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2024年04月17日15:25:18 國際 1273

「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咯。」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如今美國在和盟友打交道時的處境,當年葛優在《天下無賊》裡頭的這句名台詞,我想就是此刻最適合美國的寫照。

一、大哥行不行,做小弟的心裡最有數

最近我上網的時候在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上刷到一條新聞,說是華盛頓那邊近期又妄圖在反華議題上搞小動作,而且這次被他們拿來做文章的還是時下非常之熱門的晶元半導體話題。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報道稱,當地時間4月8日,在荷蘭官員會面的過程中,美國商務部副部長艾斯特韋斯等人明確向荷方提出要求,要求荷蘭政府下令,立即叫停荷蘭光刻機巨頭阿斯麥和中國企業之間的一切業務。美國人不僅不讓阿斯麥繼續對華出口哪怕是技術上已經落後了至少一代的光刻機,而且還要把阿斯麥和中國企業之間的其他合作,比如為此前已售的設備提供維護等服務,也要一併給掐掉。

除荷蘭之外,美國近期還向其在歐陸和東亞的兩位重量級盟友——德國日本發出了招呼,要求兩國在半導體領域進一步收緊對華供應鏈,最好是能直接掐死。

就在艾斯特韋斯和荷蘭耳提面命的時候,另一夥美國代表團也來到了柏林,要求德國久負盛名的光學巨頭卡爾·蔡司公司停止向中國出口關鍵零部件。

而在亞洲這邊,據知情者透露,美國最近也在敦促日本,要求日方至少要限制對華出口製造晶元所需的部分化學原材料。

從東邊的日本,到西邊的德荷,在半導體這塊,在排華、反華、遏華這三道大命題上,美國最近可以說是跟所有能聯繫到的小老弟全囑咐了個遍。這要擱以前,哪有那麼費勁啊?華盛頓的政令都不出白宮呢,我估計東京柏林那邊就得屁顛屁顛兒地給安排上了,何至於美方的代表團還要挨個上門去打招呼呢?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所到之處民眾竭誠歡迎」的美帝嗎?怎麼才幾年不見,混成這幅德性了?

親自上門督戰也就算了,最令人綳不住的是,對於老大哥提出的這些反華要求,美國的這些小老弟個個都是聽調不聽宣,拿老大的話當耳邊風。

荷蘭人說,現在就光刻機對華制裁議題推出新措施還為時過早,須先觀察最近實施的限制措施成效如何,再做長遠打算。

德國人倒是沒有直接拒絕,但也沒說同意,只說「我們總理朔爾茨現在正在訪華,有事等他回國再說」。

至於日本人,他們的反應也和德國人差不多,對於美方所提要求也是不置可否,只說一切等岸田文雄訪美歸來之後再做商議。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好嘛,你們這一個個的都翅膀硬了、膽兒肥了啊。這些回復雖說聽起來委婉客套,但說到底不也還是恕難從命嗎?

不過這事也不能全賴德日荷這些國家的政府和企業,因為在半導體領域,現在面對中國不光他們的骨頭硬不起來,美國國內的企業也沒好到哪兒去。報道提到,4月11日,華為推出了旗下最新款的MateBook X Pro筆記本電腦,該電腦的一大賣點就是搭載了美國英特爾公司人工智慧(AI)晶元。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這個情況把美國政界的好些個反華魔怔人給氣得夠嗆,12日,美國眾議院中國問題特別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就在一份發給英國路透社的聲明中明確表示:「我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麼美國商務部還要允許繼續向華為出口我們的技術設備?」

不止加拉格爾,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麥考爾也在近期發布的一份聲明中指出:「該適可而止了,我們還要對中國寬容到什麼時候?兩年前我就被告知我們不會再向華為提供任何設備了,但現在看來,這話似乎就是個笑話。」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二、跟住哋咁嘅大佬(跟著這種大哥),吔屎啦你(吃翔去吧你)

共和黨籍眾議員斯特凡尼克則在社交媒體上大吐苦水,將脾氣直接撒到了拜登政府的頭上,說這事完全就是拜登的商務部辦事不力導致的。如果不是拜登商務部的陽奉陰違,英特爾不可能搞到向華為出口設備的新許可。「是可忍,孰不可忍。」

英特爾之所以在如今這個節骨眼上還能明目張胆地通華(為),按照路透社的說法,是因為英特爾之前搞到的對華出口許可證仍在生效期,只要拿著這道丹書鐵券,他們就可以繼續和華為做生意,而且不受美國政府近期出台的中國晶元禁令的影響。

就因為英特爾丹書鐵券這個事,另一位共和黨籍的反華魔怔人、古巴潤人盧比奧當時還蹦出來臭罵了拜登政府和英特爾一頓,要求立即撤銷英特爾的許可證,可惜無果,英特爾這邊還是馬照跑、舞照跳、《新聞聯播》照樣看、人民幣照樣掙。

開玩笑,人家英特爾和華為的這筆生意價值好幾個億美元呢,豈能因為你們美國反華政客的幾句口嗨就當屁給放了。

霓虹燈下的哨兵》里那句台詞是怎麼說的來著?我覺得英特爾公司的高管此刻在面對盧比奧這群敗家玩意兒時的心境差不多也是那樣的:

「小赤佬,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們英特爾還是要和中國人做生意的,儂曉得伐?」

眼看美國政府連自家的英特爾都管不了,人家日本、德國和荷蘭的蔡司、阿斯麥之流可不就壯起膽子了唄?普天之下的紙老虎都一個樣,最怕的就是自己外強中乾的本質被別人給揭穿。正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當大哥的還能不能行了,做小弟的心裡最清楚。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旺角卡門》里的烏蠅是怎麼嘲諷Tony的,面對上門自取其辱的美國代表團的日、德、荷三國政府官員的心裡就是怎麼嘀咕的:

「日日食長齋,生仔都唔慌有屎忽呀(當心生兒子都沒屁眼啊)!跟住哋咁嘅大佬(跟著這種大哥),吔屎啦你(吃翔去吧你)!」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聯合早報》的這篇報道,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在國內某問答社區看到過的一篇帖子。其問題大概是:《1945年,有什麼證據證明日本鬼子快完蛋了?》其中有一條回答提到了兩個例子,我至今仍然記憶猶新:

河北作家堯山壁(其父系八路軍連長,39年在戰鬥中犧牲)在其回憶錄中提到過這樣一件事情:1944年底,年僅5歲半的堯山壁跟村裡大人一起去城裡賣糧食。結果路上途經一個鬼子據點的時候,讓一個日軍少佐領著一群鬼子偽軍給攔了下來。

鄉親們當時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鬼子要殺人搶糧了。不料鬼子少佐卻說:你們滴賣糧食幹活?你們滴良民滴大大滴不容易。糧食拉去城裡滴太遠,你們滴以後滴賣給我們。我們滴加價兩成!不夠滴用彈藥滴交還。」

鄉親們一尋思:也成,賣誰不是賣呢?於是就和這個據點的鬼子達成了交易。結果,就在1945年過年前夕,村裡的民兵就把距離那個買糧鬼子的據點不遠處的一個偽軍據點給端了,用的就是之前從鬼子手裡換來的子彈。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另一個例子,也是在44年底,但是是發生在河南的故事:

春節將至,豫北某地,鬼子湊錢買面買肉置辦年貨,由鬼子中隊長親自帶人,給之前被他們害死的八路家屬送上門。那陣勢、那傢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誰給八路軍勞軍來了。

領頭的鬼子中隊長還算有點人味兒,和當地八路首長面聊的時候還感慨說:「得虧我的前任和你們八路軍處得還行,沒鬧大的摩擦事件,還賣給了你們八路幾挺野雞脖子,不然我們現在恐怕很難和你們這般談笑風生了。」

45年,侵華日寇敗象畢現,為了方便拿糧食和鬼子交換武器彈藥,當地縣委乾脆就在縣城鬼子駐地附近支了個早點攤。大家丁是丁、卯是卯,多少條三八大蓋、多少顆子彈換多少斤白面,多少挺歪把子、野雞脖子和擲彈筒換多少斤豬肉。除了迫擊炮九二式步兵炮這樣的重武器不能換,其他一切都好商量。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因為買賣雙方都是體面人,鬼子保證拿來換糧食的都是真傢伙,八路保證拿來換武器的糧食不會短斤缺兩,所以大家的生意做得都很愉快。

三、反華只是工作,親華才是生活 嘴上全是遏中,心裡全是通中

鬼子尚且如此,抱著他們的大腿討飯吃的偽軍漢奸們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了。《人間正道是滄桑》里有一場戲,楊立青領著延安抗大的二十個學員到我軍三分區去實習,要求地方首長騰出二十個連長的空缺。

可當時三分區為了應對鬼子的大掃蕩,部隊都化整為零打游擊去了,哪來的二十個連長給你啊?立青沒辦法啊,於是就鼓勵他手下的抗大學員說:「在三分區當連長,那可是太不容易啊。你們得有從無到有的本事。每人一把駁殼槍,一枚大印,你們就是武工隊長了。」

抗大學子們一聽,一個個都炸了:「這怎麼打啊?」完了立青又安慰他們說:「你們別急啊,聽我先說完。三分區獨立營會在你們的游擊帶不時巡弋,以策應你們發動當地群眾的抗日工作。另一個就是,這些個地方的鄉、保、甲長,還有維持會啊,很多都是我們的關係啊。」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聽完立青這麼一說,大家就放心了。後來當地局面的發展也確實就像立青說的那樣,因為有種種優勢的配合,抗大學員們在當地的工作開展得頗為順利,勢頭最猛的馬長信部僅用了短短几個月時間,就從光桿司令發展成了一支領導著750多名抗日武裝的武工隊長。此情此景,把立青的老戰友、三分區司令老賀都給嚇了一跳:

「他娘的,都快趕上老子的加強營了。」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如今的美國,看看日本、德國和荷蘭這些美國盟友,還有英特爾、蔡司和阿斯麥這些西方的半導體企業,我總有一種感覺:如果說美國是鬼子的話,那麼日、德、荷之流就是偽軍、鄉、保、甲長和維持會。

別看這些人嘴上個頂個的反動,張口「日中親善」,閉口「東亞共榮」,可實際上呢?前腳剛把鬼子送走,後腳送給縣大隊、區小隊武工隊的雞毛信就送到了。有時碰上去城裡的鬼子憲兵司令部開會了,這些偽軍頭頭、鄉、保、甲長和維持會長為了自保,彼此之間還會相互推諉和攻訐:

「我看你們趙家溝的維持會都快成八路的交通站了!」

「放你娘的屁!馬大腦袋,我前天才瞅見你們馬家莊的人去給八路的武工隊報信兒去了!」

「八嘎!你們滴統統滴給我閉嘴,你們滴這些人廢物滴幹活,一個個滴良心統統大大滴壞了!」

當然,主持會議的鬼子長官也就嘴上這麼一說,搞不好暗地裡就屬他私通八路最勤快。人家偽軍最多也就是給八路通風報信,他可倒好,直接就把鬼子據點裡的武器彈藥全賣給八路換糧食了。

我有時候都懶得吐槽你們這些反動勢力,當年的什麼德性,現在的就也還那是那副德性。除了嘰里呱啦說的話從日語變成英語之外,其他的基本上就還是那個味兒。反華只是工作,親華才是生活。嘴上全是遏中,心裡全是通中。你盧比奧還好意思說別人呢?你祖上不就是從社會主義古巴潤到美國來的嗎?我看你就挺像是共產黨間諜,建議美國國會往上查一查這老小子的三代,指不定就能查出點什麼來。

大哥行不行小弟最清楚,美國提出反華的新要求,德日都敢不聽話了 - 天天要聞

1945年8月,蘇聯正式對日宣戰,日本帝國主義已是日薄西山。值此風起雲湧之際,教員發布了他著名的戰鬥動員令——《對日寇的最後一戰》。如今一晃眼雖然快80年過去了,但是其鏗鏘之音聽來仍然振聾發聵。在今天這期的最後,我想選取其中的幾段,既是作為本期內容的結尾,同時也是送給廣大朋友們的寄語。望大家戒驕戒躁,並預祝各行各業的同志們,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長征路上,砥礪前行,再立新功:

「八路軍、新四軍及其他人民軍隊,應在一切可能條件下,對於一切不願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實行廣泛的進攻,殲滅這些敵人的力量,奪取其武器和資財,猛烈地擴大解放區,縮小淪陷區。」

「必須放手組織武裝工作隊,成百隊成千隊地深入敵後之敵後,組織人民,破擊敵人的交通線,配合正規軍作戰。必須放手發動淪陷區的千百萬群眾,立即組織地下軍,準備武裝起義,配合從外部進攻的軍隊,消滅敵人。」

「解放區的鞏固工作仍應注意。今冬明春,應在現有一萬萬人民和一切新解放區的人民中,普遍地實行減租減息,發展生產,組織人民政權和人民武裝,加強民兵工作,加強軍隊的紀律,堅持各界人民的統一戰線,防止浪費人力物力。」

「凡此一切,都是為著加強我軍對敵人的進攻。全國人民必須注意制止內戰危險,努力促成民主聯合政府的建立。中國民族解放戰爭的新階段已經到來了,全國人民應該加強團結,為奪取最後勝利而鬥爭。」

國際分類資訊推薦

四川發布一批幹部任前公示,涉多個省管高校正職 - 天天要聞

四川發布一批幹部任前公示,涉多個省管高校正職

根據《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四川省黨政領導幹部任職管理辦法》等規定,為進一步減少用人失察失誤,把幹部選好選准,現將白潔等同志擬任職情況公示如下:白潔,女,滿族,1977年9月生,在職博士研究生,中共黨員,現任四川旅遊學院黨委常委、
倫敦拒絕效仿華盛頓向以色列扣留武器 - 天天要聞

倫敦拒絕效仿華盛頓向以色列扣留武器

卡梅倫說英國不支持在拉法進行大規模軍事行動英國已明確表示不會跟隨美國拒絕向以色列運送武器,英國外交大臣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談到兩國在這方面存在「非常根本的差異」。卡梅倫周四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美國是以色列政府武器的巨大
張工會見中國中煤董事長王樹東一行 - 天天要聞

張工會見中國中煤董事長王樹東一行

5月8日下午,市委副書記、市長張工在迎賓館會見中國中煤能源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樹東一行。此次中國中煤在津設立京津冀國家技術創新中心能源與低碳技術創新中心,是落實京津冀重大國家戰略的具體實踐,也與我市創新發展目標高度契合。
震動金融圈!張紅力,被開除黨籍 - 天天要聞

震動金融圈!張紅力,被開除黨籍

5月9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委員、副行長張紅力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
烏克蘭到底在為了什麼而戰鬥? - 天天要聞

烏克蘭到底在為了什麼而戰鬥?

本期我們將探討一個備受關注的話題——烏克蘭到底在為了什麼而戰鬥? 近年來,國際局勢日益緊張,烏克蘭作為歐洲的一個國家,也不斷地面臨著各種挑戰。在這個充滿火藥味的舞台上,烏克蘭人民一直在為自己的信仰和理想而戰鬥。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烏克蘭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