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碗餄餎面——一個誤入境外電詐窩點「打工人」的四年

2024年05月03日12:21:39 搞笑 7121

我想吃碗餄餎面——一個誤入境外電詐窩點「打工人」的四年 - 天天要聞

一碗熱氣騰騰的餄餎面,澆上湯,調上辣子就著蒜,是王兵(化名)夢寐以求的家鄉美食,也是陝西人日常的午飯,通常10塊錢左右。

「我從國內跑到柬埔寨的時候,身上只剩下五百多塊現金,沒念過書,稀里糊塗被騙去園區的時候,錢被收了,手機交了,經常連飽飯都沒的吃。」

王兵回憶起幾年前的場景,彷彿還在眼前。

「現在有時候還做夢,眼前是一堆複雜的話術稿子,耳邊是接連不斷的電話,樓下則是一個個端著槍的武裝人員,時不時還會聽見挨打的慘叫聲。」

問及為何要出國時,王兵回答和大多數被迫去做電信詐騙的「羊仔」一樣。

掙錢,掙大錢。

掙不到錢打死不回來!

王兵已經記不起自己小學到底念沒念完,很小的時候就離開陝西旬邑的老家,去西安打工掙錢。

「當時我字都認不全,只能幹著一個月兩千多的苦差事,後來廠子人來的多了,我連這兩千多都掙不到了。」

失去工作的王兵整日泡在網吧打遊戲度日,偶爾的一個機會,在遊戲中認識了「大哥」。

三兩局遊戲,一包煙的功夫,王兵和「大哥」就混熟了。

「那個大哥說,有個月工資八千塊錢的工作,還管吃住,問我想不想去,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於是,在大哥的「指引」下,王兵換了身行頭,辦了旅遊簽證,買了一張飛往菲律賓金邊的機票,並且,和家裡人大吵一架。

「我當時要說出國掙錢,家裡人很反對,沒辦法,只能先出去了,留下新的聯繫聯繫方式後,我就走了。」

王兵書沒念好,小時候挨了不少打。

「想著出人頭地嘛,開始還想著,不混出一番樣子來,沒臉回家。」

2019年,載著一個普通中國人「淘金夢」的飛機,從國內離開,經過柬埔寨金邊機場轉機,來到了西哈努克省。

「關於王兵的消息,只有他離開前給家人發的簡訊,國內找不到他的軌跡,就跟消失了一樣。」

2019年10月,陝西省旬邑縣公安局湫坡頭派出所在工作中發現,轄區居民王兵的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調查顯示,他最後活動地點在杭州。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王兵就會開車回家看看,這次快一年了,沒有見到他,並且他家裡人也聯繫不到。」

經驗豐富的民警嗅到了異樣的氣息。

「19年左右的時候,電信詐騙已經有了苗頭,這個時候,全國範圍內,有很多的人簽了旅遊簽證,前往東南亞各國,而且,一去不返。」

湫坡頭派出所所長王飛說。

經過一系列工作,確定了王兵就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的某個區域里。

然而,新的問題來了,目前王兵處於失聯狀態,他當前的任何情況,我們無從得知。

「跨國執法難度很大,而且王兵這種情況不是個例,我們只有通過不斷地嘗試與他取得聯繫,爭取主動脫離犯罪集團,早日回國。」

掙不到的錢,回不去的家

被賣進電詐園區之前,王兵一直以為,電詐、人口販賣,都離自己的世界很遙遠。

「他們在園內分工很明確,有『猴仔、羊仔、雞仔』的區別,有人穩住受害人並套取信息,有人利用套取到的信息進行轉賬。他們園區上面的集團還在柬埔寨當地設有管理團隊,在國內還有合作的偽基站地勤,任何詐騙都不是一個人能完成的,它都是一個套路,一環接一環。」

提到自己曾經是「羊仔」,王兵對那段往事總是感到心驚膽戰。

「『猴仔』是腦力和技術工作,『羊仔』是像我們一樣的普通工作人員,至於『雞仔』,則是沒有利用價值,或者剛入園的底層人,他們往往是遭受毒打和虐待最多的人,沒有業績,要挨打,跟丟客戶,要挨打,要逃跑,挨打更重,用棍子,用水浸,出人命在這裡不是新鮮事.....我運氣比較好,只是挨過幾次耳光。」

此時的「大哥」無影無蹤,孤身一人的王兵沒有任何依靠,好在經歷了幾番折磨之後,王兵東拼西借,繳足了「贖身錢」,離開了園區——湫坡頭派出所民警付明坤再次聯繫到王兵的時候,他已經離開柬埔寨,輾轉來到了菲律賓。

「就當西哈努克的線索快要落地的時候,我們發現王兵又失蹤了,這給我們聯繫和救助造成了很大麻煩。」

線索斷開,付明坤馬上聯繫轄區王兵所在的村子,或許,在王兵家裡能有收穫。

湫坡頭派出所有著「人熟地熟」的傳統,所里民輔警不光業務熟練,在村上打交道也很在行。

「經過長時間的交流工作,王兵家人向我們透露了一個境外的電話,通過這個電話我們的同志終於聯繫到了在菲律賓的王兵,隨後我便加上了微信。」

付明坤向我們展示著他和王兵的聊天記錄。

原來,王兵離開柬埔寨後,又打聽到了在菲律賓有個華人老闆招工,經歷了上次被騙的教訓,這次他選擇在餐館打工,儘管一個月只有三四千比索的工資(摺合人民幣四百多元),可相對安全一些。

「在這裡生活工作,沒念書,掙不到錢,看不懂比索和人民幣是怎麼換的,也不習慣突然的宵禁打亂生活,最難受的是不習慣吃那半生的魚片和土豆,後來不習慣也習慣了。」

王兵在一家華人餐館後廚幫忙,每天忙完接近午夜。

「最初就是想掙錢,在西哈努克就是想逃離,現在我只想回國,想回家,想吃媽媽做的餄餎面。」

那天晚上,王兵盯著一個微信聊天框看了很久,反反覆復敲打了幾個字,發了過去。

「不掙錢了,我要回家,請幫幫我!」

照亮歸鄉遊子的路

「我們做群眾工作也有自己的絕招,能想到群眾的困難處,做到群眾的心坎里,最重要的,還是一顆持之以恆的心。」

從2019年了解到王兵出國,湫坡頭派出所這場長達4年的工作接力迎來了尾聲。

「我們的民輔警非常給力,從海量信息中摸排出了直接線索,隨後又通過社區警務工作,打開了王兵家人的心結,最後直接和王兵進行微信交流。」

湫坡頭派出所所長王飛說。

「4年的時間,人員調離,工作變動,鐵打的派出所,始終沒有間斷王兵回國的勸返工作。」

在開展勸返工作期間,派出所民警仔細收集王兵的家庭背景情況,多次上門走訪親屬,對其及家屬做思想工作,認真講解政策法規,通過親情溫暖感化,動員一切力量,規勸王兵儘快回國。

「我們的民警和王兵從上學聊到出國,有時候還幫忙給王斌親人捎話幹活。」

付明坤為了保持溝通,說自己從「i人」變成了「e人」。

「從情理、道德、法律入手交流的話,非常單一,搞不好就聊天終結了,我開始從多方面開展勸導,比如怎麼掙錢,聊跑滴滴啊,聊外賣啊,再比如家鄉的情況,村子裡修了文化廣場,能打籃球,還能跳廣場舞......最後,去年年底的一天晚上,王兵終於決定要回家。」

2023年11月,王兵從菲律賓購買樂飛機票飛往廣東省口岸入境,隨後,便回到陝西旬邑老家,主動聯繫了派出所,隨後便將自己了解的情況全部向民警陳述。

「感謝民警!感謝派出所!讓我找到回家的路!」

細水流無聲,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卻也見證了湫坡頭派出所為民解憂的赤誠真心,從細微處著手,在行動上著力,以小舉措切實提升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幸福感和滿意度,王兵的故事,只是湫坡頭派出所工作的縮影,如今的他們,仍然在一線上忙碌著。

搞笑分類資訊推薦

《連城訣》:花鐵干為什麼要污水笙清白? - 天天要聞

《連城訣》:花鐵干為什麼要污水笙清白?

《連城訣》裡面寫得最為精彩的段落就是在藏邊雪谷中,血刀老祖對戰「落花流水」南四奇的片段,在這個片段里除了打鬥寫得精彩之外還把人物的心理活動描寫得非常到位,特別是花鐵干這個人物的心理活動。想花鐵干原來也是個個堂堂正正的俠客,在南四奇當中排名第二,大名鼎鼎的中平槍
唐尚珺第16次高考後回家幫母親餵豬: 在班上被稱學霸,仍想當物理老師 - 天天要聞

唐尚珺第16次高考後回家幫母親餵豬: 在班上被稱學霸,仍想當物理老師

6月9日,還有一個月就滿35周歲的唐尚珺結束了第16次高考,平穩度過了「高十八」的生活。在此之前,他像其他普通高中生一樣,每天坐在河北衡水的一間教室里複習備考,清晨起床、做操、上課、午間休息和晚自習,很少回家。 因年齡與其他學生差距較大,學校破例給唐尚珺提供了一間單人宿舍。身為80後,他仍能融洽地與班上的0...
釣友甩鉤失手鉤住後腦勺,急診醫生求助消防聯手「取鉤」 - 天天要聞

釣友甩鉤失手鉤住後腦勺,急診醫生求助消防聯手「取鉤」

新京報訊(記者彭鏡陶)近日,順義區一名釣友甩鉤失誤鉤進了自己後腦頭皮,因其所用路亞魚鉤材質堅硬且帶有倒刺,急診醫生也不得不求助消防救援人員。消防救援人員正在剪斷魚鉤。圖源:順義區消防救援支隊事發當天21時23分,一通求助電話打進了順義區勝利消防救援站,對方稱,順義區一家醫院急診科內,一名男性頭部後面被路...
千萬個心理為什麼:當對方說「哦」,50 句幽默回復的話術 - 天天要聞

千萬個心理為什麼:當對方說「哦」,50 句幽默回復的話術

在人際交往中,有時候對方會簡單地回復一個「哦」,這可能會讓氣氛有點尷尬或無趣。但別擔心,以下是 50 句幽默的回復話術,讓交流重新變得有趣起來。1. 「哦?這是你對我話題的獨特回應方式嗎?哈哈。」2. 「哦,我彷彿聽到了千言萬語都藏在這一個
到銀行取錢要派出所同意?反詐不能無限擴大化 - 天天要聞

到銀行取錢要派出所同意?反詐不能無限擴大化

近日,有網友反映,其在吉林省長春市的一家吉林銀行取款,被告知需要轄區派出所同意才行。12日,吉林銀行涉事支行以及所屬轄區派出所工作人員均表示,此舉是為了防範電信詐騙。反詐走樣了,而且很誇張,這可能是很多人看到這條新聞的第一反應。既然太誇張,那是不是外界對當地的做法理解錯了?此事曝光後引發廣泛關注,據媒...
「躺」進18強後,中國足球還得自己支棱起來 - 天天要聞

「躺」進18強後,中國足球還得自己支棱起來

18強賽將從2024年9月5日到2025年6月10日,展開第十輪比賽的角逐,中國隊就此獲得了至少10場高水平比賽和5個主場亮相的機會。文|張冰‍‍‍‍或許很多中國球迷都設想過這樣的場景:一名身穿紅色球衣的9號前鋒在大禁區外踢出一腳世界波打破僵局,自己守門員也在門前高接抵擋,最終確保中國隊成功出線……只不過,他們沒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