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2024年02月23日12:32:02 國際 6988

距離農曆年還有2天的時間,本以為是闔家團圓的日子,沒想到藝術圈再次傳出噩耗,結合其年齡不難得出這樣的感慨,藝術的極致雖然很誘惑人,但沒有健康的身體,所謂的極致不過是海市蜃樓罷了。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2月8號凌晨,據多位網友消息稱,我國紋身界著名的大師佔山不幸去世,年僅42歲。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對於很多網友來說,這個年紀正是奮鬥的歲數,為何會這般突然呢?其實,從其追求的藝術特性也不難發現他去世的原因。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據知情人透露,李佔山先生是在臘月二十八凌晨一點,因突發腦溢血不幸去世。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誘發腦溢血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喝酒以及熬夜最為致命。至於佔山腦溢血的原因,根據其職業特性來分析,應該是熬夜,也就是過度勞累導致。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據悉,佔山在紋身界有著「中國霧王」之稱,所謂的霧王其實也很好理解,這其中涉及到一個專業詞語,那就是「霧面」,大白話就是上色過程。

這一過程的好壞可以直接決定紋身的好看與否。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要想將「霧面」做到極致,必須要有高度集中的精神,而且對個人的細膩程度要求很高,也就是說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必須全身心投入,一旦出現問題,那麼就會導致前功盡棄。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在數百萬的從業人員中,能夠拔尖,足可說明李佔山付出的努力和辛酸。成就源於他的努力,死亡也是源於他的過分努力。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翻看李佔山的視頻賬號不難發現,他所塑造的紋身非常精緻,而且透著一股不怒自威的特點,尤其是那些含有神話色彩的人物,真的是活靈活現,猶如在世。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上個月29號,佔山更新了一條關於「紋身機」的預告視頻,沒想到這成為他最後一次露面。從曝光的畫面中不難看出,佔山整個人看起來就不是那麼自然,尤其是說話的語氣帶著疲憊,而且肚子異常的大,一看就是那種不經常鍛煉身體的人。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古語有云:一個人這輩子能賺多少錢都是有數的,過分的追求,不但不會事半功倍,反而會適得其反。

縱橫紋身界多年,李佔山早已實現了財富自由,不但在北京置業,而且還擁有不錯豪車,如今這一切都化為泡影,所以說,努力很重要,但努力的前提必須保證自己的身體健康。

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痛心!42歲「中國霧王」佔山腦溢血去世,因追求藝術極致勞累過度 - 天天要聞

只有身體健康,才能享受一切,沒有健康,只能為他人做嫁衣。

國際分類資訊推薦

原來,韓國人對「偷」沒有概念!去泰國丟人,給中國人添堵! - 天天要聞

原來,韓國人對「偷」沒有概念!去泰國丟人,給中國人添堵!

這4個韓國人,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據說,這個新聞韓國報道的時候,主持人自己都笑了——真是去泰國丟人,給中國人添堵啊!他們真是對「偷」沒有概念啊,連「國籍」都偷嗎?為什麼這麼說呢,請看來自泰國媒體的報道——4月13日,泰國宋干節期間,當地警方逮捕了一個「韓國4人組」的盜竊團伙。
如果我國填黃岩島,老美必將出動轟炸機襲擊,真會發生這一幕嗎? - 天天要聞

如果我國填黃岩島,老美必將出動轟炸機襲擊,真會發生這一幕嗎?

近期,有關黃岩島的話題再次引發關注。有觀點認為,如果中國進行填海造陸,美國可能會採取強硬措施,甚至出動轟炸機。這一幕真會發生嗎?讓我們深入探討。黃岩島,一個看似平凡卻充滿爭議的小島,它位於南海之中,是中國固有領土。然而,這個小島近年來卻成為了國際關注的焦點。
烏克蘭:對俄8州能源設施發動襲擊 - 天天要聞

烏克蘭:對俄8州能源設施發動襲擊

20日援引烏克蘭國防部情報總局和烏國家安全局消息源報道說,當天凌晨,烏方使用數十架無人機對俄境內別爾哥羅德州、布良斯克州、庫爾斯克州、莫斯科州等8個州發動空襲。報道說,此次襲擊的目標仍然是俄境內能源基礎設施,至少三處變電站和一處能源存儲設施遭到襲擊後起火。
絲路對話| 馳援哈薩克抗洪的中國面孔 - 天天要聞

絲路對話| 馳援哈薩克抗洪的中國面孔

「當時洪水湍急,貨車陷入漫水路段,再有10多分鐘整條路就會被水淹沒。我和翻譯一邊給被困司機做心理疏導,一邊參與救援行動。車輛被拖拽至安全區域後,司機與我們握手致謝時才發現,我們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