久後死亡。此後,因賠償事宜,劉某親屬與毛某爭執不下,經村委會組織調解,還是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駐站法官在查清案件事實後認為,本案雖然事實清楚,但雙方對責任大小、賠償數額爭議較大。駐站法官隨即聯繫了派出所、司法所工作人員,充分發揮各方優勢,共同開展聯合調解。

「接到報警後,我們第一時間出警,並進行了相關調查,案件事實清楚。」

「毛某家的情況,我們都了解,上有老下有小,今後生活確有困難。」

「雙方當事人,這裡是各項賠償費用依據,法律責任明確,你們還有其他異議嗎?」

經過派出所、司法所、法院工作人員釋法明理、耐心溝通,雙方最終達成一致意見,認定總賠償金額為16萬元,並現場履行賠償款10萬元,剩餘部分分期履行。

據嵩明法院院長楊文昆介紹,即便案件未能在工作站調解成功也不必擔心,工作站將調解、裁判與執行無縫銜接,調解不成功的案件將快速進入裁判、執行階段,縮短各環節用時,提高矛盾糾紛化解效率。工作站化解矛盾糾紛高效便捷,贏得了當地群眾的廣泛讚譽和信任。

■如我在訴:群眾訴求有迴音

「法院提供的文書列印服務,真是太方便了,我們不用來回跑腿了。」當事人稱讚道。

今年2月,劉某到嵩明法院打官司,因法院不提供列印服務,於是,劉某在嵩明法院群眾訴求服務工作站的「訴求牆」上寫下了建議:「法院文印區只提供複印服務,未能提供文書列印服務,希望法院能增加這項服務。」

嵩明法院工作人員看到該訴求後,及時進行了上報。經過審批後,嵩明法院於今年4月在文印區增設了文書列印服務,同時將這一辦理情況公示在了「訴求牆」一旁的「迴音壁」上。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民有所求,我有所為」。嵩明法院設置「訴求牆」和「迴音壁」,初衷在於做到「凡事有交代,件件有著落,事事有迴音」,讓「我為群眾辦實事」實踐活動落地有聲。

嵩明法院以切實解決群眾問題為導向,不斷提升法院審執質效。嵩明法院群眾訴求服務工作站自建立以來,共辦理群眾各類訴求216條,辦結216條,其中「訴求牆」收集群眾提出的訴求17條,辦結17條,服務滿意度達99.07%。

■提質增效:擴大解紛「朋友圈」

嵩明法院構建「法院+」矛盾糾紛訴調對接機制,不斷擴大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朋友圈」,合力保障當事人合法權益,搭起司法為民「連心橋」。

「起初我認為,案情並不複雜,但開始調解後我才發現一切並不容易。我們要充分考慮雙方當事人的想法,及時解決他們的困惑,還要結合雙方的實際情況,認真思考出一個兩邊都能接受的調解方案。儘管辛苦,但調解成功後獲得的成就感也是實實在在的,這讓我對參與調解工作充滿了熱情。」昆明城市學院法學院學生陳雙喜表示,目前他正以調解員助理的身份參與一些調解工作。

嵩明某紙業有限公司向雲南某科技有限公司購買機械設備,價款為59萬餘元。嵩明某紙業有限公司向雲南某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了貨款15萬元後,剩餘44萬餘元遲遲未付。雲南某科技有限公司向嵩明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嵩明某紙業有限公司支付尚欠貨款、律師費並承擔本案訴訟費。

嵩明法院受理案件後,依照程序將案件委派給昆明城市學院教師、調解員楊芳納進行訴前調解,昆明城市學院學生、調解員助理張月、陳雙喜在法官和教師的指導下參與調解工作。調解員與調解員助理認真聽取雙方當事人的訴求,找准雙方爭議焦點,運用法學、心理學相關知識,從法理和情理上做好雙方工作,找到了雙方一致認可的解決辦法。

「這兩位學生助理太厲害了,我們都沒有爭議,願意接受調解協議。」最終,該起糾紛順利化解。

案件調解完畢後,張月長鬆了一口氣:「在整個案子的調解過程中,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把握雙方真正的訴求,與他們進行有效溝通,調解時要保持中立,這樣提出的調解方案才能被雙方所認可。」

「法院+高校」訴調對接機制的建立,是嵩明法院和昆明城市學院立足各自優勢,共同培養應用型法治人才的具體實踐,也是嵩明法院擴大多元解紛「朋友圈」的體現之一。為完善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嵩明法院與銀行、人社、工會、婦聯、工商聯等12家單位建立訴調對接機制,不斷優化調解員隊伍結構,有針對性地開展調解員培訓,跑出了司法為民「加速度」。(趙 贏 本報通訊員 張守國)

(人民法院報)

國際分類資訊推薦

1992年,海南一男子兇殘成性,帶領手下一夜之間背負20條命債 - 天天要聞

1992年,海南一男子兇殘成性,帶領手下一夜之間背負20條命債

1992年,海南一男子帶領手下一夜之間屠掉20人,更是憑藉一己之力滅掉當地最大黑幫,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他四處整容改頭換面,甚至敢在警方的眼皮底下繼續犯案,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這樣一個惡魔竟然在幾年前風光出獄,他就是有著冷血殺手之稱的悍匪——孔繁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