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百歲老人章淹逝世,曾準確完成開國大典天氣預報任務

2024年04月07日08:55:10 歷史 1454

澎湃新聞記者從中國氣象局相關部門獲悉,著名氣象學家、新中國的第一代天氣預報員章淹教授,已於2024年3月4日逝世,享年100歲。

痛悼!百歲老人章淹逝世,曾準確完成開國大典天氣預報任務 - 天天要聞

本文圖片均來源:公號「西南聯大博物館」

公開資料顯示,章淹,女,1925年生,浙江上虞(原紹興縣)人,著名氣象學家。1942年進入西南聯大地質地理氣象學系就讀氣象學專業,1947年從清華大學氣象系畢業。

她曾任北京氣象學院研究生部教授,院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協全國委員會委員、北京市科協常委、中國氣象學會常務理事兼天氣專業委員會主任、中國水利學會理事兼水文氣象學委員會第一、二屆主任、北京氣象學會十三至十五屆理事長、北京減災協會第一屆副會長、長江三峽防洪專家、國際動力氣象學會中尺度(精細)氣象學委員、世界銀行援建水庫安全委員會委員,北京市第八、九、十屆人大代表等;為新中國開國大典的天氣預報員。

章淹出身書香門第,祖父是私塾教師。父母是五四運動時期積極分子,父親章廷謙魯迅好友,1924年曾同魯迅等創辦《語絲》周刊,並以「川島」為筆名,成為《語絲》的主要撰稿人。

痛悼!百歲老人章淹逝世,曾準確完成開國大典天氣預報任務 - 天天要聞

章淹(後排中)與家人

母親孫斐君和石評梅是女高師讀書時的同窗好友,還曾一同演出過《孔雀東南飛》。

1925年1月26日,章家小囡呱呱墜地,父親章廷謙欣喜地寫下《一個小動物的出生》:「枝頭開著黃花,說這名兒叫迎春,人們放鞭炮,說他們是在迎神,東方露著白光說,據說這是日出,就在這個時節,這個小動物誕生了。」這篇刊登在《語絲》上的文章,一直被章淹愛惜地收藏著。

章廷謙曾任北大校長辦公室秘書,抗戰爆發後,北大清華、南開三校奉教育部命南遷長沙,合組國立長沙臨時大學,章廷謙隨校南下,妻子和孩子暫時留在北平,待安頓下來之後再舉家南下團聚。長沙臨大開學不久,南京淪陷,武漢震動,戰火即將蔓延至長沙,學校已不能維持正常辦學,只能再度遷移。長沙臨大遷往雲南後,更名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章淹的母親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輾轉從天津、香港多地後,到達越南海防,與章廷謙匯合,再經河內滇越鐵路到昆明。

章淹在昆明南菁中學讀完了初三和高中,本想在大學報考時選擇文學專業,而一本《居里夫人傳》改變了父母和她的想法。於是,抱著科學救國的決心,章淹於1942年考入西南聯大物理系。而當年考入聯大物理系的女生僅有兩人,章淹便是其中之一。這一年,她才17歲。

昆明自1939年起便開始遭到日機轟炸,跑警報成為了人們的「家常便飯」,一跑警報就沒法上課,師生們不堪其擾。霧天與雨天成為了學習的最佳保護傘,飛機難以測定目標,轟炸會暫時停止,章淹因此對天氣預報產生了興趣。恰逢當時學校決定選出幾名學生專門學習氣象專業,章淹主動報名轉入了氣象系學習,成為了聯大氣象系的第一位女生。從此,她與她一生熱愛與追求的氣象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抗戰勝利後,西南聯大也結束其辦學使命,組成聯大的北大、清華、南開決定北返復校。1946年5月4日,學校宣布勝利結束辦學,三校師生複員北返,學生根據各自專業轉入各校。章淹隨校回到清華,於1947年從氣象系畢業。正當她計劃留校任教時,突然接到分配通知,要求她儘快到華北氣象局就職。1949年北平解放,華北觀象台被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航空處通信科接收。章淹成為了一名新中國氣象預報員。

痛悼!百歲老人章淹逝世,曾準確完成開國大典天氣預報任務 - 天天要聞

章淹接受西南聯大博物館口述採訪

值得一提的是,1949年,24歲的章淹接到開國大典天氣預報的任務。這是一項重要的任務,容不得半點差池。氣象預報需要準確的雲與霧預測,以保證閱兵當天飛機可以順利飛行。章淹回憶,她與同事們各處翻找,想要找到北京周邊範圍的預測資料,可「好多有用的資料在日本人走的時候全都燒毀了,只剩一個破大木箱子裡頭有一些破碎的圖」。最後,他們靠著加強與空軍氣象台方面聯絡,更新氣象信息,同時在清華氣象系搜集資料,科學分析數據,計算降雨概率,加班加點深夜工作成了家常便飯。

9月30日,在確保萬無一失後,章淹作為值班預報員,在第二天的預報天氣圖上鄭重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章淹後來出色完成了近十次國慶閱兵的氣象保障服務,更是在隨後幾十年中,見證與參加了新中國科學發展的崛起。她以認真、嚴謹的態度,投入到暴雨、水文的研究中,她的一生獲獎無數,研究成果豐富。

章淹長期從事暴雨理論與應用開發的教學與科研,主要致力於數量化、精細化降水機理和預報的研究與實踐,是新中國水文氣象交叉學科的創建與開拓者之一。對暴雨、中國梅雨及其與我國洪旱災害和南水北調等的關係進行了系列研究,在世界性難題暴雨預報領域,水文氣象學和減災方面都做出突出貢獻。

章淹的先生朱上慶也是西南聯大地質系的畢業生,夫妻二人一位研究氣象,一位研究地質。這樣的工作讓他們與家人聚少離多。在暴雨研究的十幾年時間裡,因為經常要深入一線研究暴雨和洪水,章淹總是哪裡有暴雨就駐紮在哪裡,一刻不停地追隨暴雨的腳步,一次又一次地走進一個又一個災區一線。(據澎湃新聞)

歷史分類資訊推薦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 天天要聞

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

標題:1952年中葡之戰:解放軍的英勇與國家的尊嚴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在歷史的洪流中,有一些事件猶如璀璨的星辰,不僅照亮了當時的天空,更成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 天天要聞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

中國海岸線上的租借地與不平等條約作者:溫讀歷史(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和關注溫讀歷史)此文為首發原創,未經本人同意嚴禁各種抄襲、搬運,否則將訴諸法律,後果自負!一、引言中國,這個擁有數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家,不僅擁有廣袤的陸地疆域,還擁有著漫長的海岸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 天天要聞

羅瑞卿的最後歲月

聲明:本文內容均引用權威資料結合個人觀點進行撰寫,文末已標註文獻來源及截圖,請知悉。「只要羅長子往我身邊一站,就感到十分的放心!」川湘等地的男子很多身材都不高,但羅瑞卿卻是個例外,他身材十分高大,毛主席親切地稱呼他為「羅長子」。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 天天要聞

蔡英文和賴清德會分步驟地特赦陳水扁

蔡英文不可能特赦陳水扁,但是,她一定會為特赦陳水扁創造出最好的法律通道,為陳水扁解除法律方面的阻礙,這一點蔡英文在這8年里早都在做,現在基本也比較成熟了,蔡英文辦任何事情都是比較穩妥的,陳水扁這件事情,不可能一步到位,更不可能立即特赦陳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