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2024年02月25日01:05:13 娛樂 1502

2月24日,元宵節,與輝同行的小夥伴們又開聯歡會了,又給我們帶來了一場視覺盛宴。

之所以說「又」是因為17天前的2月7日,他們剛剛表演了新年的聯歡會。

元宵節又接著要表演節目,這要輪到我身上,就愁壞了,根本想不出來。


但與輝同行的小夥伴們太聰明了,不僅節目排練的有意思,而且非常會時間安排。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晚會從7點到10點要進行3個小時,他們採用一邊賣貨一邊表演節目的形式。

每到整點或者某點30分有一個節目,瀟瀟和安安也非常真誠地告訴大家,因為人手原因,他們準備的節目不夠多。

你想春晚四個小時,用了多少演員?所以,也理解他們。


宇輝是開場主持人,一身紅衣像新郎官一樣盡顯喜慶氣氛,後來才知道他扮的是賈寶玉。我當時想著要是有個帽子就更完美了。


「去年圓月時,花市燈如晝,今年圓月時花與燈依舊……」在宇輝簡短的開場白後,身著古裝的主播們一一亮相。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安安的造型太美了,感覺像是養在深閨里多才多藝的千金大小姐,終於出來讓大家一睹芳容。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這三位風流倜儻的男士,我確實對這些服裝沒什麼研究,不懂。

以我看古裝劇的經驗來看,漢森像是錦衣衛,傳熙讓我想起唐伯虎,可是鵬鵬我對不起這位帥哥呀!

為何我看見他這身裝扮,總是想起古裝劇里的公公?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瀟瀟和盼盼的造型我也喜歡呀!看見她們不由得我也想買一身唐裝穿上。

奈何看了一下有些店鋪的買家秀我覺得還是算了,別人穿著是貴婦,我穿著估計連提鞋丫頭都不配。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看來不是我一人惦記宇輝的帽子。估計這孩子又怕髮型亂了。

畢竟他曾說了:「頭可破,血可流,髮型不可亂,髮型亂了感覺整個人生都亂了。」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整個晚上主播分為兩個組做遊戲積分,分多的勝。

宇輝、鵬鵬和傳熙一組,漢森、盼盼和安安一組。

瀟瀟做主持人,董董回老家陪父親過生日了。

投壺這個遊戲感覺是為鵬鵬量身定做的,個子高,胳膊長,稍微一彎腰,他這不叫投,叫放。

因為他的努力,到了宇輝出場的時候,比分很明顯,鵬鵬說:你只要再投中一個我們就贏了。」

結果,裁判瀟瀟說了大實話:「你不用投中,你們組也贏了。」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宇輝和鵬鵬笑著抱在一起,哈哈哈大笑著說:「我就喜歡這種比賽,頒獎吧。」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當然,後來宇輝也確實投中了一個,可以看出大家對這個投壺遊戲很喜歡,結束了還要玩。

遲遲進入不了下一個環節,瀟瀟只能請工作人員把投壺工具拿走。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猜燈謎環節是我們宇輝的主場,搶答的速度比瀟瀟讀題的速度都快。

所以,瀟瀟改規則,她說了「搶答開始」,才可以回答。

我就記住一個字謎:半真半假,打一漢字。

答案是:值。(一邊是假的一半,單人旁,一半是真的上半部分。)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舞龍這個節目,順便帶我們參觀了他們辦公室。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舞獅鵬鵬摔倒了,屬實讓人覺得搞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好像翻車的節目比完美的節目更受大家歡迎。


難道是宇輝曾說的「你得傻,你不傻誰願意和你一個處處比他優秀的人做朋友?別人都沒啥可取笑你的!」


可能是因為我們總覺得優秀的人讓人覺得不真實,反而他出一點點無傷大雅的小差錯,讓人覺得親近吧。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鵬鵬教的搭廊橋這個節目也很精彩,神奇,還能放四本書,要不是傳熙當時一記少林寺內功絕學震塌了,估計還能多放幾本書。

當然這個也需要多練呀,我試了好幾次都沒成功。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看圖比和猜的這個環節我也覺得有內幕,總覺得宇輝他們猜的題比漢森他們組的難。(開玩笑)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吃湯圓也能當成玩遊戲,主要就是在吃湯圓的工具上給大家挑戰,比如用吸管、大笊籬、大鍋鏟,牙線怎麼吃湯圓?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不過,這關好像對大家沒什麼挑戰,看看,宇輝選的用牙線吃湯圓,他建議全國推廣,吃完可以直接剔牙,方便。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鵬鵬的魔術真是太棒了,當得起那句「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我上次在他評論區留言讓他教我們魔術。

有朋友回復我:魔術是不能泄密的。

難道魔術師都是自學成才?這也太厲害了吧?

宇輝是豐富的語言和龐大的知識體系讓人心生敬佩,鵬鵬的魔術和數學也讓人折服呀!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全體合唱,語言和歌曲的結合串燒,就是在這個階段展現了評論區朋友講話的藝術。

其中有幾首歌曲宇輝可能不會唱,就沒怎麼張嘴。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於是有朋友說「傻二蛋」、「混子」、「地主家的傻兒子。」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有朋友說「宇輝是吉祥物,啥都不會」,也有人說「宇輝是招財貓。」

你看,這不就是語言的藝術嗎?同樣是面對宇輝不會唱歌,這兩種說法你覺得哪個更順耳?

當然,我也沒有覺得上面的朋友在黑宇輝,他們只是選擇了一種「戲謔性」的說法。

這種表達方式在關係特別鐵的中間用也沒啥。

當然,你得了解你的朋友,他能不能理解和接受這種表達方式。


從宇輝平時的調皮勁來看,他能接受這些表述,都是跟著這個愛用反向思維的老師學的。


但是,如果你的朋友不喜歡這種,你就用第二種方式說,「吉祥物」聽起來文雅又令人舒適。


宇輝後來也給我們解釋了,這些節目排練的時候他不在,他休假兩天忙別的事情,不在公司。

甚至這幾個節目都是主播門自己想出來的,他之前並不知情。

宇輝對此向大家表示歉意。

我卻為他感到開心,你想:老闆不在,公司井井有條地進行,員工們集思廣益做出這麼有意義,精彩的節目。

這是他作為一個管理者的成功呀!

要是事事都靠他,等他,那累壞他了。老闆能當到吉祥物這份上也是不容易呀!

重在參與!與輝同行元宵節開聯歡會,評論區朋友表演講話的藝術 - 天天要聞

好啦,就分享到這裡吧,節目還是現場看有意思。


因為這些小夥伴們的臨場反應真的是集智慧、搞笑、幽默、耍賴於一身,把人的豐富性表演的淋漓盡致。


錯過了就搜小視頻吧,相信很多朋友已經剪輯出來了。

董老師25日晚上8點直播。




#我來嘮家常#

娛樂分類資訊推薦

電視劇《群星閃耀時》里的鄧銘遠,會在後面的劇集里犧牲嗎? - 天天要聞

電視劇《群星閃耀時》里的鄧銘遠,會在後面的劇集里犧牲嗎?

#以書之名#說實話,當我看到曹磊在電視劇《群星閃耀時》飾演的鄧銘遠遭遇這殘酷的境遇之後,心底很悲痛!在那個年代,無數這樣看不見的無名英雄,默默無聞的失去了生命。而身處那種危險的環境下,支撐他們的就是心底那崇高的信仰!我真的不敢想像,也心懷忐忑的去繼續追這部劇。
昆凌的長相有點像老外 - 天天要聞

昆凌的長相有點像老外

昆凌的家庭背景相當不錯。她的母親是中韓混血兒,父親則是澳洲人,這使得昆凌擁有了中韓澳三國的混血血統。她的爺爺勞倫斯更是澳洲台灣之友秘書長,在昆凌很小的時候就曾帶著她出訪中山大學,這樣的家庭背景無疑對昆凌的成長和氣質塑造有著積極的影響。昆凌的家庭環境也相當溫馨。
辛巴曝5億元內幕,怒懟平台縱容情感主播,點名馬洪濤太原老葛! - 天天要聞

辛巴曝5億元內幕,怒懟平台縱容情感主播,點名馬洪濤太原老葛!

炒作劇本是大多數網紅為了獲取流量和關注度,慣用的套路,網紅貓一杯就因為編造「秦朗寒假作業」事業被封號,就連商業關聯都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然而,貓一杯的教訓並沒有讓一些網紅吸取教訓,有些網紅甚至變本加厲,其中一些情感主播更加肆無忌憚,就連辛巴也被他們編排進了劇本里,直接惹怒了辛巴!
難怪導演只敢拍上半身,原來下半身都「慘不忍睹」,網友:辣眼睛 - 天天要聞

難怪導演只敢拍上半身,原來下半身都「慘不忍睹」,網友:辣眼睛

「看了這麼多年影視劇,終於知道導演不敢拍下半身的原因,實在太辣眼睛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現如今無論是古裝劇還是現代劇,鏡頭中很多演員只會露出上半身,或者特寫的近臉照。原本以為導演這麼拍,是為了凸顯出「美感」,但實際上下半身全都是「慘不忍睹」的辣眼睛畫面。
「金花」岳紅:哺乳期被離婚,患癌後遭綁架,風光背後滿是辛酸 - 天天要聞

「金花」岳紅:哺乳期被離婚,患癌後遭綁架,風光背後滿是辛酸

辛苦您點擊一下「關注」,既方便您進行討論和分享,又能給您帶來不一樣的參與感,感謝您的支持!文|壹號信封編輯|壹號信封她是圈裡最堅強的人,也是最讓人心疼的人。24歲就拿下影后,不到30歲就成了單親母親。為了養活女兒,她拍戲摔斷肋骨沒有喊疼,女兒的一句「阿姨」讓她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