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2021年12月10日13:39:03 娛樂 1876

這一天,阿爾塔勸芭博恩聽一下他剛發現的一個歌手錄的歌帶。

而且他告訴她這個新人叫麥當娜。

芭博恩聽完了歌帶後,認為大部分歌曲都唱得一般,唯有一首還唱得不錯,那就是「燃燒吧」。

聽完歌帶後,阿爾塔就拖著芭博恩去看麥當娜排練。

芭博恩一見還驚了一跳,原來這個麥當娜就是幾天前見到好幾次的那位神秘女郎。

震驚之餘,她過了好久才恍然大悟,「很明顯,麥當娜設計好了圈套讓我們鑽,而我們卻蒙在鼓裡。」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事情是這樣的。

一天上午,愚人節目製作組的亞當·阿爾塔正興高采烈地在音樂大廈的破舊門廳里走著。

突然,一個穿著破褲子,口裡嚼著口香糖的女郎迎面過來攔住了他,說了一句話:「喂,你長得很像約翰·列家。」

說完轉身就走了。

而阿爾塔的同伴卡爾爾·巴博恩也遇到了差不多的怪事。

她在電梯上碰了一個別出心裁的女孩。

巴博恩是紐約人。

多年來曾與許多明星合作過,也與從多錄音公司聯手發行過一些不錯的新人的歌帶。

緊接著電梯奇遇的第二天,芭博恩又見到了這個頭髮呈火紅顏色,故意弄成瓦剎恩特王子式的神秘女郎。

這女郎問了一句上下毫無聯繫的古怪的話:「你做了嗎?」

芭博恩被弄糊塗了,回答道:「對不起,我沒聽清你的話。」

那女郎又追問一句:「你還做頭髮嗎?」

「沒有。」芭博恩答道。

麥當娜又說:「那行。」

連續幾天,她們倆人都在進行這種十分古怪的一問一答。

這時,芭博恩被阿爾塔拖來看了一番麥當娜的表演。

她認為麥當娜的表演還不夠熟練,但卻具有一股「迷途羔羊般的魅力,很迷人。她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在阿爾塔的介紹下,二人作了一通有關表演方面的交流。

同時麥當娜一個勁地邀請芭博恩去堪薩斯城看她的演出。

芭博恩同意了。

可是由於周期性的偏頭痛症發作了,芭博恩身體很虛弱,未去成。

麥當娜演出後直奔芭博恩處,劈頭就問:「你不是好好的嗎,為什麼不去看我的演出?這可是我的命根子啊。」

芭博恩這時病已經好了,坐在那兒,沉默無語。

她心裡在想,「這麥當娜竟敢當著我的面大喊大叫,可不管怎樣,我還是有點喜歡她的,以前從來沒人敢對我這樣啊!」

芭博恩向麥當娜道了歉,並答應下星期六一定去看她的演出。

而且還在記事本上記下時間和地點。

麥當娜卻一把將筆記本抓了過來,朝芭博恩胸前扔去,居然兇狠地說:「不!我要你記住!」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說完轉身走了。

這一次芭博恩信守了諾言,準時趕到了堪薩斯城,坐在觀眾席上。

麥當娜一見芭博恩來了,勁頭也上來了,立即宣布演出正式開場。

只見麥當娜身穿一件灰紅相間的男式睡衣,頭髮也由紅色染成暗黃色,芭博恩一見那那神態模樣,就感到她是一個超級歌星。

而且在思考今後如何對付她那副德性。

芭博恩後來還專門回憶了這難忘的一幕:「麥當娜,還有那支糟糕的樂隊,剛一出現在舞台上不到一分半鐘,我就感覺到了她的轟動效應。我太激動了,都有點站不住。」

演出完後,麥當娜走到芭博恩身邊,說她自己聲音都喊啞了。

芭博恩給她倒了一杯茶,還加上了糖,同時對麥當娜說:「我給你找一個經紀人怎樣?」

麥當娜欣喜得大叫道:「太棒了!」說完雙手摟著芭博恩狂吻起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光陰似箭,轉眼已到了1981年聖帕特里克節那天,麥當娜坐在芭博恩的辦公室里,春風得意地喝著鮮啤酒

她的新經紀人芭博恩正在對她解釋與愚人節目製作組簽合同的每一項細節。

同時芭博恩還推薦了一個律師來證實一下。

芭博恩說:「我已看出麥當娜會有發達的一天,因此我盡了最大努力來預先防止可能出現的麻煩。我不想在合同上讓別人鑽了空子。」

開始,麥當娜讓芭博恩先幹了六個月的經紀人來試一試,不久就延長了三年時間。

芭博恩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幫助麥當娜覓得一間像樣的房子住下來。

她四下去找,好不容易才在第十三街上覓得一間房子,過去叫麥迪遜廣場公園,租金不太貴,一星期的租金為六十五美元。

芭博恩簽了一張支票付了房錢,就急著把麥當娜的所有家當都搬過來了。

一把破吉它,連把都折斷了,還有一些破舊不堪的二手衣服。芭博恩吃驚地說;「當我們到那兒時,發現並非那麼回事。絲毫也不安全,全靠麥當娜是一個自由人,根本不在乎。」

不僅如此,麥當娜還經常挨餓,但她卻從不埋怨。

芭博恩每天早晨去音樂大廈的辦公室時,卻看見麥當娜蹲在門外,十分可憐。

她一見到芭博恩就叫她買了蘋果,買了酸乳酪或買個乳酪爆米花餅。

直到後來,芭博恩才發現這些食品是麥當娜唯一能吃得起的食品。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但麥當娜的轉機也開始出現了。

很快就簽訂了合同,之後芭博恩就付給麥當娜一些錢,這些錢足夠她過一周。

麥當娜首先拿出一部分錢去把那壞了的自行車修理好了,因為這是她唯一比較方便的交通工具。

錢用完之後,麥當娜會毫不客氣地再向芭博恩討要。

這時,她倆的關係已不限於工作關係了。

儘管芭博恩只比麥當娜大七歲,但她卻像一個仁慈的母親一樣關懷著麥當娜。

麥當娜在第十三街的房子里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又想搬遷了。

她為此專門找了芭博恩與阿爾塔商量,最後他們決定在河岸區給麥當娜找一間更為舒適愜意的住房,同時還給她發工資,每周一百美元。

除了這些條件之外,還允許麥當娜自由使用他們的錄音室。

麥當娜心懷感激,也同意愚人節目製作組複製她的表演節目,從中隨意挑選出曲子,並從總收入中提百分之十五作為報酬。

總的說來,那時的麥當娜還是相當天真可愛的。

很多年後,芭博恩還滿懷感慨地回憶了那段時光:

麥當娜當時太天真無邪,真還有點令人受不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她老是讓人教她這,教她那。

有一次她看見我的一個朋友很老練地點了一支香煙,她覺很好玩,很新鮮,就走過去讓人家教她抽煙。

而我那位朋友頓時愣住了。

但她還是站在那兒給麥當娜示範了一遍,如何點火,如何拿煙以及怎樣抽煙。

麥當娜當場就開始學習,這傢伙實在太神了。

芭博恩不僅關心著麥當娜的事業,而且還關心著麥當娜的健康。

那時麥當娜有四顆牙齒都壞了,不得不撥掉。

芭博恩幫她付了拔牙費,而且還把她接到自己家中來養病。

芭博恩回憶說:「麥當娜想一次做完手術,所以一口氣就把四顆牙金後了。那天晚上,她狼狽不堪,血流不止,大哭了一個晚上,把我也弄醒了,我抱著她,細心照料。」

芭博恩管得愈來愈寬了,她甚至把麥當娜帶到計劃生育辦公室,領一些口服避孕藥。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她說:「我最後要辦的事就是希望麥當娜生下一個孩子。」

麥當娜也十分樂意芭博恩像母親一般關心她、愛護她。

近兩年來,芭博恩一直心疼著她,並成為她生活中唯一一個有重要影響的人物。

她不斷地刺激起麥當娜的演藝才能,整天為麥當娜的事業奔波、操勞。

麥當娜那時也的確如一個小孩一樣時常坐在芭博恩的大腿上。

她需要別的女人的溫存、愛撫和無微不至的關懷。

她的母親死了,她還沒有從痛苦中解脫出來。

她一直還在尋找母愛。

芭博恩同時也解除了麥當娜以前那幫烏合之眾的樂隊,為她重新組建了一支樂隊。

這是一支相當不錯的樂隊。

約翰·凱任低音吉它手,喬恩·戈登任吉它手,鍵盤操作手是戴夫·弗蘭克,鼓手是鮑勃·賴利。

作為麥當娜的經紀人,芭博恩的管理才能還是非常不錯的。

同時,她也具有一雙真正的慧眼,從一開始,她就已經看出麥當娜是一塊好材料,成為大明星只是早晚的事。

她和阿爾塔商量後,對麥當娜說:如果她把快節奏的強刺激搖滾改得稍稍輕柔一些,商業化更濃厚一些的話,那她定將大紅大紫,平步青雲。

因麥當娜當時一直在追求一種變態的戲劇效果,只是方向有些不對頭,她練的是一種帶刺激性的都市爵士樂

但麥當娜畢竟是聰明過人的人。

她一聽芭博恩這一番指點,當即表示採納他們的意見。

為了迎合時尚,賺大錢,麥當娜立刻行動起來,日以繼夜地邊寫邊錄類似於她在街上所聽到的那種大眾的曲調。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麥當娜事業心雖重,玩心也重,對什麼事都不太往心頭去。

一次芭博恩開著她父親的白色高級轎車帶著麥當娜去長島的海邊玩,她們在那兒欣賞風景、聊天、或漫步海邊。

芭博恩還請她吃了美味佳肴,尤其是龍蝦,那還是麥當娜頭一次吃那東西。

那天她們倆人還談了很多話。

有意思的是麥當娜對成為明星的理解完全與別人不一樣。

她們邊走邊聊,她告訴麥當娜一旦成了明星就會享受充分的藝術自由,但不能隨便逛街,否則歌迷將把你團團圍住,狂呼亂叫,場面雖令人感動,但你卻失去了自由。

她想讓麥當娜有所準備。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因為一旦成為明星,你就會處於眾星捧月的情況中,也不會再有什麼個人隱私。

麥當娜感到很難為情,她甚至根本不相信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這段時間,麥當娜的心情還是比較好的。

她常和芭博恩去看電影,兩個人都是電影迷。

除此之外,她還常去逛舊貨商店,買一些別出心裁的衣服。

麥當娜什麼衣服都敢穿。

她花五十美元買來一件襯衫,當布剪著玩。

她喜歡穿大號衣服,男式寬鬆褲,高跟鞋。

頭髮用塊破布條系著。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生活上如此,工作上有時也有些懶散。

但芭博恩一直督促著她,讓她努力往明星的道路奔。

很快,麥當娜又有新的演出了。

那年夏天的一個晚間,麥當娜在芭博恩的支持與張羅下,首次在長島一個著「美國傷感黑人民歌」自行車運動員俱樂部公開演出。

燈光亂射,頓時一片金碧輝煌,麥當娜穿一件男式無尾夜常禮服襯衫和一件金光閃閃的汗衫,上面印了一個鮮紅的英文字母「M」,也就是麥當娜名字的頭一個字母。

在她身後,是一流的樂隊和三個跳霹靂舞的小伙。

麥當娜已渾身熱血狂涌,只見她時兒飛速旋轉時兒放慢腳步,邊走邊唱,神情簡直非凡了得。

麥當娜也確實有敬業精神,面對狂呼亂叫的聽眾,她表演得特別認真賣力。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不僅她累得大汗淋漓,坐頭一排的觀眾也跟著她一道出汗。

就在她跳得昏了頭的當兒,她來到舞台邊,邀請了一個小男孩上台與她共同演唱,台上台下氣氛一下被她搞得更加熱烈。

這一次演出給麥當帶來了一些名氣,人們開始漸漸知道她了。

麥當娜有時也去一些下流的地方演出,為了給自己弄一些生活上的補貼,哪怕這些地方每晚只付給她一百美元,她仍覺得很不錯了。

而且麥當娜依然盡心儘力,一點也不馬虎。

就連「山村之音」的作者麥克爾·莫斯托,當時在另一個市區演唱組裡工作,他說:「雖然麥當娜那時還不太出名,但她用明星一樣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她仔細地測試麥克風,決不允許出半點差錯。開演後,她不允許我們使用她的更衣室。她的經紀人會走來說:請走開,麥當娜要更衣了。儘管那更衣室是大家公用的。大家也不走。我想:這女孩只能在這兒換衣服,別無去處。她是一隻烈性母狗,得罪了那麼多人。但她卻把對手遠遠地拋在了後面。」]

然而麥當娜從不怕得罪人。

她觸怒了成千上萬的人,而正是靠了這種敢沖敢拼的精神,使她最終登上了世界最為著名的女人的寶座。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不過話說回來,那時麥當娜還沒紅透世界,她不得不到處出擊,去撿唱片生意。

在愚人節目製作組,麥當娜、布雷以另外兩名音樂家一塊合作錄了一盤盒帶,其中有四首歌。

它們是:「爬起來」 「一群痞子」 「愛的旅程」以及一首麥當娜為芭博恩寫的一首敘事曲:「我要你」。

芭博恩也欣喜萬分,為這盤盒帶四處奔走,廣為宣傳。

到了1981年秋,麥當娜的名聲開始有些火了。

各種各樣的代理人、製片人、書商和批發商為了得到麥當娜的歌帶,展開了劇烈的競爭。

形勢對麥當娜極為有利。

彷彿一夜之間,愚人節目製作就門庭若市起來,不下九家錄音公司都打電話給它,說什麼他們十分樂意與那個名字特別好聽的紅歌星麥當娜簽約。

芭博恩與阿爾塔當然興奮異常、求之不得。

但為了支持麥當娜,他們那時已處於分文沒有的地步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阿爾塔說:「我到銀行時,空空如也,全完了。麥當娜把我吸幹了?」

芭博恩卻說:「我們儘力支持麥當娜完成『馬拉松長跑』。現在我們只得補充給養,以備再戰。」

與此同時,就在麥當娜向頂峰發起衝擊時,她也出現了感情的變化。

她徹夜給芭博恩講述自己的不幸與神秘感。

母親的去世給她帶來了巨大的悲痛,以及她不得不在家庭中奮力掙扎的情況。

有一夜,麥當娜還對芭博恩說,她確信埃爾維斯·普雷斯利為何在她生日那天死去。

他的心靈與她密不可分。麥

當娜甚至深情地說,是普雷斯利把她引上了表演的道路。

麥當娜一直相信自己有特異功能,能預卜未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費林也說過:「麥當娜很敏感,精神協調功能極好。」

而且她還有一種古怪的預感:有人會在舞會上暗殺她,如同熱門影片《內史維爾》中的西部明星被人打死在觀眾面前。

而在麥當娜的想像中,暗殺更加新奇、驚險。

麥當娜總覺得有某個人躲在觀眾之中,他會突然跳上舞台,向她連開幾槍,她死了。

由於麥當娜老這麼對芭博恩說,弄得芭博恩只好給麥當娜雇一個保鏢,以免她「不幸遇難」。

麥當娜的歌迷已經如痴如狂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每當她一結束演唱,保鏢就搶先一步把她接送出去。

麥當娜面對一大片人群心裡很害怕。

而且每次演唱會結束後,她都不敢獨自一人呆著。

隨著她越來越成功,聰明的麥當娜也意識到她可以隨心所欲了。

芭博恩只好傷感地站在一旁看著這個曾經甜蜜的女孩如今變成了一個傲氣十足的女人。

而且她同樣意識到總有一天她會失去麥當娜。

因為她發現她介紹麥當娜認識的所有那些人都背著她與其簽約,而且還帶麥當娜出去吃飯。

但芭博恩仍想儘力保護她對麥當娜那筆數目可觀的投資。

為此二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得緊張了,還兇猛地吵了幾架。

有一次,二人吵完後,芭博恩以絕望的心情對麥當娜說:「我再也無法滿足你的慾望。過去還可以,現在卻不行啦。我也無法再博得你的歡心。」

麥當娜當場表示同意,還說什麼「我是條母狗,從不知足的母狗。」

這時,麥當娜的翅膀硬了,可以大搖大擺地高飛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到了這時,芭博恩才發現麥當娜那天生過人的經商頭腦。

她只好哀聲嘆氣地對別人說:「麥當娜是一塊海綿。她能把你吸干。一旦你無用了,她就把你一腳踢開,又去尋找新的獵物。」

愚人節目製作組這時也陷入了危機,存款宣告耗盡,而又沒有其它生意可做。

麥當娜的樂隊解散了,然而大夥總得有飯吃呀。

形勢一下變得有些嚴峻了。

麥當娜和布雷這時更窩著一肚子火,對芭博恩讓他們寫的那些流行搖滾歌曲表示大為不滿。

一次麥當娜當著芭博恩的面說道:我再也不能這麼幹了,我要重新開始。

這簡直是給了芭博恩當頭一棒。

多年後,芭博恩想起此事還心有餘悸:「我當時差點被麥當娜毀了。但我不恨麥當娜,我依然很想念她。」

麥當娜一見愚人節目製作組的狀況,也急了,拍拍屁股就走了。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但製作組對麥當娜的一走了之並非不聞不問。

芭博恩和阿爾塔宣布,他們有意向法院控告麥當娜,他們之間的合約還未解除,仍具有法律效力。

至於那盒錄了四首歌的錄音帶,更是廣為流傳,音樂圈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雙方都想控制住版權。

這一來「官司」就打來打去,一直打到了1990年仍然懸而未決。

最後,這盤盒帶歸愚人節目製作組、麥當娜和米亞錄音棚三方共同所有。

如無三方的共同聲明,不得發行。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芭博恩這位對麥當娜有大恩大德的經紀人哀嘆道:「麥當娜不會再讓我賺那磁帶的錢,毫無辦法。我仍在接受懲罰。」

然而麥當娜並不願在這場官司中陷下去。

她和布雷又一道搬回了音樂大廈。

唯一的財產就是從舊貨市場搞來的一個蛋箱。

現在她又成了一個窮光蛋,又不得不節衣縮食,全靠吃乳酪爆米花以及別人丟棄在垃圾箱里的罐頭食品打發難過的日子了。

她雖然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但自己的處境也不太妙。

然而有著精明頭腦及強勁生命力的麥當娜仍在拼殺。

麥當娜吸幹了「愚人」節目製作組的血,她的翅膀硬了起來 - 天天要聞

娛樂分類資訊推薦

《披荊斬棘》:同是高估了自己,把胡彥斌蔡國慶放一起,差別有了 - 天天要聞

《披荊斬棘》:同是高估了自己,把胡彥斌蔡國慶放一起,差別有了

排在各大榜單一位,斬獲無數條熱搜詞條。《披荊斬棘》這個系列的成功延續到了新一季身上,即使大灣區哥哥不選擇回歸。只有蘇見信再來挑戰舞台,老粉不太穩定。但新陣容的登場,讓新人哥哥們所擁有的追隨者們創造出新的話題熱度。那些年少成名的選手,在節目中備受關注。
24歲的孟美岐,終於為自己的「戀愛腦」付出了代價 - 天天要聞

24歲的孟美岐,終於為自己的「戀愛腦」付出了代價

近日,在剛公布的《舞台2023》名單中,孟美岐無緣半決賽,遺憾出局,這結果多少讓人有些意外,畢竟在很多人看來,以孟美岐的實力,完全有能力繼續留在舞台上爭取更好的名次。孟美岐表示自己因為輿論,2年沒有工作了,大家卻是覺得:活該!
64歲戲骨豪擲68萬娶洋兒媳!女方凹凸有致顏值高,現場眾星雲集 - 天天要聞

64歲戲骨豪擲68萬娶洋兒媳!女方凹凸有致顏值高,現場眾星雲集

餓了嗎?戳右邊關注我們,每天給您送上最新出爐的娛樂硬核大餐!9月23日,據台媒報道,知名「瓊瑤小生」徐乃麟辦豪華酒席,為大兒子徐新洋迎娶俄羅斯老婆,現場眾星雲集,場面特別隆重。據悉,今年32歲的徐新洋和俄羅斯籍老婆宋蕊安(Soa)愛情長跑8年,此前雙雙出道當明星。
爛演技、假人設、自以為是,這7位明星的好口碑,被狠狠撕了下來 - 天天要聞

爛演技、假人設、自以為是,這7位明星的好口碑,被狠狠撕了下來

在閱讀此文之前,麻煩您點一下「關注」,方便您閱讀之後的文章,感謝您的支持。編輯/泡泡在娛樂圈混,口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除了顏值,演技、氣質、人品、性格等在觀眾眼裡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標準。有人靠美貌安心當花瓶,就能被大家喜愛,拿不出好作品也沒關係。
《舞台2023》五強誕生,孟美岐無緣總決賽,第一名讓人意想不到 - 天天要聞

《舞台2023》五強誕生,孟美岐無緣總決賽,第一名讓人意想不到

《舞台2023》半決賽落下帷幕,同時總決賽五強選手誕生,結果基本符合大眾預期,我們一起來看看。以第一名衝進總決賽的選手是灼海豚樂隊,這應該是最讓我感到意外的選手,一是我沒想到灼海豚能進總決賽,二是我沒想到灼海豚會以第一名的成績晉級總決賽。