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找迴流落民間的公主,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搶走我的未婚夫

2023年12月01日16:08:07 娛樂 1826

父皇找迴流落民間的公主。

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搶走我的未婚夫。

她是綁定「女配逆襲系統」的穿書文女主。

而我作為原書女主,則是變成了穿書文里的惡毒女配。

我處處針對她,陷害她。

她次次揭穿我,打臉我。

最後,我眾叛親離,死得極慘。

她獲得了所有人的寵愛,和我未婚夫喜結連理,成為人人羨慕的模範夫婦。

看著她那綠茶模樣,我突然想通了。

我下場凄慘的根源,是我不夠惡毒。

我是父皇和母后的長女,憑什麼要給一個生母不詳的民間公主做配?

父皇找迴流落民間的公主,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搶走我的未婚夫 - 天天要聞

我是當朝大公主,太子的嫡親姐姐。

流落民間的公主進宮那天,我覺醒了。

原來,我們身處書中世界。

女主就是這位來自民間的昭寧公主。

她從異世穿越而來,成為一本甜寵文里的惡毒女配,並且綁定女配逆襲系統。

在系統的輔助下,成功逆襲為新女主,和男主攜手恩愛一生。

而我是原書女主,一次次被昭寧打臉,最後徹底黑化,眾叛親離,死於巫蠱之禍。

至於男主,一直都是我青梅竹馬的未婚夫。

自從昭寧出現後,他就跟被下了降頭一樣,眼裡只剩下了她。

我抽回思緒,重新換了一身衣裳,前往保和殿

今日父皇要在保和殿設宴,慶祝昭寧認祖歸宗。

我到的時候,我那些兄弟姐妹和娘娘們已經來了一大半。

太子允申關切地問:「皇姐的臉色不太好,可是身體不適,是否傳召過太醫?」

「今日午間未曾歇息,有些睏乏,無礙的。」

我對他微微一笑,藏起一抹心疼。

我的太子弟弟,從小勤勉好學,是極為合適的儲君人選。

不論是原文,還是穿書文,他都始終相信著我。

後來,允申被人構陷成謀逆之罪,被幽禁後鬱鬱而終。

我的這些兄弟姐妹,除了遠走封地的幾個,死的死,殘的殘。

最後繼位的是尚在襁褓中的小皇子。

在我未婚夫的支持下,昭寧成為了本朝第一位攝政長公主。

她倒是又爽又甜了,但是我們這些配角做錯了什麼?

看著這格外隆重的宴會場景,聽到父皇給她賜名「昭寧」之時,我突然想通了。

我是父皇和母后的嫡長女,憑什麼要給一個生母不詳的民間公主做配角呢?

2

昭寧在宮裡住下後,搗鼓出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她用根筷子蘸點墨汁,寥寥數筆就能勾勒出一些獨特又可愛的動植物形象。

後宮的娘娘們都讚不絕口。

不得不承認,昭寧確實是個妙人。

但不管怎樣,她都不該破壞我的婚約,不該禍害我們。

我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孟長策,前段日子被外派辦差去了。

他進宮復命這天,我企圖改變他和昭寧的初遇。

我借小皇妹的嘴,提議公主們一起去演武場打馬球

現下是昭寧進宮初期,她正在四處與人熱絡。

此等聯絡感情的機會,昭寧必不會放過。

直到內侍悄悄地向我稟報,孟長策已經出宮,我才舒了一口氣。

公主們玩盡興後,便各自散了。

我讓御膳房做了允申最愛的糕點,親自拎著食盒去等他下學。

轉角處,我聽見了孟長策的聲音。

但是,他現在應該已經出宮去了。

我心中疑惑,仔細看過去,發現正是他和昭寧在說話。

「孟大人,我只認識你,你可以經常進宮來看我嗎?」

「臣奉詔進宮之時,若有機會,可以像今天這樣和公主說幾句話。」

「孟大人,昭寧還有一事相求。」

「公主請說。」

「其他公主自幼學習詩書禮樂,尤其是明熙公主,什麼都會,深受父皇的寵愛,而我什麼也不會,受人白眼。孟大人,可以請你教我讀書識字嗎?」

「公主……」

「孟大人,你就幫幫我吧。」

我從轉角走出來,發出聲響。

昭寧像受驚的小鹿一樣,嚇得小臉慘白。

孟長策蹙緊了眉頭,這份不悅卻是沖著我來的。

他溫柔地對昭寧說:「公主,你先走吧。」

昭寧對他點點頭,眼波流轉。

她轉身離開前,看了我一眼,那是一個充滿挑釁與敵意的眼神。

我向來與人為善,自她進宮後,何曾得罪過她?

這樣的敵意,大概只能是因為眼前之人了。

我的未婚夫。

他們早就認識了。

3

昭寧一走,孟長策就變了臉。

他蹙著眉頭,神情嚴肅,哪還有方才萬分之一的溫柔?

「明熙,你何時學會偷聽了?」

「恰巧走到這裡。倒是你,你與昭寧是不是走得太近了?」

他不答反問:「你什麼時候變得小肚雞腸了?跟那些妒忌發狂的無知婦人有何區別?」

他還說:「昭寧公主和你不一樣,她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毫無城府心計,初入皇宮,不免受人欺負,我不過是關心一二,你何必問東問西?」

我怔怔地看著他,從來沒有哪一刻覺得他是這樣的陌生。

我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我還清楚地記得,父皇下旨賜婚後,他歡喜地跑來見我,許諾我一心不變。

想到原文和穿書文里兩種截然不同的結局,我的心底陣陣發涼。

「她善良,我惡毒。她沒有城府,我心機深沉。孟長策,你竟是這樣看我的嗎?」

我不可置信地問,帶著最後一絲期盼。

他看上去很煩躁,但控制著情緒。

「明熙,你不要無理取鬧。昭寧需要我的幫助,我會幫她,你也幫忙一起照顧她一下。」

可是,剛才他對昭寧,分明是那麼溫柔,那麼有耐心。

我也控制著情緒,沒有歇斯底里,而是平靜地說道:「昭寧貴為公主,你只是一個臣子,是我的未婚夫,她需要你來幫什麼?」

孟長策用失望的眼神看著我,用不耐煩的語氣說:「明熙,你變了,你太讓我失望了。」

他親口破碎了我的希望。

其實我早該明白的,從他見到昭寧那刻起,屬於他們的故事就開始了。

既然他心裡的天平已經傾向了昭寧,那我就只能選擇退出了。

一個變了心的男人,不值得我花心思去挽回。

更何況,我是當今太子的嫡親姐姐。

即便是為了母后和允申的臉面,我也不能做出卑微求愛之事,不能和別的女人去爭奪一個男人。

他已經不配做我的駙馬了。

我深吸一口氣:「這話,應該是本宮對你說。孟長策,你太讓本宮失望了。」

4

給允申送點心的時候,他敏銳地發現了我的低情緒。

「皇姐,是不是孟長策惹你不高興了?皇姐放心,有我在,絕不讓他欺負你!」

說起來,允申不過才十一歲,卻像小大人一樣,知道做姐姐的靠山了。

我忍不住摸摸他的頭,心裡得到了幾分慰藉。

「別擔心,皇姐知道該怎麼保護自己。」

還有,保護你。

我要讓我的嫡親弟弟順利繼位。

我為允申著想,他也為我。

他跑過去教訓孟長策。

他當眾說:「欺負皇姐,就是不把孤放在眼裡。」

再見到孟長策時,他規規矩矩地向我行禮,眼神與舉止間全是疏離。

他一轉身,面對昭寧時,溫柔小意。

曾經,他也是這麼待我的,把我捧在了手心裡。

真是往事不可追憶。

但是,一個背叛我的未婚夫,一個主動接近准姐夫的異母妹妹,我怎能讓他們在我面前相親相愛?

我勾起唇角,揚聲說:「孟長策,你雖與本宮有婚約,但畢竟是外臣,怎能在後宮逗留?」

不等他開口,我繼續高聲詰問:「你竟還敢與昭寧皇妹走得如此之近的距離!昭寧皇妹來自民間,不懂規矩,難道你也不懂了嗎?」

我選擇先發制人,讓他們在道德倫理上先輸一回。

看他們日後怎麼成為模範夫婦?

昭寧委屈地在父皇面前扮演小可憐。

父皇責備的眼神剛落到我身上,母后就先替我出頭了。

母后義正詞嚴地說道:「身為皇室子女,既然享受了無盡的富貴,就應該懂得維護皇室尊嚴,萬不可再做出不合禮法之事。」

但是,這句話不僅數落了昭寧,還諷刺了父皇。

父皇拂袖離開。

又是一次不歡而散。

我的母后,眼裡不揉沙。

從前,父皇與母后十分恩愛,母后念著父皇,父皇護著母后。

但是,他們的感情最終敗給了時間。

敗給了宮裡的佳麗,敗給了宮外的誘惑,如昭寧的生母。

書里,我和允申相繼殞命後,母后就撒手人寰了。

我暗暗捏緊了手。

這次定要護好母后和允申。

突然,母后轉了轉腕上的玉鐲子,聲音波瀾不驚:「是時候提前讓允申繼位了。」

5

母后千秋日,三品以上官員皆可攜家眷進宮赴宴,熱鬧非凡。

書里,我得知昭寧準備的壽禮是一副親筆寫的歪七扭八的「壽」字,主打一個「用真心」,便派人在字上動了手腳。

昭寧發現得及時,孟長策出現得更及時,他幫她把「壽」字改成了萬壽圖,博得滿堂喝彩。

而我呈上的百鳥朝鳳刺繡圖變成了「鳳凰泣血」,被父皇當眾訓斥。

他們是臨危不亂的男女主,我是自食惡果的惡毒女配。

我抽回思緒,吩咐內侍將百鳥朝鳳綉收了起來。

千秋宴上,輪到公主們敬獻壽禮時,我身為大公主,首先站了出來。

我呈上了一對價值不菲的玉如意

我敬獻的壽禮中規中矩,母后高興地收下了。

書里的我竟是不明白,我是嫡出的大公主,只要不出大差錯,就沒有哪個公主能越得過我去。

我坐回席上時,察覺到昭寧探究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難道她認為我應該敬獻那幅刺繡?

輪到她獻禮時,和書里一樣,她獻上的是萬壽圖。

但是,我不曾吩咐人去毀壞她的壽字圖。

為何還會是萬壽圖?

父皇疑惑地問道:「昭寧,這些壽字都是你寫的?」

昭寧露出尷尬又委屈的表情,回道:「稟父皇,兒臣寫的是一個『壽』字,但不知為何多了一個『盡』字。

「幸虧遇到孟大人,兒臣請孟大人幫忙改成了萬壽圖。

「這份壽禮,應該算是兒臣和孟大人一起送的。」

毀壞公主為皇后準備的壽禮,由『壽』變成『壽盡』,往嚴重了說,這是大罪。

父皇拍案而起:「查!給朕徹查此事!」

昭寧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除了我身邊的人,就只有明熙皇姐身邊的紅纓有機會碰我的壽字圖。」

紅纓在我身邊急道:「殿下,奴婢沒有。」

我抬手示意她不必慌張,而後不疾不徐地哂笑道:「昭寧妹妹不必如此急著栽贓我,我給你機會接近我的未婚夫,讓你們准姐夫和小姨子共同給母后送上壽禮,你是當我有多蠢?」

別說宮裡的這些主子們,就是前來赴宴的大臣與家眷們,也都神色各異,多是瞧不起他們的。

昭寧眼眶濕潤,欲要解釋。

但事實如此,她只會越描越黑。

父皇沉著臉搶先說道:「明熙,今日是你母后的千秋節,你當友愛姐妹,不要壞了皇后的興緻。」

母后嗤笑:「皇上說得對,明熙身為長姐,應當友愛妹妹,不如把准駙馬讓給昭寧。」

說到這裡,孟家的人終於坐不住了。

孟老大人和孟夫人躬身跪到階下,誠惶誠恐地說:「請皇上皇后恕罪,臣教子無方。臣回去後必當對犬子耳提面命,叫他對明熙公主忠貞不二。」

母后向我看了過來,目光中帶著幾分凌厲:「明熙,你以為如何?」

當然是趕緊和狗男人撇清關係了,不然等著收破爛嗎?

我不緊不慢地回道:「孟長策與昭寧皇妹牽扯不清,兒臣願解除婚約,成全他們的私情。」

話落,昭寧雖然黑著臉,但嘴角還是露出了竊喜。

倒是孟長策,我成全他,他不感恩也就罷了,竟還敢用惱怒的目光看著我。

父皇蹙著眉頭,臉色越來越難看。

母后笑著對父皇說道:「明熙寬仁大度,友愛妹妹,這才是我們的好女兒。」

6

我和孟長策解除了婚約。

再次在宮中遇到昭寧和孟長策私會時,昭寧挽著孟長策的胳膊向我宣示主權。

我連一個正眼都沒施捨給他們。

但他們偏偏要湊到我面前。

「明熙皇姐,你和孟大人已經解除婚約了,可別想著製造偶遇,舊情復燃。」

「你們到底是有多普通又自戀?一個三心二意的狗東西,一個勾搭外男的賤人,別再來噁心本宮。」

昭寧拽著孟長策的胳膊搖了搖,撒嬌道:「孟大人,明熙皇姐是不是因為退婚之事瘋癲了,我好怕。」

孟長策蹙了蹙眉頭,神情真誠地說:「明熙公主,你我之事已成過去,望公主能忘卻前塵往事,早日覓得良緣。」

「說你們普通又自戀,還不信?真是物以類聚。」

說完,我上手甩了他一巴掌。

我的兩個小宮女立刻上前,一個為我擦手,一個呼呼。

孟長策捂著半邊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昭寧心疼極了,對我吼道:「你不是自詡知書達理的大公主嗎?怎麼像個市井潑婦一樣!」

「你出身市井,卻瞧不起市井百姓,你給你口中的潑婦提鞋都不配,對付你們這種賤人就不需要講理。」

「說到底還是因為我來自民間,你看不起我。你也不過就是占著嫡長二字,既然是長姐,那就是年齡比我大,我比你更年輕。」

她是以年輕為榮嗎?

可是,誰還不是一歲歲長大?

我也不過就是比她大了半歲而已。

「不懂以長為尊嗎?

「你也知道不配與我相提並論,你能比的竟然只有年齡小?

「誰知道無常哪天來勾魂,你先活到我這個年齡再說吧。」

昭寧被我懟得無話可說。

這時,旁邊響起掌聲。

本朝唯一的一位女將軍,正饒有興緻地看著我們。

7

李清棠征戰多年,巾幗不讓鬚眉,讓眾將士心悅誠服。

書里,對李清棠的描寫一筆帶過。

只有一句「邊關安定」。

我落落大方地看向她:「李將軍可是走錯路了,本宮讓內侍為將軍帶路。」

「稟公主,臣已見過皇上,現要去正陽宮向皇后娘娘請安。」

「既是同路,將軍不妨與本宮一道同行。」

「臣遵命。」

她彎著眉眼,比起赫赫有名的大將軍,更像是鄰家姐姐。

母后與李清棠說話時,母后讓我親自去御花園采幾枝花。

這是支開我的意思。

我算著時辰,在御花園多逗留了片刻才回去。

李清棠正跪安離開。

她對我說:「公主,天下好兒郎比比皆是。」

我好奇地問:「李將軍為何一直孤身不嫁?」

「稟公主,臣有日日抵足而眠之人。」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很亮很亮,像極了璀璨的星河。

我忽地有些羨慕她。

想效仿她。

人生在世,並不是一定要成個親才行。

娛樂分類資訊推薦

賈玲讓「國產片倒退20年」,中國電影再次出海 - 天天要聞

賈玲讓「國產片倒退20年」,中國電影再次出海

自今年春節檔公開露面之後,身兼導演和演員的賈玲則一直處於輿論當中。半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她依然是話題最多爭議最大熱度最高的那一個。不過,相比於賈玲以成功減肥100斤的消息去宣傳自己的新電影《熱辣滾燙》,以及《熱辣滾燙》是改編自日本電影《百元之戀》的話題。
2024 春節檔票房超過去年,進入中國影史前二 - 天天要聞

2024 春節檔票房超過去年,進入中國影史前二

IT之家 2 月 16 日消息,據燈塔專業版,2024 春節檔票房超過去年(67.66 億),進入中國影史春節檔票房前二,《熱辣滾燙》《飛馳人生 2》《熊出沒・逆轉時空》暫列 2024 春節檔票房前三位。截至IT之家發文,《熱辣滾燙》上映 7 天票房 23.44 億,《飛馳人生 2》上映 7 天 20.49 億,《熊出沒・逆轉時空》上映 7 天 11.84
民眾黨團拜無人通知蔡壁如,洪孟楷爆料:選前曾見她孤單坐台下 - 天天要聞

民眾黨團拜無人通知蔡壁如,洪孟楷爆料:選前曾見她孤單坐台下

據台灣中時新聞網報道,國民黨民代洪孟楷15日在政論節目中表示,他曾跟民眾黨前民代蔡壁如共事兩、三年,他要講一個真實的故事,是今年民代選舉時,新北市第二選區國民黨禮讓民眾黨李有宜參選,並且跨界去拉抬。洪孟楷透露,有一次李有宜的晚會,他看到蔡壁如坐在台下,那時選前差不多20天,是非常黃金的時間,國民黨民代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