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2024年06月12日21:42:04 歷史 1817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

文章不收費!但含廣告解鎖,幾秒後點擊右上角關閉即可繼續閱讀。

1942年晉察冀軍區的某家農戶里,游擊隊隊長樊金堂坐在土炕上,笑容滿面地沖著對面的人舉杯。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桌子另一端的人,則是一名日本軍官

樊金堂一副憨厚的農民派頭,吃飯的時候一直陪著笑,連聲說:「今日相見,萬分榮幸,請喝酒,請用菜……」

這一幕被路過的農戶盡收眼中。他對著裡屋啐了一口,眼中充滿了鄙夷和痛恨。

很快,「樊金堂私會日本軍官,當賣國漢奸」的消息就傳遍了軍區。

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得知此事,下令徹查。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聶榮臻

然而,了解完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聶榮臻卻長舒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沒有看錯人

那麼,樊金堂和日本人吃飯的背後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隱情?聶帥是如何處理這件事的?

「離經叛道」的抗日英雄

1942年的一天,聶榮臻收到一份報告,氣得臉都黑了。

報告上說,一個游擊大隊的大隊長在沒有請示組織的情況下,居然擅自和日本人吃飯,並且,這個隊長還是聶榮臻很喜歡,很看好的戰士——樊金堂。

樊金堂是山西定襄縣人,為人豪爽仗義,頗有江湖氣息,說他是一名軍人,倒不如說他是一個俠客。

本來,樊金堂這種人是不適合部隊的,但奈何他武力值高,膽子大,殺起鬼子來毫不手軟,所以聶榮臻很喜歡他,曾親自接見他,給了他很大的面子。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聶榮臻元帥

樊金堂小試牛刀是在1938年。彼時,日軍佔領了定襄縣,到處奸淫擄掠,走到哪兒殺到哪兒,所過之處哀鴻遍野,屍堆成山。

當時的樊金堂在基幹自衛大隊當中隊長。目睹日軍的惡行,他恨得咬牙切齒,迫不及待地想給這群鬼子一個教訓。很快,機會來了。

3月24日,樊金堂打聽到,25日凌晨,會有一個日軍車隊來河邊村。這個車隊是運輸軍用物資的,肥得很,要是把它端了,日本人不得氣死?

想到這裡,樊金堂感覺搞事的精神頭更足了。

於是,樊金堂迅速集結部隊,趁著夜色埋伏在日軍車隊的必經之路——牧馬河附近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說是埋伏,其實就是躲在後面看熱鬧,因為樊金堂根本不打算和日軍正面剛,他的戰鬥方式簡單粗暴——用炸藥炸。

樊金堂和手下的兵在牧馬河橋的木墩上裝了三百顆手榴彈,打算等日軍車隊一到,就炸他丫的。

第二天凌晨,車隊剛駛上橋,夜幕中就傳來了「轟隆」一聲巨響。

可憐的牧馬河橋被炸成好幾截,日軍的物資車也翻了個底朝天。緊接著,接二連三的爆炸聲響起,車上的彈藥全部爆炸,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將後面的汽車炸了個乾乾淨淨。

押車的鬼子們還沒反應過來,就去見了閻王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免費欣賞了一場「煙花秀」之後,樊金堂的心情非常不錯。他帶著部隊乘勝追擊,朝定襄火車站跑去。

借著夜色的掩護,樊金堂燒日軍的糧草,扒日軍的鐵路,割日軍的電線,還時不時去騷擾一下日軍的崗哨。

日軍被樊金堂的行動折磨得心力交瘁,根本睡不好覺。

後來,他們實在扛不住這種無孔不入的偷襲,只好重新調整進攻部署,還抽出了一部分士兵保護交通線。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樊金堂打鬼子是不走尋常路的,想打哪兒就打哪,想怎麼打就怎麼打,非常任性,大家可以理解為他「藝高人膽大」。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除了作戰風格大膽之外,樊金堂本人也非常彪悍,兼具坦度與攻擊力。

有一次,軍區抗敵劇社在某地演出,日本鬼子得到消息後火速趕到現場,實施包圍。

聶榮臻急得上火,連忙讓樊金堂去救人。可是,樊金堂到的時候,日本鬼子已經完成了包圍,演員們被挾持著堵在中間,進退兩難。

這時候,常規做法應該是商量計策,徐徐圖之,避免日本人狗急跳牆,但樊金堂偏不這樣做。他一聲令下,冒著射過來的子彈,帶頭往包圍圈裡沖。

日軍沒想到樊金堂這麼猛,無視火力網硬闖,嚇得懵了一瞬。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也就是這一瞬的功夫,日軍的包圍圈被打散,大好的局勢急轉直下,日軍被打了個七零八落,戰士們連背帶拉地,把演員一個不落地救了回來。

經此一戰,樊金堂名聲大噪,聶榮臻也更加欣賞他了。接下來的日子裡,樊金堂在戰場上大放異彩,立下無數戰功。

據不完全統計,死在樊金堂手下的日軍近百人,他繳獲的槍支也有一百多把。

擊退日軍偷襲、炸毀日軍的軍用列車、襲擊定襄縣的日偽警備隊……樊金堂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手下的兵「神出鬼沒」,經常趁著夜色急行軍,主打一個出其不意。

無論三十里還是五十里,他們都是眨眼就到,說拿下哪個據點就拿下哪個據點,從不按套路出牌。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這種「隨機打法」把鬼子折磨得夠嗆。日軍一個中隊長在給上司的報告中,坦言樊金堂和他的游擊隊非常厲害,不好對付。一些日軍還喊出了「活捉樊金堂」的口號。

由此可見,樊金堂和日軍之間有不共戴天的仇恨,雙方都恨不得置對方於死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樊金堂為什麼會和日本人吃飯呢?他真的叛變了嗎?


和日本人吃飯事件始末

1942年7月,河邊村的維持會給樊金堂送了一封信

維持會是個什麼組織呢?簡而言之就是日軍的爪牙,專門給日本人辦事兒的。所以,樊金堂收到信後好奇夾雜著警惕:鬼子不會又要搞什麼事兒吧?

然而,出乎樊金堂意料的是,這封信並不是所謂的「戰書」之類的,而是一封請求和他見面的信。

「非常敬佩樊大隊長,想同樊大隊長見面一敘,不知能否垂允?」樊金堂逐字逐句地看完,目光落在信的末尾,那裡寫著一個眼熟的名字:黑田

黑田是駐紮在河邊村的日軍聯隊隊長,負責後勤補給。樊金堂聽過黑田的大名,但兩人尚未交手。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從這封信的措辭來看,黑田的態度還不錯,客客氣氣的,看起來是真心想和他交朋友。

而且,黑田是負責搞物資的,這一趟說不定還能從日軍手裡摳點好處呢!於是,樊金堂當即就給黑田回信:「願奉教,在下恭候。」

接下來,樊金堂和黑田又確定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定下了「君子之約。」

出發那天,樊金堂就帶了一個警衛員,黑田也信守承諾,沒帶武器,身邊就跟著一個翻譯,兩人在一戶農舍里見面了。

抗日戰爭時期,中日軍官的私下會面沒有想像中的劍拔弩張。為表友好,樊金堂和黑田互致敬禮,握手言歡,然後坐在火炕上,一邊夾菜吃,一邊喝著老白乾,談天說地。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交談中,樊金堂發現,黑田對中國文化非常了解,各種古代典籍信手拈來,而且態度謙遜,有一股子文質彬彬的書生氣。無論樊金堂說什麼,他都能流暢地接過話題。

兩人從各自的生活聊到中日兩國歷史文化,談話內容無所不包,卻都很默契地繞過了「戰爭」這個話題。

期間,黑田還問樊金堂娶媳婦兒了沒有,把樊金堂鬧了個大紅臉。

一頓飯下來,樊金堂對黑田好感倍增。分別時,這兩個立場不同的軍官已經以「兄弟」相稱了。

「樊大隊長,有什麼需要就來找我,兄弟一定幫忙,一定儘力。」黑田說。

樊金堂聽完也不客氣,直接就說自己要一挺歪把子機槍和兩箱子彈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說出這個要求的時候,樊金堂其實是不抱希望的。

給敵軍送槍彈打自己人,黑田又不是傻子,就算是朋友,也不是這麼個幫法吧!但是,樊金堂沒想到,黑田居然答應了:「一定辦到。」

這可把樊金堂給整不會了。他愣了一會,很快反應過來,以為黑田在和他開玩笑。然而,幾天之後,樊金堂的前沿哨所就迎來了兩個日本兵。

這兩個日本兵輪流扛著一挺日本造的歪把子機槍,手裡還揮著白旗。他們身後跟著四個民夫,民夫兩人一組,抬著兩個箱子,不知道是什麼。

前沿哨所的士兵見到這奇怪的一幕,馬上上報給樊金堂,問樊金堂要不要幹掉這兩個鬼子。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這時候的樊金堂還沒把這兩個日本兵和黑田聯繫起來。他謹慎地說:「既然打了白旗,就先不要打,看看他們是幹什麼的。」

等日本兵和民夫進山之後,樊金堂才知道他們是來給自己送彈藥的。

白得一挺機槍和兩箱子彈,樊金堂高興壞了。黑田也太靠譜了吧,這人不錯,能處!想到這裡,樊金堂不停地說:「夠朋友,夠朋友。」

樊金堂收下槍和子彈,又請日本兵吃了飯,然後給黑田寫了一封信,表示自己已經收到了東西,讓日本兵把信交給黑田。

兩個日本兵面面相覷,用半生不熟的中國話,費勁兒地嘰里呱啦說了一通,樊金堂才聽明白。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原來,在來之前,黑田就和這兩人說了,讓他們把東西送給樊隊長後就趕緊跑,不要回部隊,如果回去,是要被槍斃的。所以,他們不能給樊金堂送信。

這可給樊金堂出了個難題。日本兵不能回去,去哪兒呢?人家冒著掉腦袋的危險給他送彈藥,他總不能把人家斃了吧,這有點喪良心了。

思索了一會後,樊金堂一拍腦袋:可以把日本兵送到軍區啊,怎麼處置,讓聶司令員來想,嘿嘿。

不得不說,樊金堂真是坑上司的一把好手。

和黑田吃飯時,他沒想到上報軍區,黑田給他送武器,他也沒想著和上級彙報情況,現在兜不住了,倒想到組織了,這可把聶司令員氣得夠嗆。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很快,樊金堂「通敵叛國」的報告就送到了聶榮臻的桌子上。要不是看到那兩個日本兵,又知道樊金堂是個好的,聶榮臻說不定就把人就地正法了。

聶司令員捏著報告看了好一會,然後默默地與這件事和解了。

雖然樊金堂沒請示上級就私自和日本人會面,但他也白得了兩箱子彈和一挺機槍,左右沒出大事兒,輕輕放下即可。而且,樊金堂是難得的神勇無雙的戰士,處置了太可惜了。

當然,批評還是要的,要不然樊金堂真的要上天了。

於是,懷著複雜的心情,聶榮臻給樊金堂打電話,沒好氣地說了他一頓,批評他不請示,不報告,就擅作主張和日本人吃飯的行為。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樊金堂聽了一句話也不反駁,嘿嘿地笑著。

樊金堂是真的認為,一個日本人要見他並不是大事兒,還沒到請示報告的地步,這也是他沒有聯繫聶榮臻的原因。不拘小節,心大,這大概也是他豪俠氣概中的一部分。

最後,這件事的處理結果就是,聶榮臻對樊金堂批評教育一番,然後把他打包送到了延安抗大去學習。

聶帥的意思很明顯了:樊金堂打鬼子厲害,但思想建設有待加強

從延安抗大畢業後,樊金堂積極投身於邊區大生產運動。他表現好,勞動積極性高,一把鋤頭被他舞得虎虎生風。

後來,樊金堂因打槍打得准,又被組織派去跑運銷。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一個人,兩把槍,幾十頭騾子,樊金堂北走包頭,西闖蘭州,人人都談之色變的土匪窩,他進進出出多次,眉毛都不抖一下。似乎窮凶極惡的土匪,在他眼中連一粒灰塵都算不上。

新中國成立後,樊金堂在不同的崗位上發光發熱,兢兢業業地工作了39年。1988年,樊金堂「金盆洗手」,回到老家,過上了深藏功與名的退休生活。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他從不和別人提起當年的戰功,低調得像個普通的老頭兒,閑時喝點兒小酒,抽幾根煙,時不時就蹲在馬路牙子邊,和別人下棋。

離開了戰場,樊金堂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但家鄉的人民都知道,他是一個為國為民的傳奇英雄。

2002年1月,樊金堂去世。他下葬那天,近千人來送行,其中不乏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跟在靈車後面,淚濕滿襟。

誠然,樊金堂這個人是有叛逆在身上的,但這點叛逆在他的能力面前不值一提。畢竟,金無赤足,人無完人,而且,像樊金堂這樣的離經叛道者大有人在。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許世友將軍就曾揍過毛主席,還嚷著要槍斃他,最後不也沒受到處分嗎?不求全責備是毛主席的用人準則,聶帥對樊金堂的處理便體現了這一點。

領導人有胸襟,有氣度,待人寬容,這大概就是共產黨隊伍里人才濟濟,群英薈萃的原因之一吧。


信息參考:

1. 山西省檔案館-「山西的李向陽」——記抗日英雄樊金堂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2. 林鵬-不能宣傳的抗日英雄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3. 華北民兵-李向陽式的英雄樊金堂

1942年,游擊隊長未經組織同意,跟日軍軍官吃飯,聶帥這樣處理 - 天天要聞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張飛和呂布到底誰強?古書記載: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 天天要聞

張飛和呂布到底誰強?古書記載: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公元190年,董卓亂政之際,虎牢關前,兩位傳奇武將首次交鋒。一個是"萬人敵"張飛,一個是"人中呂布"。這場曠世之戰,在《三國演義》中被描繪得驚心動魄,五十回合不分勝負。然而,歷史的真相遠比小說更加令人驚訝。古書記載揭示,張飛與呂布的實力差距
雖遠必誅很解氣,但你知道嗎:10萬大軍需要多少後勤支撐? - 天天要聞

雖遠必誅很解氣,但你知道嗎:10萬大軍需要多少後勤支撐?

在提及中國古代的遠征史時漢代對於漠北匈奴的遠征總是無法繞開的話題,其中以漢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的漠北之戰最為人所熟知,這一戰不僅重創了草原上的天驕而且還留下了封狼居胥的美談。而在漠北之戰猶如電擊雷震的十萬騎兵背後則圍繞著數量更為龐
除惡務盡,韶關曾打掉的4個「黑老大」,來看看你知不知道 - 天天要聞

除惡務盡,韶關曾打掉的4個「黑老大」,來看看你知不知道

為了您更好的閱讀互動體驗,為了您及時看到更多內容,點個「關注」,我們每天為您更新精彩資訊!編輯:小謝講壇警鐘長鳴,正義不再緘默,一場反黑除惡的運動如同春雷響徹韶關大地。這座臨城市街巷弄,長期盤踞著一些為禍一方的黑惡勢力,橫行霸道,無惡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